转跳到内容
rosket

【寫作練習】讓我在轉生後當個鹹魚黨吧(07/16 更新至三十八章

推荐贴

咦,什么时候补得图,

刚开始还以为26章开始图没挂,结果发现全都补上了:wn016:

看到28,感觉三个蒙面大汉GAYGAY的,竟然想对小正太下手

不过猜得到,小正太多半是小萝莉:YangTuo_3: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加油啊楼主,读了下第一章挺有意思的,希望继续追下去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于 2018/5/22 于 AM1点25分, 随便起个能注册 说道:

咦,什么时候补得图,

刚开始还以为26章开始图没挂,结果发现全都补上了:wn016:

看到28,感觉三个蒙面大汉GAYGAY的,竟然想对小正太下手

不过猜得到,小正太多半是小萝莉:YangTuo_3:

是小羅莉沒有錯喔 圖片的話  可能我用的圖床自動修復了吧  不知道會維持˙多久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于 2018/5/22 于 PM3点29分, marsch10 说道:

加油啊楼主,读了下第一章挺有意思的,希望继续追下去

哈哈 非常感謝支持  有喜歡或是想說的都可以回的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没找到只读所以即使用电脑可能读起来也会慢一点麻烦一点

不过想来比以前手机读要容易

我个人是习惯看完再发表评论,这个以后也应该不会变

不过为了感谢等待

我尽量每次读完发一次评论吧:wn001:【别砍我现在就开始】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2 分钟前, 天之泪 说道:

没找到只读所以即使用电脑可能读起来也会慢一点麻烦一点

不过想来比以前手机读要容易

我个人是习惯看完再发表评论,这个以后也应该不会变

不过为了感谢等待

我尽量每次读完发一次评论吧:wn001:【别砍我现在就开始】

我倒是不會砍你啦  不過真的有很想砍的人 不是物理上的  而是精神上的很想統他一刀的感覺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于 2016/9/30 于 AM11点02分, rosket 说道:

 

 

首先,先上開版圖 克羅托好久不見xD

[align=center]in_zpswc1bk24g.jpg

[/align]---------------------------------------------------------------------分隔線-----------------------------------------------------------------------

[align=center]第二十三章

[align=left] 時間過得非常快,經過生日會之後才想起我在這個世界已經過了五年,雖然我想要當鹹魚的願望看起來似乎是沒辦法那麼快就如願。

不過也有很好玩的東西,像是身旁的女僕,魔法等等。

以前一直覺得的學習繪圖是沒甚麼用處,不過沒想到這個世界的魔法可以和我所有的興趣做結合,真是讓我意想不到。

 

更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在我五歲的生日會,原本我對於生日是沒甚麼渴望的,但是在這次的生日會之後,我有了活著的感覺,並非是收到生日禮物的開心。

而是其他的....其實我也不知如何說明。

 

還是先不談這個,我們來談談夢吧。

相信各位都會做夢,那麼,有沒有夢境如此真實的情況呢?

例如,明明醒來了,卻還記得之前所做過的夢境。

我目前的情況有些類似,原本以為生日會過後應該能夠做個好夢呢。

 

但是,事實並非如此的樣子。

不知道這是作夢還是…… 在我面前,出現了非常熟悉的場景,一片虛無,甚麼都沒有的世界,五年前我來過的!

當初我因為從高樓上摔死而來到的未知世界。

但是與現在不相同的是,我那時候是死了才到這世界,現在我則是因為作夢?

 

「完全搞不明白阿!」遇到眼前的情況我有些急躁的猛抓頭。

「嗯?」

我看著自己的手,發覺到我的手並非轉身之後那小孩的手,是個成年人的,又細又長不像個男人,我的頭髮也變的很長。

這裡沒有鏡子,所以我也不知道現在我的樣子到底是如何,可以確定的是,我引以為傲的兵器不見了!

 

「算了,反正都不見長達五年,感覺也還好!」

既然來到這個世界,說不定克羅托也在呢?

突然在我面前出現了強光,我急忙用手護著眼睛!

20160927_204256_zpsaezgpldj.jpg

「yo!鹹魚男孩過的如何!yo!」

我在轉生前有在看動畫,其中也有喜歡的聲優,例如雨宮天,現在出現的聲音和雨宮天很像呢!

光芒散去,一個穿著嘻哈服裝的女孩在我面前唱起饒舌歌,但是也不知在唱甚麼玩意!

 

總覺得眼前這個神經病好眼熟的樣子.....

「YO!看來你似乎還記記記得我的名字呢 YO」

克羅托的聲音....不會錯的,但是我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她要弄成這可笑的樣子...

20160927_204302_zpszjvum1x1.jpg

「hey...!過的如......」 「你可以正常點說話嗎!?」

..............!這個時候,氣氛突然尷尬了起來。

克羅托嘆了口氣然後快速地轉身,就像是摩登大聖李某個戴面具就開無敵的男主角一樣。

快速的旋轉產生了小型的龍捲風將自身的樣子完全隱藏。

 

然後,旋風散去,克羅托身上的衣服完全換了,變成我和她初次相遇時的穿著。

「果然是克羅托沒錯,你怎麼穿成這個樣子,不對!我比較想知道的是....」

這裡是夢境沒錯吧?

 

「我啊,可以在這裡觀察許多人的生活喔!」

「你越說我越不明白了,你不是只是負責轉生的嗎?」

之前都是在騙我嗎,不過他似乎也沒說謊.....總之謎團倒是越來越多!

20160927_204246_zpsd6ouvjlh.jpg

「原本我是不會去觀察人的生活的,但是你是第一個想要轉生之後當鹹魚的人,所以才想看看233333!」

「結果我根本當不了鹹魚吧!」

比起轉生之前,我五歲的時候可是風平浪靜呢.......!

「總之......!」這時候,克羅托平舉了雙手,同時她的後方出現了煙霧,不過並不像是那種因為爆炸而產生的,看起來有點像是水蒸氣。

「你想幹甚麼?.....!」後面的蒸氣散去之後,居然出現了類似家具的物品,有著四個角的木製桌子,上面還有本書,更重要的是....在桌子旁邊的櫃子上頭還有電視....!

20160927_204429_zpsmptn1so8.jpg

「克羅托,在你後方那個,應該是電視沒錯吧.....」我指著克羅托的後方,手指些微的顫抖。

我是個轉生的人,電視甚麼的絕對是不足為奇的,但是居然在這地方出現,也不知該稱作感動還是神奇呢!我指著克羅托的後方,手指些微的顫抖

不過克羅托看著我的表情反而像是在說幹嘛大驚小怪似的。

 

「當然是電視阿,你不可能不知道吧?總之,我們先坐下慢慢聊吧。」

我身子蹲低慢慢地往前走,怕前方的景色是個海市蜃樓。

「恩.....」我摸了摸桌子,這並不是幻象,而是真的實體,雖然觸感有些怪怪的,那麼,眼前的電視是不是也是....

我按了電視的開關,果然沒反應呢。

「這電視只是外表像而已哦!」「那還真是有點可惜啊…好久沒看到這個…不對!!」

為什麼會有這東西?!克羅托怎麼可能知道這個啊!

不過克羅托無視我拿出不知從哪個地方拿出的器具,是一個木製的碗型器具,上面還放了仙貝,看到這讓我有些懷念了....

「克羅托,我可以問妳問題嗎?」

「拇?可以啊,不過我不一定會回答你喔!」克羅托回答我的時候嘴裡還塞了仙貝。

那玩意兒還真的能吃啊?不是幻覺什麼的?

「你不吃嗎?」「不…我不吃…」

是嗎…克羅托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啃著仙貝,感覺那仙貝是真的,連咬下去時所產生出的聲響都十分真實。

20160927_204224_zpsqbf1za8t.jpg

「不過我大概也能知道你想問甚麼,你是不是想問為甚麼會有這些家具呢?」克羅托把手放在嘴前邪笑,看起來頗為欠揍。

「這裡可是我的世界,我想幹嘛就幹嘛囉!只要我想像得出來

 

你應該沒忘記我可以窺探你的生活吧?」

「是沒錯,但是這個電視怎麼解釋?」「記憶囉!」

這時後克羅托後方的水球移動到了克羅托的掌上,上面好像還出現了影像。

「這個電視是我窺探了你的記憶而得知的,原來有這種東西的存在!」

想不到她是個偷窺狂,但是她的話根本不算是回答我的問題。

「總之!你把我抓來這裡不可能只是想和我泡茶聊天吧?」我真心希望這個愚蠢的夢趕快醒。

「也是呢!對了!你好像很歡畫圖的樣子呢!即使是轉生之後也有畫過我的樣貌!」

阿....原來她知道的,畫克羅托的樣貌是不可以的嗎?

「抱歉阿,沒經過妳的同意就.....」「沒關係的,我反而希望你這麼做呢!」

「甚麼意思?你不介意我畫你的樣子?」

「完全不會的!不過比起這個,要不要畫畫看有故事的插圖呢?」

讓人不解的是,克羅托非但沒有生氣,反而還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這個奇怪女神又想讓我幹甚麼事情!不過其實畫有故意的插圖也是無所謂,但是不太想照這女神來行動阿....!

挖哩!在我正在沉思的時候,克羅托整個人貼了上來,她跪在桌子上整個人貼向我這裡,我的臉離她的胸非常近。

「.....拜託咩!反正你不是很閒嗎??」「....!!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先下來,可是我不知要畫甚麼阿!?」

真是.....我還以為我對女性已經沒什麼反應了,結果看到眼前的兩膚色水球還是有些反應,雖然我的短刀已經消失,但是這有點臉紅心跳的反應還在。

我應該高興還是難過啊.....!不過因為這樣我也答應這女神的要求,不會有什麼問題吧,反正只是畫出來而已…我也正好沒有靈感呢。

「我倒是有個故事可以讓你畫呢!你不用擔心的,那麼.....」

克羅托也不管我是否想聽便自顧自的開始說了。

接下來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默默地聽著克羅托所說的故事,原本我只打算隨便聽聽,但是這故事聽起來有些帶感,感覺像是 某人的傳記,不過不可能吧,不過不得不說她說的這個故事讓我起了點興趣。

故事的內容講述著某個藍髮的魔法師和金髮的魔法師遇到了某個白髮的魔族少女,之後因為某些事件而變成仇人,最後還引發了戰爭的故事,故事中的藍髮少女在最後和白髮少女戰鬥時一邊流淚著一邊發動攻勢,最後兩人同歸於盡,這點讓我有些深刻,整個故事非常長,我看要把它畫完恐怕得花數年吧!但是沒差,我就先畫點東西看看好了。

雖然這故事有點誇張,但是聽起來....卻有身歷其境的感覺,但最後還是不懂為何要我畫這個。

 

「嘛...總而言之...我會試試看.....不過我這只是塗鴉,你也不要太過期待」「那就麻煩你囉~~」

克羅托雙手手掌互些貼合擺在胸前,如果這傢伙不要說些白癡話確實非常美麗。

20160929_103600_zps7f0txx00.jpg

讓我想起以前看過的某個動畫裡的茶包女神,連聲音都像....!

這時候!克羅托的身旁出現了刺眼的白光,家具甚麼的被白光給吞噬掉,由於發生的太過突然我整個人閉上雙眼往後踉蹌了幾步。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光…之前在轉生時候好像也看過。

很快的我站穩了腳步,雖然克羅托的身影幾乎被白光給吞噬,但是有句話我聽得很清楚。

 

「當作是謝禮給你一個忠故....這幾年內,別去森林的好喔。」

 

這句話到底......

『小姐........』

完全無法理解.....!

「艾莉雅小姐!」 「哇喔......!」

突然有人在我旁邊大聲叫著我的名字, 嚇了一大跳!

 

「原來是希露阿,怎麼了嗎?」

看樣子剛剛的情景真的像是克羅托所說的,有點像是託夢的感覺,會這麼說是因為我對於剛剛的情景記的很清楚,不管是聽覺還是其他感官。

「艾莉雅小姐?妳剛剛一直在說夢話呢!」

希露在我旁邊用有些擔心的眼神看著,因為護衛女僕的關係,希露在睡覺的時候也會在我身邊,在我學習魔法之前希露幾乎只是閉目養神,但是這樣對希露本身實在是不好所以我就叫她躺著睡。

反正我們宅邸裡還有塔露爾和尼克兩個,他們也在我們旁邊而已。

「我沒事的希露,只是做了些惡夢!」

不過這個惡夢實在太現實了,每句美自我都歷歷在目的感覺。

我打開了窗簾看著窗外,現在還是半夜,還是再睡一會兒吧!

 

--------------------------------------------------分隔線-----------------------------------------------------------------------------------------

主角艾莉雅五歲的部分到這邊算是個結束 對我而言是個挑戰阿...我是那種看清小說都可以看到睡著的那類.....寫小說還真的從來沒想過 命運真是神奇

這次基本上就是克羅托的回合 一個很神奇的女神 甚麼都有 有BUG也不奇怪(被揍) 因為被吐槽過克羅托很像某個茶包女神 就順水推舟的.... 其實我也滿喜歡雨宮天這位聲優2333

接下來剩下23.5章 但是這部分我卡圖卡好久 某個東西比較不會畫 也不是很懂怎麼形容....

最重要的是 現在變成小隊長...要我去帶新人....新人比我想像的還誇張....我很懷疑我和那些新人真的只差兩歲嗎...

最後 感謝各位的收看 [/align][/align]

总而言之我看到这里了

看的有点慢毕竟我是个有拖延症的人嘛

但我可以保证我前面说的都是实话233

怎么说呢

 

我个人并不是特别喜欢这种一开始就很强的剧情

准确说

我不是很喜欢设定很强但是却缺乏趣事的剧情

我看过很多开头就很强的小说

如果是龙傲天式那我真的没什么兴趣

需要的是在小说中插入足够的趣事,即能让读者我感到好玩,能够吸引我读下去的各种事情

这篇小说没有

平凡的强大是吸引不了读者的,强大的过程也好,内心的起伏也好,对生活的追求也好

正因为自己是咸鱼,所以也才不喜欢咸鱼类小说

人大概就是这样的吧【笑】:wn006: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5 小时前, 天之泪 说道:

总而言之我看到这里了

看的有点慢毕竟我是个有拖延症的人嘛

但我可以保证我前面说的都是实话233

怎么说呢

 

我个人并不是特别喜欢这种一开始就很强的剧情

准确说

我不是很喜欢设定很强但是却缺乏趣事的剧情

我看过很多开头就很强的小说

如果是龙傲天式那我真的没什么兴趣

需要的是在小说中插入足够的趣事,即能让读者我感到好玩,能够吸引我读下去的各种事情

这篇小说没有

平凡的强大是吸引不了读者的,强大的过程也好,内心的起伏也好,对生活的追求也好

正因为自己是咸鱼,所以也才不喜欢咸鱼类小说

人大概就是这样的吧【笑】:wn006:

其實 我也是鹹魚的  不過主角說是這麼說 其實並不是真心的要當鹹魚

恩恩  看樣子無法吸引你呢  有點可惜就是了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轉生後讓我當個鹹魚黨吧!第三十八章

居然是女王陛下?
        我和其他人的都直愣愣的看著門口,或許,包括我也沒有料到女王會在這時候出現吧!

        如果是兩個月前,我可能不會感到吃驚,畢竟佐露尼剛來到我們家的時候我以為女王不久就會出面幫忙處裡,結果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便淡忘了此事。
 
       凱拉斯即使碰到這種情況依舊是嬉皮笑臉的,對於女王的出現所露出的驚訝也只有短短的一瞬。
 

       至於站在女王身旁的是一名獸族女僕,她給我的感覺和米拉完全不同,整個人如同狼一般,眼神十分銳利。

      「哎呀!這不是女王陛下嗎!」即使被我用藤蔓綁著定在地板上凱拉斯依然泰然自若的和女王搭話。
       女王瞇起雙眼對著凱拉斯露出意味深沉的笑容,在我看來那神情彷彿像是看著髒東西的表情,或許凱拉斯能明白其中的意思,原本凱拉斯有些嬉皮笑臉,這時突然改變了。

       「你是凱拉斯吧!我看我們就別多說些無用的話了,到隔壁的房間談談吧?」
       「談?談甚麼?已經談好了喔!沒有女王陛下出手的必要呢!」凱拉斯這時又露出陰險的笑容……
不過,本來以為女王也會露出厭惡對方的神情,但卻出乎我的預料。
只見女王默默的走向凱拉斯,她身旁的獸族女僕速度更快,她連同藤蔓將凱拉斯單手舉起,女王走到和凱拉斯的平行位置後轉過身背向著我,接著她將臉輕靠在他耳旁小聲地說著。

      好奇的我想知道女王到底說了甚麼,不過我的聽力不能算是很好,幾乎是連一個字都不到,不過,我身旁的希露和米拉卻露出了驚訝的神情,小聲地說了原來如此這句話。
      可惡阿!越來越好奇了!

      女王語畢後,凱拉斯不知為何整個人無力的癱軟了,要不是被抓了起來,恐怕整個人會趴在地上吧?
 

       「女王,妳這……」「如何?現在願意和我談談了嗎?」
        凱拉斯惡狠狠地瞪著女王,臉頰不斷的留著汗滴,不過女王的臉我就看不見了,但很明顯的氣氛明顯的導向其中一邊。

        我不斷的猜想著剛剛女王到底說了甚麼,直到女王再次開口。
 

      「希露,他身上的魔法效果是誰用的?」「是!是艾莉雅小姐用的……」

       在希露回答後,女王便請我把藤蔓給解除,不過不知道怎麼解除的我也有點傷腦筋,我只好小心不要傷到凱拉斯,用了風屬性的魔法製造出風刃後把藤蔓切斷。
 
       在獲得自由之後凱拉斯快速的站起,但是他的樣子已經沒有最初的從容了,給人感覺十分慎重,相反地,女王陛下則是一派輕鬆。
 

        「那麼,我們來談談吧,凱拉斯,還有,尼克,能借我個私人空間嗎?」

對於女王提出的要求,尼克沒有任何思考就答應了,之後,包括女王和凱拉斯,連尼克也上樓離開了現場。
 

      「……呼」我整個人坐在地上,像是剛考完大考似的放鬆了下來。
       對於女王和凱拉斯談話的內容還是挺好奇的,不過這已經不是我這小孩可以處理的事情了。
       希露表示我們先在餐桌上坐著好好的休息一下等待他們談完吧。
       這個提議自然就不會有人拒絕的,佐露尼這時候表示想要進廚房準備吃的東西已表示感謝。

       不過……我還是感到十分好奇,就在佐露尼準備吃的東西的時候,我詢問了希露
      「妳剛剛有聽到女王和凱拉斯談話的內容嗎?」
     「只聽到了一點點,那是對我們來說很有利的內容呢!」

       總算露出笑容了呢!希露。
 

      「這對凱拉斯來說可說是非常大的失誤,看來黑月商團的手下並沒有報告如此重要的事情呢」

       「失誤?」「沒錯,艾莉雅小姐應該有和佐露尼洗過澡吧?」
 

        很多次了,佐露尼每次都很會抓時間,常常在我要洗澡的那瞬間闖進浴室,但是肌膚之親也是不錯的。

      「希露想表達什麼呢?」「妳應該沒看到吧,佐露尼身上的記號」
        只不過……
ffc2cef1dd4f4dd4d3a364226a0e25cf.JPG
 

       「艾莉雅姐姐,我可以進來嗎?」
       「哎呀,真是拿妳沒辦法」

       這時候我陷入了沉思開始回想起佐露尼的裸……咳咳,除了細小的傷痕外基本上沒有奇怪的東西。
 

      「艾莉雅小姐,我所的記號並不是傷痕,而是身為奴隸都會被刺繡上去的魔法陣。」
      「聽你這麼說好像真的沒有呢,但是這東西平常會顯露出來嗎?」
      「正常的情況下是會顯露出來的,對某些貴族來說,那可是一種炫耀的方式,除非……用另一種方式暫時隱藏起來才會看不到,而我當時用了比較粗糙的方式暫時解除。」
也就是說……佐露尼她?
        「希露,你的意思是說,佐露尼她還沒有刻上代表奴隸的魔法陣囉」

        「是的,這幾個月我和尼克少爺也有經過不少次的確認的,我對於女王陛下的到來也是十分驚訝,這次尼克少爺真的很小心謹慎呢!」
 

        這時候佐露尼手上端著大盤的肉類料理走了過來,她看起來已經沒有剛剛的緊張感,她一屁股坐下來後我們便開始吃了起來。

        約莫過了半小時後,女王陛下他們也從另一個房間走路出來,和剛剛不同的是,凱拉斯手上多了一個卷羊皮紙,上面好像密密麻麻的寫了不少東西。
      「女王陛下,就由我帶他出去吧,我會看好他的!」「麻煩妳囉」
       接著,跟隨女王陛下過來的獸族女僕在凱拉斯後方,一隻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不斷地催促他行動,至於凱拉斯,他對於女僕的推擠沒有任何多餘的表現,整個人就像是壞掉的木偶般一愣一愣的往前進,直到門關上前都沒有說出半個字。

        這時候,女王叫了佐露尼,原本還在吃著肉塊的她肩膀抽動了下
       「什,什麼事??」「不要緊張,只是我有事情想借用一下艾莉雅喔」
       不懂女王的意圖……直接和我說就好了不是?
        這時候尼克也開口答道

       「艾莉雅啊,你就和女王陛下進去房間吧?」
 

         這個氣氛是怎回事……明明只是女王陛下要我和她單獨談而已吧,尼克怎給我的感覺那麼奇怪。
講的我要進去審問似的……

          「艾莉雅姐姐.......」「沒事的...不要擔心。」佐露尼恐怕是因為剛剛的事件受到了不少驚嚇,看樣子是還沒有把心情調適回來,其實我也不知道女王叫我是要做甚麼,自己也十分緊張。
         總不能讓女王久等....我拼命的搓手讓自己冷靜下來並且輕吐了口氣。

        「艾莉雅小姐.....」因為只有我能進去,希露在旁邊十分擔心的看著我。
 

        不是只有希露,連尼克也是……
       你們到底……
       我突然緊張了起來,到底……
       不,冷靜,冷靜……

        只是回想起剛剛希露和尼克的表情倒是真的無法冷靜下來阿....我只好向露了揮手代表我沒事,接著便快速地跟著女王後方上樓,那個房間不大,以前是我的嬰兒房,在我長大後就拿來 \當作私人談判的空間使用。
 

        女王陛下這時打開了房門,明明只是簡單的舉動我卻……
       「怎麼了?艾莉雅,進來吧」「好……好的!!!」

         雖然只是一瞬間的直覺……
         佐露尼的這件事情恐怕還沒有解決……
 

        「.....!」不知道為甚麼剛進入房間的時候就覺得全身緊繃,我的腳就像是被灌了水泥似的無法移動,我看著四周,除了房間的四個角落被貼著奇怪的紙張外,沒有其他值得可以的東西,說不定是我的心理作用吧!
 

         不過,這幾張奇怪的紙張……之前本來就有的嗎?
 

       「那個是一種簡易型的魔法陣,用來隔絕聲音的喔!」大概是察覺到我的疑惑,我還沒有開口詢問就回答了我。
 

         這時我也只好不疑有他的在椅子上坐好,雙手平放在桌上手指交叉著,但是我的腳卻微微的抖動著。女王的表情已經不像是剛剛和凱拉斯對槓的樣子,而是平常帶有些微笑的臉,我看到女王這個樣子繃緊的身體才好不容易放鬆了不少。


        「首先,艾利雅,關於剛剛那個傢伙的事情」「什麼??」

        「抱歉了,我將妳交給凱拉斯的東西作為交換的代價交給了凱拉斯!」
       「不要緊,我原本就打算這麼做,如果不是女王陛下的幫忙,我這些會受到不小的損失」
        這時女王的眼睛稍微睜大的點,感覺有些驚訝,然後她將雙手手指交叉抵著下巴說道

「小小年紀就了解困難的詞彙呢…艾利雅妳真的…很好用呢……不,很驚人呢」
 

        唔……!
        突然間。氣氛變得很詭異啊…女王的臉雖然是朝下看不到她的臉,但是可以感受的到,從女王身上傳來的…

        還是做點什麼事情來轉移注意力好了。
 

       「女王陛下,不如……我先去廚房拿個茶點什麼……」
       「沒關係,艾莉雅,這點事情就不用麻煩了。」
        原本很自然的起身的我又立即坐好。
       「我就直接說重點吧,艾莉雅!」「是.....?」
       「你知道賽伊勒嗎?」
       哈?女王為何要問這個?不明白他的意思.....

      「之前,我有聽父親說過以前的歷史,所以知道有這個人,聽說....是名魔女?」
      「原來如此…不知道樣子嗎…那也是無可厚非」她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自顧自的說著
        「那麼,妳應該也知道賽伊勒最後的下場吧?」

        「好像是被封印在甚麼冰雪之地對吧?」
 

      越聽越糊塗了,越來越搞不懂女王到底想說甚麼!
      「那麼.....如果你身旁的佐露尼...就是賽伊勒呢?」

        「什麼!?」

        女王所說出來的名字讓我大叫一聲,聲音大到連我自己都無法置信。

總算是搞定了凱拉斯的事件呢  不過有點扯  因為手下來不及給左露尼科上奴隸的魔法震後被拿來輕易破解
不過  即使解決了這個事件  左露尼的事情...
恩..... 艾莉雅  不好意思了  你的鹹魚人生......
 
接下來我有自己的想法  可是  還是有些牽強  但我滿喜歡這作法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