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苍夜凛

【篇幅:???】拿自己ID写第一人称是什么体验,《苍之魔女》(9/17更新至1-6)

推荐贴

自high性尝试性产物,写到哪算哪(换个姿势摸鱼,流光的长篇还坑着呢)

本来想写轻小说的,想了想第一人称干脆写成gal剧本的格式好了ww

 

以下正文

 

 

小城市的清晨并不是那么喧嚣,在冬日的寒风中,朝阳的温度也显得有些无力。

身着高中校服的少女独自行走在路上,这是一如既往的,一天的开始。

只是,不知为何,少女总是觉得,眼前的这一副熟悉的光景有些失真。

就仿佛,在梦境中一样。

——不,她确确实实地,在梦境中,看到过这样的光景。

十字路口的信号灯从红到绿,她踏上了并不是很拥挤的斑马线。

随即,毫无征兆地停下了脚步。

一辆红色小轿车在距离她近在咫尺的地方飞驰而去,带起了一阵劲风,她禁不住向后退了两步。周围不多的路人也将视线集中了过来,眼神中带着几分惊险。

如果少女没有停下脚步的话,此刻想必已经死于非命了吧。

 

有些不可思议的是,少女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惊吓。在踉跄了两步后,在路人惊奇的眼光中,她又重新平静地向前走去。

没有人知道的是,从这一刻开始,这个名为苍夜凛的少女,就已经不再是人类了。

 

Chapter.1 魔女

1-1

魔女。

这个早已经被遗忘的概念曾经是人们眼中的邪恶化身。在中世纪的欧洲,她们被教廷指控为异端邪教,是撒旦与魔鬼忠实的下仆。事实上,与以人类之身修习黑魔法或是白魔法的魔法使不同,魔女的确在种族上就已经跳出了“人类”的概念。

 

山吹

“但是啊,苍夜同学……”

 

早会还未开始。天台上,双马尾的少女一脸严肃地向我讲述着一些有些超脱现实的东西。

我对她有些印象——同班同学,似乎是姓山吹吧,印象里不是那么电波……或者说中二的孩子。我在班里合得来的人并不是很多,和她也没有什么交集。

山吹

“我们魔女……并不是那样的存在。魔女狩猎,只是因为当时的教廷对于我们这个掌握着神秘的族群,有着本能的恐惧而已。”

 

“我们”。

我能理解到山吹话语中的暗示。

面前的少女所说的“我们”——也包括了我在内。

 

苍夜凛

“等等,山吹同学。”

我当然不会这样就全盘接受——或者说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可能简简单单地接受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可不认为自己是什么魔幻系动画或是轻小说中的人物。

 

苍夜凛

“你是那种……嗯……就是说那种……电波系?”

苍夜凛

“不不不不……我没有别的什么意思,你看,一般来说这种事情都不太能相信吧。”

 

看着山吹变得有些难看的脸色,我连忙改口道。

 

山吹

“但是,你应该会相信的吧。”

 

她碧蓝色的眼睛直直地望着我。

 

山吹

“苍之魔女,历史悠久的纯色家系之一。司掌着七大神秘之一的‘梦境’,过去曾经出现过数位大魔女。”

山吹

“而在第一次魔女狩猎中失踪的那位,据说拥有着预知未来的能力。”

 

苍夜凛

“……”

 

山吹的声音很平静,但却让我一时间无法言语。

——预知未来。

在过去的十七年中,我的确不止一次地,在无意中做到了这一点——虽然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在梦境中看到或许一小时后,或许数年后的“确实的未来”。

我拥有着这样,不为人知的能力。

通过这个能力,我曾数度看到过自己的死,过于真实的梦境令我也不敢有丝毫懈怠。而也正是因为这份“未来的记忆”,我才能逃脱今早降临的死亡命运。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这份能力对于我的价值,也正是在那一刻,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出现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改变。

 

苍夜凛

“山吹同学,去年我们也是同班吧。为什么现在才提这件事呢?”

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山吹

“因为直到今天之前,你都还不是魔女。”

 

她说的很理所当然。

 

山吹

“我们所掌握的,并不是单纯的魔法或是炼金术。而是远比那更为高深的,在血脉中流传下来的,足以被称为‘神秘’的奇迹。而成为魔女的过程,也就是经历奇迹的过程。”

山吹

“比如说,今天早上你捡回了一条命呢。”

 

苍夜凛

“……”

 

山吹

“听说过莫比乌斯环吗?那个形状就是对于因果律最形象的解释,这个星球上绝大部分的生物都生存在这条表里一体,无穷无尽的因果带上。”

山吹

“除了我们这些掌握了‘神秘’的物种之外呢。”

山吹

“你背离了这个世界的因果律活了下来,同时因果律也不再承认你是它的一员。从那一刻开始,恭喜你,你已经从人类毕业,成为我们的一员了。你不再会受到寿命的束缚,你将拥有窥视更高深的知识的资格,在未来永劫的时间里,你将与这个星球同在。”

山吹

“欢迎来到神秘的世界,苍夜凛。”

 

山吹

“不,欢迎回来,苍之魔女。”

前由 苍夜凛 修改
注释
尤菲斯 尤菲斯 25.00节操 糖!
Shiroce Shiroce 10.00节操 喂食苍之魔女凛姐姐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过来支持一下,嘛...现在改这个山吹还来得及哦~刚刚开头,可以换个别的符合绿色系的颜色。不过山吹也不错啦 @尤菲斯

前由 Shiroce 修改
完全没看版规被办了...刚开个头要怎么回复嘛!
注释
尤菲斯 尤菲斯 15.00节操 知錯能改就棒的說
尤菲斯 尤菲斯 -15.00节操 無意義水回,修改後聯繫撤銷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于 2017/12/7 于 PM9点25分, Shiroce 说道:

过来支持一下,嘛...现在改这个山吹还来得及哦~刚刚开头,可以换个别的符合绿色系的颜色。不过山吹也不错啦 @尤菲斯

嘛其实也没事w

设定上来说黄色系的阵营不同,但是反正这个坑我也不觉得能填完啦ww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苍酱,你说呢(笑)

用自己ID写也不是没试过啊

咱除了几个正常的

基本上都是用咱现在这个了(笑)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9 小时前, 苍夜凛 说道:

嘛其实也没事w

设定上来说黄色系的阵营不同,但是反正这个坑我也不觉得能填完啦ww

说起来,拿自己id写第一人称比较羞耻吧,奇妙的带入感。至于不改的话,将错就错也许会有很棒的剧情呢。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7 小时前, Shiroce 说道:

说起来,拿自己id写第一人称比较羞耻吧,奇妙的带入感。至于不改的话,将错就错也许会有很棒的剧情呢。

愉悦的羞耻感ww【嗯?

不过其实当初起这个id的时候好像就有巫女的设定来着……【捂脸

14 小时前, 维多利嘉 说道:

苍酱,你说呢(笑)

用自己ID写也不是没试过啊

咱除了几个正常的

基本上都是用咱现在这个了(笑)

果然用自己id写东西有种奇妙的愉悦感吗【笑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我感觉我写的时候脑内完全是日语模式,大概

以及我大概这辈子没被人用这种♪的语气叫过凛酱,大概【写的时候自己都笑出来了

以下正文

 

1-2

(假装存在的OP

(上课铃)

实话说,即便山吹已经向我演示了几个简单的精灵魔法,我也很难相信她的话——虽然我自己的经历,以及理智上的判断告诉我,她所说的恐怕是真的,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像是魔幻系轻小说一样的事实,以及自己已经踏入了那个领域。但在感情上,要接受“自己已经不再是人类”这样的说法还是太困难了一些。

 

苍夜凛

“抱歉,山吹同学。稍微……让我冷静一下。”

 

最终,我这样回复了她。

我斜靠着窗台,用一个对女子高中生来说绝对称不上雅观的姿势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完全没有注意教英语的老师在黑板上写写画画着什么——那是我最不擅长,或者说是唯一不擅长的科目,在前一年的努力最终没有得到什么收获之后,我就有些自暴自弃地彻底放弃了这一科。

 

苍夜凛

“说起来,她叫山吹什么来着……”

 

班里不少人的名字我都只记了个大概,更直接一点说,我对别人的事情,以及交朋友这件事情都没有太多的兴趣。不过好在我并不拒绝其他人的接触,也没有发展到被孤立或是受到欺凌的程度。

山吹也是我记不住的名字中的一员。

 

苍夜凛

“一会儿去问一下吧……”

 

苍夜凛

“不过,‘魔女’……啊。”

 

从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正在经历的事情自己曾经在梦境中见过”这件事开始,我就明白了自己和身边的人的确有某些不一样的地方。

只是,小学时代自己的话总是被当做孩子的幻想,而我又无法证明自己的确拥有预言的能力。

毕竟我梦到的事情,连我自己都无法预料会在多久以后的未来发生。

 

母亲

“嗯嗯,我们的凛酱最厉害了。”

 

所以,在身边的长辈们微笑着的温柔目光中,我不再提起这件事。我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凛,你只是个普通人。

但是,在我的心底始终是明白的,自己的身上的确有着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存在。

 

英语老师

“苍夜同学,请你来读一下接下来这段。”

 

又是老师的惯用伎俩,为什么每科老师在注意到学生走神之后都喜欢用这样的方式呢?

虽然这样腹诽着,不过眼前面对的问题是我的确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段。

 

山吹

“六十三页第二段。”

 

突然,山吹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苍夜凛

“……诶?”

 

我下意识地望向她那个方向,注意到正在座位上对我眨眼的她。

不过其他人好像都没有听到她的声音的样子。嘛,对于魔女来说也许这是理所当然的?

 

山吹

“嘛,以后就请多关照咯,凛酱♪”

 

(午休铃)

苍夜凛

“啊啊,真是帮了大忙啊,山吹同学。”

 

山吹

“诶,同级生不用敬语也没关系啦,直接叫名字就好了哦,凛酱♪”

 

对于别人这么热情的接触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擅长,而且现在的山吹同学和早上在天台的样子反差也太大了一些。

嗯……也许这也是所谓的反差萌?

 

苍夜凛

“那个……抱歉,我忘了山吹同学的名字是什么……”

 

山吹

“诶……太过分了!ゆかり,山吹ゆかりよ。”

 

苍夜凛

“抱歉抱歉……写成汉字是由加莉对吧,想起来了。”

 

由加莉

“那么,考虑了一上午了,凛酱现在冷静下来了吗?”

 

由加莉脸上的表情重新变成了早上在天台时严肃的样子。

 

苍夜凛

“……”

我并没有立刻给她一个答复。

按照她的说法,魔女只会隐藏在人类的视线之外,致力于神秘的探求。魔女有着这样的共识,她们与人类是两个不同的族群,不应该互相干涉,而魔女的力量也不应该暴露在现代社会中。

 

由加莉

“我们隐藏在人类社会中,都有着各自的身份,一样可以像平凡的人类一样活过一生。但一旦作为‘人类’的寿命结束,我们必须要更换一个崭新的身份,再次开始新的人生。”

由加莉

“所以说,这个规矩只是用来约束一些私欲膨胀的魔女,对你现在的生活一点影响都没有哦,还要犹豫吗?”

 

并不是这样的。

我早就已经察觉到了作为魔女生存的这条规则中,隐藏的残酷。

 

苍夜凛

“山吹同学……”

 

由加莉

“都说了,不用敬语哟。”

 

苍夜凛

“山吹同学,你实际上的年龄,比我要大上许多吧。”

 

由加莉

“……”

 

苍夜凛

“明知道过去的朋友、后辈在哪里,却不能和他们相见吧。”

 

由加莉

“……敏感过头了呢,凛酱。”

 

由加莉

“以你现在的年纪,至少六十年之内都不用考虑这个问题的哟。”

 

苍夜凛

“啊啊……果然呢。那么山吹前辈……”

 

山吹

“不要叫前辈啊!”

 

我在心里偷笑。女孩子果然都很在意年龄呢,嗯……我也是。

至于答案,其实我早就已经考虑好了。

苍夜凛

“那么请多关照了,由加莉。”

 

抱歉啊妈妈,我果然,还是和别人不太一样的。

注释
尤菲斯 尤菲斯 40.00节操 糖~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4 小时前, 苍夜凛 说道:

愉悦的羞耻感ww【嗯?

不过其实当初起这个id的时候好像就有巫女的设定来着……【捂脸

果然用自己id写东西有种奇妙的愉悦感吗【笑

这个倒也不是了

只是出于各种各样的习惯罢了

把惯用的名字作为ID什么的(笑)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原来最初是巫女的设定而不是魔女的设定吗?

我是感觉魔女是很自由自在的设定。自由自在但是不被大多数所理解,不过自己也很享受这份生活。

莫名的愉悦...对,是这样。(笑)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3 小时前, Shiroce 说道:

原来最初是巫女的设定而不是魔女的设定吗?

我是感觉魔女是很自由自在的设定。自由自在但是不被大多数所理解,不过自己也很享受这份生活。

莫名的愉悦...对,是这样。(笑)

嗯,最初是看M&U沉迷祸灵梦的时候脑补出来的设定,嘛,我一直是巫女厨来着【装傻.jpg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3

 

苍夜凛

“‘苍之魔女’吗……”

 

我再一次独自踏过早上的那一条命运的斑马线,低声自言自语着。变得有些拥挤的人群中似乎有一些奇异的陌生眼光投向了这里。

大概被周围的行人认为是中二病在念叨着什么游戏或是轻小说中的角色了吧。

事实上我到现在也还有一些不真实的感觉就是了。

 

???

“哟,新人。”

 

一个陌生的女声从我的身后传来,紧接着的是急促的高跟鞋的脚步声,哪怕在喧闹的人群中听起来也十分清楚。

我回过头。追上来的是一个大约二十多岁的女人,不过因为化了妆,实际上的年龄应该还要再大一些吧。

但这应该也不重要,我可不记得自己正在什么地方做兼职的打工,既然会用“新人”来称呼我,想必她也是一位魔女吧。

她的行动也证明了这一点。

她只是简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周围的人群便神奇地无视了我的存在,却又不自觉地在行走时避开了我的位置。

 

???

“只是一个简单的白魔法而已。”

 

她平静地拿开了手,我注意到她的指缝间似乎有盐粒一类的东西落下。

 

苍夜凛

“请问您是……?”

 

她原本就比我要年长,又穿着西装,看上去是一位十分严肃的人,我也不自觉地用上了相当正式的语气。

 

???

“浅葱沙織、君と同じ、魔女だ。”

 

浅葱

“嘛,不过严格来说,你现在还不能算真正的魔女呢。”

 

苍夜凛

“……”

 

虽然说是莫名其妙的遭到了否定,但我也没有太多的不快,毕竟我也无法反驳这个事实。相比于这个,我还有一些在意的事情。

 

苍夜凛

“浅葱小姐……这样称呼可以吗?”

 

浅葱

“啊啊,没问题。直接叫我大姐头我也不会有意见的哦。”

 

苍夜凛

“浅葱小姐。”

 

无视了她的提议,我问了一个有些在意的问题。

 

苍夜凛

“浅葱、山吹,加上‘苍夜’中的苍,似乎都能和颜色联系在一起啊。我记得由加莉曾经提起过‘纯色家系’的概念,难道魔女的姓氏都和颜色有关吗?”

 

浅葱

“没错。‘苍之魔女’,说起血统来你也是个相当了不起的家伙啊。”

 

浅葱

“传闻中掌握了七大神秘的纯色家系,‘赤之魔女’绯音,‘橙之魔女’琥珀,‘黄之魔女’山吹,‘绿之魔女’若竹,‘苍之魔女’苍夜,‘蓝之魔女’露草,‘紫之魔女’紫苑,在魔女狩猎之前,你们这七个家系就是象征着神秘本身,立于魔女顶点的家系。”

 

浅葱

“不过,那也是魔女狩猎之前呢。在现在这个连大魔女都已经不存在的世界里,纯色家系和我们普通的魔女也没有什么分别了。”

 

苍夜凛

“难道说,魔女……我们现在的处境并不太好?”

注释
铃Beru 铃Beru 10.00节操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暂时就到这里,第三节还没有完结。

然后故事总得有一个目标或者对立面才能展开嘛,当然我事前是没考虑过的

所以如果有人看的话,各位觉得这应该是个魔女内斗的故事呢,还是魔女和教会之间的故事呢,或者说干脆没有对立面,纯粹是“我”探索神秘的故事呢?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自我的探索吧?想着这样似乎轻松愉快一点。然而,拿自己的id写第一人称,会有男主吗?(笑)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3 小时前, Shiroce 说道:

自我的探索吧?想着这样似乎轻松愉快一点。然而,拿自己的id写第一人称,会有男主吗?(笑)

单纯的探索吗……emmmmmm,那阵营的设定可以作废了,其实以前也没写过特别轻松愉快的东西来着,尝试一下好了w

至于男主,显然从开始就是个百合故事嘛【笑

前由 苍夜凛 修改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 小时前, 苍夜凛 说道:

单纯的探索吗……emmmmmm,那阵营的设定可以作废了,其实以前也没写过特别轻松愉快的东西来着,尝试一下好了w

至于男主,显然从开始就是个百合故事嘛【笑

阵营什么,已经是过去时了嘛,上一辈的恩怨情仇什么的,拿来玩梗2333  嘛,还是看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了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小说嘛,有冲突才会有趣,不过咱对于平淡的旅游文也不抗拒就是了w

不如说咱最近对旅游文真是急需!

最近激烈的冲突看得太多了,需要一些日常来中和一下~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浅葱

“不,并没有。不如说正是因为没有了大魔女的我们对人类不再能构成潜在威胁,并且内部的斗争也变得越来越少。加上科学的进步,人类神秘一侧的势力渐渐消退,现在还知道我们存在的人类已经不多了。”

 

苍夜凛

“那,就是说我们现在完全是无忧无虑的状态?”

 

浅葱

“如果不擅用力量导致人类社会秩序出现问题的话,基本上可以算是吧。”

 

苍夜凛

“……‘基本’吗?”

 

我注意到了浅葱小姐话里似乎还存在着一些隐藏的要素。

 

浅葱

“果然就像山吹说的一样,你是个感觉相当敏锐的孩子啊。”

 

浅葱

“和你猜想的一样,我们的确还有一些威胁存在,某种与我们对立的,被我们称为‘灾祸’的生物呢。记得前两年有个挺不错的游戏……叫什么来着的,也不知道你玩过没有,里面有些特殊的怪物需要你某项属性足够高才能看见。”

 

苍夜凛

“啊啊,我知道。那个属性是叫‘灵视’吧。”

 

我忍不住插了一句嘴。浅葱小姐说的是个相当有名的游戏,虽然我自己不擅长玩这一类,但实况倒是从头到尾地看完了。

也就是所谓的视频通关玩家呢。

 

浅葱

“没错。‘灾祸’和这种怪物类似,只有持有足够高的魔力之后才能看见,而它们也只会袭击我们或是人类的魔法师,对寻常的人类没有影响。”

 

苍夜凛

什么鬼,这种像是三流轻小说里的魔法少女一样的设定

 

浅葱

“噗……”

 

浅葱小姐丝毫没有在意我的无礼,反而笑了出来。

这个人好像也没有看上去的那么恐怖嘛。

 

浅葱

“嘛,‘灾祸’的力量都不怎么强,也就能欺负你这种一点魔法基础都没有的新人了。加上数量稀少,总之,不怎么需要放在心上就是了。”

 

浅葱

“说了这么多,不如亲眼去看一下吧。我们走吧。”

 

说着,浅葱小姐拉起了我的手。

 

苍夜凛

“诶?浅葱小姐等等,这是要去哪儿?”

 

浅葱

“这还要问?当然是聚会了。”

 

浅葱

“也就是所谓的……”

 

浅葱

“‘魔女的夜宴’(Witch’s sabbat)呢。”

前由 苍夜凛 修改
注释
尤菲斯 尤菲斯 10.00节操 糖~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先写一半吧……困了,明天后半

顺便明天流光那边的坑也会恢复更新,虽然我估计大概没人看就是了,毕竟那个写的太乱了……

 

1-4

 

母亲的工作很忙,早出晚归已经成了每天的日常。我并不需要考虑她突然回来发现家里没人而担心我的情况出现,便应下了浅葱小姐的邀约。

只是,我并没有想到会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前往“魔女的夜宴”。

不,或许我早就应该想到的。

 

浅葱

“意外的冷静啊,明明是第一次。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一般都会叫出声吧。”

 

苍夜凛

“啊啊,这也是所谓的因人而异吧。”

 

苍夜凛

“还有,请不要用那么容易让人误解的说法,这边稍微有些困扰呢。”

 

浅葱小姐的表情看起来十分愉悦。

这个人看上去挺严肃的,难不成其实是会对后辈说荤段子的那种类型?

顺带一提,现在的情况是,这位愉悦地笑着的前辈正带着我在天上高速飞行。

嗯,在大概相当于东京塔的高度吧。

不过对于活跃在各个传说故事中的魔女的话,这应该也是理所当然可以做到的事吧。

 

浅葱

“冷静和理智,说不定,你相当有做魔女的天分呢。”

 

浅葱

“嘛,不过这种东西,活的久了总会有的。”

 

苍夜凛

“是这样呢。”

 

浅葱小姐的飞行速度很快,至少以我的双眼已经无法理解我们飞了多远了。不过,因为有她的魔法挡住了迎面而来的暴风,一路上我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苍夜凛

“浅葱小姐。”

 

浅葱

“嗯?怎么了?”

 

苍夜凛

“那个……晚上来得及回去吗?我妈凌晨会回来。”

 

虽然是到现在才想起来这个问题的我不好,不过姑且还是问一下吧。母亲在后半夜会回来,我还是不要让她担心的好。

感觉浅葱小姐应该也不会生气的样子。

 

浅葱

“没问题。”

 

 

注释
Shiroce Shiroce 10.00节操 喂食
尤菲斯 尤菲斯 15.00节操 糖~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内含少量日语,食用请注意

 

 

浅葱

“山吹应该也和你说过了吧,我们魔女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因果之中,我们的时间与这个世界也是割裂开的。在我们所设置的空间中度过的时间,并不会反映到这个世界上来。所以说,你还是能够在很普通的时间回家的哦。”

 

苍夜凛

“那还真是方便呢。”

 

虽然平时并没有怎么表现,但我姑且还是个隐藏的宅。或许是因为类似题材的轻小说读的不少吧,对于浅葱小姐的说法,我居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可思议。

明明时间操作这种事情在现代科学里还仅仅处于“理论可能”的阶段呢。

嘛,毕竟是生存在幻想和神秘中,魔女大概就是这样的生物吧。

还真是相当的轻小说啊。

 

浅葱

“到了。”

 

四周并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位置——似乎是在某片森林的内部,一片空旷的平地上。不知何时降临的夜色之中,我勉强可以远眺到远方绵延的树丛。

 

浅葱

“好像来的早了点。”

 

???

“没关系,还有来的更早的哟。”

 

月光之下,一个纤长的,宛如精灵般的身影从夜色之中走了出来。

 

苍夜凛

きれい……

 

那是一个外表看上去与我年纪差不多的少女,我虽然自觉也够得着“可爱”这样的形容,但在她面前却只能自惭形秽。不如说,在这个瞬间我甚至感觉,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同性也许都会在她面前抬不起头吧。面对着那个银发红瞳的少女——那仿佛是从童话中走出的,精灵般的身姿。

一时间,我竟然有些失神。

 

???

“好久不见呢,纱织。”

 

浅葱

“也不是很长的时间吧?你这家伙,每次魔宴都会来吧。”

 

???

“呵呵。不介绍一下吗,这一位是……?”

 

浅葱

“这孩子啊。这孩子是你……”

 

浅葱小姐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有些愉悦的微笑。

 

浅葱

“不,是‘你们’新的Monarchaあるじ)哟。”

 

???&苍夜凛

“什……”

 

喂喂,主人什么的……

浅葱小姐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

那少女的反应似乎和我差不多,完全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

“纱织,你的意思是,她是……”

 

浅葱

“没错哦,她就是这一代的‘苍之魔女’。虽然现在还是个没入门的小家伙就是了。”

 

苍夜凛

“等……等等……”

 

苍夜凛

“浅葱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她是……?”

 

浅葱

“她并不是魔女哦。”

 

苍夜凛

“……诶?”

 

???

“我自己来说吧,纱织。”

 

???

“私は汐見夜月、夜の月と書くのだ。魔女ではないが、魔法なら少し操れる、いわゆる魔法使い、というものよ。

 

苍夜凛

“夜の月……”

 

夜月

“没错哦。从很久以前开始我们一族就是苍之魔女的追随者,用夜命名是惯例。如果说掌握‘梦境’的苍之魔女是织梦者的话,那我们就是梦境的管理者。就是这样的关系哦。”

 

夜月

“不过,在你真正成为‘苍之魔女’之前,我不会把你当做我的主君哦,小魔女。”

 

浅葱

“小魔女什么的……夜月,你现在的年龄比她还要小吧。”

 

浅葱

“她虽然是魔法使,但依旧是人类,也会有生老病死。只不过作为苍之魔女的眷属,她这一族被赋予了灵魂的不死性,每次的死亡对她来说,只不过是换了一个躯体而已——也就是所谓的转世。”

 

浅葱

“只不过这种逆转因果律的灵魂不死也有着严苛的条件,她不需要男性也可以创造出自己的备份,但在诞下婴儿的时刻就会舍弃旧有的躯壳,成为一个崭新的生命。所谓的一族,实质上从过去到现在也就只有她和她的妹妹两人而已。”

 

浅葱

“没错吧?还在高中一年级的小夜月?”

 

夜月

“嘛,无法反驳。”

 

汐见……小姐并没有生气,反而十分受用的样子。

 

夜月

“呐,我的事已经说完了,你呢?魔女姐姐?”

 

她转过头,一双红宝石般的瞳仁含着笑意望向我。

 

姐姐什么的……

这个人实质上的年龄有我的几百倍了吧……明明是个人类。

不过看她的样子,我还是不要吐槽这点比较好。

 

苍夜凛

“凛、蒼夜凛。”

 

夜月

“哦?”

 

她的语气似乎有些意外……不,是惊喜吧?

 

夜月

“那么凛姐姐,一会儿再见了。”

注释
铃Beru 铃Beru 15.00节操
Shiroce Shiroce 10.00节操 喂食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我没有弃坑!!!(时隔七个月我又回来啦!

感觉只有情绪特别兴奋的时候才适合写这种日常,但我最近沉迷斋藤飞鸟,只要看见飞鸟的脸就会兴奋,所以可以一直写(←啊喂!

顺带我写着写着感觉苍夜凛(我?)这个角色变成吐槽役了,大概……没问题?

 

1-5

夜宴的会场被魔女们隐藏在空间之中,浅葱小姐拉着我从空间的夹缝中走了进去。

或许是我们来的的确太早了,在这个隐藏着的礼堂中,所到之人寥寥无几。浅葱小姐也没有理她们,只是径自拉着我坐到了一旁。

 

苍夜凛

“浅葱小姐是和她们关系不好吗?”

 

纱织

“只是不熟而已。”

 

苍夜凛

“诶……?”

 

纱织

“魔女之间大部分都不太熟。七大神秘下可以研究的方向太多了,不同研究方向的互相之间也没有必要交流,大家都没这个空,只有研究方向比较近的,或者比较闲的人之间才会关系好。”

 

纱织

“我是属于后者,像我这么闲着不做研究的魔女不太多,大多都比较年轻,我和山吹都是这样。”

 

年轻什么的……你们的年纪都是我的好几倍了吧。

虽然是很失礼的想法,但我此刻的第一反应的确是这样的。

 

纱织

“苍夜小姐,你刚才,在考虑什么失礼的事情吧。”

 

呜。这个人会读心吗?

 

纱织

“嘛,当然不是相比你来说。会出现在这里的魔女,按照人类的标准来计算的话,大部分的年龄都有三位数了哦。”

 

ばばあね

虽然这句话我肯定是不会说出口的,太无礼了。

 

纱织

“再年长一些的前辈基本也不会来这里,年轻人的话……实际上在这个国家,除了你之外,山吹那家伙就是最年轻的了,毕竟魔女可不常见。不过就算是她,也已经七……”

 

由加莉

“纱织前辈,暴露少女的年龄可不好哦。”

 

突然出现的由加莉打断了浅葱小姐的话。嘛,不过刚才那个「な」的发音我已经听到了就是了……

把七十多岁的年纪和少女心这个词连在一起,对于我来说还是有点难度啊……

 

由加莉

“啊,凛酱晚上好。”

 

她一边打着招呼,一边没有一点顾虑地坐到了我的身边。

 

苍夜凛

“啊,由加莉。晚上好。”

 

由加莉

“说起来,凛酱,决定了吗?”

 

苍夜凛

“诶?决定……?什么?”

 

由加莉

“纱织前辈还没有和你说吗?研究方向的事哦。”

 

由加莉

“纱织前辈,这点不好好说明的话是不行的啊。”

 

该说是一反常态吗,我印象里似乎是第一次看到由加莉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

不过本来对她也没多少印象就是了。

 

纱织

“没事没事。反正我们也不在做嘛。”

 

由加莉

“前辈!”

 

由加莉似乎有些生气,微微瞪了浅葱小姐一眼。

话说,对前辈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由加莉

“虽然说像我和纱织前辈这样不做研究的也有不少,但是研究方向是大家都有的。至于想不想做就是另一回事了——对于我们魔女来说,生命的旅程和人类的大学也差不太多,只不过我们拥有着无限的时间,我们的探索与研究也是永远没有终点的。”

 

由加莉

“像你这个年纪,就算什么也不做,先享受作为人类的生活也没什么关系的。就像是那些前辈们说的,总有一天会到想要开始研究的时候。在悠久的时光之后,最终能吸引我们的,也只剩下未知了。”

 

应该是考虑了我的理解能力吧,由加莉的解释还是比较好懂的。不过研究方向什么的,对于“神秘”尚且一无所知的我也完全无法决定啊。

 

纱织

“这孩子也还是个新人,就连什么是‘神秘学’都还不知道。就算想要确立研究方向也不可能吧。”

 

浅葱小姐的声音很严厉,有点像是老师的样子,但语气用词却还比较柔和,总觉得,她们两个的关系有些奇妙。

 

纱织

“苍夜小姐,虽然研究方向的事情可以不用急,但神秘学的入门还请尽快,有兴趣的话可以再学一些魔法。这是我们这一侧世界的基础。”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2017年的超级大坑呢,嗯嗯,日常系当然不错了,日常系赛高!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6

正如浅葱小姐所说,我回到家的时间并没有比平时晚。

和市面上的轻小说给人的印象不同,现实的“魔女的夜宴”看起来更像是个学术研讨会——虽然她们讨论和发表的东西我一点都听不明白。

 

苍夜凛

“《神秘学概论》、《白魔法基础》、《精灵魔法与白魔法》……这种东西也能写成专业书的啊。”

 

拿着几本从浅葱小姐那借来的书,我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还是有一些期待的。

魔女?魔法少女?

类似这样的词汇,我果然还是有一些憧憬的吧。

不知不觉,似乎连语气都变得轻快一些了。

 

苍夜凛

“总觉得,好像是提前开始读大学了……虽然专业比较奇怪?”

 

苍夜凛

“不想这些了。嗯……今晚的菜单……”

 

我打开冰箱的门。

 

苍夜凛

“啊……说起来好像只有鸡蛋了啊……嗯……玉子烧的话大概没问题……”

 

苍夜凛

“牛奶也没有了啊……”

 

相对于比较普通的咸味玉子烧,我更偏好于放入牛奶和奶酪的甜玉子烧一些——虽然母亲并不喜欢。但因为母亲会自己在工作的地方解决晚饭,我也就不需要考虑她的口味了。

不过现在牛奶用完了也没办法。

我虽然挑剔,可相对于吃的东西,我现在对于浅葱小姐的那几本书更有兴趣。

 

??

ただいま~

 

苍夜凛

おかえり…っええ母さん?

 

在我刚准备完材料时,平时一向都凌晨才会回来的母亲——苍夜葵出现在了玄关。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知该怎么形容的预感。

 

“只是回来的早一点而已吧。”

 

苍夜凛

“嘛……”

 

“说起来,我家的凛酱好像成为魔女了啊。”

 

从母亲的口中,我听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单词。

 

苍夜凛

“诶?母亲知道?”

 

“这个消息的冲击力还没有我早回家来的大吗?啊啊,失败失败。”

 

母亲扶着额摇头。

这个人……是想要看到什么啊。

 

苍夜凛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好像有这样的预感。”

 

“啊,这样啊。姑且我们家也是纯色之一呢。”

 

苍夜凛

“那果然,母亲也是……?”

 

“不,我并不是魔女。只是对那边的世界略微有些了解的普通人而已。”

 

“不过怎么说呢,毕竟那边和这边完全不是一个世界,我就算想要了解也了解的很有限呢。”

 

“妈妈我啊,可是从小就很想成为魔女的。可是完全没有机会啊,别说是神秘了,连接触魔法的机会都没有……”

 

苍夜凛

はぁ……”

 

听着母亲委屈的语气,我一点都不怀疑她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这个人真的是成年人吗?我稍稍叹了口气。

 

苍夜凛

あのさぁ……魔女になるのはつまんない……かもしれない……”

 

苍夜凛

“那些前辈……与其说是魔女,不如说感觉上和科学家更接近。虽然她们研究的东西和科学完全不同吧……”

 

“你都明白了呢。”

 

母亲突然收起了表情,变的严肃了起来。

之前的那些只是演技吧。

这个人……说不定可以作为演员出道了。

 

“就是这样哦,魔女的世界并不有趣。凛,你真的要加入吗?”

 

母亲少有地直呼了我的名字。

 

苍夜凛

“……”

 

苍夜凛

“我再……考虑考虑。”

前由 苍夜凛 修改
注释
尤菲斯 尤菲斯 45.00节操 糖~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