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t68877875

【写作练习/恩仇残响】崩坏3rd——屠杀女武神(多图杀猫/未完待续……)

推荐贴

He who is in hell knows not what heaven is/身处地狱之人,不曾见过天国。”

                                                               ————引言

 

天空在燃烧,大地在哭泣,眼中熟悉的城市正在一点点的死去。

汗水的味道从唇间深入口中,那咸涩的味道里还混着学的苦甜。

 

“刚才的‘死士’跑哪里去了,明明只是个死士居然有这么灵活的动作。”

“喂,只是死士的话,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赶快去支援前辈们吧。”

“不行,对方可能会成为拟律者,要根除这种可能。”

“啊啊真麻烦,不过也真是够可怜的,家里人都感染了崩坏能量,她也没能撑过来。”

 

我,做错了什么吗?

盲目的奔跑,在熟悉的街道上奔跑。

断裂的尸体,破碎的街道,燃烧的钢铁残骸到处都是。

唯有刺眼的阳光透过浓烟,落在眼前的道路上。

 

“喂,那家伙在这里!”

 

得就了。

是女武神。

天命的女武神。

是根除崩坏,拯救人类的战士。

 

“最后一个。”

 

诶?

长枪刺穿了身体。

好痛。

是心脏被刺穿了?

你们不是来救我的吗?

 

————美咲,生日快乐。

————美咲,给你的礼物,要好好珍惜哦。

 

爸爸妈妈的声音缭绕在耳畔,在刚刚,几个小时前,一切都是那么的幸福。

鲜血止不住的从口中涌出,想要哭喊却发不出声音,想要流泪眼睛却什么也看不到了。

 

————妹妹,生日快乐,这是我亲手折的千纸鹤,折了一百个哦。

 

……

…………

………………

 

欢迎加入K公司。

作为‘世界摇篮’麾下26家掌握核心科技的公司之一,本公司主打经营各种超自然现象产物。

那么,在加入之前请牢记公司的5项铁则。

 

“起床,饭做好了。”

“唔……”

 

吃力的睁开眼睛,阳光带着温暖的味道渗入了肌肤,露在被子外的手臂抬起来,张开五指遮住那有些刺眼的光线。

 

  • 无论如何,不可以做出有违公司利益的事情。

 

  “快点,其他人快到了。”

 

强气的女声再度催促道,美咲揉了揉眼睛躺着伸了个懒腰,抬起手慢慢的把被子拉开,还穿着睡衣的身体彻底暴露在阳光之下。

床的长度只能算让稍微高挑一点的人勉强平坦,可她的双脚纵使绷直了也够不到床尾。

 

“唔……”

 

她皱眉头撇撇嘴,似乎对自己的身高颇为不满,瑰红色的眼眸间闪烁着耍性子的感情。

 

“好了没啊,锅都要开了。”

“唔,才八点而已吧。”

 

美咲揉了揉自然卷的金色长发,一脸‘生气’的看向那个推门进来的女人。

火红的头发犹如燃烧的夕阳,成熟的身材让站在卧室门口,双手抱胸的女人,很自然的拥有了‘长辈’的身份……如果没有那两条自上而下,竖在左眼上的刀疤的话。

身上的黑色紧身衣,完美的勾勒出她成熟丰润的身材,红色的小外套去掉了紧身衣的单薄感,只是在那肃杀的眼神中无人敢对其露出贪婪的表情。

PUBirT.jpg

 

第一、相信公司,相信你的同事。

 

“由乃和深雪六点就起来帮我准备了,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给你五分钟穿好衣服,不然今天你就没得吃。”

“盖布拉姐姐……欺负人。”

“还认我这个姐姐的话,就赶快起床,不然牛奶和马卡龙就要凉了。”

 

忽然间,美咲的眼睛散去了睡意,饱满的精神随那被称之为‘盖布拉’的女人的话,而注入了她的身体。

咚咚咚~

手忙脚乱的动作踩得地板一阵响动,内衣裤被慌张的双手弄得满地都是,一头金发在阳光下随着动作荡起一阵波浪。

 

“好了好了,别动,我来帮你。”

 

盖布拉扶额叹了口气,走上前双手轻轻抓住美咲的肩膀,让她坐在床边。

内衣裤,深灰色的过膝袜,黑色的紧身上衣,白色的无袖连衣裙,最后在梳妆台前,用梳子熟练的将她有些乱糟糟的头发梳理整洁。

PUB8de.jpg

 

“真是的,都16岁了还笨手笨脚的,今后会被男朋友嫌弃的哦。”

“啰,啰嗦。”

 

美咲精致的脸颊刷的一下红了,垂下漂亮的眼帘,双手难堪的揪着裙角。

 

第二、无论何时何地,都要记住,为服务公司亦是帮助你的同事,帮助你的同事也是为公司服务。

 

不过,从今天开始,美咲便是能独当一面的大人了,今后可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知道了吗。

 

盖布拉的手指温柔的穿过发丝,犹如在对待这世上最脆弱的东西,她的目光没有刻意的温柔,只有淡淡的关切。

 

“姐姐……在今天过后,会离开我们吗。”

“傻孩子,姐姐一直都在这里,怎么会离开,只是姐姐也想你们赶快成熟起来,成为公司真正的一员,今后姐姐可要看着你们加入世界摇篮,成为推动摇篮的‘首脑’之一呀。”

 

第三、无论如何,不可违背公司的命令。

 

盖布拉将一枚金色的五芒星胸针,轻轻别在美咲的衣领上。

 

“好啦,去洗个脸把牙刷了,我再去准备准备下。”

“嗯,姐姐。”

 

美咲点点头,脸颊泛起微红,等盖布拉的身影走出卧室后,她青葱般的五指轻轻触碰到那枚胸针上。

卧室外的客厅已经被腾出了很大的空间,一张足以让十人就餐的大圆桌摆在客厅中央,上面放满了生冷的荤素食材;电磁炉上,盛满一红一白两色火锅汤汁的铜锅,紧紧的等待被加热的时刻。

 

“又赖床,这可不是好习惯,转正后就别再有下次了,会被公司考核的哦。”

“吵死了由乃,我才不想被男朋友甩过一次的女人说教。”

 

走出卧室的美咲白了一眼那个被她叫做由乃,身穿白色水手服的少女,冷漠的眼神下还故意加上了嘲讽的微笑。

 

“你...么——”

 

被称作由乃的紫发少女,额头暴起井字,还显青涩的脸颊瞬间涨红,端着盘子的手微微颤抖,似乎下一秒就会把盘子当作武器丢出去一样。

 

PUBGIH.jpg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都安生点,今天是我们转正前的最后一天了,也是通过考核的大日子,接下来的‘考核’,还需要大家一起努力呀。”

 

同样穿着水手服的浅仓深雪,将手中的猪脑花和鸭肠放在桌上,微笑着打圆场道,她随和的笑容在阳光下也显得那么温暖人心。

 

PUBUzt.jpg

 

 

“哼,看在浅仓姐姐的份儿上,今天不和你计较了,失恋女。”

“好啊,今天看我不把你那搓衣板磨平了!”

“嗨嗨嗨,你也适可而止一点,不要和自己的学妹计较啦~

 

深雪淡淡的笑着,双手从后面架住正欲暴走的由乃,阻止她试图把火锅当作武器的行为。

 

“哦呀,一大清早的就这么精神,不愧是年轻人,呵呵。”

 

一阵略显妖娆的话音,伴随着门厅传来的开门声,混入了‘争吵’的现场。

众人下意识的投去目光,才发现声音的主人,穿着黑色职场OL时装系着红色领带的紫发女人,正在门厅那儿脱下自己的高跟鞋。

 

PUBwsf.jpg

 

“嗯~不错的香味,啊啊,这种料理真是看几次都不会腻,火红的锅底,清白的锅底,犹如地域和天堂的两端,而那些愚蠢的罪人就是任由我们摘食的食物,啊~发明了这样料理的人,一定是神的使者对吧。”

 

她撩起自己由红变金的渐变色短发,涂抹了唇彩的薄唇发出一阵感慨的声音。

 

“什么啊,一大早的就开始犯病了吗,快过来帮忙‘凯西’,真是的今天都忙死了。”

 

被架住身体的由乃,一脸不耐烦的催促道,后者只是掩嘴一笑,慢悠悠的穿上拖鞋,关上门毫不在乎她的催促。

 

“一个月不见。”

 

她扬起嘴角,眯起祖母绿的眼瞳,向上弯曲的眼帘犹如倒悬的月亮,而目光不怀好意的落在了由乃的胸部上。

 

“你还是,一~~~~呢。”

“呃——我,我要……”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都安省一点,今天可是考核的大日子,大家好好相处,毕竟……”

 

深雪松开了架住由乃的双手,后者却也没有乱来,包括在场的美咲也一样,每个人都保持着一种默契的沉默。

 

“今天,可是我们屠杀女武神的大日子呀~

 

深雪的脸颊在阳光下绽放出灿烂的笑容,让口中那可怕的话语蒙上了一丝更为诡异的色彩。

 

“啊,屠杀女武神,对,把那些高高在上的女武神们,拖下来……”

“对对,对犯下无尽罪恶却不知悔改的罪人女武神们,降下惩罚,让她们吐露自己的罪状。”

“……”

 

浅仓走到一言不发的美咲身前,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她身体的颤抖能清晰的感受到。

 

“不说点什么吗,美咲?”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到现在都感觉,像是在……在做梦一样。”

 

美咲双手合十如同在对神祈祷一样,那张稚气未脱的脸颊,欣喜、惊讶、兴奋,各种各样令人亢奋的表情渐渐浮现在那笑容之中。

 

“公司,竟然真的将考核项目设置为,袭击天命的极东支部,圣弗雷雅学院,还愿意派出‘收尾人’‘清道夫’,甚至出动‘异想体’来帮助我们。”

 

PUBgWn.jpg

(收尾人)

 

PUBfyV.jpg

(清道夫)

PUrpuV.png

(异像体)

 

 

她微微颤抖的身子,发自内心的感谢着公司,就像古代的信徒对降下神恩的天神感恩戴德一样。

 

第四,公司将不计代价,保护员工的权益。

 

看着美咲的样子,大家都露出欣慰的笑容,屋内的光线也似乎更柔和了一些。

 

“好了,好了,人来了就入座吧,下午还有工作,都吃饱一点。”

 

盖布拉端着两盘牛肉丸子走出厨房,她解下身上的围裙,招呼众人坐下。

 

“诶,安切利尔和那对女仆姐妹呢,不来吗?”

 

PUBhLT.jpg

 

(安切利尔)

由乃打开电磁炉,看了眼门厅问道。

 

PUBIwF.png

(女仆姐妹)

 

“她们负责托住极东支部的休伯利安号,放心的交给她们吧,然后这次我也会亲自去会一会那位极东支部的‘姬子少佐’。”

 

说着,盖布拉,夹起一片牛肉放在清汤锅里。

 

盖布拉姐姐,不和我们一起吗……”

 

美咲有些失落的垂下眼帘,筷子夹起牛肉丸放进红汤锅中。

 

“美咲,不能老是依靠前辈哦,我们今后可是要成为独当一面的公司员工,不久的未来,以‘眼线’、‘爪牙’甚至首脑为目标,老是依靠前辈可不行呢。”

 

浅仓的筷子,夹起一片生菜在红汤锅里涮了涮。

 

“担心什么啊,有我在,根本不用你这样的后辈出手,那些杂毛女武神,两三下我就解决了。”

 

说着,由乃夹起一个鸡腿放进红汤锅中。

 

“阿拉阿拉,大家可真有干劲,不过可别抢我的猎物哦,毕竟‘主管’可是亲自向我保证,大半个圣弗雷雅学院,都是我的监狱,都是我一个人的处刑场哦。”

 

凯西单手托腮,敲着裹上了黑丝的修长美腿,用为她准备的银色叉子,卷起一块毛肚放进红汤里。

 

“谁要跟你抢啊,真是的。”

“嗯,我们明白的,对把美咲。”

“我明白了,盖布拉姐姐,我会加油的!”

 

听到美咲的话,盖布拉露出转瞬即逝的微笑,她深吸了一口气。

 

“那么,遵照管理,我们来唱吧。”

“诶,现在吗?”

 

由乃像是遇上了什么为难的事情,一脸的尴尬。

 

“可以哦,正好给大家打气。”

 

深雪倒是跃跃欲试,筷子在锅里搅了搅。

 

“那么,这次就由我来开头吧,我可是偷偷偷偷练习过了哦~

 

凯西竖起一根食指左右晃了晃,满是得意。

 

“就请开头吧,凯西。”

“了解~那么那么,第一句……”

 

————这个女人呐,不寻常哟~

————刁德一,有什么鬼花样。

————这小刁,一点面子也不讲。

————这草包,倒是一度挡风的墙。

 

“抽烟。”

“人家可是健全的16岁少女,你干什么呀。”

 

人一走。

茶就凉。

不管当下如何。

总会由过去,也会有未来。

 

摇篮无论破碎多少次,都会重新被编织。

宴席也一样。

无论散去多少次,也总会重新让熟悉的朋友们聚集起来。

 

哐当。

大门关上,屋内空无一人。

那仅有的欢声笑语也被带走。

被带走,是为了再度聚在一起时,还能继续欢声笑语。

 

对,最后一条。

第五。

公司会为每一位员工祈祷,祈祷你们能——活下去。

 

未完待续…………

前由 t68877875 修改
注释
尤菲斯 尤菲斯 75.00节操 活動糖,後續出了記得@我喔w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我日,腦葉+崩壞,這世界怕不是被玩到死

但是感覺上有點摸不准世界觀,K公司跟世界搖籃就這麼明晃晃變成了人類之敵嗎(

(雖然我對腦葉的理解也只停留在一些名詞就是了(X

尤菲斯抓到了盗链的熊孩子,受到了环姐的嘉奖9节操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于 2018/7/28 于 AM11点10分, t68877875 说道:

那咸涩的味道里还混着学的苦甜

这里捉个错别字

于 2018/7/28 于 AM11点10分, t68877875 说道:

竖在左眼上的刀疤的话

……从图片来看大概是……右眼?

 

未完成的作品,有关“复仇”的内容似乎完全没有展开。
从已经写完的部分来看,这是一个在攸关生命的战斗开始之前的轻松日常。
钢笔建议作者尝试构建一些比较长的描写段落,并且适当削减语言描写。
毕竟即使是一本轻小说单行本,插画也很少超过4张。

前由 用钢笔的人 修改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
×
  • 新建...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