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dingue

【决斗!】无题(2.12未完)

推荐贴

今天刚好可以摸鱼,所以就摸了。

看到有征文,就试着随性写了点东西。

然后突然又不能摸鱼了,希望这几天能补完吧……

————————————————————————————————————————————

 

张屠夫觉得这事越来越不得劲了。

开始的时候,还是挺有意思的。

那会儿知县老爷趴在地上,用求饶的眼神看着他,他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谁不知道赵家庄方圆十几里地,都是那知县老爷说了算,这种大人物,往日里他见到都是要磕头的,平时路过见到都不能抬头正眼看——而他张屠夫这时却一只脚踩着那知县老爷的脑袋,一只手握着钢刀。

生杀大权,尽在掌握。

这让他有种荒谬的感觉,就像戏文里唱的“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一样。

他没有犹豫,一刀就将那知县老爷的头砍落下来,干脆利落。

戏文里又是怎么说来着?

蹉跎半生,今日手起刀落,方知人间痛快!

他还记得那时候几个面黄肌瘦的义军将知县老爷滚落的头颅抓起来,先是沾了点血,又裹了些石灰,然后撺掇着他往那知县的人头上吐了几口唾沫,便用杆子叉着人头高高兴兴的往知县府外跑,远处跟着传来些许惊叫悲泣之声。

那时候的张屠夫是痛快的。

 

“张将军!大帅喊你入帐中议事!”

传令的小兵打断了张屠夫的忆想,他站起身来,下意识的提了提下摆,直到铁鳞甲被他掀起一块后,他才反应过来这盔甲不是他以往屠猪宰牛的围袍。看着不知所以的小兵,张屠夫张口欲言好几次,最终还是沉下声来:“你且去,俺这便来。”

小兵口中称是,退出张屠夫大帐,张屠夫低头抚脸扭捏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来,步行到大帅帐中。

而帐中诸将低头默言,大帅面沉如水,见到张屠夫来了,大帅旁边的军师便张口说着。

“张将军,那伪朝之将在我军阵前叫骂,言我军无一人是其一合之敌,李将军义奋出击,大意之下,被敌将伤了手臂,现军士士气正低,不知张将军可否——”

张屠夫听不懂那些话,愣一会儿,他朝大帅拱了拱手:“但凭大帅吩咐!”

一炷香后,张屠夫骑着他那肥肥胖胖的矮马,手持着一把大关刀,晃晃悠悠的出了营门。

在他对面不远处,伪朝军士静肃如磐。战阵之前,有一高大神骏白马,马上有一俊朗青年将领,身着亮银甲、手持弯月枪、两条菱尾冲天起、玄色战袍风中飘。

“来将通名!”

那小将远远的低吼着。

张屠夫眯了眯眼睛,似乎是在想些什么,他嘴唇动了动,最终就只吐出两字。

“张彪。”

跟着一夹马背,一拉缰绳,就屁颠屁颠的朝那青年冲了过去。

青年将领看张屠夫骑术丑陋,心底暗自调笑一句,手上弯月枪拿将起来,想是要一枪将对方戳落马下,显显威风。

却见张屠夫一言不发,等冲到那青年面前不远,忽而身子一动,一脚凳上马背,又跟着一脚高高的跳起来。

那青年将领见机不妙,赶紧收拾精神,将弯月枪举将起来,却不想那肥胖矮马径直冲来,将白马撞了一个踉跄,而这时,张屠夫已经顺势一刀劈下。

刀口顺着枪身划过,激起一阵金铁交击之声,青年将领只觉得眼前有事物一晃而过,左肩微麻,须臾间便见得自己的臂膀在空中高高的飞了起来。

山高流水石溅跃,此时无声胜有声。

刹那间,青年将领有思绪千万,汇聚到嘴边。

“卑——”

张屠夫没有等。

青年将领只见得一瞬间周遭景物好像矮了一端,片刻后,世界又好似颠倒了过来。

他见到那白马之上,玄色战袍点点微红。

车轮子轱辘转几下,停在地上。

那双眼睛却仍是睁得大大的。

他终究是不服的。

 

前由 dingue 修改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上一個直到徵文結束連現在還沒有寫完的人,叫做月見閃光

拜託引以為鑑,不要也切了(淚

 

是說對方太在意決鬥報名號結果被一刀切了啊!

另外,更完補糖

前由 尤菲斯 修改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