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小力火腿

脑洞之二——《英雄学院·罪人之女》更新至第三章

推荐贴

说在前面:

这个标题的意思挺简单的,就是最近产生了两个想写的同人脑洞,但是很明显只能支撑起其中一部的更新(确切地说现在考虑到即将考试的问题,短期内可能都不会继续更了)

在决定该写哪本的途中,我不知不觉将两个脑洞都写了个两三章,所以就想各自放出来看看其中反响以助决定

这就是其中的一部。顺便一提,与另一本不同,这本目前并不打算转入综漫,不过主角是原作没有出现的原创人物,其它人物也会出现或多或少的改变——如果可以的话,请把这当做主角的出现引起的蝴蝶效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忽视过去。:SS05:

附带上另外一本的链接

 

 

第一章 绿谷出久·原点

“人,生而不平等——这是我在四岁时就学会的社会现实。”         ——绿谷出久

那一天,因为他试图保护一个因为受到欺凌而哭泣的同龄人,过往与他一同游玩过的朋友们便向他露出了利齿——不,仔细想想的话或许从一开始便算不上朋友,只是他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罢了。

被生有翅膀的男孩飞到身后按住,脑袋被伸长得宛若怪物的长爪一般的五指禁锢,被裹狭着不大的爆炎的拳头打在脸上,简直像是他唯一过人之处一般的发达泪腺便喷涌出了泪水。

为什么,我没有个性呢。

剧烈的疼痛和或许是因连续受到打击而感受到的悬浮感中,绿谷想道。

最初,是在轻庆市出现了一件关于“会发光的婴儿”的新闻,而后各地都发现了“超常现象”,随着时间流逝,现在的世界已经成为了约八成的人口都拥有被称为“个性”的特异体质的超人社会了。

但是——

为什么,我没有个性呢。

或许是对无法还手的沙袋厌烦了吧,向他施暴的同龄人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各自离开了。被像是破烂的布袋一样随手甩在地上的绿谷感受着身体的疼痛,一边侧过脑袋望着斜下的夕阳,一边想道。

绿谷出久想要成为英雄。就像是大名鼎鼎的世界第一英雄“欧尔麦特”一样,能够带着笑容拯救他人的存在。但是,自从他被诊断出没有个性的那一天起,周围的人便不约而同地否定起了这个梦想。

“还是放弃比较好”,医生诊断道。

“你这样的无个性怎么可能成为英雄”,同龄的伙伴嘲笑道。

“对不起”,这么道歉着的妈妈虽然没能说出口,但显然也抱着同样的想法。

然后,在第一次试图保护他人却落得遍体鳞伤的现在,仿佛就连“现实”本身都在向他说,“你没法成为英雄,放弃吧”。

在对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过于沉重的郁结下,绿谷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正当他心里想着该如何向妈妈解释身上的淤青时,突然隐约听到了哭声。

实话说,只是隐约听到的他也不确定那是不是哭声,而且他这副样子去了也帮不上忙,再不快点回家的话还会让妈妈生气……愿意想的话,理由要多少就有多少。但是,是因为好奇心吗,又或是出于更加高洁的“什么东西”呢,反应过来时,绿谷已经来到那声音的源头了。

虽然一路上源源不绝的声音也随着距离的靠近而逐渐清晰,不过以双眼亲自视认后,绿谷这才终于确认,那果然是哭声。

小小的女孩子躲在低矮的灌木当中,让他花了好久才找到。她就像是被装在纸盒里抛弃了的幼猫一样蜷缩着身体,低着头把脸藏在穿着脏兮兮白袜的双腿后面,一心一意地抽泣着。

“啊……那个,请问怎么了吗?”他俯下身子钻进灌木,来到女孩身边,询问。

“……”女孩抬起头,眨了眨眼瞳——和眨眼不一样,黑色在她浅色的瞳孔中闪了数次,就像是按下快门的相机镜头深处的闪动一样,接着她迟疑地开口:“你……是无个性?”

她细微的声音,就像是一记重锤一样敲打在绿谷心上。

强忍着胸中的苦闷,绿谷点了点头。他本以为随之而来的会是轻视、蔑视、嘲笑或是同情,但女孩却没有露出像其他人一样的态度,只是缓缓地,缓缓地放下了戒备的态度。

“是吗。”女孩自言自语似地念了一声后,发出了绿谷意想不到的感叹,“太好了……”

“诶?”绿谷睁大眼睛,“没有个性,是好事吗?”

“嗯。”女孩缩紧身子,“因为有个性的人……很可怕。”

“可,可是……英雄们也全都是拥有个性的啊?!”

“嗯。”女孩用不注意的话会不小心忽略掉的幅度轻轻点点头,“英雄也很可怕。”

“为什么呢?”绿谷一时愣住了,下意识发问,“难道说……你是‘敌人’(Villain)吗?”

“……或许是吧。”女孩以像是要窒息了一般的细微音量回答,“毕竟不管我怎么想,如果英雄被我看到的话……”

“不管你怎么想吗……”绿谷搜索着记忆中的印象,一直醉心于英雄事迹的他确实听说过类似的事件,即使并非有意行恶,拥有个性的人有时也会因为觉醒个性后没有足够的时间熟悉个性而造成伤害事件——“我想,这应该是叫做个性失控的事态啦。只要想办法和英雄们解释清楚的话,就不会有事了。”

“但是……我光是看到他们就会……”

“这样的话,只要闭上眼睛就可以了吧?”

“诶?”

“如果看到他们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的话,那么只要闭上眼睛就可以了吧?”绿谷重复了一遍,他有种深重的,前所未有地担负起沉重责任的实感,而在这责任的重压下,他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模仿着自己的偶像露出微笑,向面前的女孩伸出了手,“没关系,我会领着你的。”

听了他的话,女孩不禁睁大了眼睛,看了看他的手,又直直地盯向他的脸庞,瞳孔不断闪动——后来想想,这或许就是她无意识中发动能力时的模样吧——她就像是要把绿谷的样子烙印在脑海中一样看了许久,最后终于缓缓地点点头,闭上眼睛,将自己的手放在了绿谷手中。

那一天里之后发生的事情,绿谷已经记不太清了,他只记得等到夜幕低垂,他终于回到家里时,面对着一脸担忧地迎上来的母亲,他的心情自从被诊断出无个性一来,第一次高扬了起来。

“妈妈,”他说,“我果然还是想要成为英雄。”

——回想着十年前的过去,坐在折寺中学的教室内的绿谷出久又一次轻轻露出了缅怀的笑容。

“那么,你们现在也已经三年级了,现在是你们认真考虑将来的时候了!”讲台上,老师正一本正经地对讲台下的学生们演讲着,“我现在把毕业出路调查表发下去!不过——”

他话锋一转,“大家的目标都是英雄科,对吧?”

同学们也一个个跟着展露出各自的个性,齐声回答道,“是——”

“很好很好,各位同学的个性都很好,不过原则上在校内可是禁止使用个性的哦。”老师微笑着整顿秩序。而就在这时,一个刺头冒了出来。

“老师——不要用‘大家’这个词把所有人都混为一谈啦!”已经是十四岁的爆豪胜己把双脚都搁在桌子上,大大咧咧地说着,“我才不要和这群‘没个性’的家伙一起和和睦睦地堕落呢。”

“啊,说起来——爆豪他报的志愿是雄英高中呢。”老师随意地抛出一条信息,顿时引爆了全场的气氛。

“雄英?就是国立的那个?”“每年的录取率都低得夸张吧?”同学们窃窃私语地讨论着,而在一片讨论声中,爆豪纵身跳上了课桌。

“这么吵吵闹闹的,所以说你们才是路人啊!我的模拟考分数是A!是学校里有资格的人中唯一在雄英录取标准内的!”爆豪一边大放厥词一边一蹦三尺高,“我要连欧尔麦特都超越,然后成为顶尖英雄!我一定要在高额纳税人排行榜上留名!”

“有资格的人吗……这么说来,露比克和绿谷的成绩也是A来着。”听到爆豪的大放厥词,老师不仅没有生气,还顺着他的话头随口说了两句,“蕾切尔且不说,绿谷的志愿也是雄英呢。”

顿时全班又一次开了锅——但这一次,翻涌而起的是嘲笑的声音。

“什么?绿谷吗?他没办法吧?”“没有个性的话果然还是进不了英雄科啦——!”

“已……已经没有那种规定了!只是没有前例啦……”绿谷慌乱地辩解着,但话音未落,一股爆炎便冲天而起,他的课桌被引爆了。

“喂!臭久!你岂止是没个性,简直是无个性嘛!凭什么做我的对手啊!?”爆豪步步逼近,逼问道。

“等等……我,我完全不是想跟你对抗啦!”绿久颤抖着步步后退,“那只是……我从小的目标……而且……不去试试怎么会知道……”

“你在说什么鬼话?考来当纪念吗?”爆豪大吼着,手里又泛起了预示爆破的烟雾。“你说,你能干什么?”

“那,那个……雄英的招生分作英雄科,普通科,支援科,经营科四门。”看着近在眼前的,爆豪那火花喷涌的手掌,绿谷咽了口唾沫,强忍着恐惧回答,“虽说打算想尝试着考英雄科,但我想没有个性的我多半会落榜吧……在那种情况下,我想要从普通科或是支援科入手,总之先获得进入雄英的资格……”

“哈?!”爆豪丢开绿谷,从双手冒出爆炎,“什么叫尝试着考,你把这当做什么了?”

“你有什么能力?”不仅是爆豪,就连周围的同学,仿佛也在这么说。来自现实的沉重压力让绿谷将近被压垮。他没出息地坐倒在地上,咬紧牙关,悄悄地转过头,望向刚刚被提及的另一个人。

蕾切尔·露比克,有着金色长发和碧蓝眼瞳,异国风情的少女。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她,他总会想起自己四岁时邂逅过一次的女孩。不过本来,四岁时的光景就已经是在时光的冲刷下不再清晰的记忆了,而且……

“怎么都不像啊……”绿谷心里想道。不管怎么想,他都难以把这个淡漠得仿佛与世隔绝,就连在爆豪刚刚大闹过的现在都只顾着低头看书的少女和小时候那个哭得梨花带雨的怯弱女孩联系在一起。更何况,在入学的自我介绍时堂堂地说了“我没有什么个性”的她,显然不可能和小时候那个因个性失控才与他相遇的女孩是一个人。

不过,每次只要看向她,绿谷还是会想起自己帮助过的那孩子,接着胸中便会奇妙地涌出勇气来。

“我还是想要成为英雄。”他转回头,以只有自己听得到的音量悄然自语。而在他转回头去后不久,蕾切尔也悄悄地抬起头,在一旁默默地注视起了绿谷的样子。

一瞬间,她那双如同静谧湖泊一般的双眼突然变成了黑色,接着仅仅一瞬之后,它们又恢复成了碧蓝的颜色。

简直就像是,被按下快门时的相机,那镜头深处的闪动一样。

 

第二章 “英雄”与“敌人”

下课铃打响之后没多久,蕾切尔站在窗边,静静地看着绿谷从鱼塘中捡出被爆豪炸了一通之后又从窗口扔出去的笔记,悄悄地转开了目光。

爆豪的霸凌暂且不提,但是今天,那家伙却发表了“如果你这么想当英雄,不如相信自己下辈子会拥有‘个性’然后爬上屋顶以狗爬式这么一跳”这样的暴言。虽说她并不认为绿谷会因为被这么一说就真的照做,不过她果然还是在今天不由自主地对他多留心了一些。

不过,也仅此而已了。蕾切尔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教室。虽说她早就注意到了爆豪和绿谷之间的事情,不过被卷入争端中一向不是她擅长的事情,一想到和爆豪正面产生冲突,她的脑海中便不禁会出现被爆炎撕扯得像是破布娃娃一样破破烂烂的人形的景象。即使过了那么久,她仍然无法抵抗那想象带来的重压感。

尚自郁闷的蕾切尔暂且不提,本应顺利回家了的绿谷,此时正处于绝大的混乱中。

先是在回家路上出现了变形怪外形的“敌人”自说自话地要抢占他的身体,接着他一直以来崇拜的第一英雄“欧尔麦特”突然出现,以雷霆之势解决了袭击那敌人之后,他又一时冲动下冲上去抱住了欧尔麦特的腿,与他一道在城市里飞了一程,降落在高楼的天台上后,他这才得到了向心中的偶像发问的机会。

“请问,就算是我这样没有个性的人,也能成为像你一样伟大的英雄吗?就像你那样带着无畏的笑容,拯救他人的……诶诶诶?”

接着,目睹了自己的偶像在面前从身高超过两米的壮汉萎缩成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瘦弱男子的一幕,绿谷出久心中的迷惑顿时更上了一层楼。

“欧尔麦特?”

“是我。”瘦弱的男性应声,“你看,在游泳池不也有那种硬是绷起肌肉装壮的人吗?这就和那是一样的。”

说完,欧尔麦特没给处于混乱中的绿谷太多接受现实的时间,继续开口:“毫无畏惧的笑容吗……少年,既然你看到了我的这副模样,就再告诉你一件事好了。”

“就算是一不小心的情况,也不能在网上说出去哦。”说完,欧尔麦特坐倒在地,抬手撩起衣襟,露出了自己的身体——露出了带着像是被砸裂的大理石一样的放射状伤疤的躯干。

“这是五年前,我被敌人袭击所受的伤。呼吸器官有一半损坏,胃袋整个摘除,由于反复进行手术与后遗症,现在我能以英雄之姿活动的极限,一天中大约只有三小时。”

看着绿谷那副像是呼吸都要停止了一般的表情,欧尔麦特不禁自嘲地笑了笑。每次有人第一次看到这伤势都是这个样子……

“我之所以会笑,是为了给我要拯救的民众以勇气。毕竟,要是就连英雄都笑不出来了的话,民众又该怎么办呢?”他说着放下衣摆,接着给出建议“若是憧憬救人的话,去做警官,消防员,乃至医生,都是一条出路——”

“——虽说总是被揶揄‘来迟一步’,不过说到底,英雄只是面对敌人时的第一道防线而已。收容被捕获的敌人,修复敌人造成的破坏,治疗因敌人受伤的群众,即使是身为没有个性的人也能为抵挡敌人献出力量的方式要多少有多少,和那些比起来,去做英雄简直就像是连一把防身的小刀都不带就投身炼狱一般——这么说的话,你能明白吗?”

虽说是以问句结尾,但他根本没指望绿谷回答。毕竟该说的都说过了,对方能听进去多少就是他的事情了。于是他随意地向呆滞的绿谷挥挥手以示告别,一边转身走下楼梯,一边伸手掏向裤兜,“那么,也差不多是时候把这个拿去交给警察了……”

削瘦的身影突然愣住。之前,欧尔麦特把那个袭击绿谷的半流体敌人打得七零八碎,又捡在一起,塞进一个塑料瓶带在了身上。但是现在,本该放着那塑料瓶的口袋里确实空空如也。他又是一愣,迟疑地望向窗外远处冲天而起的爆炎,“该不会是……”

另一边,田等院商店街正处于一片大乱中。

身体如凝胶一般的敌人突然出现,拥有爆破个性的学生被卷入沦为人质,而他的挣扎又造成了不断扩散的火灾,就这样最终形成了吞没整条街道的灾害。

在这片炼狱的中心,是两个人影。身体呈凝胶状的敌人盘踞在街道中央,拥有爆破个性的学生全身都几乎被它缠绕住动弹不得,只是如同最后的挣扎一般时不时地喷出一股爆炎——然后,在他们的附近,还有一个金发蓝瞳的少女,她的逃生路线被蔓延的火势封堵,只得在迫近的火场与敌人的不断进攻中狼狈逃离。

“那是……爆豪和蕾切尔!”

在群众疏散的同时,英雄们也已经纷纷来到了现场。可是,现场的状况却正好是所有英雄都不擅长应对的状况:体质接近树木的密林神威在翻涌的烈焰和不知何时会从体内喷出爆炎的敌人面前不得不退居二线负责营救平民;消防英雄“烈火雄心”光是阻止火势蔓延就已经竭尽了全力,死亡赤拳对这种无法抓取的敌人同样相性不佳;至于山岭女侠,且不说战斗状态下身高20米的她若想进入战场就不得不将街道两侧挡住她道路的建筑强行破坏,从人类大小的敌人手中夺取人质这种精细操作本身也不是她擅长的方面。

然后,在英雄们迟疑的同时,局势还在恶化着。爆豪的身体逐渐近乎完全被吞入了凝胶当中,蕾切尔的动作也随着火场的烟熏火燎而逐渐吃力起来,原本还算有余裕的闪躲也变得险象环生。

“可恶,烈火雄心,麻烦你了!”

“好!”

早就有过合作的职业英雄们在短短的三言两语中达成了意见一致,烈火雄心将正压制着火势的水龙头之一转过来,给密林神威浇了个透心凉,不仅帮助他那开始进入危险温度的身体冷却下来,还顺便留下了一层可以稍微阻挡接下来的高温的水分。

“好,然后……”密林神威快步跑起来,一跃穿过了熊熊燃烧的火场,来到了灾害的中心。虽说相性极差的场地让他几乎无法战斗,但至少拯救平民这点……他将手臂变化成藤蔓一般的触肢,把倒在敌人附近的两名学生一道卷起,接着又伸出一道藤蔓,伸向了远处正躲闪着敌人攻击的少女。

接下来,只要那女孩也抓稳了,他就能带着在这最危险区域的三个平民一同脱离现场了,接下来就交给其他个性合适的英雄——密林神威心里这么想,但是少女注意到了他伸出的木枝后反而露出了悚然的神情,她像是为了躲避他的手一样后退了一步,但这下却反而让她受到了敌人的直击,纤细的身影被像是没有重量的纸人一样抛飞起来,落到了火场的另一端。

“糟了!”密林神威心中惊叫,他想去救人,但要那样做便相当于要在带着两名平民的状态下穿过敌人的身边。心中权衡后,他做下抉择,咬着牙转过了头,“抱歉,我马上回来!”

“啊……”望着身上因为在地上翻滚而沾满灰尘,因身体的疼痛而蜷起身子的蕾切尔,绿谷出久不禁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差点没有喊出声来。

简直就像是灵光一闪,记忆中的场景前所未有地鲜明地浮现起来,和眼前的一幕对应了起来。

女孩穿着脏兮兮的衣服,蜷缩着身子。

她说,她害怕拥有个性的人。

她说,她连英雄也害怕。

绿谷咬紧牙关,一手放在书包的肩带上,紧紧地握起拳头。要让少女握住伸去的援手,这一定是就算没有个性的他也能……不,是只有身为无个性者的他才能完成的事情。

心里这么想着,绿谷只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负感。“我真的能做到这种事情吗?”他心里想着,回过神来身体却已经不知不觉间冲出了封锁线,一往无前地跑向了受害区域的中心。

“喂,你!去那边是要做什么呢!”背后传来英雄的惊呼,但一片混乱中已经来到火场前的绿谷只是下意识地抬起双臂护住面部,纵身一跃,英雄和群众们的惊呼便都丢在了身后。

凝胶的敌人却是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他,随着一声“炸死你”的狞笑,仿照成人手形状的凝胶衍伸出远超人体限制的距离,铺面而来。

“他说‘炸死你’”绿谷架起双臂准备抵挡冲击,心里想道,“可是爆破明明是小胜的个性……通过附身而夺取或接管个性的个性吗?”

没等他想完,凝胶绿手已经杀到。爆炎“轰”地一声冲天而起,燃烧着的布料碎片从爆心飞散出来。

“……”密林神威不禁闭起眼睛扭开头,叹了口气。不过紧接着,周围民众的声音便令他又睁开了眼睛。

“等等,那孩子还在!”

绿谷确实没有停下。敌人带着爆炎的一击撕碎了他的双肩包,承载着他宝贵记忆和偶像的签名的英雄记录本飞散而出,落在了火场当中缓缓燃烧,但此时的绿谷却没有在意那个的余裕,在背包碎裂的那一刻,他第一时间抓住的,是一个带有机关的小小银色金属管。

这么多年来,他可没有白白虚度光阴。虽说没有个性,但即使是现任的英雄当中也不乏不依赖个性战斗,甚至视情况要在个性无法生效的情况下与敌人战斗的存在。而英雄们在那种情况下,能够依赖的无非便是强健的体魄与携带的武装,胸怀成为英雄的梦想的绿谷,自然也有在这两方面努力。

他手里的,就是为了“将来”而制作的道具之一。虽说为了小型化舍弃了许多功能,载弹量也降低到了仅仅一发,但这确实是能够完美运行的完成品。

载弹量只有一发,机会只有一次。

绿谷咬紧牙关,用金属管上无数次调试过的准星瞄准目标,然后扣下了扳机。

“砰!”一声爆响后,头上带着倒钩的金属矛从金属管中飞射而出,深深地钻入了敌人的身体。

“哈哈,你这蠢货!”敌人狂笑起来,“你真的以为这种东西对我有用吗?!”

“当然……毕竟,这可不是射钉枪,而是射锚枪啊!”绿谷咬紧牙关,嘴角露出计谋得逞的笑容,“小胜!抓紧了!”

“什么?”敌人这才注意到,自己体内的金属矛的尾端还连着一根钢缆,而同样被它裹在体内的爆豪只是稍微伸手,便抓到了正好在他手边的钢缆。他的身体便开始缓慢却坚定地脱离凝胶的包裹。

“居然……你竟敢……”敌人竭力却徒劳地试图裹住爆豪无果后,终于抬起头看向了绿谷的方向,“炸死你!”

又是一发带着爆破的直击向抓着钢缆另一端的绿谷打去,他矮小的身影一瞬间被爆炎和烟尘遮挡,但紧接着他便冲破烟尘,飞快地奔跑了出去。

“什么?!”敌人一愣,但他刚刚才将相当部分的身体伸出用于进攻,还来不及重整态势,便被绿谷猛然冲到面前……接着从它身边冲了过去。

“这是……”它转过身,刚好看到绿谷把它刚刚打飞的少女拦腰抱起,顺势一滚躲开了从火场中塌陷落下,本会砸到她的燃烧废墟,脚步不停地飞跑着。

“可恶,那体能……区区中学生怎么这么能跑!”敌人气恼得连黏胶状的身体似乎都沸腾起来,暴乱地向抱着蕾切尔的绿谷冲去——但下一秒,有什么东西从体内“啵”地一下脱出的触感传来,它彻底地慌乱了。

绿谷受到第二次爆炎攻击的时候,并没有单纯地松开手上连接着钢缆的射锚枪,而是在烟尘的掩护下迅速地将其固定在了附近的废墟上。虽说这里能称得上废墟的地方基本都在燃烧,不过射锚枪和缆绳都使用了大量金属材质,即使受到灼烧也不会发生问题。

而就在它将全身心投向捕捉绿谷时,爆豪仍在抓着钢缆借力,不断地向外挣扎着,终于成功地脱离了它的身体。而就在它因为注意到这一点而迟疑的同时,绿谷已经抓紧机会又一次从它身边突破,回到了爆豪的身边。

“小胜,能跑吗?”他停下脚步,问道,“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才行!”

“别命令我!”爆豪低吼,又喘了两口气,支起身体,“……我才不要跑。”

“诶?”

“蠢货!你打算让那个敌人就这么跑掉吗!?”爆豪抬高声音,“而且,没有人拦住它的话,就凭你们能怎么逃?”

“……个性管制法。”蕾切尔的声音插入了两人的对话,“若是在没有取得资格证的情况下使用‘个性’的话可能会受罚,你不是很想进入雄英高中,不愿意留下一丁点的污点吗?”

“切”爆豪一咬牙,“少啰嗦!我不站出来的话,你们两个区区的无个性又能做到什么?!给我趁早滚远点!”

“你才是该滚远点,有个性。”蕾切尔轻轻扭动身体,从绿谷的臂弯中挣脱出来,深吸一口气后转过头,直视正飞扑而来的敌人,“有没有个性,和愿不愿意使用,可是两回事情。”

说完,她轻轻咬住牙,碧蓝色的眼瞳一瞬间变为黑色,紧接着立刻变回原样,就像按下快门时,照相机深处的闪动一样。

心脏被捏紧的错觉;被外来之物侵占身体的错觉;堕落成“敌人”的错觉;身体的形态开始崩溃,变得不再是自己的错觉,各种各样的感觉喷涌而出,蕾切尔咬紧牙关,将这些感觉全部承受了下来。

——不,或许这并非全是错觉也说不定。

“那边究竟……”帮忙维持警戒线的警察望着越烧越旺的火场,正暗自感叹的时候,腰间的手机突然响起了警报声,他掏出手机,暗吃一惊:“有狱外服刑的犯人挣脱电子项圈了……位置是……火场当中?”

他茫然地抬起头,再次看向面前的火场,而仿佛在与之呼应一般,火场中敌人那庞大的墨绿色身体突然随着一阵爆炎冲天而起,它半固态的身体此时看上去狂乱扭曲,简直就像是沸腾了起来一般,从空中落下后,又连续地冲撞起了街道两侧的废墟,激起了一片此起彼伏的轰鸣。

“那个是……”望着这太过超出想象的一幕,年轻的警官不禁失语了。他大大地张着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呆然地站在原地,看着敌人巨大的身体又一次腾跃而起,墨绿色的身体膨胀收缩,像是要从内部将自己撕成碎片。

那一幕,看上去宛若是污秽的花朵正在空中盛开。

前由 小力火腿 修改
注释
mylifeyouwill mylifeyouwill 20.00节操 很好看呢。多谢。
铃Beru 铃Beru 80.00节操 糖!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很好看呢,很精彩呢!感觉文中的爆豪乖癖了许多呢:a4:倒是因为女主的关系all might没有出场呢,会关系到绿谷继承个性吗?!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 小时前, 不死猫 说道:

很好看呢,很精彩呢!感觉文中的爆豪乖癖了许多呢:a4:倒是因为女主的关系all might没有出场呢,会关系到绿谷继承个性吗?!

乖僻吗……其实原著开头的爆豪就是这个样子,虽说原作者自己也说“开头那段描写过头很后悔”,不过我也不太清楚怎么改,不如说我其实比较想试着把他描写的没那么别扭没那么整天炸毛,剧情走了那么久剧场版还是跳到出久脸上大吼大便头真的很让我头痛

另外最后自己要求留下来和敌人拼一刀是想以“我来断后(指把后面的敌人揍翻)你们快滚”这种思路形式来体现原作所说的“绿谷憧憬拯救,而爆豪憧憬胜利”这一点,不知道有没有成功体现出来

关于欧叔,如果写下去的话,预定是绿谷不会那么快继承个性……至少在比较长的一段时间里要采取赤谷海云(绿谷的原设定,蝙蝠侠战法的无个性者)的那种走法,同时靠女主来弥补真的非常需要战力的特殊情况。

顺便,如果写下去的话,很多地方都会改动……比如USJ剧情中差点单杀欧叔的脑无就有大幅弱化的预定。讲道理,冲击吸收外加超再生外加欧叔等级的怪力,被打飞到对流层又掉下来结果只是因为和发令者失去联系才停止活动这种设定……我甚至都不知道神野之战AFO把这几个个性带上该怎么输。

前由 小力火腿 修改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真不错呢

很喜欢看小英雄,文章写的也很接近于原作的感觉,而且第一章女主和绿谷的相遇切入点也毫无违和,读起来超有代入感~

说来女主是狱外服刑人员?看标题不会是afo的女儿或者后代之类的吧?

个性是精神控制或者是类似于夏洛特一样的灵魂附身?

哇哦~

 

贝尔芬在动漫资源区买下了无路的本子,结果在回家路上被警察叔叔查获,失去了-2节操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4 小时前, 贝尔芬 说道:

真不错呢

很喜欢看小英雄,文章写的也很接近于原作的感觉,而且第一章女主和绿谷的相遇切入点也毫无违和,读起来超有代入感~

说来女主是狱外服刑人员?看标题不会是afo的女儿或者后代之类的吧?

个性是精神控制或者是类似于夏洛特一样的灵魂附身?

哇哦~

 

女主的话,虽然初设是真的狱外服刑人员,不过想了想感觉那样果然还是太黑了,所以现在采用的是“因为小时候的那次事件,自认为有罪,而警官兼监护人拗不过她所以陪着她玩”的这一类设定,某种意义上类似于大人陪小孩玩警察游戏,不过游戏时间,道具真实度和扮演被抓的罪犯的人的认真程度都异常地高。

这个倒不是什么秘密,如果继续往下写的话下一章就会揭秘了。

嘛,至于标题的话,女主在事件后就被家长遗弃了(类似于轰与轰妈的情况,被判断不再具有继续抚养孩子的精神条件),这么说的话也算是有罪的吧……还有就是女主因为儿时事件的罪恶感,不如说比起其他人条件用大了会暂时zz或者呕吐或者拉稀或者出血(仅仅是流血)这种意义不明的副作用,女主的“副作用”主要就在于因为自己的过去经历所以不怎么愿意用个性……

顺便一提个性的话就像原作的风格一样隐藏在名字里(虽然我更倾向于认为原作与其说是特别的起名风格更像是起名废放弃治疗),露比克的意思是“Rubick”……之后玩dota的人应该都能懂吧?

最后我就想吐槽……和这边不同隔壁另一篇文好冷

是因为采番太冷门了看不懂/不想看(十年前的高达00和更古老的零使)还是文笔不如这边呢……又或者主角没那么讨喜?

前由 小力火腿 修改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4 小时前, 小力火腿 说道:

@芋汁8313

好像没艾特到的样子所以再来一次……?

于 2019/4/10 于 AM9点36分, 小力火腿 说道:

 

完食。

看來是在接近轉述的程度中,插入一個原創角色的做法。
感覺得出來有盡力維持住原作的事件軸,但也因此無形中能發揮的空間被自己限制住了。
最先我以為是和另一邊採取差不多的方式,從原作的事件軸中分叉出一個自己的時軸出來;
但這篇不是,要形容的話就好像平行時空那樣。

所以下面針對原創部分做感想,
蕾切爾的能力使用上給我Eri 和橡皮頭的混和感。
假設Eri 長大之後,她可能會有行動模式;再加上
以盯著瞧作為能力發動條件,但不使用橡皮頭戴護目鏡的模式來遮蔽視線,而改以瞳色轉換作為信號發動能力。
相信之後會像酷拉皮卡那樣,戴上隱眼來遮瞳色。不過這是後話了。

再來是整體感想,
如果要做取捨的話,我會建議繼續另一邊的文。
基本上兩個作品都是我看過的,我不確定大多的人看同人文是甚麼心態,但我比較想看不同的東西。
也就是說這篇對我來說,爆點比較少,雖然也是頗有趣的,但吸引力就另一邊比較高了。
當然也可能是我對於同人文這塊接觸甚少,所以才有不同的見解,參考就好。

最後是建議(預測),
就像我前述的,綁在原作事件軸上面會導致你伸展不開來。
那麼要擺脫這種感覺,讓蕾切爾考上士傑高中,並在關鍵時候和綠谷等雄英生有一些互動。
雖然直覺上告訴我,蕾切爾會進雄英普通科就是了:wn006:

前由 芋汁8313 修改
補完讀後感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1 小时前, 芋汁8313 说道:

完食。

看來是在接近轉述的程度中,插入一個原創角色的做法。
感覺得出來有盡力維持住原作的事件軸,但也因此無形中能發揮的空間被自己限制住了。
最先我以為是和另一邊採取差不多的方式,從原作的事件軸中分叉出一個自己的時軸出來;
但這篇不是,要形容的話就好像平行時空那樣。

所以下面針對原創部分做感想,
蕾切爾的能力使用上給我Eri 和橡皮頭的混和感。
假設Eri 長大之後,她可能會有行動模式;再加上
以盯著瞧作為能力發動條件,但不使用橡皮頭戴護目鏡的模式來遮蔽視線,而改以瞳色轉換作為信號發動能力。
相信之後會像酷拉皮卡那樣,戴上隱眼來遮瞳色。不過這是後話了。

再來是整體感想,
如果要做取捨的話,我會建議繼續另一邊的文。
基本上兩個作品都是我看過的,我不確定大多的人看同人文是甚麼心態,但我比較想看不同的東西。
也就是說這篇對我來說,爆點比較少,雖然也是頗有趣的,但吸引力就另一邊比較高了。
當然也可能是我對於同人文這塊接觸甚少,所以才有不同的見解,參考就好。

最後是建議(預測),
就像我前述的,綁在原作事件軸上面會導致你伸展不開來。
那麼要擺脫這種感覺,讓蕾切爾考上士傑高中,並在關鍵時候和綠谷等雄英生有一些互動。
雖然直覺上告訴我,蕾切爾會進雄英普通科就是了:wn006:

实际上女主是橡皮头和物间的综合,就像上面说的一样,如名字的“rubick”对应的dota英雄一样是远程复制个性的个性。

另外要说时间轴的话,实际上隔壁的文也没有特别多的原创时间轴,只是在《零之使魔》的基础上,把原作者写的《外传——塔巴萨的冒险》的时间轴也融了进去,个人来说更加注重的是主角在参与原作时间轴过程中的成长与变化。预定上直到第三个世界开始才会出现原创剧情的情况

那么说回这一本。实际上就开头来说,预定上这一本的改动还要出现得更早一些,不过改动的更多在战斗桥段——简单地说的话,比如绿谷不会继承OFA,而是采用道具与体术结合的战法,敌联盟和脑无实力相对弱化(原作里第一英雄和现第一英雄都是差点被这种批发改造怪人给干掉的你敢信?我甚至觉得AFO逼格都没这么大),OFA则是按原计划交给百万先生,另外,雄英里各位学生的个性使用也会改动一些(比如明明能捏出热成像目镜这种高科技,最终大招却是把大炮绑自己身上让对面搬运困难的八百万小姐)等等……

去士杰的话有个问题是士杰和敌联盟真的有种毫无关系的感觉,离欧叔也远,感觉去那边的话前期和主线剧情基本分离了……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7 分钟前, 小力火腿 说道:

实际上女主是橡皮头和物间的综合,就像上面说的一样,
如名字的“rubick”对应的dota英雄一样是远程复制个性的个性。

另外要说时间轴的话,实际上隔壁的文也没有特别多的原创时间轴,只是在《零之使魔》的基础上,
把原作者写的《外传——塔巴萨的冒险》的时间轴也融了进去,个人来说更加注重的是主角在参与原作时间轴过程中的成长与变化。
预定上直到第三个世界开始才会出现原创剧情的情况

那么说回这一本。实际上就开头来说,预定上这一本的改动还要出现得更早一些,
不过改动的更多在战斗桥段——简单地说的话,比如绿谷不会继承OFA,而是采用道具与体术结合的战法,
敌联盟和脑无实力相对弱化(原作里第一英雄和现第一英雄都是差点被这种批发改造怪人给干掉的你敢信?我甚至觉得AFO逼格都没这么大),
OFA则是按原计划交给百万先生。
另外,雄英里各位学生的个性使用也会改动一些
(比如明明能捏出热成像目镜这种高科技,最终大招却是把大炮绑自己身上让对面搬运困难的八百万小姐)等等……

去士杰的话有个问题是士杰和敌联盟真的有种毫无关系的感觉,离欧叔也远,感觉去那边的话前期和主线剧情基本分离了……

居然破梗了:wn003:
本來我是只確認不是消除而已,覺得大概是誘發或者鑑定之類的能力。
畢竟目前有的情報只有在切換瞳色的狀態下能夠判斷對方的能力這點。

嘛,雖然被破梗了,不過當作沒看到,去忘記也不是做不到233

原來另一邊對我來說有獨創性的原因是我沒看過外傳阿:wn023:
獻醜了233

明明都跑到士傑去,卻還能寫到跟原主線接軌的話就很令人驚喜了。
姑且不論你會怎麼模改後面的劇情,至少原作的影子會一直綁住你的構思,這點是我要表達的。
當然我這麼說並不是不期待你的模改,實際上還是頗有趣的。
瞧我還是能對你原創角色做些分析,這就代表我還是有在跟著劇情想 (大概,至少我沒整段跳過之類的233
不過如果零之使魔也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就會改推薦續寫這塊了,畢竟熱門度問題:wn015: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9 分钟前, 芋汁8313 说道:

居然破梗了:wn003:
本來我是只確認不是消除而已,覺得大概是誘發或者鑑定之類的能力。
畢竟目前有的情報只有在切換瞳色的狀態下能夠判斷對方的能力這點。

嘛,雖然被破梗了,不過當作沒看到,去忘記也不是做不到233

原來另一邊對我來說有獨創性的原因是我沒看過外傳阿:wn023:
獻醜了233

明明都跑到士傑去,卻還能寫到跟原主線接軌的話就很令人驚喜了。
姑且不論你會怎麼模改後面的劇情,至少原作的影子會一直綁住你的構思,這點是我要表達的。
當然我這麼說並不是不期待你的模改,實際上還是頗有趣的。
瞧我還是能對你原創角色做些分析,這就代表我還是有在跟著劇情想 (大概,至少我沒整段跳過之類的233
不過如果零之使魔也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就會改推薦續寫這塊了,畢竟熱門度問題:wn015:

也不算特别破梗,继续写下去的话下一章就会直接说出来了,毕竟不是特别需要藏的部分2333

士杰和主线不太接轨两个原因上面也说了,一个是敌联盟没去过,一个是欧叔也不怎么去。实际上我都觉得所谓“东雄英西士杰”被抛出来的时候多少有点突兀的感觉,之前压根没人提这个事。原本的计划里是女主跟绿谷一起进雄英英雄科,把砂藤力道这个低配绿谷给挤出去来着

另外,实际上要继续写下去的话小英雄这本需要的思考是越来越多的,毕竟原作实在漏洞有些大……光是以魔改的方式填上都需要不少的补充内容。如果要走士杰方向的话感觉新内容不亚于写一本原创……对我来说这就开始缺意思了,毕竟我又不是没有原创小说的脑洞(甚至不止有一个原创的脑洞)……本来写同人多少就有点省脑子的想法……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1 分钟前, 小力火腿 说道:

也不算特别破梗,继续写下去的话下一章就会直接说出来了,毕竟不是特别需要藏的部分2333

士杰和主线不太接轨两个原因上面也说了,一个是敌联盟没去过,一个是欧叔也不怎么去。
实际上我都觉得所谓 “东雄英西士杰” 被抛出来的时候多少有点突兀的感觉,之前压根没人提这个事。
原本的计划里是女主跟绿谷一起进雄英英雄科,把砂藤力道这个低配绿谷给挤出去来着

另外,实际上要继续写下去的话小英雄这本需要的思考是越来越多的,毕竟原作实在漏洞有些大……
光是以魔改的方式填上都需要不少的补充内容。如果要走士杰方向的话感觉新内容不亚于写一本原创……
对我来说这就开始缺意思了,毕竟我又不是没有原创小说的脑洞(甚至不止有一个原创的脑洞)
……本来写同人多少就有点省脑子的想法……

這算是我個人的創作習慣而已:wn003:
如果不是協力者,我會盡力在公開前藏住我作品的巧思,因為被發現的時候很爽:wn022:

我認為蕾切爾的能力最好是透過某個活動來公開會比較好,
要想盡辦法提早曝光的話,最好的活動就入學測試吧。
雖然對著機器人沒能力好複製,而且這個複製對精神的負擔也比物間來的高。
(應該說物間的複製副作用是效果降低,蕾切爾的副作用我就暫定是心靈創傷了

被發現我傾向讓你直接寫一本原作了嗎233
就像我前面留過的,基本上我是沒啥看同人的經驗的,所以在這塊的建議純屬個人建議。不正確的話聽聽就好。
我接下來估計是專心在自創和自創與原作時軸的互動上,同類型同概念的建議一直提也不是我的風格。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3 小时前, 芋汁8313 说道:

這算是我個人的創作習慣而已:wn003:
如果不是協力者,我會盡力在公開前藏住我作品的巧思,因為被發現的時候很爽:wn022:

我認為蕾切爾的能力最好是透過某個活動來公開會比較好,
要想盡辦法提早曝光的話,最好的活動就入學測試吧。
雖然對著機器人沒能力好複製,而且這個複製對精神的負擔也比物間來的高。
(應該說物間的複製副作用是效果降低,蕾切爾的副作用我就暫定是心靈創傷了

被發現我傾向讓你直接寫一本原作了嗎233
就像我前面留過的,基本上我是沒啥看同人的經驗的,所以在這塊的建議純屬個人建議。不正確的話聽聽就好。
我接下來估計是專心在自創和自創與原作時軸的互動上,同類型同概念的建議一直提也不是我的風格。

私以为主角的能力算不上什么巧思,至少说到到后面有什么进化或者衍生出什么特殊的用法才算是巧思,这一点具体的就容我藏一藏好了

入学的话目前的想法是因为心灵创伤的原因当个无个性者和学着绿谷打架,或者干脆走保送路线。

要说主角和物间的能力对比的话大概就像是绿谷和砂藤力道一样吧?属于全方位的上位替换(就算有所限制也只是使用者本身稍有问题而不是能力本身的缺陷)。顺便我刚刚查了一下,物间好像并没有效果降低的副作用,但是要碰触才能复制而且只持续五分钟。女主则是橡皮头式目视发动而且持续时间更久。

自创的话,如果涉及“修改原作剧情”的话出现的挺早的,比如目前放出的两章里绿谷已经在用道具了,如果下一章的话也会写他没接收OFA传承(或者欧叔没给),因此到实技练习的时候也可能不会去欧叔的关系者门下修炼了。虽说之前没提过,不过这一本多少有涉及我对小英雄这部作品设定混乱的不满,所以在各个方面上都会有不小的改动……(用海贼举例的话就像是把红发断臂的剧情删掉,但是小英雄这类的大小bug更多,所以改动和蝴蝶效应也会更加明显)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不只蕾切尔,就连绿谷也是我原创的主角。

隔壁的另外一本则是(至少在零使阶段)更多是主角在常规跟随剧情的过程中对自我的思考以及心智的成长……到第二个世界(漫威)开始主动的交涉与互动,到第三个世界(约战)开始与人构建羁绊(不是嫁人)觉醒感情这种感觉?至少在零使章节的那约三卷加外传半卷的时间里是基本没有多加的原创剧情的

小力火腿在新手区仔细阅读版规时,意外收到来自小小坛娘奖励的8节操。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7 小时前, 小力火腿 说道:

私以为主角的能力算不上什么巧思,至少说到到后面有什么进化或者衍生出什么特殊的用法才算是巧思,这一点具体的就容我藏一藏好了

入学的话目前的想法是因为心灵创伤的原因当个无个性者和学着绿谷打架,或者干脆走保送路线。

要说主角和物间的能力对比的话大概就像是绿谷和砂藤力道一样吧?
属于全方位的上位替换(就算有所限制也只是使用者本身稍有问题而不是能力本身的缺陷)。
顺便我刚刚查了一下,物间好像并没有效果降低的副作用,但是要碰触才能复制而且只持续五分钟。
女主则是橡皮头式目视发动而且持续时间更久。

自创的话,如果涉及“修改原作剧情”的话出现的挺早的,比如目前放出的两章里绿谷已经在用道具了,
如果下一章的话也会写他没接收OFA传承(或者欧叔没给),因此到实技练习的时候也可能不会去欧叔的关系者门下修炼了。
虽说之前没提过,不过这一本多少有涉及我对我英这部作品设定混乱的不满,所以在各个方面上都会有不小的改动……
(用海贼举例的话就像是把红发断臂的剧情删掉,但是小英雄这类的大小bug更多,所以改动和蝴蝶效应也会更加明显)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不只蕾切尔,就连绿谷也是我原创的主角。

隔壁的另外一本则是(至少在零使阶段)更多是主角在常规跟随剧情的过程中对自我的思考以及心智的成长……
到第二个世界(漫威)开始主动的交涉与互动,到第三个世界(约战)开始与人构建羁绊(不是嫁人)觉醒感情这种感觉?
至少在零使章节的那约三卷加外传半卷的时间里是基本没有多加的原创剧情的

拿OFA跟砂藤比,砂藤也太可憐:wn003:
以連載來說的話,現在的OFA是覺醒中的狀態,換言之隨時都可以再多掛一個外掛。
不過如果你拿外掛的頂和凡人做類比來比喻蕾切爾和物間的話,那麼隱約透露蕾切爾就是外掛的涵義了:wn015:
其實只要沒有副作用,蕾切爾就跟外掛沒兩樣了。
我是記得物間沒辦法複製到完美,大概是物間抄來的能力和他自己沒有熟練度,
所以威力會弱一截這點被我記成直接變弱一截吧:wn002:
然後還加了時限,另外存取類和異形類的能力也不能複製。
(反正物間的限制有夠多,或者說這類能力本來就應該加一堆限制,不然就是主角外掛了)

另外一邊要在作品間做跳躍阿
假設你要寫另一邊,你跳到漫威的時候,我對能力那類的心得質量會下降喔。
因為我漫威的知識水準是道聽塗說等級,那角色夠紅我才會比較清楚,所以為了不獻醜我就盡力避開主觀評論了。
雖然這也是一些後話。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27 分钟前, 芋汁8313 说道:

拿OFA跟砂藤比,砂藤也太可憐:wn003:
以連載來說的話,現在的OFA是覺醒中的狀態,換言之隨時都可以再多掛一個外掛。
不過如果你拿外掛的頂和凡人做類比來比喻蕾切爾和物間的話,那麼隱約透露蕾切爾就是外掛的涵義了:wn015:
其實只要沒有副作用,蕾切爾就跟外掛沒兩樣了。
我是記得物間沒辦法複製到完美,大概是物間抄來的能力和他自己沒有熟練度,
所以威力會弱一截這點被我記成直接變弱一截吧:wn002:
然後還加了時限,另外存取類和異形類的能力也不能複製。
(反正物間的限制有夠多,或者說這類能力本來就應該加一堆限制,不然就是主角外掛了)

另外一邊要在作品間做跳躍阿
假設你要寫另一邊,你跳到漫威的時候,我對能力那類的心得質量會下降喔。
因為我漫威的知識水準是道聽塗說等級,那角色夠紅我才會比較清楚,所以為了不獻醜我就盡力避開主觀評論了。
雖然這也是一些後話。

这个主要是因为砂藤和绿谷同班啊……然后砂藤就是全面弱化版本的绿谷没错来着,实话说我一直以来多少都有“明明都有绿谷了为什么还要加个砂藤”的疑惑在

如果要按平衡来说的话,我英的平衡真的做的有够差的,OFA钦定最强外挂,力量强化型可以靠拳风精确远程打击、近战打出爆破效果、拳风改变天气物理祈雨,一个纯力量个性当万金油个性在用,另一边掠夺了一堆能力的万金油能力AFO反倒是只会搓个麒麟臂对拳……以及不考虑干眼症问题的话橡皮头老师也一样是外挂级能力来着,总之橡皮头老师且不说,AFO和OFA的剧情表现会有相应的加强和削弱

蕾切尔也有时限,只不过比物间长,而且目视比触碰容易可以随时续。目前设定是能复制异形类的,毕竟从开头可以看出复制了软泥怪。存取类是哪种?我不太记得这一类了。

不擅长使用导致弱一截这个限制的话蕾切尔也是有的。因此在今后的个性战会更倾向于抓着一个可以轻松复制到的个性一直用(某种意义上也有向敌联盟隐瞒真实个性的意思,原作真的毫不设防,雄英祭一刀不剪全程直播,换我是敌联盟的话看完雄英祭挑准那些好苗子喊上黑影,第二天全得死。战斗意识真的鬼差)

另外一边的话到漫威就是跟着剧情走,美队3蜘蛛侠妇联3然后离场这样。应该不会加入太多的原创反派,更多是日常——虽说我也在想要不要加上女主自己的反派剧情就是了对叛逆期的少年少女来说反派不是斯塔克先生吗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3 分钟前, 小力火腿 说道:

这个主要是因为砂藤和绿谷同班啊……然后砂藤就是全面弱化版本的绿谷没错来着,实话说我一直以来多少都有“明明都有绿谷了为什么还要加个砂藤”的疑惑在

如果要按平衡来说的话,我英的平衡真的做的有够差的,OFA钦定最强外挂,力量强化型可以靠拳风精确远程打击、近战打出爆破效果、拳风改变天气物理祈雨,一个纯力量个性当万金油个性在用,另一边掠夺了一堆能力的万金油能力AFO反倒是只会搓个麒麟臂对拳……以及不考虑干眼症问题的话橡皮头老师也一样是外挂级能力来着,总之橡皮头老师且不说,AFO和OFA的剧情表现会有相应的加强和削弱

蕾切尔也有时限,只不过比物间长,而且目视比触碰容易可以随时续。目前设定是能复制异形类的,毕竟从开头可以看出复制了软泥怪。存取类是哪种?我不太记得这一类了。

不擅长使用导致弱一截这个限制的话蕾切尔也是有的。因此在今后的个性战会更倾向于抓着一个可以轻松复制到的个性一直用(某种意义上也有向敌联盟隐瞒真实个性的意思,原作真的毫不设防,雄英祭一刀不剪全程直播,换我是敌联盟的话看完雄英祭挑准那些好苗子喊上黑影,第二天全得死。战斗意识真的鬼差)

另外一边的话到漫威就是跟着剧情走,美队3蜘蛛侠妇联3然后离场这样。应该不会加入太多的原创反派,更多是日常——虽说我也在想要不要加上女主自己的反派剧情就是了对叛逆期的少年少女来说反派不是斯塔克先生吗

為什麼會有砂藤嗎?:wn015:我自己是理解成幾個原因,一是如果沒有砂藤,綠谷的能力是很難隱瞞下去的,實際上也差點被發現沒錯;

二是單純作為一個好比較的角色,有了他觀眾能很簡單的理解綠谷成長了多少;

三是可能作者喜歡甜食,所以想要置入這個能力。都是推測就是了233:wn016:

然後原作劇情的平衡我自己就不贅述了,提多了可能後續討論都變的像在動漫區,容易走火。

存取類目前的例子就是AFO (儲存他人能力的能力)、Eri (儲存能還原的量,再一次還原他人)。

簡單來說,需要蓄能的能力物間都不能複製,或者說複製後會無法使用,因為自己身上並沒蓄到任何能量。

扯一點動漫外的建議,躲挨刀。我自己認為設計能力最好玩的就是設計副作用了。如果副作用設計的不好,那麼龍傲天的傾向就會出來。

雖然抗著副作用走龍傲天路線的作品也不是沒有,但這種我看了會更難過,理由就是平衡問題。

而你另一側的這問題不明顯,拿不出大兵器就掏個太刀出來,大概是有足夠的限制的。但這邊蕾切爾的限制基本為零,除非性格讓他極度使用不了能力。

既然最早期設定都讓蕾切爾被外界視作無能力者了,那麼之後能力爐火純青的使用就會顯得詭異。這也是我說讓她去普通科的理由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0 小时前, 芋汁8313 说道:

為什麼會有砂藤嗎?:wn015:我自己是理解成幾個原因,一是如果沒有砂藤,綠谷的能力是很難隱瞞下去的,實際上也差點被發現沒錯;

二是單純作為一個好比較的角色,有了他觀眾能很簡單的理解綠谷成長了多少;

三是可能作者喜歡甜食,所以想要置入這個能力。都是推測就是了233:wn016:

然後原作劇情的平衡我自己就不贅述了,提多了可能後續討論都變的像在動漫區,容易走火。

存取類目前的例子就是AFO (儲存他人能力的能力)、Eri (儲存能還原的量,再一次還原他人)。

簡單來說,需要蓄能的能力物間都不能複製,或者說複製後會無法使用,因為自己身上並沒蓄到任何能量。

扯一點動漫外的建議,躲挨刀。我自己認為設計能力最好玩的就是設計副作用了。如果副作用設計的不好,那麼龍傲天的傾向就會出來。

雖然抗著副作用走龍傲天路線的作品也不是沒有,但這種我看了會更難過,理由就是平衡問題。

而你另一側的這問題不明顯,拿不出大兵器就掏個太刀出來,大概是有足夠的限制的。但這邊蕾切爾的限制基本為零,除非性格讓他極度使用不了能力。

既然最早期設定都讓蕾切爾被外界視作無能力者了,那麼之後能力爐火純青的使用就會顯得詭異。這也是我說讓她去普通科的理由

我甚至在想大班制会不会难以刻画是不是转化为小组制——不过毕竟不好修改太多,而且原作大部分人形象还是立起来了的(实话说还是有四分之一左右的人边缘化到了将近隐身,比如尾白赖吕砂藤),蕾切尔如果去英雄科的话应该就是从这四分之一的人中挑一个出来替换掉(实际上考虑实战测试和战斗力的话,总感觉最该被替掉的是叶隐或者德鲁伊来着)

蓄能类的话还在思考,目前偏向于“直接得到复制时对方个性的存量”,不过“自己拥有一个独立计算的,再次复制能力时可以续用的蓄能槽”这点也有考虑。另外比较特殊的一点是“个性与身体的契合度”这一点不会复制,换言之虽然复制青山时不会拉肚子,但是复制爆豪时也因为身体羸弱(相对来说)无法使用大威力的轰炸

副作用(限制)这块,我觉得比起有没有,更重要的是合不合理。另一侧的限制是变身时的原料量和人形分身的活动时间(动力炉在本体上,人形只有蓄能罐,漫威中期拿了方舟反应堆之后消除这一点),以及目前只能变形成少女和高达两种形态这三点,蕾切尔这边嘛……是和焦冻比较像但是更加严重的情况,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和绿谷有关的事情的话她甚至可能宁愿输掉也不愿意使用个性(当然今后为了能站在绿谷身边也会一点点改善),另外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个性战上的极度生疏(就连自己的个性都没法熟练使用,更别说复制来的其他人的了)

无个性者的话只是学校里同学这么认为,蕾切尔现在的监护人是清楚知道她有个性的(下一章的话也会说,就是因为个性暴走的事件才被转给了现在的监护人),而且爆豪也清楚地看到她用能力了。入学时计划是像原作的绿谷那样虽然使用不熟,但是个性的强力性给老师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外加救援分这样。另外,因为计划上会跟着绿谷有体术锻炼,所以即使不用能力也不会是零分摧毁分……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27 分钟前, 小力火腿 说道:

我甚至在想大班制会不会难以刻画?是不是转化为小组制?
不过毕竟不好修改太多,而且原作大部分人形象还是立起来了的
(实话说还是有四分之一左右的人边缘化到了将近隐身,比如尾白赖吕砂藤),
蕾切尔如果去英雄科的话应该就是从这四分之一的人中挑一个出来替换掉
(实际上考虑实战测试和战斗力的话,总感觉最该被替掉的是叶隐或者德鲁伊来着)

蓄能类的话还在思考,目前偏向于 “直接得到复制时对方个性的存量” ,不过“自己拥有一个独立计算的。
再次复制能力时可以续用的蓄能槽”这点也有考虑。
另外比较特殊的一点是 “个性与身体的契合度” 这一点不会复制。
换言之,虽然复制青山时不会拉肚子,但是复制爆豪时也因为身体羸弱(相对来说)无法使用大威力的轰炸

副作用(限制)这块,我觉得比起有没有,更重要的是合不合理。
另一侧的限制是变身时的原料量和人形分身的活动时间(动力炉在本体上,人形只有蓄能罐,漫威中期拿了方舟反应堆之后消除这一点),
以及目前只能变形成少女和高达两种形态这三点,
蕾切尔这边嘛……是和焦冻比较像但是更加严重的情况。
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和绿谷有关的事情的话她甚至可能宁愿输掉也不愿意使用个性(当然今后为了能站在绿谷身边也会一点点改善),
另外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个性战上的极度生疏(就连自己的个性都没法熟练使用,更别说复制来的其他人的了)

无个性者的话只是学校里同学这么认为,蕾切尔现在的监护人是清楚知道她有个性的
(下一章的话也会说,就是因为个性暴走的事件才被转给了现在的监护人),而且爆豪也清楚地看到她用能力了。
入学时计划是像原作的绿谷那样虽然使用不熟,但是个性的强力性给老师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外加救援分这样。
另外,因为计划上会跟着绿谷有体术锻炼,所以即使不用能力也不会是零分摧毁分……

恩……你自己爆出的情報多到這個程度,以至於我需要思考一下我的回應模式要不要切換一下:wn006:
我先確認一下,對你來說,我的立場是要比較接近協助創作的人還是讀者?
自己還是偏好後者的,雖然協助創作這件事情我也不是沒做過:wn003:
總之,先不管所有你尚未寫成正篇的所有內容及設定。
我指的副作用的設計,大前提就是合理了。能力一定要先合理,但不是所有的合理設計都有良性的副作用。
你可以注意到,我並沒有說過你的設定不合理過。
我想表達的是,即便是看似不需要的副作用,也有相對應加上去的理由。
有些時候,就算加上去只會削弱能力本身,但為了整體劇情的走向和張力也有加上去的需求在。

打到這邊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原作廚的感覺:wn023:
內心一陣拉扯,想讓你不要把誰和誰去掉那樣,又或者想讓你不要大幅度更動雄英生態之類的,不過我會忍住不說的。
只要把你的內容全部當成自創就沒有問題了 (催眠自己中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3 分钟前, 芋汁8313 说道:

恩……你自己爆出的情報多到這個程度,以至於我需要思考一下我的回應模式要不要切換一下:wn006:
我先確認一下,對你來說,我的立場是要比較接近協助創作的人還是讀者?
自己還是偏好後者的,雖然協助創作這件事情我也不是沒做過:wn003:
總之,先不管所有你尚未寫成正篇的所有內容及設定。
我指的副作用的設計,大前提就是合理了。能力一定要先合理,但不是所有的合理設計都有良性的副作用。
你可以注意到,我並沒有說過你的設定不合理過。
我想表達的是,即便是看似不需要的副作用,也有相對應加上去的理由。
有些時候,就算加上去只會削弱能力本身,但為了整體劇情的走向和張力也有加上去的需求在。

打到這邊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原作廚的感覺:wn023:
內心一陣拉扯,想讓你不要把誰和誰去掉那樣,又或者想讓你不要大幅度更動雄英生態之類的,不過我會忍住不說的。
只要把你的內容全部當成自創就沒有問題了 (催眠自己中

我个人不是很能区分对待这两者的区别……

然后雄英的问题就是普通科支援科都几乎没怎么说过这两科平时具体是在做什么(普通科就只有一个心操整天想着要进英雄科,支援科感觉全是一群手搓黑科技的问题儿童),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让主角进了这两边都能做些啥

至于说去掉谁……我是真的觉得原作a班有不少人物让我觉得“不知道他有什么用”(指剧情方面)。打个比方说障子……就有种不管搜查还是角力还是战斗还是控制都被别人完爆的感觉,本身也没什么亮眼的性格或外貌。赖吕和砂藤多少也有这种感觉,砂藤好歹还有个喜欢甜食这点,赖吕我是真的记不得有什么剧情……除了和葡萄一起好色

一部分人是真的被边缘化得很严重,不过也能理解,毕竟a班好像是二十人来着……要把那么多人一个个写活是真的很麻烦

前由 小力火腿 修改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20 分钟前, 小力火腿 说道:

我个人不是很能区分对待这两者的区别……

然后雄英的问题就是普通科支援科都几乎没怎么说过这两科平时具体是在做什么
(普通科就只有一个心操整天想着要进英雄科,支援科感觉全是一群手搓黑科技的问题儿童),
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让主角进了这两边都能做些啥

至于说去掉谁……我是真的觉得原作a班有不少人物让我觉得 “不知道他有什么用” (指剧情方面)。
打个比方说障子……就有种不管搜查还是角力还是战斗还是控制都被别人完爆的感觉,本身也没什么亮眼的性格或外貌。
赖吕和砂藤多少也有这种感觉,砂藤好歹还有个喜欢甜食这点,赖吕我是真的记不得有什么剧情……除了和葡萄一起好色

一部分人是真的被边缘化得很严重,不过也能理解,毕竟a班好像是二十人来着……要把那么多人一个个写活是真的很麻烦

我提協助者和讀者這選項也不是要你區分對待啥的,主要原因是我回應模式問題。
我的回應大部分會由喜歡的點、吐槽、建議、預測等幾個部分所組成。
而預測這個部分並不是為了得到答案,其動機只是為了互動而已。
假設我的文被別人預測了,我的回應也是,順著預測跟著對方預測而已,不會給予肯定的答案。
簡單來說,光是看了下集預告就把內容都看光了,不是會覺得無趣嗎?
但倘若我處在協助者立場上,被破梗這件事情我就不會太在意。
反過來說,如果接下來我是讀者的話,我就會酌量減少預測的行為,進而減少被劇透的機會。
不過這不會影響到我留言的長度拉,瞧瞧我這樣也是打了不少字233

再來是你換角的部分,我是以你已經有適當人選為前提在回應的。
「對,那個OO的確沒啥存在感。」「沒啦~那個XX很重要阿,如果沒了他就……(省略百餘字)」
我私自認為或許你想要得到這類的回應,順便確定自己可以換掉誰比較好。
但實際上我並沒這樣的想法,因此我既無法對你要換哪個角色進行建議,也無法進行預測,
於是回復就變成都不做,改成對自己放棄思考這件事情進行吐槽。
吐槽自己像個原作廚,吐槽放棄思考的自己就像中催眠一樣。

對自己的留言做註解還真的頗有趣的事情。:wn003:

注释
小力火腿 小力火腿 1.00节操 铜板丢出来是正面……正面该代表哪个作品呢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 小时前, 芋汁8313 说道:

我提協助者和讀者這選項也不是要你區分對待啥的,主要原因是我回應模式問題。
我的回應大部分會由喜歡的點、吐槽、建議、預測等幾個部分所組成。
而預測這個部分並不是為了得到答案,其動機只是為了互動而已。
假設我的文被別人預測了,我的回應也是,順著預測跟著對方預測而已,不會給予肯定的答案。
簡單來說,光是看了下集預告就把內容都看光了,不是會覺得無趣嗎?
但倘若我處在協助者立場上,被破梗這件事情我就不會太在意。
反過來說,如果接下來我是讀者的話,我就會酌量減少預測的行為,進而減少被劇透的機會。
不過這不會影響到我留言的長度拉,瞧瞧我這樣也是打了不少字233

再來是你換角的部分,我是以你已經有適當人選為前提在回應的。
「對,那個OO的確沒啥存在感。」「沒啦~那個XX很重要阿,如果沒了他就……(省略百餘字)」
我私自認為或許你想要得到這類的回應,順便確定自己可以換掉誰比較好。
但實際上我並沒這樣的想法,因此我既無法對你要換哪個角色進行建議,也無法進行預測,
於是回復就變成都不做,改成對自己放棄思考這件事情進行吐槽。
吐槽自己像個原作廚,吐槽放棄思考的自己就像中催眠一樣。

對自己的留言做註解還真的頗有趣的事情。:wn003:

那么话说回来这两本你更喜欢哪个呢?更想看哪个写下去呢?

虽然明明是该投票的事情但总觉得票仓只有一个人也真是悲伤:SS03:

注释
芋汁8313 芋汁8313 1.00节操 你就丟銅板決定好了,其實對我來說差不多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mx029:写的超级好啊。

真的,我曾经有问过部分对小英雄抱有不好看法的人。

他们对小英雄不喜欢的地方是(虽然我并不这么认为):

以下是他们的原因:

绿谷前期成为不了英雄,结果却成为了头号追星粉丝。

而不是想着去锻炼自己。或者说是发挥自己的头脑,走智谋路线。

而只是单纯说自己想成为英雄,记录英雄个性的本子只是为了追星。

而当斯坦因的纯刀法能把职业英雄全部干趴,还有后期那么努力的百万。

让他们觉得绿谷实在是不像一个主角前期应该干的事情。

 

而在这个小说中,绿谷增加了“智谋”这个特征,无论怎么样,还是在以自己的想法做出帮助他人的改变。

好像无形之中,补足了这个人设。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于 2019/4/18 于 AM2点30分, mylifeyouwill 说道:

:mx029:写的超级好啊。

真的,我曾经有问过部分对小英雄抱有不好看法的人。

他们对小英雄不喜欢的地方是(虽然我并不这么认为):

以下是他们的原因:

绿谷前期成为不了英雄,结果却成为了头号追星粉丝。

而不是想着去锻炼自己。或者说是发挥自己的头脑,走智谋路线。

而只是单纯说自己想成为英雄,记录英雄个性的本子只是为了追星。

而当斯坦因的纯刀法能把职业英雄全部干趴,还有后期那么努力的百万。

让他们觉得绿谷实在是不像一个主角前期应该干的事情。

 

而在这个小说中,绿谷增加了“智谋”这个特征,无论怎么样,还是在以自己的想法做出帮助他人的改变。

好像无形之中,补足了这个人设。

因为我和那些人是同样的想法啊ww

确切地说,我觉得我英里问题最大的角色,其实是作者:SS05:

开头那一段其实本身渲染的挺好的,绿谷有心有勇气只是无力,然后天降奇遇给了他努力的机会(其实可以说是保送第一英雄了,但剧情渲染让人没有把注意力放在那上面)。毕竟整个开头都在说无个性者一无是处,他不锻炼似乎也不是说不过去……然后出现了斯坦因和通形百万还有渡我三个没用个性就能硬刚个性使用者的同龄猛人……

另外,我英在各个地方的设定都挺不自洽的,比如初次登场就差点斩杀欧叔的脑无……(不是焦冻出来一手打断的话那一记传送门断头台很可能就斩杀了,而且那个脑无除了没脑子必须听命令才行动以外基本就是个高级版欧叔……力量只是稍弱但是挨打能力拉满了那种)然后脑无第二次登场的时候安德瓦一脸问号表示不知道这是啥(顺便一提这位继任第一英雄又是差点被脑无搞死),政府也对此毫不在意……我是说,就剧情里的表现脑无基本等于逆转未来里的哨兵机器人了……然后正方不防反方不用,也是特别儿戏。

嘛,上面那些都是吐槽……总之,写这篇文除了把蓄谋已久的拉比克式偷技能主角写出来以外,多少也有“尝试着写一个尽可能自洽的我英世界”的想法在里面来着。顺便一提如之前的回复里提到的,除了绿谷以外爆豪的人设也有试着调整,从原作初期的只知挥拳向更弱者变为挑战更强者的“追求胜利”(原作的定义,绿谷追求英雄的“拯救”一面而爆豪追求英雄的“胜利”一面)这种感觉。

顺便一提因为我没那么粉爆豪所以继续写下去的话爆先生肯定是要吃瘪的,而且主要是女主给他喂瘪吃(笑)

前由 小力火腿 修改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7 小时前, 小力火腿 说道:

因为我和那些人是同样的想法啊ww

确切地说,我觉得我英里问题最大的角色,其实是作者

开头那一段其实本身渲染的挺好的,绿谷有心有勇气只是无力,然后天降奇遇给了他努力的机会(其实可以说是保送第一英雄了,但剧情渲染让人没有把注意力放在那上面)。毕竟整个开头都在说无个性者一无是处,他不锻炼似乎也不是说不过去……然后出现了斯坦因和通形百万还有渡我三个没用个性就能硬刚个性使用者的同龄猛人……

 另外,我英在各个地方的设定都挺不自洽的,比如初次登场就差点斩杀欧叔的脑无……(不是焦冻出来一手打断的话那一记传送门断头台很可能就斩杀了,而且那个脑无除了没脑子必须听命令才行动以外基本就是个高级版欧叔……力量只是稍弱但是挨打能力拉满了那种)然后脑无第二次登场的时候安德瓦一脸问号表示不知道这是啥(顺便一提这位继任第一英雄又是差点被脑无搞死),政府也对此毫不在意……我是说,就剧情里的表现脑无基本等于逆转未来里的哨兵机器人了……然后正方不防反方不用,也是特别儿戏。

 嘛,上面那些都是吐槽……总之,写这篇文除了把蓄谋已久的拉比克式偷技能主角写出来以外,多少也有“尝试着写一个尽可能自洽的我英世界”的想法在里面来着。顺便一提如之前的回复里提到的,除了绿谷以外爆豪的人设也有试着调整,从原作初期的只知挥拳向更弱者变为挑战更强者的“追求胜利”(原作的定义,绿谷追求英雄的“拯救”一面而爆豪追求英雄的“胜利”一面)这种感觉。

 顺便一提因为我没那么粉爆豪所以继续写下去的话爆先生肯定是要吃瘪的,而且主要是女主给他喂瘪吃(笑)

:mx043:确实啊,主要就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尤其是百万的出现,让很多人觉得,绿谷好像是偷鸡一样,偷走了本来应该属于百万的ONE FOR ALL。

设定来说确实有点战斗力波动,尤其是前期绿谷才不到百分之十的力量发挥,就那么恐怖,感觉战斗力有点崩溃。

不过这也不是很影响他是个热血漫,只是稍微有点美中不足罢了。

至于爆豪23333,后期正在人设洗白233333,动漫里已经画的开始追求胜利了。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
×
  • 新建...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