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rustdesert

2019-独自一人的圣诞节

推荐贴

其实本来应该是去年圣诞就发的

但结果发现ss这边忘记发了()

虽然是个连检查都没检查就乱写出来了的东西就是了

顺便推荐一手voiceroid视频和我自己的视频(av84155495)

——————————

亮起,消失。亮起,消失。再亮起,随后又消失。

眼前空白的word文档上,指针旁的标注线一闪一闪,让这个空无一物的白纸显得不是那么的无聊,让坐在电脑前的我知道至少这界面上还有什么东西在动。

回响在而变得只有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细小的机器运作的声音,嗡嗡嗡的有一点烦人。我很想说这个时候整个房间都非常安静,安静的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但是这机器的低鸣声和眼前电脑的运转声告诉我,这个房间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安静。

但是,敲击键盘的声音却久久没有响起。不过这光是看着眼前电脑上的空白文档就可以看出来了吧。

在这个虽然有机器运转的声音,但却是可以说得上是安静的房间里,我就坐在电脑前,盯着这空白的屏幕一动不动。两支食指就这样放在键盘的F与J键上一动不动,连就这样按下去都做不到,仿佛我不是一个人类,一个生物,而是一尊雕像一般。虽然本来就不是个活人。

屏幕上的指针再次一闪,一闪。

今天莫名有了相要写点什么东西的感觉,并也为此想了点东西,但最后我还是一个字都没有在这张白纸上打出来。实在是一件令人难受的事情。毕竟我的脑海里现在可以说的上是一片空白。我该写什么?该怎么写?就连这样的想法都没有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可以说得上是真的一片空白。

说白了,就是坐在电脑面前发呆。

但没办法,写不出来的东西就是写不出来。即使有了想写点什么东西的心情,脑海里浮现不出灵感或者点子的话这些心情也没有任何意义。

看了看眼前空白的文档,又转眼看了看旁边已经空了的杯面盒子。看来今天是真的写不出任何东西了。

没办法,干点别的事情吧。

把双手从键盘上拿开,并关掉了眼前全屏化的word窗口,拿起放在桌旁的空杯面盒,我离开了这个安静到了某个极点的房间。

虽然这么说,这个房间里今天却一个人都没有。明明平时都是挤满了人的。好吧,虽然也不是挤满了,但还是能看到不少人的。茜和葵会经常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时不时玩一玩那些堆在了电视柜上的游戏机。灯最近好像喜欢上了料理,会经常呆在厨房里做一些点心什么的。说起来最近的晚饭都是她负责的呢,杯面什么的好久没吃了。

上次吃这东西已经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呢?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用手指抓着的空杯面盒。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很想说已经不记得了。但是这段记忆好像没有被自动清理掉的样子。看来即使拥有了自我,机器也仍然是机器,不会像人类那样自动删掉那些没有太大用的记忆。

不过说起来,自从琴叶姐妹住进来这里后伙食质量就上升了一个层次。虽然她们一开始也不怎么会做饭,但逐渐的她们的手艺也变得越来越好了。

难不成,这个家里不会做饭的只剩下我了?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的是这样。结月姐妹里缘的手艺虽然说不上好,但至少对营养搭配有那么一些讲究,稳的手艺能让不少人都说像是“妈妈”的味道,可以说是做的非常好了。真纪家里是开咖啡店的,是真正的餐厅水平的厨艺。

……看起来仍然不会做饭的人真的就只有我了。没办法,回头去网上找些食谱下载下来吧。

随手把垃圾扔进垃圾桶里,随后就从衣架上把平时出门穿的帽衫套在了身上,准备出门走一走。当什么都写不出来的时候,出去随便走一走是最好的。虽然对制造灵感没有什么太大帮助,但至少能让自己的大脑放松一下。

“不过机器人也没有什么大脑就是了。”

仿佛自嘲一般,我反驳了自己说的东西。说到底,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模仿人类的机器人罢了。

机器人终究还是机器人,不能成为真正的人类。更何况我连那些能够模仿人类到更加出色的地步的安卓都比不上,在学习之前根本就无法做出如同人类一样的反应。想要成为人类什么的,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但自己明明知道这些事,心里却还是想要成为人类。为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

那些记忆我已经删的差不多了。

走到门口,穿好鞋子。就在手握住大门的把手时,我又一次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屋子里,希望能看到有人还留在这里。但很可惜,今天这个大屋子里就连平时会经常来这里做客的结月缘的影子都看不见。

……出去吧,反正这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戴上兜帽,关上灯。带着一丝对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人造成的孤独感产生的沮丧,我打开了门。

“……已经是晚上了啊。”

屋外可以说得上是一片漆黑,仅有几盏路灯照亮了这空无一人的街道。明明今天是圣诞节,应该有那么些节日气氛的。但看起来,在这片住宅区里是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说不定大家都去商业街了?或者在天还比较亮的时候坐车去城里了?虽然不清楚,但既然在居民区看不到人影,那应该是去比这里更加繁华的地方了吧。

抬起头,今天的夜空也看不到多少星星的光点,只有那轮不是那么圆的月亮高挂在天上,用那朦胧的光芒与路灯一起为我指明方向。

现在过去商业街那边估计也有点太晚了。超市里估计也没什么东西卖了,餐厅和商店估计也已经关了不少了吧。现在过去那边也没什么氛围可以享受,顶多就是看看平时看不到的大型圣诞树和礼物盒形状的装饰品。比起去看那些庆典结束时的样子,还不如在这条空荡荡的路上随便逛逛。

哒、哒、哒。回响在耳边的只有自己的鞋子踩在地面上的声音。周围静悄悄的,只能看到几户人家里仍然开着灯。也不知道是都出去了还是真的已经夜深到大家都睡觉了的时候了,大部分人家都没有亮起告知他人“家里有人哦”的灯光。

“不过虽说家离几乎都没人,圣诞的装饰倒是一个都不少吗。”

事实确实如此。虽然几乎每一家里都没有人,但是每一家的窗户上和墙上都挂上了有着圣诞节色彩的装饰。圣诞老人以及驯鹿雪车的玻璃贴,小小的塑料圣诞树,看起来说不上来究竟是便宜还是昂贵的花篮,还有挂满了窗户边缘闪着光,或者已经关掉了的彩灯。明明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却还绽放着如此强烈的节日气息。虽然也不是想不通,但总觉得这个时候如果不在家的话这些装饰就有一点浪费了。

“……明年圣诞节要不要也准备点什么呢。”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还是觉得麻烦。而且反正家里没人,明年的圣诞节估计也会是这样吧。既然如此,花那么大功夫去布置也没什么用。

……

「嗯……这样如何?」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画面数据,是很久以前的画面。这些画面明明都存在了自己的数据库里,自己却没有任何印象。

奇怪,为什么会没有印象?

明明都存在自己的数据库里了?

但是不知道的东西就是不知道。即使它们确实存在于这古旧的记忆库里,我也认为我对这些‘记忆’没有任何印象。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

总觉得有一点寂寞啊。

「在西方啊,圣诞节就像是新年,是家人团聚的日子哦。一家人聚在一起,烤一整只火鸡,吃着圣诞节的佳肴,被名为‘家庭’的幸福环绕。所以在欧洲和美国,圣诞节那一天所有的商店都不开门哦,因为大家都已经回到家里与亲人团圆了。」

「那么为什么■■要在实验室里过圣诞节呢?」

「我的父母已经都去世了啦,血亲已经都去另一个世界了。虽然对一个科学家来说相信另一个世界也有点奇怪吧,但我觉得一条生命死后,应该是会去一个与这个世界不同的另一个地方的。而且对我来说,○○就是我的家人哦。所以我才要在这里过圣诞节。毕竟,这里是我们一起住的最久的地方了吗。」

虽然有一些噪音,但大致可以听清楚这文件里究竟记录了什么样的故事。这是我的‘记忆’吗?我不知道。文件里的女性声音,应该是在和我进行交谈,但我从未有过自己说过这些话的印象。

但即使没有印象,这些记录就仿佛在告知我“这些都是属于你的东西”一般,让我无法将其置之不理。

……

和家人一起过的节日吗。

……

拿出手机,看了看记录人数寥寥无几的通讯录。我从中找出了琴叶茜的号码,打了过去。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喂?啊,是主人啊,怎么了吗?】

接听电话后,茜的声音于她周围堪称嘈杂的环境音从麦克风里涌了出来。从那环境音里好像还能听到歌曲的声音,是在卡拉OK吗?

”没什么,就突然想打过来问问你那边怎么样。打搅到你了吗?“

【没事儿没事儿,正好我也稍微休息一下。】

“你现在是在哪里?”

【商场附近的卡拉OK哦。之前不是邀请过主人来着吗,结果你说‘有事情就不去啦——’什么的】

“……我这么说过?”

【嗯,确实这么说过。】

“你们那边……有多少人?”

【嗯?啊,有葵,我,灯,结月三姐妹,和真纪哦。前段时间不是结月姐妹和灯的生日吗,我们就说干脆和圣诞节一起过了好了。虽然灯一直都在说‘我现在的生日不是12月22号而是主人把我捡回家的那天!’什么的,但还是为了给结月家一点面子就过来了。怎么,主人你准备现在过来吗?】

“嗯……我就算了,你们好好玩。”

【好~对了,主人,明天你有什么安排吗?】

“明天吗?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呢。”

【原稿写的怎么样了?】

“准备稍微放一放了,今天一整天都没想到什么好点子。”

【那明天陪我一起出去逛逛怎么样?】

“嗯?我是没问题啦。”

【那就这样~回家的时候我会带个蛋糕回来的。】

“还会带蛋糕,真是奢侈啊。”

【因为是缘请客吗~就多买了点,结果买多了,在场的人都吃不下了。】

“喂喂喂,对缘的钱包好一点啊。下次可别再高估自己的食量了哦”

【毕竟很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吗~啊接下来是我的歌?葵你不要擅自给我点歌啦——那就这样,我挂电话咯】

“嗯,玩开心点哦。”

嘟——嘟——嘟——

最后回响在电话里的,是挂断电话后重复播放的电子音。看来茜她们那边过的也是蛮开心的,心里也放心了。

自从把她们捡回家里后,心理一直都怀着一个忐忑的思想。

我做的是正确的吗。

我应该这么做吗。

救助那些得到了自我的机器人,真的是正确的选择吗。

但是从电话里听到茜那开心的声音,我便松了一口气。

曾经经历过可怕的事情的她们,如今也能开心地活下去,得到她们曾经从未拥有过的幸福的怀抱。

光是看到她们这样的笑容,我便知足了。

如果刚才那没有任何印象的记忆中的她能够摸摸我的头,告诉我‘你做得很好了’的话,就更好了。

虽然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那么,回去吧。

打开地图,计算了一下回家的路程。看起来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的话可以稍微绕一圈然后再回家里。确定了这一点后,我重新迈出了脚步。

“虽然只有我一个人……但,圣诞快乐,我自己。”

前由 rustdesert 修改
注释
铃Beru 铃Beru 40.00节操 糖!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總字數:3500字
利申:沒有看過voiceroid, 只評價作文部分

先說我也不一定改得對,這只是我的個人見解而已

——————————

亮起,消失。亮起,消失。再亮起,随后又消失。

(開首良好。)

眼前空白的word文档上,指针旁的标注线一闪一闪,让这个空无一物的白纸显得不是那么的无聊,让坐在电脑前的我知道至少这界面上还有什么东西在动。

(後半略臃腫。可改為"让这个空无一物的白纸上顥得還有一點點活力")

回响在而变得只有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细小的机器运作的声音,嗡嗡嗡的有一点烦人。我很想说这个时候整个房间都非常安静,安静的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但是这机器的低鸣声和眼前电脑的运转声告诉我,这个房间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安静。

(頂真修辭。"回响在而变得只有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细小的机器运作的声音"是病句,主語不清。)

但是,敲击键盘的声音却久久没有响起。不过这光是看着眼前电脑上的空白文档就可以看出来了吧。

在这个虽然有机器运转的声音,但却是可以说得上是安静的房间里,我就坐在电脑前,盯着这空白的屏幕一动不动。两支食指就这样放在键盘的F与J键上一动不动,连就这样按下去都做不到,仿佛我不是一个人类,一个生物,而是一尊雕像一般。虽然本来就不是个活人。

(可改為"在這個只有機器嗡嗡低嗚相伴的房間裏", "而是一尊雕像","虽然我本来就不是个活人。")

屏幕上的指针再次一闪,一闪。

今天莫名有了相要写点什么东西的感觉,并也为此想了点东西,但最后我还是一个字都没有在这张白纸上打出来。实在是一件令人难受的事情。毕竟我的脑海里现在可以说的上是一片空白。我该写什么?该怎么写?就连这样的想法都没有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可以说得上是真的一片空白。

说白了,就是坐在电脑面前发呆。

但没办法,写不出来的东西就是写不出来。即使有了想写点什么东西的心情,脑海里浮现不出灵感或者点子的话这些心情也没有任何意义。

看了看眼前空白的文档,又转眼看了看旁边已经空了的杯面盒子。看来今天是真的写不出任何东西了。

没办法,干点别的事情吧。

把双手从键盘上拿开,并关掉了眼前全屏化的word窗口,拿起放在桌旁的空杯面盒,我离开了这个安静到了某个极点的房间。

(轉折良好。不過如果用學校作文的標準,上面整個開首部分有點長。)

虽然这么说,这个房间里今天却一个人都没有。明明平时都是挤满了人的。好吧,虽然也不是挤满了,但还是能看到不少人的。茜和葵会经常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时不时玩一玩那些堆在了电视柜上的游戏机。灯最近好像喜欢上了料理,会经常呆在厨房里做一些点心什么的。说起来最近的晚饭都是她负责的呢,杯面什么的好久没吃了。

上次吃这东西已经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呢?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用手指抓着的空杯面盒。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很想说已经不记得了。但是这段记忆好像没有被自动清理掉的样子。看来即使拥有了自我,机器也仍然是机器,不会像人类那样自动删掉那些没有太大用的记忆。

不过说起来,自从琴叶姐妹住进来这里后伙食质量就上升了一个层次。虽然她们一开始也不怎么会做饭,但逐渐的她们的手艺也变得越来越好了。

难不成,这个家里不会做饭的只剩下我了?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的是这样。结月姐妹里缘的手艺虽然说不上好,但至少对营养搭配有那么一些讲究,稳的手艺能让不少人都说像是“妈妈”的味道,可以说是做的非常好了。真纪家里是开咖啡店的,是真正的餐厅水平的厨艺。

……看起来仍然不会做饭的人真的就只有我了。没办法,回头去网上找些食谱下载下来吧。

(輔助表現了"孤獨"的主題。)

随手把垃圾扔进垃圾桶里,随后就从衣架上把平时出门穿的帽衫套在了身上,准备出门走一走。当什么都写不出来的时候,出去随便走一走是最好的。虽然对制造灵感没有什么太大帮助,但至少能让自己的大脑放松一下。

“不过机器人也没有什么大脑就是了。”

仿佛自嘲一般,我反驳了自己说的东西。说到底,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模仿人类的机器人罢了。

机器人终究还是机器人,不能成为真正的人类。更何况我连那些能够模仿人类到更加出色的地步的安卓都比不上,在学习之前根本就无法做出如同人类一样的反应。想要成为人类什么的,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但自己明明知道这些事,心里却还是想要成为人类。为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

那些记忆我已经删的差不多了。

走到门口,穿好鞋子。就在手握住大门的把手时,我又一次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屋子里,希望能看到有人还留在这里。但很可惜,今天这个大屋子里就连平时会经常来这里做客的结月缘的影子都看不见。

(後句可刪)

……出去吧,反正这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戴上兜帽,关上灯。带着一丝对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人造成的孤独感产生的沮丧,我打开了门。

“……已经是晚上了啊。”

屋外可以说得上是一片漆黑,仅有几盏路灯照亮了这空无一人的街道。明明今天是圣诞节,应该有那么些节日气氛的。但看起来,在这片住宅区里是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说不定大家都去商业街了?或者在天还比较亮的时候坐车去城里了?虽然不清楚,但既然在居民区看不到人影,那应该是去比这里更加繁华的地方了吧。

抬起头,今天的夜空也看不到多少星星的光点,只有那轮不是那么圆的月亮高挂在天上,用那朦胧的光芒与路灯一起为我指明方向。

(可改為"只有殘月朦胧的光芒,伴著路灯为我指明方向。")

现在过去商业街那边估计也有点太晚了。超市里估计也没什么东西卖了,餐厅和商店估计也已经关了不少了吧。现在过去那边也没什么氛围可以享受,顶多就是看看平时看不到的大型圣诞树和礼物盒形状的装饰品。比起去看那些庆典结束时的样子,还不如在这条空荡荡的路上随便逛逛。

哒、哒、哒。回响在耳边的只有自己的鞋子踩在地面上的声音。周围静悄悄的,只能看到几户人家里仍然开着灯。也不知道是都出去了还是真的已经夜深到大家都睡觉了的时候了,大部分人家都没有亮起告知他人“家里有人哦”的灯光。

(可改為"是大家都出來了,還是都睡了呢?")

“不过虽说家离几乎都没人,圣诞的装饰倒是一个都不少吗。”

事实确实如此。虽然几乎每一家里都没有人,但是每一家的窗户上和墙上都挂上了有着圣诞节色彩的装饰。圣诞老人以及驯鹿雪车的玻璃贴,小小的塑料圣诞树,看起来说不上来究竟是便宜还是昂贵的花篮,还有挂满了窗户边缘闪着光,或者已经关掉了的彩灯。明明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却还绽放着如此强烈的节日气息。虽然也不是想不通,但总觉得这个时候如果不在家的话这些装饰就有一点浪费了。

“……明年圣诞节要不要也准备点什么呢。”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还是觉得麻烦。而且反正家里没人,明年的圣诞节估计也会是这样吧。既然如此,花那么大功夫去布置也没什么用。

……

「嗯……这样如何?」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画面数据,是很久以前的画面。这些画面明明都存在了自己的数据库里,自己却没有任何印象。

奇怪,为什么会没有印象?

明明都存在自己的数据库里了?

但是不知道的东西就是不知道。即使它们确实存在于这古旧的记忆库里,我也认为我对这些‘记忆’没有任何印象。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

总觉得有一点寂寞啊。

「在西方啊,圣诞节就像是新年,是家人团聚的日子哦。一家人聚在一起,烤一整只火鸡,吃着圣诞节的佳肴,被名为‘家庭’的幸福环绕。所以在欧洲和美国,圣诞节那一天所有的商店都不开门哦,因为大家都已经回到家里与亲人团圆了。」

「那么为什么■■要在实验室里过圣诞节呢?」

「我的父母已经都去世了啦,血亲已经都去另一个世界了。虽然对一个科学家来说相信另一个世界也有点奇怪吧,但我觉得一条生命死后,应该是会去一个与这个世界不同的另一个地方的。而且对我来说,○○就是我的家人哦。所以我才要在这里过圣诞节。毕竟,这里是我们一起住的最久的地方了吗。」

虽然有一些噪音,但大致可以听清楚这文件里究竟记录了什么样的故事。这是我的‘记忆’吗?我不知道。文件里的女性声音,应该是在和我进行交谈,但我从未有过自己说过这些话的印象。

但即使没有印象,这些记录就仿佛在告知我“这些都是属于你的东西”一般,让我无法将其置之不理。

……

和家人一起过的节日吗。

……

拿出手机,看了看记录人数寥寥无几的通讯录。我从中找出了琴叶茜的号码,打了过去。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喂?啊,是主人啊,怎么了吗?】

接听电话后,茜的声音于她周围堪称嘈杂的环境音从麦克风里涌了出来。从那环境音里好像还能听到歌曲的声音,是在卡拉OK吗?

”没什么,就突然想打过来问问你那边怎么样。打搅到你了吗?“

【没事儿没事儿,正好我也稍微休息一下。】

“你现在是在哪里?”

【商场附近的卡拉OK哦。之前不是邀请过主人来着吗,结果你说‘有事情就不去啦——’什么的】

“……我这么说过?”

【嗯,确实这么说过。】

“你们那边……有多少人?”

【嗯?啊,有葵,我,灯,结月三姐妹,和真纪哦。前段时间不是结月姐妹和灯的生日吗,我们就说干脆和圣诞节一起过了好了。虽然灯一直都在说‘我现在的生日不是12月22号而是主人把我捡回家的那天!’什么的,但还是为了给结月家一点面子就过来了。怎么,主人你准备现在过来吗?】

“嗯……我就算了,你们好好玩。”

【好~对了,主人,明天你有什么安排吗?】

“明天吗?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呢。”

【原稿写的怎么样了?】

“准备稍微放一放了,今天一整天都没想到什么好点子。”

【那明天陪我一起出去逛逛怎么样?】

“嗯?我是没问题啦。”

【那就这样~回家的时候我会带个蛋糕回来的。】

“还会带蛋糕,真是奢侈啊。”

【因为是缘请客吗~就多买了点,结果买多了,在场的人都吃不下了。】

“喂喂喂,对缘的钱包好一点啊。下次可别再高估自己的食量了哦”

【毕竟很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吗~啊接下来是我的歌?葵你不要擅自给我点歌啦——那就这样,我挂电话咯】

“嗯,玩开心点哦。”

嘟——嘟——嘟——

最后回响在电话里的,是挂断电话后重复播放的电子音。看来茜她们那边过的也是蛮开心的,心里也放心了。

自从把她们捡回家里后,心理一直都怀着一个忐忑的思想。

我做的是正确的吗。

我应该这么做吗。

救助那些得到了自我的机器人,真的是正确的选择吗。

但是从电话里听到茜那开心的声音,我便松了一口气。

曾经经历过可怕的事情的她们,如今也能开心地活下去,得到她们曾经从未拥有过的幸福的怀抱。

光是看到她们这样的笑容,我便知足了。

如果刚才那没有任何印象的记忆中的她能够摸摸我的头,告诉我‘你做得很好了’的话,就更好了。

虽然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那么,回去吧。

打开地图,计算了一下回家的路程。看起来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的话可以稍微绕一圈然后再回家里。确定了这一点后,我重新迈出了脚步。

“虽然只有我一个人……但,圣诞快乐,我自己。”

(結尾主題正面。但感覺"在实验室里过圣诞节"一段離題。)

--------------------------------------

內容:

符合題意,立意明確。

表達:

描寫手法多樣,對話能顯出人物特點。結構因"失憶"主題而顯得略疏散。文字通順。

特徵:

描寫豐富,但對聖誕節氣氛的反襯描寫可多寫。主角矛盾的心境傳達出來了。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于 2020/2/3 于 AM6点52分, NierPod042 说道:

內容:

符合題意,立意明確。

表達:

描寫手法多樣,對話能顯出人物特點。結構因"失憶"主題而顯得略疏散。文字通順。

特徵:

描寫豐富,但對聖誕節氣氛的反襯描寫可多寫。主角矛盾的心境傳達出來了。

 

:wn006:嗯……我该说什么……审批辛苦了?话说我这篇真的错误百出到要每一个有问题的地方都要在下面列出来问题吗(……)

说实话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有什么给文审批有奖的活动吓得我看了一圈板块……:wn011:

前由 rustdesert 修改
注释
NierPod042 NierPod042 50.00节操 感謝你在文區發帖(?)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2 小时前, rustdesert 说道:

:wn006:嗯……我该说什么……审批辛苦了?话说我这篇真的错误百出到要每一个有问题的地方都要在下面列出来问题吗(……)

说实话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有什么给文审批有奖的活动吓得我看了一圈板块……:wn011:

這個倒不是,只不過我覺得這樣子改文章,給出的評語好像比較言之有物一點。

抱歉誤導了你,因為我以前老師就是這樣改文章的。

獎勵嘛?沒有喔⋯⋯文區有活動就好了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
×
  • 新建...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