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黑长直女友竟是穿越者


推荐贴

大家好我叫郝晋,今年初二,喜欢黑长直的女生,不烟不酒无不良嗜好。。。

 

“郝晋,你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说话这个人是我们班英语老师,她叫郑晓雪,一米六几大个,容貌清秀,声音柔美,是班上除了我之外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我大概也猜到她叫我过去什么事,偷偷拿出手机查阅了几下,快速在纸上记录几笔就打算过去。

 

“兄弟你又犯什么事了?”项田田搭了下我的肩膀。

“可能是没交作业吧。哎对了,昨天作业是什么内容来着?”

“题库选择题10道,小作文一篇,其实难度还好可能老哥你早两节课问还能赶上。”

“要不你跟她说说给我推迟两节课让我有时间做完?”

“然后又像上次那样两节课后还是纹丝未动啊,我可不趟这个浑水,而且之后音乐体育连坐。。。”

“音乐老师嘛,得了表面兄弟你就YY你梦中大妈吧,俺去也。”

 

隐隐还能听到项田田说什么去你的,我心中默念了一下纸上记下的几个句子,便起身前往老师办公室。路过三班的时候听见里面男生起哄了一下,虽然很想知道是什么情况,可惜时间它不允许,我还是匆匆忙忙走到了办公室。

 

“郑。。“

我清了清嗓子

”Good Afternoon!Miss Zheng!”

响亮的英语发音引起了办公室老师群体的注视,我眼看计划奏效,右手放在胸前,很礼貌地鞠了个躬。

“I am here to respond to your summon. May I serve you with my deepest respect.”

“我可不陪你玩游戏郝晋,我之后去三班连堂,你之后两节课就在我座位上把昨天的作业,加上我放在桌面的二十条改错题做完,不做完我就通知你妈来见我。”

“But Miss Zheng, may I ask for a chance to explain ... My dad had a bad headache last night ...”

郑晓雪给了我一个标准的礼貌笑容。

“如果你撒谎的话我可能会加到四十道题,你确定你要说下去吗?”

“老师请息怒,我这就开始。”

 

随着上课铃声响起,郑晓雪离开了办公室,办公室就剩下我和数学陈。说起这个教数学的,他是郑晓雪的绯闻男友,听说他以前做过某个大公司的管理啥的,很赚钱,所以他出入都是好车。据隔壁三班八卦的某人爆料,他来这所鸟不拉屎的地方教数学就是追郑晓雪。其实这两人也算般配,只是数学陈过于认真,不苟言笑,所以大家也不太敢开他玩笑。至于为什么郑晓雪会来到这里则几乎成为了清水中学的三大未解之谜,虽然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她身上散发的那种年轻女性的魅力我还是认可的。。。

话说我现在可就在这位冰山美人的座位上啊!想想好像也够给项田田那LSP炫耀了!我想想这都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可以吹的。Hm,这桌面也太整洁了,除了教科书辅导书就是笔啊订书机啥的,还有那个小黄鸭水杯。但那都是被学生讨论完的东西完全没有爆点。

我忍不住开始把目光放到那些抽屉上,除了第一格有锁外另外两格完全没有。我咽了咽口水,偷偷打开了第二格!

果不其然是些我都看不懂的文件。

于是我又把目光放到了第三格,我瞧了眼数学陈,他正在聚精会神工作完全没有把我放在眼内。机会来了,我打开了第三格!

是竖着摆放的文件。

淦我有点失落,我把抽屉关好,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拉了下第一格,然后它就打开了。

第一格里面的东西就杂很多了,有文具有茶叶有口红和一些应该是属于化妆品范畴的玩意,还有个袋装小蛋糕。。。等等这是啥

我发现了一张小纸条

        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五日,清水公园,帽子

不明所以,但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五日还早着呢?不知道为什么要计划这么久之后的事情。我抬头看了看数学陈,他还是完全旁若无人在看着电脑。我看了看表已经过去了五分钟,就赶紧的吧不然可能真做不完了。于是我关上了抽屉开始写作业。

 

“郝晋同学,请问作业都写完了吗?”看来郑晓雪是上完课了。

“都写完了老师您过目吧。”

其实这些东西都不难,而且我父母英语都不错,从小耳濡目染,我的英语水平在班上应该至少排得进前五?不过如果我因为在这种垃圾学校拿个班级前五就沾沾自喜估计叶蓓蓓会笑死。

“老师我想请问一下下两次的英语课我是不是跟着别的班补音乐和体育课,我觉得我要是努努力也能做个郎朗或者刘翔那样的。”

郑晓雪把她的书和文件都放下然后审阅了一下我的作业“嗯,做得不错,要是对你那么简单为什么不交作业?”

“。。。可能是奖励不够吧,我其实也不清楚。”

老实说我是真的不清楚,好像自我懂事起我对于大部分事情都没有什么动力,家里要求也低,也就小时候和叶蓓蓓有过一些较量,也拿过市里的奖。之前偷听到班主任和老爸的对话,老爸完全没有表现出担忧,反而觉得这样挺好的,我就更加的有恃无恐。目前我基本成为班上问题少年,除了郑晓雪这种强制让我写作业的,其他作业基本属于缘分,如果项田田找我一起写我才有点兴趣,顺便把自己的写完。

郑晓雪想了想,打开刚刚的第一格抽屉拿出了里面的小蛋糕。“喏给你奖励,以后记得交作业。”

我有点恍惚地接过这个小蛋糕“呃,谢谢老师。。。”

郑晓雪没有接话开始整理文件了,我也就识趣准备离开,只是离开时看见数学陈在看着我,准确来说是在看着那个蛋糕。哈哈,我有点惶恐又挺开心的~

 

教室收拾完东西离开时学校里的人已经走了很多了,有高中部的人在打球和踢球,有些寄宿学生开始打水打饭。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开始思考些1除以0为什么没有意义之类的问题。

“不好意思,请问现在是什么时间?”一个女生在我后边说道。由于这显然不是在叫我,我也没有回头搭理她。

“Hello,同学你知道现在什么时间吗?”她又问了一次,好吧她可能是在叫我,但我正在思考这个宇宙的真理所以也没空理她。。。直到我得衣服被扯住

“不好意思我真的很急,同学你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间吗?”

我回过头

 

精致的脸蛋略带青涩,过肩的长发自然有光泽,虽然穿着我们初中部的校服但我确信我以前没有见过她!

“呃,大概是五点十来分钟?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不好意思大庭广众拿出手机,我随着下课时间猜了一下。

“日期呢?”女孩似乎有点着急。

“五月四号,你也经常记不住日期啊哈哈。。”我居然主动在聊天吗?

“年份是。。。2020年吗?”

这就很尴尬了,作为学生我经常就不记得日期只记得星期几,但年份也不知道就太奇怪了吧。。。虽然貌似在年初的时候我也经常会说成是去年就是了。

“2021啊,你是撞到头了吗哈哈。。。”天呐我这是什么尬笑!

“2021。。。”女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呼了出来,一点点甜甜气味被我的鼻子捕捉到了。。。没想到其实我也是个变态,项田田不好意思我以后都不会吐槽你奇奇怪怪的喜好了。

“谢谢你,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女孩微微笑了笑,在我回应之前她就转身离开了,那夕阳下飘舞的黑发丝竟让我一瞬间看走了神。她到底是谁?是我们学校的吗?几班?我以前怎么没见过她?

 

。。。男人果然都是一丘之貉

 

-----------------------------------------------------第二节----------------------------------------------------------------------

 

“妈,我回来了。”

没有人回应,当然我也习惯了。妈妈是一个女强人,就是强到从我有记忆起她就以事业为重,当我早上起床时候她经常就已经上班了,而我下午回来她也经常不在。但我深知她从来没有怠慢过我,她只是不习惯表达,而且她一个人抚养我长大,哪怕没有邻居朋友提及,我也能大概想象得到个中的心酸。嘛,尤其是我这么不争气就是了。

我走进厨房,果然在锅子里面放着做好的饭菜,还是温热的。

“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到那个女孩。。如果还能遇见应该至少能问个名字?”

吃完晚饭,我决定打给项田田。

“喂老哥,你有什么搞的么?”

“没有啊,喂我又不像你,我要是不写作业我爸直接把我干骨折!”

“去你的吧,哎,我想问问你有没有见过咱学校一个黑色长头发的女生?”

我试探了一下,毕竟这货这么色,可能有情报。

“你咋不说黄皮肤黑眼睛呢,那么多黑头发女生我哪知道。”

“大概是比我矮一点,皮肤很白,颜值有个8分吧。她穿的是我们初三的制服,还有她头发绝对是不符合规矩的。”

“你这么一说。。。”

难道真的有戏?

“Hm。。。我不清楚,但如果有这种女孩我应该至少是知道的。因为你眼中郑晓雪也只是8分,那剩下的也没几个。初三的话也就五班的林一川和那谁。。四班?四班姓慕容那个?也只有她们两个还行吧,不过林一川是底子好都不用打扮,慕容那个就差很多,我跟你说我看过女人多我知道她肯定是有用粉底和眼线和睫毛。。”

“哦,行吧,我写作业去了再见。”

“干无。。。”

还没听他说完我就挂掉了电话

 

写作业是不可能写作业的,我打开电脑就开始玩游戏。我涉猎很广泛,竞技类,体育类,角色扮演。其实我有都搞不清楚为什么要玩游戏,游戏既没有带给我快乐,我也不追求在里面成为高玩,玩游戏可能真的仅仅为了杀时间。玩累了看下时间也到了晚上九点。我拿起手机

“我准备洗完澡就睡了,你今晚回来的吧?我就不反锁门了。”

发了信息给老妈。

“嗯,你不用锁门,我很快”

很快就回复我了,老妈就是我不联系她,她可以一天都不见我也不管我,但只要我联系她她也会马上回复。这可能就是两母子多年来的默契吧。

 

第二天早上我意外的早起了半小时,偶尔也准时一下吧。我快速的洗漱一下,打开厨房的锅子,果然有老妈做好的炒粉,她可能刚走炒粉还挺热的,我吃完直接就上学。

但是学校门口被家长学生围了个圈,或者说,是被救护人员封起来了。我没有扎堆习惯,就找了个凉快点的地方等

“噢,那是。。”

在一旁我见到郑晓雪和数学陈在说着话,他们谈话就一直都是一脸严肃的样子,真不知道这些学生是怎么看出有暧昧的。

“哟这不我郝哥吗,怎么今天这么早。”

听音识人,项田田

“早也没用,进不去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突然,hm,一如既往地来了兴致

“走!我们去前面看看”

“要去你去”

“走了郝哥,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其实我也的确好奇,说了句“干,别推我”,就跟着项田田挤到人群前面去,直到被现场工作人员拦下。很快几个医护人员就推着担架床从校门口走了出来

“让一让,让一让谢谢”

“咦好像是个女的,那是初三制服吗?”

 

不会吧。。。

过肩的黑长发,初三制服,很白的皮肤。。。虽然看不到脸。。

但不会吧!这也太夸张了!

我的眼睛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因为那担架床上的女孩腹部插着一杆钢筋,钢筋穿过她整个人,鲜血染红了她的校服。可能现场医护人员也没办法锯断钢筋所以就决定整个带去医院。

“喂喂喂,这头发,不会是你昨晚问的。。”

项田田可能在跟我说话,但我不清楚。我突然感到胸闷,还有点头疼。

是很疼。

 

...

 

“郝晋,你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迷糊中,我似乎听到了郑晓雪的声音

前由 C君的突袭 修改
注释
铃Beru 铃Beru 30.00节操 糖!
链接到点评
  • 2 周后...
  • 5 周后...
  • 5 周后...
×
×
  • 新建...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