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稍微吐槽一下我在网上最反感的一类人群吧


推荐贴

由于今天在某个群组聊天时又见了一次这类人,感觉槽点满满但又不好跟身边人吐槽,所以发到论坛这跟坛友交流一二。:wn002:

“文青病”也可以说“伪文青”,这应该是我所接触过的所有人里我最不喜欢的一类。

这类人往往肚子里没什么墨水,但又偏偏非常自以为是。自认小众潇洒而又特立独行,遣词用句浮夸而又矫情。他们在网络上尽力表现他们的特殊,自我满足般地凭着自己的小众想法去蔑视嘲讽主流观点,日常聊天三句不离自己的特殊和别人的庸俗。他们将自己与大众进行区分,一本正经地用他们匮乏的经验认知批判着人性道德。

在我看来,这就是典型的没有自知之明,把别人和世界都想的太简单,把自己又放的太高,飘在空中,犹如无根之萍又如海市蜃楼。无论哪个领域,我都是觉得越深入才越觉得自己渺小。

我所认为真正的高水平应该是雅俗共赏,融于大众的。执着于孤芳自赏的“伪文青”们,我其实想对他们说的一句话是:“忒虚伪,水平忒低!你自己的那些感古伤今你自己信吗?再接点地气吧兄弟。”:NEKOMIMI_PARADISE_32:

槽我吐完了,那么我想知道一下大家的看法。大家有不喜欢的人群类别也可以提一提:Genshin_Keqing_KFC001:

,由静谧黑光修改
链接到点评
  • 回复 64
  • 创建于
  • 最后回复
1 分钟前,静谧黑光说道:

倒是没想回复他们,只是见了几次后吐槽欲望越来越强烈,所以才有了这个帖:wn026:

我其实想对他们说的一句话是:“忒虚伪,水平忒低!你自己的那些感古伤今你自己信吗?再接点地气吧兄弟。”:NEKOMIMI_PARADISE_32:

:566819171_SSB(5):  懒得吐槽

有那个时间不如多玩会游戏

 

链接到点评

:mx059:听起来有点像鲁迅在报纸上怒喷当年的文青了

I know nothing except the fact of my ignorance。

除了我无知的事实之外,我一无所知。——苏格拉底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孔子

老哲人们说这句话的时候恐怕不只是礼节上的谦虚,他们懂的越多才明白没有探索的未知也越多

而你见识到的那些人,是坐井观天的青蛙,他们看到了一片蓝天,就认为那片天就是天空的全部罢了,所以开始信口开河,他们更依赖的是一种中二感,而不是知识

链接到点评
6 分钟前,BlackWolf说道:

:mx059:听起来有点像鲁迅在报纸上怒喷当年的文青了

I know nothing except the fact of my ignorance。

除了我无知的事实之外,我一无所知。——苏格拉底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孔子

老哲人们说这句话的时候恐怕不只是礼节上的谦虚,他们懂的越多才明白没有探索的未知也越多

而你见识到的那些人,是坐井观天的青蛙,他们看到了一片蓝天,就认为那片天就是天空的全部罢了,所以开始信口开河,他们更依赖的是一种中二感,而不是知识

知识和智慧是没有边界的,人们永远都只是在路上:mx060:

中二这个词用的好,确实是中二,他们只想用特殊来进行自我满足:wn002:

链接到点评

黑光!我稀饭你呀!虽然没能和你交流几次,但是

每一次看见黑光茶会的回复量增加,都让我,感到欣喜!

每一次看见你那略带忧郁的头像,都让我,心动不已!

但是、但是呢,我今天终于知道了,我们之间、难以跨越的沟壑!

(扭曲的爬行)(呜咽)(阴暗的蠕动)(尖叫)

怎么办!我好像也是黑光最不喜欢的呢一类人,怎么办!

——-----ok发电到此为止,希望没有让各位过于反感(如果反感,可以喷我,我会打一点节操给各位作为精神补偿。)。正文如下。

题主应该不认识我。我猜。但是我确实也是一个 缺文少墨、自以为是、特立独行的文青病。(从发电开头就能看出来了,大概。

如果可以,请听我 从一个 文青病 的角度 讲述。

字很多,可以直接跳到最后,我做了总结。

我很喜欢指摘人性。

人总是不完美的。我很不喜欢看新闻,总是在宣传一些坏事。——什么坏事呢?就是那些让人觉得“如果是真的,我希望是假的”的事情。

但是我更不希望看见的是,听闻这些事情的人的麻木。不希望听见同龄人,以某某大学研究生跳楼、某某教授pc被抓作为谈资。

····我知道、这个世界不是乐园。但是我仍然觉得,这不好。

我很喜欢指摘人性,我会去以我那不成熟的幼稚的观点,片面的解读现在的和过去的事情。不过我从不把自己摘出来,我知道,如果我要审判什么,最该值得审判的,只能是这个在“安全的墙壁”发牢骚的我自己。

我做的比别人更好吗?不,我爱惜羽毛。我是什么圣贤转世吗?不,我目光短浅。

我有资格站在道德的高地上,戳已经在很努力地生活的,大家的脊梁骨吗?

没有。

但是我要说。

我得说。

——我不敢想象,如果哪天,再也没有人愿意出声的世界。

我很不喜欢看新闻,但是我看新闻。我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对主流观点——其实这反对是微弱的:站好队的人觉得冒犯,看乐子的人在沉默或者激化,随波逐流的人通过批判非主流而获得道义自信。反对往往引起反效果,于是我也成为了“沉默的大多数”。

啊,当然,反过来也一样——特立独行的少数里,该站队的站队、该取乐的取乐,甚至以“少数派”为荣而随波逐流的人也存在。

我并不是想要妄言主流不好。我只想表达,主流和非主流,其实并非上下级关系

——你是主流,你不要俯视非主流,你是非主流,你不要觉得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为什么呢,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给200人发布不记名投票,投票的主题是“你觉得,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这句话对吗?”

结果会怎样呢?

很自然——大部分人(百分之70以上)投给了——

赞同。

觉得“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群体是大多数人。这好像形成了一个悖论:如果这句话是真理,那么其本身就是一个自我证伪的论据。

然而这并不悖论——因为大多数人和少数人这两个群体并不矛盾。大多数随时可以变成很多个少数,少数也可以通过拉拢成为大多数。

主流非主流的根源在于立场——如果你分析问题总是带上立场,那么你总能很快地成为‘大多数’或者‘少数’。

然而很不幸的是,站好立场对于解决问题并无帮助。

话题有点扯远了——让我们回到文青病。

我首先声明,我绝不能代表任何人。我只从自己的角度出发。

虽然在以上一大段废话中可能无法得以体现,我确实常常“遣词用句浮夸而又矫情”。

简洁的语言足够有力,然而对于心情激荡的我(特指文青病状态)来说,如不能很好的宣泄情感,仿佛语言总是缺失的。

这并非仅仅是错误地压力转移。我们花很长时间,读很多字,写很多字,可能不能代表正确,但至少一定代表了

重视

——我很认真地在对待这件我正讨论的事情,我在思考,在辩证。哪怕我的观点单薄而短浅。

然而我们都喜欢轻松的活着,若是身边总是传来一个过于认真的声音,多少让人觉得“压力怪”。

因为重视,所以花时间论证,因为重视,所以用小丑般的特立独行吸引目光。

可惜一触即发的愤懑不会让一个缺乏积累的俗人转身一变为博古通今的大家,于是结果就是

我认识的,我讲的,听众理解到的,是三样东西。我们总是在说理解万岁·,但是·····但愿天堂没出现过巴别塔。

 

说了一大段废话,我很抱歉。若有幸被读完,我很感谢。

做一个小小的总结:①文青病不是原罪。我并不认为文青病是什么好事,却也不认同文青病理应被抨击。

②“人本来就是矛盾的”,很多我们觉得矛盾的事物本质上并不对立。因此我希望大家能跳出立场看问题。(只是希望

③某些“文青病”若是让你不爽,我觉得抨击他是很合理的做法——就事论事,请不要上升问题。

④让人觉得不舒服的行为未必好事,也未必坏事,反之亦然。糖衣炮弹不是什么难懂的概念,但是我们不愿接受。

⑤以上但凡涉及“我们”的地方,都不排除我。我不觉得自己比任何人好。

剧透

⑥唯二要把我摘出来,将自己与大众进行区分的地方——

一是存在,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二是·····你们都有朋友。但是我没有····我直接开哭。 

⑦如果你觉得我说的话一派胡言毫无逻辑······我只能说你是对的。

sdfsfs看指路牌的时候拾起一片古怪的叶子,被河童用3节操买來高兴地吃掉了

链接到点评
×
×
  • 新建...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