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魔物娘物语:幻梦蛛丝语


推荐贴

 

 

魔物娘物语:幻梦蛛丝语

 

喜欢梦

无论是别人的梦,还是自己的梦,我都很喜欢。

想要听别人的梦,想要跟别人分享自己的梦

不是因为在梦中我可以主宰自己的一切

只是单纯的因为

比起现实,梦境要美丽的多,要丰富的多

因为梦中被恶鬼追杀,醒来时发现是梦而心存侥幸地一笑

因为梦中向不知名的美丽少女告白,醒来时发现一整天都合不拢嘴的窃喜

因为梦中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广阔的天地,醒来时因为那份伟大而激动的流下点点泪水

梦,是美丽的东西

非常美丽的东西

无论是噩梦也好,好梦也好

我都非常的喜欢

最喜欢了~

人如果生活在梦中就好了~

如果我这么说的话,肯定会有人来斥责我吧?

说我是看不到前方道路的笨蛋

说我是败家子

说我是废人

说我......

记得曾经有个人说,如果有一个国度能够让人天天安稳的睡觉该多好。

如果是我的话,如果有一个国度能够让人天天做梦该多好啊。

然后,有一次我不小心在父亲面前这么说了,结果挨了一顿打。

 

 

人不可能一直做梦

这是我非常清楚的事情。

就像人生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是一样的

虽说我的人生貌似没有风顺过呢?

 

 

所以,我很清楚什么时候是现实,什么时候是在做梦

是的,分的很清楚。

 

 

将钥匙放入门锁却无法打开门,因为门从里面反锁上了吗?

不,既然连转动钥匙都做不到的话,想必是那个吧?

门锁,已经换了呢。

 

 

明明今天,是我从皇家学校回家的日子。

但是.....

将耳朵附在门上,能够听到弟弟欢快的声音呢。

当然也会有的

仿佛年轻了10岁的父亲的哈哈大笑,和后母优美风趣的嗓音。

要敲门吗?

不,唯独今天,还是不要这么做比较好呢?

毕竟他们那么的高兴

高兴的原因是什么?

是弟弟又得了学校的第一名?

是弟弟又获得了代表参赛的资格?

亦或者是,参赛得了大奖?

不,也可能只是单纯的小事情呢

毕竟我的弟弟,可是父母的开心果呢?

 

 

所以,不要进去打扰他们比较好的。

如果让他们看见了我,想必各种各样悲伤的事情都会发生吧?

 

 

 

 

我,最喜欢梦了。无论是自己悲伤的梦,还是别人美丽的梦

我都不愿意打破

 

 

恩,我,在做着悲伤的梦。

就是现在

悲伤,却不讨厌的梦

因为它似乎,是叫现实这个名字呢~

既然选择了不回家,时间一下子富裕了起来

看了下自己身上的零用钱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四个四个四个四个四个......

貌似怎么数都只有400铸币价值的4枚银铸币呢?

真是一大笔钱呢~

这可是剩了1个月的成果,小小的骄傲一下~

今天要将这笔钱都花出去吗?

答案是否定的

要是都花出去的话等到回家父亲要是找不到零钱找我拿的话,拿不出来可是要挨揍的~

虽然疼痛的梦什么的也不错

但是能不做尽量还是不想做的。

 

 

不过虽然不能都花出去,

稍微的花上一点,也是不错的吧?

这样想着我像位于城东的闹市区走去。

闹市区可谓是像我这样的人的寻宝区呢~

每天在这里售卖的物品都会流动性的变化

无论是水果,稻子,大豆等食用品

布匹,毛线,剪刀等日用品

亦或者,假的珍珠项链,钻石戒指等对于学生来说稍稍有些贵重的物品这里都有出售

当然也有一些小吃什么的。

每每在这里有游荡我都有一种小小的激动,感觉自己像是阿拉丁一般游荡于此寻找着属于自己的神灯。

嘛,当然这里也有一些卖神灯的魔物呢~

不知道买了他们的神灯会怎么样?

啊,银铸币5枚,稍微有点贵,而且如果带回家的话,肯定是会被父亲骂的。

 

 

浏览了一番,最终我还是决定去小吃摊上买点果腹的东西。毕竟今天晚上大概是吃不上家里专门给弟弟准备的美食了。

 

 

刚刚买了两串加料的丸子和一根烤的中央裂开的香肠。

闻着肆意散发的香味瞬间味蕾大开

正准备以令人羡慕的大口咬上去的时候眼睛余光突然捕捉到我的脚边的毛茸茸的生物。

”.....“

”喵~“

猫?

不对,这个像人类一样的生物应该不只是猫这么简单吧?

这个

天啊,是猫又吗??

这还真是难遇呢~

“喵~”拥有着一身柔软又漂亮的白毛的猫又用它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

好可爱~

好想带回家啊~

“喵~“

猫又开始蹭我的腿,大概是讨要我手上那诱人的食物吧?

于是我蹲下身将自己的一串丸子递给猫又然后在她品尝丸子的时候趁机摸摸它那毛茸茸的耳朵

”喵~"

迅速解决掉丸子的猫又用爪子将我的手弄开。

为了能再次享受那柔软的天堂般的触感,我将手中剩下的食物都送了出去

等到了猫又将那些都吃完,我也准备离开了。

虽然很想再买点什么喂给它,但是总感觉这样下去就不会停下来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猫又突然间向我扑来,在电光石火之间将我手上的钱包抢走了。

“喂!不带这么玩的!”

虽然只剩下了3个银币但是那可是我很辛苦攒的呢!

于是我奋起追击

话说我是有多久没有这么疯狂的跑了呢?

为了让自己能沉醉于自己的步调,我可是一直将控制自己的行动速度呢?

轻拿轻放并不是因为爱护东西,只是单纯为了能够符合自己的慢罢了。

一直以此来生活的我这一刻被打破了节奏。

啊啊啊啊,这样一来的话可能就会有什么考虑不全了哦?

也许就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哦?

啊啊啊啊,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不过.....

“哈哈哈哈哈哈!”开心的笑了

这样也不错呢?

偶尔也应该做个另外的自己的说?

对啊,就像这样的梦也不错,突然间的奔跑

被旁边的人认为是白痴什么的?

但是自己却得意其中

恩 NICE JOB!

虽然是在抓可爱的小偷的说。

 

所以

“不要跑~!”

在后面继续这样喊,一边也享受着这追逐的快乐。

 

这是到了哪里呢?

城什么的果然是早就出了吧?

守门的人也没有管我的说,

因为把我当成一个笨蛋了吧?

因为一点点小钱就去追逐一只魔物四处乱跑什么的?

不,也许那个打哈气的守门人根本没有想这么多,

只是单纯的懒得管吧?

横穿于山野的土道附近,

即便有几次很有机会能够扑过去抓住那只坏坏的猫又,不过果然还是想要能多享受一下这样的感觉呢?

 

大概是想要甩掉我吧?猫又迅速的窜向了旁边的兽道

不过显然它太天真了,

虽然学习什么的我真的是不怎么擅长,但是我可是有绝对的自信在追逐这种事情上哦?

以跨栏一般的方式跨过有着腿长高度的野生灌木丛,然后为了能够在颠簸不平的道路上奔跑,我将自己的跑步的方式切换到了颠着跑。

之后又不知道追逐了多久。

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猫又钻到了另外一个灌木丛中

然而这个时候猫又发出了一声悲鸣

“?”

我慢下了脚步走过去一看发现,原来猫又粘到一张巨大的蜘蛛网上

“......”

这么大蜘蛛网莫非是......

这个时候明智的决定应该是掉头就跑

据老师所说,蜘蛛类的魔物是不会主动捕捉未曾被抓到的猎物。

但是我并没有这么做,因为总觉得眼前这么可爱的家伙就这样葬身蜘蛛腹中的话,我做梦都不会安稳的。

“喵~!喵!!!喵~~~~!”

陷入绝境的猫又开始全力挣脱蛛网,但是它这样做的结果只是越缠越紧罢了。

这个该怎么办啊?

如果贸然上去拉猫又的话,先不说是不是会被猫又胡乱挥动的爪子抓伤,一不小心我也被蛛网黏住的话可就让蜘蛛来个双丰收了啊。

试着用地上残余的树枝去触碰蛛网。

别说将蛛网捅破了,一但粘上可是连拔都拔不出来啊?

“喵.....”猫又好像已经放弃了,不在挣扎而是耷拉下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开始啜泣。

“那个~别担心,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我微笑着对猫又说

“喵!”╭(╯^╰)╮猫又故意转过头去,仿佛在说,要不是你非要追我,我才不会被蛛网黏住呢!

“啊恰恰.....”被讨厌了呢~

明明是它不好非要偷我钱包的好不好?

虽然话是这么说

但是我完全找不到方法啊。

这样既有韧性又有粘性的网除非用火否则很难破坏掉啊

要不然试试钻木取火?

好吧,我是在开玩笑的~

 

 

正在我难做的时候,猫又突然又叫了起来全身猫毛倒竖并且咬紧了龋齿

“?”

!!!

莫非是?!

 

 

寂静的丛林中传出了“沙沙”的脚步声

毫无疑问呢?

这张网的主人来到了

“啊拉啊拉~莫非是哪只小猫咪不小心撞到农家的网上了?“

向这里走来的是一只穿着和服的蜘蛛类魔物娘

和服的袖摆有些过长,大概是为了能够体现在秋风下轻飘飘的感觉吧?放于身侧的袖摆一直垂到了地下。

就像曾经见过的魔法电影中的东瀛女子一样

她掩着自己的嘴在这秋风之下尽显出自己的包涵般的妩媚。

一举一动仿佛都附和大和抚子的礼仪。

但是,她身下的黄绿兼色的细长的腿却告诉我,她很显然是有毒一类的。

“......”

蜘蛛女郎

记得老师曾经提过这类魔物。

残暴,贪婪,绝对不可接近之物。

不过即便如此她也有着蜘蛛类魔物的通性

那就是

绝对不会袭击不曾落网的猎物

该怎么做.....

如果现在抛弃了那只猫又而独自逃生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不过那样的话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去救

如果现在放弃的话,猫又怕是要诅咒我了。

记得导师说过,猫类魔物的诅咒是最灵验的,也是最难消除的。

冷静下来

这个时候能够冷静下来。

既然对手是可以互通语言的魔物,那想必可以采取的方法将更多。

首先先尝试对话吧?

“那个......???”

咦?

在我思考的时候,蜘蛛女郎竟然径直走到了猫又的面前将猫又的从蛛网中放了出来。

”小猫咪,下次小心不要再掉入我的网中了哦~“

脱出的猫又冲着蜘蛛女郎生气的喵了一下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啊啦啊啦,真是不可爱的小家伙呢~“蜘蛛女郎对着跑远的猫又轻轻笑了笑。

”......“

我刚才是在做梦吗?蜘蛛女郎居然会选择不吃到了网中的猎物?

”啊啦啊啦,原来有客人呢?请问您来这里做什么?”

说着蜘蛛女郎微笑起来看着我。

“啊....那个,我是追着那只猫又来到这里的。因为它抢了我的钱包呢......”

对了.....

“啊啊啊啊啊!我的钱包没有找回来呢啊!“突然想起这个冲击的事实。我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啊拉啊拉,这还真是抱歉呢,小女子不小心将那个坏孩子放跑了呢~“

”不不,这是没有反应过来的我的错.....“

可恶的猫又,亏我还想法设法救你,你居然这样对待我!下次我抓住你一定要将你紧紧的抱住来回蹭!

”那么,作为回复,您要来我们这里吃饭吗?“

”诶?“

魔物居然会做饭吗?

“这......不太好意思吧?“虽然不想直接回绝掉这个邀请,但是对方可是蜘蛛女郎啊?

”啊拉,莫非您在害怕妾身吗?“仿佛是看穿了我的想法,蜘蛛女郎并未勉强的样子。

”那个,恩,要说不是的话是假的,请不要生气,在我原来的印象中蜘蛛女郎可是非常残暴的魔物呢.....“虽然现在看起来并不像。

”这样啊~恩,人类有这样的想法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妾身一族的人很少与人类交流呢?所以也就是你们所谓为的蛮族了~“

”诶?“原来是这样吗?

”您看这四处遍布的蛛网其实就是很好的解释呢~妾身一族的人为了自身的安全设下这样的防御来示警,就是害怕其他种族的入侵。“

“......”所以这蛛网并不是为了捕食而设下的吗?

“所以如果您不肯赏光让妾身尽地主之谊,那也请您回去后不要将这处地点告诉其他人。毕竟有很多其他种族的魔物和人类很熟,要是知道了这个地点,妾身和妾身一族的人就不能再如此安稳的生活下去了呢?”

蜘蛛女郎说完向我低下了头,“妾身代妾身一族人谢过您了~"

”.....“一瞬间,我感到非常的羞耻

先不说我竟然如此误会蜘蛛女郎,明明是我不小心打扰到了人家的清静却又被人恳求道谢。

我实在是......

”那个,对不起,明明是我打扰到了你们的生活,却又这样擅自把你们往坏了猜测。真是太对不起了!“

我鞠躬道歉

”不,没这么.....“

”抱歉!如果有什么要我帮忙的话,请一定告诉我。“

”......“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啊拉啊拉,这还真是,不得了了呢?“蜘蛛女郎掩住嘴轻轻笑了笑

”......抱歉。”

我不好意思的稍稍低下了头。

“啊拉啊拉,这样的话,您要不要赏光来我的家里帮我一起做饭呢?”

这个时候突然提出的这个建议自然是极好的

“嗯!”

想都没有想就直接答应了。

仿佛是一瞬间的事情

跟在蜘蛛女郎的身后便进入了她的家中

路上虽然有碰到其他的蜘蛛娘,但是感觉上蜘蛛女郎所在的这个村子魔物还是很少。

因为房屋旁边的道路上,依稀看不到几只。

在到达她的家之前我貌似是有问过的吧?

问为什么村子里这么冷清。

当时她的回答是?

对了,是这样回答的,因为这个时候大家统一都回到自己的家中填补巢穴和做饭。

“也就是说我来的是刚好吗?”

“呵呵,正式如此呢~”

 

 

蜘蛛女郎的家并不是很大,至少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很大。

“一个人,住吗?“

”是啊~”

为什么?

虽然想问出来,但是总感觉会掺杂很多其他的东西,所以选择了不去问

但是......

仿佛看出来了我的疑问

“那个,你知道的吗?我们蜘蛛女郎呢一出生就是没有父亲母亲的哦?”

“......”

“我们的父亲在母亲生我们之前就被母亲吃掉了,而母亲呢则在我们出生后被我们吃掉了。”

这是永恒不变的定理呢?

毫无悲伤的说出这句话

但是

如果真的毫不在意的话,又何必努力去做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努力,去控制自己的声调,让它趋于平稳什么的。

这是我经常干的事情哦?

被父亲打了之后,努力让一切看起来只是做梦罢了,而在说话的时候处处注意自己的声调,生怕有一丝的颤动。

 

 

没有受伤,没有受伤,理所当然的没有受伤因而毫无疑问不会去在意。

也许正因为非常的在意所以才会故意不去在意的吧?

 

 

“人类......吗?一直一直很羡慕呢~”

“......”

 

 

所谓的蜘蛛啊,就是这样一种生物。

弱小却又不得不显示自己的强大。

就算变为了魔物也是如此。

强大,只是为了告诉别人,请不要伤害我。

强大,只是为了告诉别人,自己过得很好。

但是无论如何去亮出自己的獠牙,无论用血谱写出了怎样让人恐惧的传奇都改变不了

它们弱小的事实。

无论是怎样坚韧的丝也无法阻挡住火焰的吞噬。

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到底也不过是人们的添油加醋罢了。

正是因为外表如此的令人畏惧,才越显得内在是脆弱的不过一只绿竹。

为什么会跟我说这些?

不,只是跟我说了这样一个事实罢了

”我们蜘蛛呢,生下来就是没有父母的。“

只是这样一个没有什么的,也许我好好去听课的话,早该知道的事实。

但是,为什么我会无端的从她的一句话一个表情中想到了那么多的事情?

 

 

想,多了吗?

 

 

”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啊?“

经常有人这么说我,

就算再怎么集中自己的精神也会莫名其妙的走神。

那个,貌似不叫走神吧

对了,做梦吗?

因为,在梦中的时候总会想很多,所以才会被别人认为我总是想太多了吧?

比如说,在亲生母亲离家出走之前就莫名的感觉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但是就算如何劝说父亲,父亲也不过是笑笑。

”你想多了吧?“

正式因为如此,当母亲离开的那一刻父亲才会把一切的原因都怪罪在我的身上。

 

 

无论如何检点自己都没有错误,那么有错的话,一定是第三方的错误。

没错,就是我的错了呢?

无法成为TOP的我的错,

无法跟上别人脚步的我的错。

经常做梦的

我的错

 

 

如果我不做梦就好了

 

 

所以导出的结论是这个吧?

 

 

不,不好,为什么是我?

做梦的权利谁都有为什么我不行

凭什么?

 

 

如同梦中那样一跃高空体会坠落之时的失落感,

如同梦中那样轻轻的几个滑步依照风的流动去体会行云流水之感

如同梦中那样让自己的大脑在极限的挑战之后再进行最后的突刺

 

 

我喜欢梦,正因为喜欢梦,所以才会去全力守护自己的梦境

才会去全力去享受自己的梦境,才会去全力......

信任自己的梦境。

”呐,你的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突然想起到现在都还没有请教过她的名字呢?

”啊拉,突然间问起这个问题让妾身有点不知所措呢?“

真的有不知所措吗?

如果是有不知所措的话,就不会这样说不知所措了。

不过正是为了表现出来自己并不是不知所措才会说自己不知所措也是可能的吧 ?

”妾身,没有所谓的名字哦~“

这是可以理解的。

名字什么的,可是父母饱含着对新生生命的祝福而起的。

如果一出生就没有了父母亲的话,那么没有名字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不过,其他人都是叫我阿颜的~”

阿颜吗?

奇怪的叫法.....呢?

“阿颜,恩,那么可否允许我能叫你阿颜呢?”

“啊拉,如果这是您期望的话?”

“恩,那么,阿颜,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可以让我成为你的听众吗?”

“听.....众吗?”

“恩,因为,我希望......“

是这样的说出来

”知道你的故事呢。“

无论是曾经在你身上发生过的,还是未曾在你身上发生过的。

”......“

稍稍的停顿了一下,大概是稍稍吃惊了下吧?

随即

“啊拉,这样不是有点奇怪吗?毕竟客人您不是今天离开的话,明天也会离开这里的吧?”

并没有露出寂寞的神情吗?

这是当然的,虽然稍稍有一点,希望她能稍微在乎一点我呢?当然不是那边的意思,只是说,希望能稍稍拉近一点她的距离罢了。

“恩,即便如此我也希望能和你......”

“我,不能再来这里了吗?”

即使被误会了也没关系,此时此刻,我想抓住这份缘,在我人生的梦境中稍稍的填上一笔,并不是那样丝毫不变,快要生蛆的梦境而是,更加神秘,我想要的梦境。

不知道是停住了多长时间,于我来说也不知道如何结束

“.....那么,如果您愿意和我签订契约的话”终于阿颜的一句话将沉默引到了结尾。

“契约?”

“恩,如果您和我签订契约的话,我就可以代表族人允许您经常来这里。”

“.....恩,我签。“

”您不问问这契约的代价吗?“

”既然是契约,那肯定是了不得的代价吧?比如将生命交到你的手上什么的?“

“您不在乎吗?”

“不,怎么可能不在乎呢?但是总觉得权衡利弊这种事情是我最不擅长做的呢?与其最后也得不出好的结论还不如只为了达到目的而去无视好呢?”

“目的?啊拉,莫非目的是我的身体吗?”

“不,不是......”

“我知道的哦,只是看到你这样子稍微想要欺负一下啦~”

“那么,可能稍微有一点点痛哦。”

说着,阿颜在接近了我,并在我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下去。

“疼.......”

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注入到了我的体内让我瞬间感觉不好了起来。

大脑开始急速的回转起来,快速从我眼前略过的东西是什么?

漆黑的洞穴?然后是冷风刺骨,唯一的温暖只有眼前那个不知名的东西。

对,拥抱着我的不知名的东西。

沉入其中便好,什么都不想便好。

对了,要说一定要去做的事情。

没错,紧紧的抱住在我旁边的,这个不知名的东西。

温暖,啊~被包裹起来的温暖。

不断让热量流失到体外的同时,温暖也不断传送到我的身体。

欲罢不能的感觉

不断的消耗着体力,然后休息。

重复着这样的循环。啊,真的好舒服啊~

然后终结了

这份过于沉溺的快乐在阿颜放开我的那一刻终结掉了。

果然刚才的是梦吗?

不过,和我以前的梦稍稍有所不同呢?

因为这个梦的终结实在是有些太过速度,仿佛是一瞬间就终结掉了,连回味都来不及给我。

回味......吗?

不过,这个回味,没有比较好。

那种沉溺了的,仿佛陷入毒品麻醉一般的梦境实在是有些太过重口。

虽然沉浸其中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一旦梦醒了带来的确实无尽的后怕。

要是真的沉浸于其中怎么办?

那我就废了啊......

好像是发现了我的异样,阿颜微笑着说:”怎么了,看你这张脸,啊拉,莫非想要再被我咬一次吗?“

 

”不,没这个打算!“

对于女孩子的接触我实在是没什么经验可言。

如果说只是为了回答问题,那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调来,如果要是被女生针对了的话步调肯定会被打乱的。

“那么这样就可以了吗?”

“恩~"

之后的事情就像之前想好的那样,和阿颜一起洗菜,淘米,煮米,烧菜

然后一起享受令人流连的晚餐。

之后还做了什么事情来着?

恩,对哦,听阿颜讲在村中发生的趣味事情,然后在阿颜的请求下说了说自己学校的生活。

然后?

恩,是哦,还有说自己曾经做过的梦。

”如果可以的话,将来想要当一个吟游诗人的说~“

”为什么~?“

”将美好的梦境传递出去的话,这个职业自然是最好的吧?“

”啊拉,所谓美好的东西呢~不是只会被少数人发现吗?“

”......“

”美好的东西就算传递出去也不见得有多少人会将其珍惜,所以比起传递出去的话牢牢的收藏在心底不是更好吗?“

”是呢~不过比起将它藏起来,我更希望能传递出去啊。不是因为想要让别人强制接受,只是单纯的,不希望这样的东西随着我生命的完结,而消失掉。”

“也就是所谓~自私的幸福呢?”

“......”这样啊,自私的幸福吗?

“是啊,这样不好吗,人本来就是自私的~”

“啊啦啊拉,这样的客人,我并不讨厌哦?”

“那还真是,谢谢了呢?”

如此自私的愿望

希望有一个听者

希望做一个听者

希望,有一个知己。

“所以呢,如果可以的话,要不要将你的一切都送给我呢?”

然后她是这么说了。

“如果别人都不珍惜的话,就让我来珍惜吧~?如果别人都不想听你说话的话,就让我来听吧?如果别人都不愿意在你身边的话,就让我呆在你的身边吧?“

如果说这世界上一切在外人认为是可笑的事情,自己口中非要认为做了并不后悔的话却其实暗自后悔。在些事情中也是有一件事情绝对不会后悔,那就是,此时此刻将眼前的这位少女认成知己。

”好啊。“

于是这么说了。

 

 

 

 

【不但身体交给了她,连心也给了她】

我,在做梦......

 

 

”早上好“

”啊拉,您起的真早呢?“

 

 

在做永远不会醒来的梦.....

 

 

”毕竟在学校都习惯早起了。“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不,不是永远不会醒来

 

 

”哈哈哈,也许是这样的呢?“

”啊拉,您确定您不是虫子吗?“

 

 

只是......

 

 

”呃......什么意思?“

”早起的虫儿可是要被鸟儿吃的哦?“

 

 

如果可以的话?

 

 

”呃......"

"开玩笑的~“

 

 

恩,永远不想醒来呢。

没有回家

反正家里早就当我不存在了,所以不回去也没有什么了吧?

不过

”一路走好~“

”恩。“

但是学校还是要去的

如果从学校毕业的话,就可以定期领到毕业后的社会福利资金。

只要不做出有害于国家的事情,这资金就可以一直领。

虽然不多,但是省着点用的话,作为游历山川的资金来说是足够了的。

 

 

“成绩,有所提高了嘛,看来你也算开窍了。”

看着老师脸上欣慰的笑容,我能做的只是笑笑。

一次考试成绩算些什么?

能够证明什么?

通过一次成绩来判断学生进步了什么的,说到底只是老师的自我满足罢了。

而且现在的我

更加的不去在乎成绩了。

想要学的更多,只是为了能得到更多的素材

什么素材?

是呢,什么素材呢?

大概是,做梦的素材吧?

 

 

不,也许应该用些更高端典雅的词语

对,描绘梦境的素材。

定期的放假,迫不及待的回到那个村子。

虽然表面上并不显露出来,但是心里却是开心的不得了。

 

 

步调,并没有被打乱。

“啊啦,您放假了不回家吗?”

“是呢?偶尔应该回去一下吧?”

只是为了确认下事实罢了,

确认他们确实已经将我忘记的事实。

“其实已经回去过了。”

是的,回去过了,确认到,家里的人并没有因为我的出走而产生慌乱。

不如说当得知我还在学校学习的时候便连在意一下都没有吧?

 

 

这样的话,倒不如说我轻松了许多。

因为,这样的话,我便再没有了什么顾忌了。

和她能谈的话题变得越来越多,知道她的事情也变的越来越多。

她们蜘蛛女郎虽然也是群居的魔物,确实各自过着独立的生活互不打扰。

村中每天会设定一名侦查者来守护村口的防御(就是指的为了防御而织成的蜘蛛网)

因为我的缘故,她来做侦查者的那一天变为了我来到这里的那一天。

 

 

梦,并不只是人类的会做,魔物也是会做梦的。

”有做梦变成人类?“

”恩,是啊~妾身曾经做梦变成人类的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慢慢的长大,然后自己慢慢的老去,最后在看着孙子孙女踢球的时候慢慢睡去~“

那还真是

”幸福的梦呢?“

”恩,非常非常的,幸福的梦呢~“

”嘛,如果说到以前也做过类似的梦,不过已经很久没有再做过了。“

”啊拉,做这样梦的人不是只有步入中年的大叔才会做的吗?“

”莫非阿颜小姐已经是那个年纪的人了?“

”顾呵呵呵,竟然擅自猜测起淑女的年龄,看来您是真的很想被妾身绑起来调教呢?“

”啊哈哈哈.....只是只是小小的开个玩笑哦?“

说起来上次只是不小心看到了她换衣服却被她绑起来吊在了树上做了几分钟的转圈圈呢?

“这样的玩笑可不能随便跟女性开哦?因为女性可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呢?”

时间,莫名其妙的开始过的很快

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放寒假的时候。

之后跟阿颜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起来。

除了一起分享梦境以外,我们还转遍了蜘蛛女郎的领地。

和阿颜在一起的时间从来不会无聊。

谈话的终结从来是因为要继续做下一个事情。从来没有一次是因为没有什么好说的所以停下。

然后在这样的日子中

 

”......“

渐渐的被她的魅力所吸引。

刚开始还能控制住自己作为男性所拥有的性欲,但是到了后来就控制不住了。

最后甚至到了被阿颜的手一碰就陷入下物勃起的状态。

大概是被看出来了吧?自己对她有了不洁的思想

“啊拉,这样握着我的手是想要做些什么?”

“啊.....”不知不觉中我大概看她的眼神都变了吧?

放开了她的手,我开始轻轻的喘气。

刚才一瞬间我的心脏体会到了失重的感觉。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阿颜贴近了我,在我的耳边说到

“想要做吗?”

注意到的时候,勃起的阳物已经被蜘蛛女郎握在手中了。

“呐,想做吗?”

“呜......”

虽然是在询问我,但是阿颜却开始了手的动作。

轻轻上下撸动,用轻柔的食指指肚重点欺负起处于颤动状态的龟头。

这样的动作让我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仿佛体内所有的力量现在都集中在了被握住的阳物中。

恰到好处的劲力,让我的阳物在她的手中成为了快乐的奴隶。

要在魔物的手中射精了啊

这份背德的快感让我欲罢不能

想要抗拒却无从下手,只能任她这样继续。

“要吗?”

最后的这句话成了最后的稻草,传于耳朵然后直达下方的阳物

“啊!”

射精了。

无法抑制住的射精了。

虽然射精了,但是她手中的余味还并没有消散,好像再射出来啊。

阿颜舔了舔手中的我的精液说道:“啊拉,看你拿一脸未尽的样子莫非还想让在帮你一次。”

“.....嗯。“这个时候也只能承认了。

”恩,可以啊~但是我有个条件哦~“

这个时候提条件毫无疑问是卑鄙的,因为现在我无论什么条件都会答应的吧?

”恩,我答应。“

”那好~那么.....“

从她嘴中说来的话却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

 

 

”那请你,不要爱上我。“

一字一句说的很清晰,

仿佛是因为很重要一般。

她这么跟我说

请你不要爱上我

 

 

一瞬间冷静了下来,无论是我的头脑还是我的性欲都在一瞬间冷静下来了。

为什么?

比起失落来说,更加多的是恐惧啊

害怕失去阿颜

害怕她不理我

害怕她喜欢别人

啊啊啊啊啊

害怕着 恐惧着 然后......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会变得没有阿颜就不行的?

说到底阿颜也只是魔物吧?

莫非,我喜欢阿颜了?

我喜欢上魔物了?

不,喜欢上她是肯定的,毕竟她可是我认为的,唯一一个知己啊

但是,这份喜欢到底是什么时候变为爱的?

这不可以吧?

没错这......

 

 

“为什么?”

到底还是问出来了,因为,不问出来不行。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的话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了吧?你是人类,我是魔物啊.....”

突然看见的,是她寂寞的容颜。

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不在乎!”

啊?

我在做什么啊?

莫非我是要告白吗?

确定吗?对方可是.....

 

 

喜欢啊这种情感,爱啊这种恋意

无法忍耐住的,要迸发出来的,并不是单纯的欲望,还有

刚刚理解的,一直珍藏在心底的

感情啊......

 

 

“我不在乎!我爱你!这世界能阻碍我的只有你说出’不爱我‘罢了! 否则没有人能阻挡我爱上你!”

啊啊,说出来了啊

一直呆在角落的我

什么都不想在乎的我

为了逃避开一切的伤痛而告诉自己

这是梦,这是梦,这是梦,所以没关系,当梦醒来一起都会变得好起来的。

梦境是美丽

因为一切都可以当做体验而不是现实

在梦境中体会快乐

在现实的梦境中体会悲伤

如此而已。

 

 

但是现在,

如果我一直在做梦的话,只有此刻我不想再做梦了!

我想要听到眼前这个女孩

这个温柔的女孩

这个一直用美丽嗓音说着“啊拉啊拉”的女孩

这个我第一次认作知己的女孩

这个我第一次.....爱上的女孩。

我想听到她说

她爱上我了。

 

 

如此的自私

就像她说过的那样

将梦加于别人的身上是自私的。

想要让别人体验跟你一样的梦

也就是说希望别人能像你想像的那样欣赏这个梦境。

 

 

但是......

不这样是不行的啊,唯有此刻,不这样是不行的啊。

 

 

”呐,我应该很早以前就跟您说过的吧?我们蜘蛛女郎一族是如何对待自己丈夫的。“

”......“

 

 

我们蜘蛛女郎一生下来就是没有父亲和母亲的。我们的父亲被母亲吃掉了,然后我们又吃掉了我们的母亲。

 

 

”所以呢,不行的啊,爱上我是不行的啊......“

啊......原来是这样.

”我,不想伤害你啊.....“

蜘蛛女郎一族的生子方法从来是这样的

将被人类社会屏蔽掉的人类带入自己的家,然后将男性没日没夜的强奸,等到有了孩子之后就将男性吃掉。

就算如何去反感这样的方式也没有办法,因为这是种族繁衍所必要的.....

但是

还是心存侥幸吗?

如果她能够因为爱上我而放弃种族的延续的话

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和她,永远的再一起了吧?

 

 

所以

”看来只有这么做了......“

不知道她在喃喃的说些什么?

 

 

她仿佛下定了决心,对我说:”那么,就让你知道一下吧,自己有多么的愚蠢。“

梦,塌了

就如同地震一般,到处都裂开了

”啊.....“

美丽景色裂开之后,是黑暗岩壁

这里是......

”洞穴?“

然后发现,原来自己的身上早已被蜘蛛网缠的死死的露出的 除了自己头部以外只是下身的阳物和被冷风吹着的屁股了

”啊......“

眼前的伊人露出了恶魔一般诱人的微笑。

”这样......你明白了吗?"

“啊......”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喉咙梗塞了什么也说不出来。

 

 

原来如此,是梦啊

我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精液的臭味到处都是

那些,都是我的吧?

“啊.....”

原来,我早就被强奸过无数次了?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老师说过的话

蜘蛛女郎是一种危险的生物,白天它会非常温柔的将男性诱惑到自己的洞穴,然后一到晚上她们就会化为残暴的生物不顾抵抗将男性狠狠的侵犯。等到早上她们又会变为温柔贤淑的样子,但是男性已经无法离开她们了,只能等到夜晚再次被她们强奸,如此的循环。

但是老师并没有告诉我们 蜘蛛女郎是有毒的。

那个毒

从那天开始注入到我的脖子中的毒大概是幻觉一类的毒素吧

那个毒素大概是可以控制的

所以我才会被蜘蛛女郎玩弄于鼓掌之中。

 

 

什么啊,果然我在做梦啊

想要再梦中醒来什么的

根本就不可能

就算醒来于所谓的现实当中,我照样还是在做梦

什么只有此刻我不想再做梦了

搞笑呢?

 

 

接下来的事情大概就简单了吧?

被继续玩弄,强奸,然后被吃掉。

就是这样吧?

但是事情还是跟我想象的不同。

”无聊啊.....“

”?“

在她的嘴中 我听到了奇怪的词语

”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不反抗的人类什么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

 

 

滚吧

 

 

然后她是这么说的

 

 

滚的远远的,别让我在见到你

 

 

“.....”

 

 

将我捆绑的紧紧的丝线一瞬间松开了

我被释放了?

“我才不想吃个活死人呢,你给滚的远远的。”她这么说着=把我的衣服扔到了我脚边,然后头也不回地像洞的深处走去。

离开了村子的我已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明明回家的道路自己还认得

却也无法像那熟悉的道路走去。

 

 

这样啊,

也许被吃掉了还稍微的好一点吧?

现在这样子在自己将自己的价值否定掉之后还被曾经爱过的人否定了价值

如此的我,已经没有任何活着的意义了吧?

 

 

”我,是笨蛋啊.....“

”我,是笨蛋啊......“

叫阿颜的女子这样嘲笑起自己。

有了身孕却放走了自己猎物

现在的自己才是真真正正的笨蛋啊

 

 

果然自己还是异类啊

 

 

作为蜘蛛女郎出生的阿颜本来对自己的父母亲没有什么情感

为了得到人类的同情,为了能够诱惑人类,为了欺骗人类的感性

蜘蛛女郎才会去学习人类的表情,人类的动作,人类的说话方式。

唯独情感,是绝对不会从人类哪里学习的。

 

 

因为没有学习的必要

何况对蜘蛛女郎来说,人类的情感什么根本就是累赘

对繁衍种族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就如同......

禁果一般呢?

 

 

”啊拉啊拉,我还真是只能用残念来形容呢?“

在腹部阵痛的时候,阿颜自嘲到。

 

 

如果吃掉了那个人的话,现在的自己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吧?

就算再怎么使用库存类的精液也无法让自己的孩子们安心下来呢......

因为毕竟新鲜的,化为血水般的精液才是他们最最需要的呢。

所以说自己是笨蛋啊

刚刚将那个人诱惑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想,只是为了榨取精液而迎合他那白痴般的言论。

但是

本以为那个人只是单纯的人类社会的LOSER,却没有想到他还拥有其他的东西。

那份温柔

那份纯真

那份......独特的魅力

天马行空的幻想?未曾体验过的梦境?

那种东西有什么意义啊?

那种在现实中完全不存在的东西有什么意义啊?

就算将来人类能够将那些幻想变为现实

就算将来他能够发现那样的景色

就算将来世界能如同他想象的那样的美好

那又有什么意义啊?

现在不是照样被人类所排斥?

现在不是照样被人所嘲笑?

现在不是照样被父母所看不起?

现在不照样被其他人所掠夺?

因为弱小

因为懒惰

因为失去了面对的勇气

因为失去了努力的理由

而产生的梦境

有什么意义可言?

 

 

整天只知道做梦的人

有什么.....

有什么.....

 

 

但是自己却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这样的人

这样的笨蛋 这样的白痴 这样的只会在梦中活着的人

”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

大概是自己,没有他那样的东西吧?

他幻想中的楼阁,他梦境中山川,他梦境中的让人身临其境的感觉

好像永远的听下去啊

听他讲述那永远讲述不完的故事

 

 

无聊的人

是我

阿颜发现了

只是为了种族繁衍而活着的我,为了勾引男性而学习的我

笨蛋的人是我

明明选择了种族的繁衍却又爱上猎物的我

但是不后悔

”妾身不后悔的......“

悲伤什么的,也许会有点,但是......

”怎么可能后悔呢?“

爱上一个人

”无怨无悔.....“

只是有点可惜了

到了最后的最后,还是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是什么。

”是个帅气的名字就好了呢~“

结尾

 

 

这是第几天了?

在疼痛中晕厥,再因为冰冷而醒过来

无数次的重复这个过程

使得阿颜的身体已经处于脱力的状态了。

没有能够求助的人,一切都是自己的自作自受。

身体内的孩子已经迫不及待的蚕食起自己了

能够撑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失神已经是奇迹了吧?

下一个梦境到来之时,大概就是......我死亡的时候吧?

 

 

好想

好想在见一面啊

那个人

为了不让那个人知道自己这个样子所以一直忍耐着没有去见他

因为一定会这样的吧?

他一定会为了我恳求我吃掉他的吧?

但是现在

临近死亡的我,真的真的好想再见他一面啊

 

 

徒劳地向洞口挪动自己的身体

然后

仿佛在洞口照耀进来的光芒中看到了他的身影

又要......进入梦境了吗?

最后做了这样的梦也算不错呢.....

恩,那个呢

张开了口在最后的时刻吐出了这几个字。

 

 

 

 

今生无缘

来世再见

注释
神门逸人 神门逸人 10.00节操
  • 喜欢(+1) 1
  • 感谢(+1) 1
链接到点评

 

 

0taburiss 发表于 2014-8-26 15:58

很不错的文章呢,悲剧的气息很强。另外还想探讨一下,蜘蛛和螳螂这种交配后吃掉雄性的习性是为了补充营养, ...

{:10_645:}因为有这个习性,所以蜘蛛和螳螂得以补充充足的营养而生下后代,从而把这一习性流传了下来~ 所以,即使有充足的营养来源,依照流传下来的本能(魔性~),还是会把配偶吃掉的~

当然~ 还有一种叫做爱的力量可以让人吃下爱人……

咳咳,我是说可以让魔物娘放弃天性(还是好想说魔♀性这个词啊……)不再吃人的说~

最后,请和我签订契约,成为我的朋友吧~

 

但榨精什么的是免不了的~

链接到点评
  • 2 周后...

看起来是轻小说的格式,却有种散文般的唯美和忧伤,人性与本能兽性的激烈冲突隐藏在平缓的叙事节奏之下,用爱战胜两者冲突的阿颜所表现的悲伤与伟大在结尾的一句“今生无缘,来世再见”猛地爆发出来,给人一种心灵的震撼。开放式的结局带给人无限的遐想,是阿颜吞噬了前来搭救的男主?还是男主带走了逝去的阿颜留下的两人骨肉?抑或男主找到了让两人共同存活的方法?这些恐怕并不重要了,因为“在梦中寻找的爱”这个主题已经让读者感受到了,我不自觉地想起以前看的《倩女幽魂》了呢。最后提个意见,完稿时多梳理一下句子,有些用句读起来不怎么通顺。那么,希望能看到作者更多的好作品。(PS:其实这种拥有必须吞噬智慧生物人类才能繁衍的魔物娘种族从现实生物上来说灭族肯定是不远的事情哦,毕竟繁衍条件太过于严苛了){:7_516:}

链接到点评
×
×
  • 新建...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