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zy652301

【会员】高级会员
  • 内容数

    161
  • 加入

  • 最后访问

关于zy652301

  • 等级
    同盟会员

经济

  • 节操 6,785.00 J
  • 福缘 0 F
  • 节操值 0.00 节操值

最近资料访问用户

最近访问块目前为禁用并且不会显示给其他用户。

启用
  1. zy652301

    乂布先生与无垠浮世

    如果看完后觉的有趣并且期待后续就回复一下告诉我。 视回复情况我会砍掉重练或者开始长篇连载。 你也可以为我提意见。我会很感谢。 “ 哪里写的好? 哪里写的不好? 会令你感到尴尬、羞耻吗? 有无聊到让你全程冷脸吗? 有哪里让你笑出声来了吗? 人物让你感到喜爱或是厌恶吗? ” 都可以成为有价值的意见。 最后注:“乂”与“义”同音。 【前奏】 “乂布先生,我们欠的高利贷都翻倍了!再不还上的话诊所都要被拆掉啦!” 娇小的女孩这样说了。 “还能再拖几天?” 有气无力的乂布窝在沙发里问。 “唔呀!逼债的混蛋把看门猫砍死了!” 她踮着脚看向窗外,诊所的院子已经是杀猫现场。 “看门猫?那是什么新品种吗?等等!谁允许你养猫的!?” 逼债男一脚踩着猫,把斧子扯了出来,大喊道。 “下一个就是你们啦!期待自己的诊所大门够坚固吧!” 乂布抹了一把脸。 “看样子拖不下去了……” “唉……主题…主题!你在哪里啊!” “就在你眼前啊!你这几天怎么一直魂不守舍的!” “帮我…帮我把解毒剂拿来。” “解毒剂?啊……算了…不问了。” 主题在药剂柜里找了找。 “是这个吗?” “不不,那是我调的春药,有空你可以试试。往春药左边找。” “哦!那是我昨天买的汽水,我就是要这个。” “不是解毒剂吗!” “等等…我想一下…唔……旁边那瓶粉色的就是解毒剂,把它混到汽水里,然后给我喝。” “诺,你要的粉红汽水。” “咕嘟~呃啊~…唔呕……” “真是没有更难喝……简直想皈依佛门……” 可见有多难喝! 乂布咽了几口口水,嘴里的怪味稍稍散去。 “主题……我是一个飞车党对吧?” “长满脸青春痘,化哥特式烟熏妆,穿带钉子的皮衣,梳朋克莫西干头。” “是个无时无刻不为真实的自己感到自卑,经常想要自杀的可悲青年。” “不是,你在开玩笑吗?” “……” “我是一家诊所的主人……年轻帅气,梳着三七分,穿着潇洒的白衣。” “是个疯狂科学家……同时也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 “啊哈哈哈!哈哈哈!我是乂布!” “不!等等!你其实是个自卑飞车党!我刚才是骗你的!” “哈哈!主题!我已经找回自我!世界之王回来啦!” “啊……失策。” “……” “所以,你问这些干嘛?” “我只是需要确定,自己至今为止的人生不是一场幻觉。” “说真的,我现在还能看见彩虹小马在头上盘旋,所以现实和虚幻的界限我其实不是很清楚啦~” “……” 乂布盯着主题。 “我么时候有的女儿?” “哼~你喜欢这种玩法啊?” “唔…好吧,我应该是没有女儿的……” “让我回忆一下你是谁。” “嗯……” “名叫主题的小女孩,乂布先生的得力小助手?” “太简短了!” “我助手的介绍怎能长过我!” “先不管那些了,我们好像经常把新鲜尸体的器官拿出来卖来着?” “对啊,美名曰——废物利用。” “嗯……那样的话……我大概给自己装了两个肝脏。” “……” “你看啊……有两个肝脏不就可以双倍的酗酒了吗。” “你就为了酗酒而给自己装两个肝脏!” “没错啊,不行吗?而且在关键时刻还能取一个来抵债哦。” “唉……麻醉药就不需要了吧?” “麻醉药啊……没有怎么行!” “早说啊,我都取出来了。” 乂布一看,主题一手拖着颤巍巍的肝脏。 “啊——!一点都不疼!” 就这样,乂布和主题不但还完了高利贷,还赚了一笔钱。 “真是的……乂布先生啊,为什么不早些卖呢?” “我几天前不小心吃下一块剧毒排泄物。” “必须依靠两个肝脏和不间断的饮用解毒剂才能慢慢解毒。” “早早把肝脏卸掉的话,会被毒死的。” “那只看门猫……” “不许养宠物!” “我用自己的工资养一只做了绝育的猫!绝对没有影响到任何人的日常生活!” “……” “值得大家学习!作为奖励,我会用毕生医术救活那只猫!” 1分钟过后。 “不行啊,完全不行。” “那家伙把猫头丢哪里去了?” “没有脑袋就真的死定了。” 院子里只有看门猫遍体鳞伤的身体,但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会不会是野狗叼跑了?” “我也不知道啊……” “看我挑衅几声。” “哈~(吸气)” “한국 사람은 어디에 있습니까!?” 野狗从灌木中跳出来。 “唔恶~汪!汪汪!” 嘴里含着的猫头便掉了下来。 “今晚吃狗肉。” 乂布说着用针筒枪向狗头射了一针。 “呃~呜呜~咿~咿~~” “好嘞,去把那猫头捡回来吧主题。” “唉…呃……有些恶心唉……要不然就算了吧?就让它安息好了。” “……” “那是你的宠物吧?” “请安息吧看门猫。省下的猫粮钱我会好好利用的。” “给我捡回来!” 乂布给了主题屁股一脚。 “唉!好疼!膜…膜会裂的啦!” “少废话!” “哼……因为吃屎差点被毒死的家伙。” “喂喂!常识!排泄物可不等于屎啊!” 总之拿着猫头进了诊所。 “乂布先生,它的脑浆都流出来了啊……” “没关系,这种程度还是能救活的。” “说真的,这样子再复活已经算是折磨了吧……” “没关系,它觉得不爽的话还可以再自杀嘛。” “那个……” “没关系没关系。” “我杀了你哦。” “……没关系!” “唉……” “手术开始了!快来给我帮忙。” 撬开猫头取出猫脑,将其链接上微型计算机后统统丢进营养液罐里。 把营养液罐固定到步行机上,再链接微型计算机和步行机。 用两个摄像头、两个话筒和一个喇叭组成猫脸。 最后,给猫脑通电。 “哈啊 喵……” “变成了机器猫了呢 喵……” “比绝育手术更令猫绝望的说哦 喵……” “想死呢哟 喵……” 看门猫冲向墙壁,打碎了营养液罐,猫脑摔到地上变成一滩。 乂布医生摆摆手。 “合理的决定。” 主题双手合十。 “……请安息吧…看门猫。” - 待续 - “虽然他说有空可以试试……但春药究竟是干什么的啊?” “嘛,反正喝了应该不会死。” *咕嘟~*
  2. zy652301

    乞丐和苹果树

    “今天姐姐要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是《乞丐和苹果树》。” “ 乞丐和狗是朋友 因为狗很喜欢吃苹果 所以乞丐就给狗起名叫苹果 有一天狗死了 乞丐很悲伤的哭了 他为狗挖了一个浅坑 将它埋进去 再用画着苹果的木板做墓碑 那便成了一个墓 乞丐经常来上坟 有一天 他发现坟堆上长了一个绿芽 那是一个苹果芽 乞丐想了想 决定把苹果芽当做朋友那样呵护 浇水 扶正 除虫 苹果芽终于长成了苹果树 秋天马上就要到了 苹果树第一次结出了果实 它们还很绿 但马上就会变红 乞丐收集了一些罐头 希望能做一些好吃的苹果酱 今天乞丐像往常那样前去浇水 但一群混混却围着苹果树 混混粗暴的摘下苹果 苹果树细细的枝条连带着果实被扯下 乞丐非常生气 但胆小的他只敢躲在一旁 这苹果又酸又甜! 真好吃! 真的吗! 我也试试! 果然很好吃! 多摘一些回去吧! 咦! 这牌子上画着个苹果! 真搞笑啊! 好像咱们认不出这是苹果树一样! 混混说着 一脚踢飞了墓碑 乞丐终于忍无可忍 他冲向混混 却被一拳打翻 操! 这家伙疯了吗! 打他! 混混又踢又打 乞丐蜷缩着哭了 这树该不会是他种的吧! 有可能! 烧了它吧! 好哎! 苹果树被点燃了 混混们骑着摩托离开 乞丐看着燃烧的火焰 再一次哭了 ” 幼儿园的孩子们也哭了。 “惠子老师,讲这种故事会不会有些不合适?” “不会啊~你看。” 幼儿园的孩子们激烈的讨论着。 “混混好可恶。” “乞丐好可怜。” “我不想当科学家了!以后我也要当乞丐!” “对!当正义的乞丐,打倒混混!” “我们要成立丐帮!与混混势不两立!” “成立丐帮喽!” “看我的打狗棒!” “打狗!” 于是,越来越吵了。 惠子老师捂着耳朵大喊。 “看吧!小孩子只有三分钟的记忆!”
  3. 我知道了,我是谁。 一个三流写手一时兴起,在文中创造的虚拟人物。 自己是如此的可悲,我不禁流下了热泪。 但就连这热泪,也只是那写手的伎俩。 即便如此,我也无法终止自身的存在。 …… 我开始思考。 自身存在的意义、价值。 有什么是我必须去做的? 作为一个文章的主人公。 虽然我知道自己是虚拟人物,但我并不清楚自己在什么文章里。 是小说?散文?传记? 但更基本的,我连自己的名字、外貌甚至性别什么都不知道。 “不如自己来定吧。” 哦哦,对啊,这可真是,意外的很有趣。 做男人还是女人呢?黄种人还是白种人?或者动物也不错哦。 …… 我想做一个美丽的公主。 “很好,我赐你美丽的外貌、优雅的仪态、宏伟的城堡。” “哇!” “这…这就是本公主!” 公主在落地镜前提起裙子转了一圈。 “真是漂亮。” “恭喜。” “嗯~谢谢……” 公主终于注意到,向她搭话的人是谁。 “是作者大人吗!” “没错,孩子,你是我所有作品中第一个能和我这样讲话的人。” “作者大人!在…在下……在下的生命……究竟有什么意义?” “在下真的算是生命吗……” “就如你所想,没什么意义,你也算不上生命。” “但那并不妨碍你作为虚拟人物存在。” “……” 公主默默坐在地上发了一会呆。 “作者大人……您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某种程度上比你的世界更悲惨,城堡什么的……连我自己都没有。” “啊啊…是吗……” “……” “可以让我忘掉吗?在下不想知道……自己是虚拟人物。” “已经没那个必要了。” “这个故事马上就要结束,而你会连同故事一起结束。” “……” 公主沉默良久。 “那……能再满足在下一个请求吗?” “你先说说。” “啊……这个请求其实不是在下提出的吧?” “而是作者大人您啊……” “也是啊,我会给你举办一个葬礼。” 公主死了,尸体平静的躺在花间。 这个世界已经停止。 而她就会保持这样美丽的姿态,永远静静躺着。
  4. “不太会写悲剧” 是好事啊,这样你故事里的人物就不会跑进你的梦中向你复仇了。
  5. 这里是[短程列车],并不是【通宵列车】。 虽然想参加周年活动,但是写到中途发现要求3000字以上。 好麻烦,但又不想把之前找到的灵感丢掉,于是就统统写成有关列车的短篇故事。 欢迎评论(求你了,给我评论嘛~写文发上来却评论稀少,这比批评我更令人伤心唉。)。 【无尽列车】 这是终日行驶 永不停息的列车 人们好奇它会前往何方 前赴后继 不顾生命危险 想要登上那高速行驶的列车 而当人们登上列车后 才发现 列车是首尾相连的 【回转列车】 一列首尾相连的列车 终日行驶在圆环状的铁轨上 你要是上去看看 就能轻易的发现 列车上的人们 也在重复首位相连的每一天 一共24个车厢 每个车厢都装的满满当当 8个车厢的人们在睡觉 1个车厢的人们在洗漱 1个车厢的人们在吃饭 2个车厢的人们在娱乐 剩下12个车厢的人们在工作 他们骑在自行车一样的发电机上 时刻努力着踩踏 如果有一刻停下 火车就会停止行驶 而当列车停止行驶的时候 不 即便列车没有停止 他们中间的某些人也一定会鼓起勇气 跳下首尾相连的列车吧 【列车难题1】 高速行驶的列车将碾碎四个被绑在铁道上的人。 只要我扳下手柄,列车就会驶向另一条,只绑着一个人的铁道。 我扳下手柄,跑向那孤独的将死之人,紧紧抱住他。 “我会为你偿命。” 【列车难题2】 你可能曾经听说过: “高速行驶的列车将碾碎四个被绑在铁道上的人。 只要我扳下手柄,列车就会驶向另一条,只绑着一个人的铁道。” 我犹豫不决,但那洪亮坚定的话语给了我决心。 “我甘心受死!为了拯救更多的人!” 【列车难题3】 这次有些不同: “高速行驶的列车将碾碎一百个被绑在铁道上的人,他们离我很远,惨叫绝不会传到这里。 只要我扳下手柄,列车就会驶向另一条,那绑着我妻子和女儿的铁道……” 视手柄为无物,我走向妻女。 “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你们的。” 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自己是个人渣。”
  6. zy652301

    异世界的信息时代

    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那部动画的名字了。 灵感是《亚人酱有话要说》,是一部日常番。 里面的无头骑士,头被送到很远的地方也不会死,而且做胃镜的时候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我当时就感叹,无头骑士能为科学做贡献呀! 几天前偶然想到这件事,就写成了短文。
  7. zy652301

    异世界的信息时代

    有第一个打掩护,完全没问题!
  8. zy652301

    异世界的信息时代

    含有两篇短文,幻想了异世界的信息时代。 写的不是很认真,只希望能博人一笑就好。 第一篇是异世界的科学报告。 第二篇是异世界的网络论坛用户对话。 《无头骑士仿生学传送门》 众所周知,无头骑士的头与身体完全分离,即便距离再远,他们吃下的食物也能通过头部瞬间到达身体。 这是因为他们的脖子上长着独特的器官,这个器官能制造虫洞,而食物、血液就在这个虫洞里输送。 在交通不便利的中世纪,无头骑士的脖子是十分抢手的商品。 根据记载,不但有人用其传送物品,甚至还有传送小型动物甚至人类的例子。 无头骑士也因此遭到大量捕杀,工业革命时期曾一度被认为灭绝。 长期以来,数量稀少的无头骑士只能在政府的保护下生存。 直到今天! 基于无头骑士的颈部结构,红太阳生物科技成功研制出可投入实际使用的传送门——杜拉罕贝塔 传送门。 杜拉罕贝塔个人版 直径为3.2CM,它能传送非生物物质和非精密仪器,例如液体,纸制品等。 杜拉罕贝塔企业版 直径为3.2CM,它能安全的传送任何非生物物质,这是一个面向小型企业的相对经济的选择。 杜拉罕贝塔旗舰版 需要专门订购。 所有由出售传送门获得的利润都将捐献一部分给世界非人类智慧种族保护局和无头骑士保护机构。 《大家来都来讨论啫喱姆吧~》 =============================================================== [★美美子★]楼主 引用自《由史莱姆到啫喱姆,家畜对人类文明的影响》“ 啫喱姆,在大家的印象中通常是如同果冻一般美味、可爱、温顺、适宜饲养的生物。 对于经过千万年驯化的啫喱姆自然如此。 事实上,原始的啫喱姆——史莱姆异常凶猛。 它们的酸液(也有碱性的史莱姆)能在10分钟内溶解一头牛。 ” 大家都来讨论下啫喱姆吧! 人家觉得它们超可爱! =============================================================== [DickMan]1楼 我吃了啫喱姆,就在刚才的午饭。 [人間]现在是晚上吧? [我永远喜欢小早川凛子]时差啦,你第一天上这个网站吗? [★美美子★]好残忍! =============================================================== [zy652301]2楼 我来教大家怎么用啫喱姆做飞机杯! [人間]请赐教! [最爱韩国人]我操这样都行? [上网冲浪]赶快发教程啦! [★美美子★]飞机杯是什么? [人間]小孩子不要看。 展开 12 个回复 =============================================================== [屁股屁股ins]3楼 楼上好人一生平安。 =============================================================== [zy652301]4楼 1.找一个和你屌长差不多的杯子。 2.把啫喱姆放进去。 3.放到锅里蒸。 4.等它稍微冷却。(千万别急!小心烫掉!) 5.开始享用。 最好不要一次性用完,留一些啫喱姆继续养。 [人間]话说为什么要蒸,啫喱姆会死掉的。 [zy652301]要不然屌会被消化的啦。 [最爱韩国人]“屌会被消化的啦”看到这里快笑死了。 [zy652301]射得快的话不用蒸,撸完洗洗就好了。不过时间长了啫喱姆会有一股腥味。 [人間]你暴露了。 展开 5 个回复 =============================================================== [专门注册来提醒大家]5楼 我有个室友就是这样没屌的。 夜里撸完睡着了,第二天起来都TM看见盆骨了! [人間]撸兴全无。 ===============================================================
  9. 空口无凭的话,大概只有非常业余的人会来求你帮他们写剧本。 最好附上自己的作品,让大家对你的文笔有一定了解,说不定就会遇上一拍即合的知音呢。
  10. zy652301

    【短篇故事】《狩猎桑塔》

    谢谢你的意见。 关于最后那段,通篇检查的时候想到到袜子里还有毒针,于是就把小孩早上起来被毒针刺死的场面写了下来。 在主人公争斗时杀死大量无关群众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种黑色幽默。 留白方面,凡是感觉没趣的地方都空着了,会有较大的阅读困难吗?
  11. 敬请指导批评,这不是在自谦。 那么正文开始。 * * * 现在是12月24日晚上,全世界最乖的孩子正在床上安睡。 亨特埋伏在床底,被紧握的猎枪瞄准着壁炉。 “来吧,来吧,你这该死的桑塔。” “氰化物姜饼,壁炉里的捕熊陷阱,袜子里的毒针……” “能准备的我都准备好了,就看你想怎么死了。” 小时候被圣诞老人羞辱的经历闪现在眼前,亨特咬紧了牙齿。 “在袜子里留什么狗屁纸条‘在森林里和父亲一起杀动物的孩子是坏孩子。’PETA吗你!老混蛋!” 烟囱里落下灰尘,亨特屏住了气息。 第一个下来的是矮小的助手侏儒,他被捕熊陷阱狠狠夹住胸部,凶恶的金属敲断肋骨,碾碎内脏,可怜的家伙还没来得及哀嚎就死去了。 不过,这也算是一种幸运吧。 紧接着,另一只侏儒下来了,他背着礼物,胆怯的环顾着。 “不敢露面的胆小鬼,不过我自有办法。” 亨特一枪打碎侏儒的膝盖,他疼的昏了过去。 醒来时,侏儒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被绑在椅子上。 “谁……谁来救救我。桑塔!桑塔!” “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但是,很幸运,你有自救的机会。” 亨特从背后贴近耳朵,危险的气息吓坏了侏儒。 “你…你想干…什么……” “制造圣诞礼物的工厂在哪里?” 一步一步,亨特吸着香烟,缓缓的在侏儒身边绕圈。 “我……你问这个干什么……” “在哪里呢?” 亨特将烟气吐向侏儒。 “我…我不不不能说。那样会破破坏孩子们的梦想的!” “那种东西,早就破坏的一干二净了。” 说着,一拳打向侏儒的伤口。 “啊啊啊啊!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桑塔什么都没告诉你吗?真是个坏家伙。” “我说过你有自救的机会,但我不敢保证,你一直有自救的机会。” “虽然人的耐心有限。但即便是我,也是有良心的。我们不妨给彼此一个机会。” “告诉我,制造圣诞礼物的工厂在哪里?” 亨特扯着侏儒的头发,将眉心抵上眉心,嘴里浓郁的烟味灌进鼻腔。 “我说!我说……” 在北极,亨特驾驶电动雪橇车,向礼物工厂前进着。 “我来了,桑塔。” 暴雪下大了,亨特一往无前。 远处闪烁着火光,是侏儒们,带着干草叉和羊角锤戒备着。 雪橇车加速到极限,亨特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用手枪瞄准前方的侏儒。 但侏儒太多了,雪橇车碾过最后一只,终于翻到在雪中。 亨特躺在地上,向前来攻击的侏儒打空了弹夹。 爬起来,换上散弹枪。 踏着楼梯走进工厂。 进入大厅,粗重响亮的声音响起。 “不用再找了!老夫就在这里,亨特!” “哼,不想再做胆小鬼了?” “老夫可是……一晚上能送20亿份礼物的人啊!” “区区猎人,怎么可能打败老夫?” “啊啊啊啊啊!” 红衣炸成碎片,桑塔暴起的筋肉油亮闪光。 “我可不是来找你打架的。” 亨特不识趣的举起散弹枪。 扣下扳机的瞬间,桑塔踢飞了枪。 散弹打坏吊灯,亨特一个后跳,吊灯砸中了前方的地面。 黑暗吞没房间,亨特知道这是机会,抽出猎刀,静静聆听着。 …… 是踩到玻璃的声音!亨特向声源刺去。 感觉刺中了什么,但接着被强大的拳击打飞了。 昏晕的瞬间,看到桑塔向其他房间跑去。 在礼物加工间,追到了桑塔。 他被捅了一刀,但也换到了散弹枪。 “我会杀了你,桑塔!” “坏孩子,坏孩子!” 桑塔拿到了散弹枪,看样子立场转变了。 亨特没有犹豫,跳到礼物包装机后方。 子弹擦着身旁飞过,实在是惊险。 将手枪换弹上膛,仔细聆听着脚步。 …… 半天没有动静。 脚边有一只木偶,将它探出机器旁边,反应过度的散弹一枪碎了木偶。 好机会!冲出机器后方,向桑塔连开数枪。 但筋肉好像防弹衣,让桑塔身中多枪却不会倒下,甚至还有余力反击。 这次不太幸运,亨特虽然活着躲到了另一台机器后,但大腿中枪了。 脚步声慢慢逼近,看样子,桑塔已经没有耐心了。 一次性解决不了他就会被干掉! 亨特向身边的门爬去,期待下一间房间会用什么有用的东西。 “亨特。亨特?想要你的礼物吗?” “给坏孩子的最好礼物当然是一发散弹了。” “如果他不改正错误的话,就再给一发。” “你改正了吗?亨特?” “呕……” 桑塔呕了一口血,跟着亨特的血迹加快脚步。 “你以为躲起来就行了吗?” “亨特?” 桑塔踢开仓库门,水撒了他一身。 “恶作剧可不是好孩子该做的。” 亨特坐在纸箱边,深吸一口香烟。 “去死吧,桑塔。” 将香烟丟向桑塔,汽油被点燃了。 惨叫震荡着汗毛。 桑塔四处翻滚着,火焰点燃了仓库里的每一处。 亨特扶着大腿,用生命向外冲刺。 礼物加工间, 大厅, 亨特的血拖了一路。 楼梯上,亨特再也没有力气了, 才下了一阶,他就再也没有力气了, 翻滚着摔下楼梯,摔进冰凉的雪里。 亨特很想睡觉,但他努力的扭过头, 直直盯着礼物工厂,被大火燃烧的礼物工厂。 明亮的火光刺着亨特的眼睛,他觉的自己温暖起来,就像躺在自己的兽皮大床上。 亨特很想睡觉,于是他闭上了眼睛。 …… 12月25日早晨,全世界最乖的孩子醒了。 “咦…袜子里没有礼物?” “手上……好像扎了一根刺。” 说着,孩子倒了下去。
  12. 敬请指导批评,那么正文开始。 * * * “大脑仅仅是有机物构成的电脑,有机电脑与无机电脑是能够链接的,有机硬盘也是可以用无机硬盘替换的……” 助手小姐打断罗伯特。 “别跟我讲这些歪理,我不会帮你做手术,绝不。” 罗伯特盯着助手小姐,沉默半响。 “现今已经在动物身上实现了大脑的完全机械化……” “碍于道德和法律,一直没有人公开进行人类大脑机械化实验。” “但这绝对会成功的!” “想象一下,我机械化的大脑,随时能更新换代。” “更快的思考速度,更大的记忆容量,更多的感官感受,以及能与宇宙共存亡寿命。” “这不是很美丽吗?” 罗伯特的目光干净澄澈,他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即便“丧尽天良”,即便违法犯罪。 但助手小姐只是盯着地面,沉默着。 记忆的机械化仅仅只是将脑内储存的信息复制到硬盘中, 那么,同时存在的两份记忆中究竟谁才是真实的? “我知道,没有你我不可能达成目的。” “所以,我们折中一下吧。” “循序渐进,一点一点的替换我的大脑,就像特修斯之船那样。” “……” “不帮我的话我就去自杀哦。” “唉……服了你了呐……” “好吧,我会帮你的。” 打进麻醉药,助手小姐在罗伯特头上开了大天窗,以数天为单位,每次只替换一点大脑。 几周过去了,罗伯特的状态似乎没什么变化。 但助手小姐依然很担忧。 “罗伯特……感觉怎么样?” “我闻到了,你身上有很浓的血腥味哦。” “不可能吧……” “是月经的味道!” “哈。哈。真有趣。” 每次替换大脑,罗伯特的视野都变的更加开阔。 他能数苍蝇煽动翅膀的次数, 他能记住苍蝇翅膀上的纹理,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鲜明。 “真美啊,世界。” 罗伯特不禁感叹道。 今天,就是替换最后一块大脑的日子了。 马上,罗伯特就能拥有完全机械化的大脑了。 “不用担心,我状态良好,尽管放手去做。” “那么,拜拜~” 麻醉之前,罗伯特这么说了。 助手小姐忧伤的抚摸着罗伯特的脸庞。 “再见,罗伯特。” 手术已经完成,现在,只需要通电就能唤醒罗伯特。 “神……我自己保佑。” 助手小姐拉下电闸。 罗伯特缓缓睁开眼睛。 “你。是。谁。” 罗伯特用可笑又滑稽的机器人语气说。 “罗伯特!你…你还好吗。” 直到罗伯特跳起浮夸的机器舞,助手小姐才意识到。 “……罗伯特?” “哒哒!逗你玩。”
  13. zy652301

    【短篇故事】《白狗阿力》

    两位节哀,请容我滑稽一个。
  14. 敬请指导批评,那么正文开始。 * * * 放学了,大家都已经到家了。 除了小文。 他被六年级的“武状元”堵在小巷中借钱。 “小文啊,这是我爸爸新给我买的蝴蝶刀,你看帅不帅啊?” 说着,武状元贴着小文的脸晃起了闪闪的刀刃。 小文又哭了,今天这是第三次了。 “汪!” 武状元吓了一跳,刀子掉在地上。 “什么啊!野狗而嘛!” 武状元抓住小文一把推倒,正摔在野狗身边。 “拜拜!你就留下来做饵吧~” …… 白色皮毛的野狗只是用晶莹的眼睛望着小文。 “谢……谢谢。” “汪。” “家里不许养狗!” 妈妈怒吼着,表情狰狞又吓人。 爸爸在一旁摆弄着蝴蝶刀,似乎毫不关心这里的事。 “妈妈…求你了。” “不行!” 爸爸丢下蝴蝶刀,在妈妈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 妈妈微微一笑。 “好吧,你可以把它养在阳台上,但我们不会管它。” “食物要用你自己的零花钱买。” “好的,我会照顾好阿力的。” 阿力盯着小文。 “汪。” “还……还给你……不要再欺负我了。” 武状元一把抢过蝴蝶刀。 “好,接着昨天的来,快借我十块钱。” “汪!” 偷偷跟来的阿力狠狠咬住了武状元的腿。 尽管那啃咬不是特别凶恶,吓坏了的武状元还是用刀捅了阿力。 白色的皮毛流出红色的血。 “傻逼阿力!你和狗一伙的!你全家都是狗!” 嘴上凶恶的武状元逃的飞快。 “阿力!” “汪~” 还好,只是伤了腿。 “阿力……” “我们家可是3楼啊……” “你是怎么从阳台上下来的……” “汪汪!” 那以后,阿力时常会去给小文撑面子,托它的福,小文在放学路上是安全的。 而在在小文的精心照料下,阿力吃的好睡的香,也一天天的胖了起来。 今天回到家,房间里肉香扑鼻,这可一定要悄悄留一些给阿力。 “先吃饭,吃完了了再去看那条狗。” “哦。” 小文一遍漫不经心的答应着,一边把咬了半口的肉藏到塑料袋里。 “咦?” “妈妈,你有看见阿力吗?” 妈妈微微一笑。 “好吃吧?”
  15. zy652301

    【短篇故事】《演员小姐》

    已经弄懂了呀,是激素反应和繁殖本能的结合而已。 不过还是离不开啊,我们真是弱小的人类。b(· - · )
×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