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社区搜索

显示标签 ''探讨交流'' 的结果。

  • 搜索标签

    用逗号隔离标签。
  • 搜索作者

内容类型


版块

  • 同盟辖区
    • 新手保护区
    • 综合事务区
    • 版主招募区
    • 活动栏
  • 文化漫谈
    • 节操の广场
    • 三次元同好会
    • 文学领地
    • 涂鸦手绘
    • 语音交流区
  • 极乐净土
  • 恋语幽境
    • Gal主题公园(交流区)
    • Gal流光殿堂(展示区)
  • 不动游星
    • 一般向游戏交流区
    • 桌游区
  • 动漫地带
    • 动漫讨论区

分类

没有结果可显示。

没有结果可显示。


从哪搜索...

查找结果拥有...


创建日期

  • 开始

    结束


最后更新

  • 开始

    结束


以量过滤...

加入

  • 开始

    结束


用户组


  1. 等晚上我再来补一下图片 反正我很喜欢,恶堕前后女主的反差,还有在最终堕落时女主的宣言,不能错过。 在过程中女主在正义和色欲当中摇摆也很好。 即堕?虽然也行,但是有点可惜了... 前几天还在打光翼战姬新系列,今天就收到了光翼战姬要出三个半价作的预告,公主骑士外传...新系列的34(就是画风我依然不太草)
  2. 本人玩到某段剧情觉得特别有意思,做了个简单的心理测验。大家快来测试看看,你是钝感男主人公吗? 【注意】以下测试包含游戏《交响乐之雨》的部分剧透,虽然不算是关键剧情(应该吧),请酌情阅览。 █出题篇 情境1. 星期天早上你家的门铃响了。打开门一看,门外竟然是你异地恋的女朋友,她突然从远方来到了你和她双胞胎妹妹所在的小镇。 你会—— ・选项A(认同)- 放她进来 → 前进到情境2 ・选项B(異議あり!!)- 放nηdρ,你一定是妹妹假扮的 → 跳到结果6 --- 情境2. 女朋友进门聊了几句,你关心她长途跋涉的劳累,但她笑着表示今天很有精神,没问题。 你会—— ・选项A(认同)- 好好慰劳她 → 前进到情境3 ・选项B(異議あり!!)- 放nηdρ,你一定是妹妹假扮的 → 跳到结果5 --- 情境3. 你和女朋友出门逛街,聊天时不经意地提到了她妹妹,你笑她妹妹笨拙时,她为妹妹打抱不平地说要向妹妹告状。 你会—— ・选项A(认同)- 赶紧改口 → 前进到情境4 ・选项B(異議あり!!)- 放nηdρ,你一定是妹妹假扮的 → 跳到结果4 --- 情境4. 到了晚餐时间,女朋友要做饭给你吃。她看了下冰箱,表示做茄子烧肉——那正好是几周前和妹妹住一起的奶奶的拿手料理。 你会—— ・选项A(认同)- 开玩笑地说你对茄子烧肉的标准很高 → 前进到情境5 ・选项B(異議あり!!)- 放nηdρ,你一定是妹妹假扮的 → 跳到结果3 --- 情境5. 女朋友做完了饭,端出来时不经意地合着房间的音乐哼着,这首曲子也是你和她妹妹的毕业合奏曲。你听到后无意识地叫了她妹妹的名字,她非常惊讶。 你会—— ・选项A(认同)- 赶紧道歉 → 前进到结果1 ・选项B(異議あり!!)- 放nηdρ,你一定是妹妹假扮的 → 跳到结果2 --- █解答篇 ・结果1-认同结局:女朋友不接受你的道歉,逃离了你家,借宿在她妹妹家里,并且在隔天不告而别。你是纯纯的钝感男主人公(钝感度99%)。 (译: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应该是我做错了啥) ・结果2-哼曲子结局:你在最后一刻揭发了妹妹的伪装。但你依旧是非常钝感的男主人公(钝感度80%)。 ・结果3-茄子烧肉结局:你好不容易才揭发了妹妹的伪装。你是有点钝感的男主人公(钝感度60%)。 ・结果4-为妹妹抱不平结局:你揭发了妹妹的伪装。你是不太钝感的男主人公(钝感度40%)。 ・结果5-很有精神结局:你敏锐地揭发了妹妹的伪装。你是多疑的男主人公(钝感度20%)。 ・结果6-开门结局:你秒杀了妹妹。你是契诃夫之枪入脑的男主人公。(トルタ:??,我怎么被秒了?) ... ・结果7-门铃结局(隐藏结局):你听到了门铃就猜到是假装你女朋友的妹妹上门找茬,防患于未然。你是预知未来系的男主人公。(トルタ:?????) 大家是那种主人公呢?
  3. 【亚人】【喜剧】 可能就是亚人属性可以和通常的属性叠甲吧。比如说设定他们是异种族,然后生活习惯和人类不太一样引起的好笑有有趣的片段。 比如说猫忍还有著名的艹猫,还有竹子社的那个holic系列等等 推土姬那个更是典型 而且在开车的时候也是个不一样的点。(当然大多数时候只是个单纯的萌属性,没有更深入表现)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这种呢
  4. 根据自己的记忆,通常是找到维生设备但仅够一人生存于是面临二选一(胃疼的场景), 又或者是反正要寄了,干脆趁着还没死就先做了再说(乱月雪华:在想我的事?), 再或者就是直接一转攻势,开始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突然乱入漩涡社某废萌); 似乎很少见到那种处于中庸一点的,男女主之间有明确的发展规划的那种(经典在虚构的世界寻找现实感)假如说真的遇到了XK级的末日情景,男女主作为最后的幸存者逃入了黄石公园下的巨型核掩体内,这个巨大的掩体围绕着大量的现实稳定锚和连续时间槽以应对超能力者(一说为现实扭曲者)对这个设施的破坏,设施内部包含了完整的人类社会的信息备份和所有生物的基因库;并有完善的配套设施和可供1000人生活数十年所需的物资(著名的Thaumiel级SCP,机械降神),在这种情况下,男女主是会选择重振人类荣光,还是会选择得过且过,用里面的给养让自己过的舒服就行(感觉会变成模拟经营类游戏,甚至还会有P社化的倾向)
  5. 就如同标题所言,各位会从哪些方面来进行评判呢? 比如说神作,大部分人都是单从剧本作为根据来打分,那么是不是也有觉得系统很人性化这些方面来给剧本稍差的作品来定义为神作呢???
  6. 玩家能接受这种剧情吗 游戏是纯爱,剧情里主角有好友,好友有女朋友,当然是不可攻略 剧情上也没有和主角有什么特别的互动 但是有赠品,和好友的女友有h剧情,不是if只是妄想,只是主角的梦而已,这种玩家能接受吗? 主角风评会什么很大影响吗?
  7. 不管是小黄油还是gal都有这个问题,处女率高得离谱,不算人妻之类设定必然是非处女,体感处女率有99%。 像私立樱桃小学那种小学生是处女感觉没啥问题,然而一个个JK都是处女感觉就有点不对。日本的舆论似乎是高中还是处女很丢人吧。 更过分的是,不少职场女也是处女,其中还包括女忍之类需要学习房中术的职业、女骑士队长之类需要用身体换取额外资源的职业。在中国这种比较保守的国家,靠身体上位或者被骚扰强迫都不算新闻了,日本应该更多吧,然而游戏里一个个都是处女,玩起来感觉太奇怪了。
  8. 比如说音声我看到好几个搞孤独摇滚粉毛的,我还买了 比如说这次雪女搞雷神cos的(甚至还有变身动画..) 比如说cube的某个社团搞了巨像ll画师的一个异世界作品... 比如说伊莉雅cv真的配了碰瓷作品 反正我的态度就是图一乐
  9. 最近在转移旧电脑的资料到新电脑,翻文件夹的时候发现一堆弃坑的Galgame。 依稀还记得当初想着“不推完这个就不开新坑”,结果坑开了一个又一个,过了一阵子就因为各种原因丢到文件夹吃灰,现在翻出来也没有时间去一一补完惹。 走马观花地跑了一遍这些弃坑的游戏,脑海还记得当初弃坑的各种原因。 1.因为一些事情没时间玩,事情忙完了又捡不起来 大学的时候冲着萝莉去玩了《爱上火车》,玩完后又去玩《茂伸奇談》。(两作都把最想推的萝莉女主线留到最后再推) 玩得太快乐,不知不觉小组作业就快要截止,我和我的组员才从摸鱼中醒来,然后就花了一周赶完了一个月的工作量。 做完后重新打开《茂伸奇談》,结果剧情忘了七七八八,又不想重新玩,最后就寄了。 2.沉浸在某个女主的剧情,不想继续推别的女主 玩Galgame的时候都会遇到类似剧情——某某女主有着某种心结或者难题,男主便在她的剧情线里携手共度难关迎来Happy End。 下一周目推另一个女主的时候,就会想着这条剧情线没了男主,那上一个女主该怎么解决她的问题。 每次在新的剧情线里看到上一个女主作为配角出现就偶尔会想到这种事情,结果就没心情推了。 例如《星光咖啡馆》的四季夏目。 因为很早之前玩的,记忆不太清晰,但是还记得她因为某些缘由而灵魂衰弱,最后在男主的帮助下才恢复健康。 推别的女主的时候,就想着没人帮她的话,哪天会不会无声无息就挂了,动力顿时大减。 (虽然弃了一段时间,然而最后还是成功推完了《星光咖啡馆》,因为白毛栞那实在太对xp了) 3. 手滑删了 忘了什么时候开始推的《赫炎的印加諾克》(全年龄,画风有些老,不过因为有萝莉所以就...) 对大部分时候都在玩R18 Galgame的我来说,剧情还挺新奇的。 不过因为每个剧情都是单元剧,从铺垫到高潮之间都挺枯燥的,所以我都是有心情了就玩一个章节。 就这么断断续续玩了几个章节,之后某一天我的硬盘满了,决定清理一下。 然后就把它给删了(文件夹都是瞎命名,删的时候没注意),等到要玩的时候才发现游戏不见了。 度盘重新下载的速度太慢,结果不了了之。 虽然游戏删没了,但一想到弃坑的Galgame就想到它。 4. 打不开游戏 《哥特妄想》汉化版下载之后就因为win10不兼容而打不开。 想着哪天整个win7的虚拟机再来玩玩,,不知为啥拖到今天都没动手。 游戏文件还躺在角落吃灰 5.因为某些尴尬遭遇 因为不喜欢戴耳机,所以我都是躲在房间静音玩R18游戏。 推《腐姬》的时候,碰到个H场景,想着稍微调高点音量,结果不知摁到啥,音量直接飙满。 女性呻吟声响彻全家,虽然之后没从家人脸上看出什么异状,但是大约他们的确都听到了。 每次要继续推《腐姬》的时候都会想到这事,有一种一失足成千古恨的痛苦,然后就不想继续推了。 (之后推其他黄游的时候变得更加小心翼翼,但是还是一样不戴耳机) 6.太过猎奇 《Starless》 十二魔器我也不是没碰过几个,但是屎尿屁对我来说还是太猎奇了。 某个结局里男女主企图搞事失败,最终女主遭受无惨,而男主被固定在马桶里的下场给了我心灵震撼,看完之后就把游戏直接封存到角落,打算等我胆子大了再回来挑战。 然后也不了了之惹。 坛友们有没有和我一样?也是一堆Galgame坑着不填,然后又觉得总有一天要填完。(结果坑越来越多,根本填不完)
  10. Galgame需不需要H?! 事情的最初的起因是因为和黑光酱的探讨。因此我想听听在座各位绅士对于需不需要H的看法。首先我抛砖引玉,说说我个人的看法。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认为没有H的GAL是没有灵魂的! H是男女主双方从友情,亲情,同学情之类转变为爱情的重要步骤,既是对旧关系的凝结,也是新关系的升华。双方毫无保留的坦诚相见,互相见识到双方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彻底的互相托付彼此。 这种重要的剧情,我可以不看,但是他不能没有。 那么从文本的分析角度来说 1.首先,有H的话。可以吸引广大的绅士朋友——食色性也,谁都一样,不分男女,无视性取向。—大家对于H的各种“知识”、各种部位、各种玩法……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渴望学习的心理。虽然大部分的GAL游戏H场景连1%的时间占比都没有。但是,这么做是有效果的——说不定哪位绅士在逛购物时看见封面图XX上脑,血压和激素水平一上去,想看看女主H的时候是怎样的,拿起来确认有H元素后抄起来就到柜台前结账,然后一张福泽谕吉(1万日元钞票)就花出去了。 2.H场景和剧情、人设的关系比较紧密。首先 我是个柚子厨,就以柚子的作品举个例子,比如柚子的8th《魔女的夜宴》,大家提起宁宁来我想起来什么?没错,就是起爆器和桌角。 宁宁在第一章就在图书馆里和桌子……オナニー,你懂的。然而这段不能去掉,这不仅涉及到宁宁的人设(没有“零七二一”的宁宁不是我要的宁宁!),还因为这是整个故事的开端,如果不来这么一段,就得大幅度改脚本了。(当然,当初剧情这么设计也是为了吸引人,这也符合第一点)。 如果仅仅说是为了开头吸引人而设计的H,那么继续拿柚子社的千恋万花来举一下例子。 我相信,在座的诸位已经有人知道我要举谁了。 没错。就是我朝武芳乃哒! 请,请收下我的cn吧…… 作为被诅咒的朝武一族,世世代代无法生育男性,女性也会短寿至四十余岁。因此,在之前的岁月中,芳乃一直对于家族和自身的命运心怀恐惧和不安,甚至有想过孤独终老。让这悲惨的命运在自己这一代终结。然而,最终在将臣和茉子一行人的努力下,芳乃终于打开了自身的心结,决定直面自己的内心。自己的内心依然渴望着爱,希望与将臣在一起并肩而行。而在此之后的H情节。则是完全的双方互相交底。既是身体上的温暖,也是心灵上的慰藉。那一夜也是今后一切的起点,经此一夜,就算是蛋卷不加砂糖,煎蛋不蘸酱汁,也绝不承认你是我的未婚夫的朝武一族大小姐,也终于蜕变成了 的芳乃酱,这种剧情要是给你来个略,这种转变,难道不觉得有点突兀吗? 3.在座的各位扪心自问。真的不想看 那么 我的看法阐述完毕,不知道有没有其他人士发表见解 总之 先发动一下召唤术 @静谧黑光@星落OFFICIAL@雨宫晓雨@小明の@攸薩
  11. 不知道是不是个人原因,玩小黄油时特别喜欢跳过日常剧情直接快进到事件场景?个人感觉一是小黄油大多数本身日常剧情质量是明显不如正经的galgame、二是小黄油有些题材(特别是NTR类型)大多数看标题就已经知结果,很少有剧情上的反转(这里推荐venus社,作品很细腻,注意是NTR向)。在此大家有没有感觉日常剧情特别出色的作品?
  12. 和前一篇做个姊妹篇吧 https://sstm.moe/topic/354912-在樱花之森上飞舞——樱之诗入坑感想(剧透慎入)/ 樱之刻作为续作完全继承了前作的人物和剧情,新增的只有一个本间心铃,其他全都是前作登场过的人物,所以很适合打通樱之诗后接着玩,不然时间长了忘记了前作的剧情可能有些前后呼应之处就意会不到了。 由于我玩的是机翻版,所以有些剧情可能理解得不太对,很多地方是脑补的,如果有不准确之处请指出。 故事主线 开局就是插叙,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以鸟谷静流的视角讲述了她当年在弓张上学的时候与中村丽华的一些羁绊。这是樱之诗主线开启之前大约十年前的事。静流从学生时代就痴迷陶艺,不是在收集泥土就是泡在窑里,身上也总是脏兮兮的。作为鸟谷家的人,静流因为纱希是中村家主母的缘故被丽华视作自己人,经常提醒她要“注意仪表”。当时蓝因为得到了校长纱希的特别许可,也就读于弓张学园,而彼时的弓张还是中村的天下,中村丽华显然把逃离中村家的蓝视为眼中钉。一番冲突,静流挺身维护蓝从而与蓝建立了友谊。而后纱希发动政变驱逐了中村家在弓张学园的势力,丽华也随之转学离开。 然后就是雪景鹊图花瓶的故事了,这是对前作真琴线的补充,解释了丽华对雪景鹊图花瓶的执着从何而来。静流制作这个赝品花瓶本是想欺骗丽华,但最后因为故友之情还是忍不住吐露了真相,告诉她这是自己做的赝品,谁知丽华根本不相信。丽华坚持索要花瓶,而静流不愿意将赝品交给丽华,至此两人关系完全破裂。静流后来出国在世界各地漂泊,因为这个赝品花瓶多年来一直对丽华心存愧疚,而丽华结婚,生子,又离婚,却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停止对这个花瓶的渴望。 在前作第六章里提及,在过去的十年里,随着主角团陆续毕业离校,曾经一度兴旺的弓张美术部慢慢没落,最后竟然解散消失。直哉回到弓张之后,因为修复《樱花的足迹》一事与樱子、奈津子、露莉莴和铃菜都建立了互相信任的良好关系,虽然美术部还没有组建,但直哉经常在美术活动室里指导她们绘画。即将升入一年级的宁发现了活动室的热闹,满怀期待地询问直哉是否美术部即将重开,不过彼时的直哉仍是外聘身份,实在没有把握,也只能给出模糊的回答。 视角一转,第二章开启,终于回到直哉的故事。主线剧情接续着前作的真结局,直哉终于获得了正式教职,在一群女学生的簇拥之下准备复兴弓张学园美术部。初始成员正是樱子、奈津子、露莉莴和铃菜,不过因为要求部员至少为5人,直哉想起了曾经询问过他的宁,一番搜索之下终于在一年级的名单里发现了宁,再加上后来加入的宁的老相识乃乃未,6人美术部正式建立。 在众部员设计招募海报的过程中,直哉发现大家都有着相当的美术功底,露莉莴和铃菜早就接受了冰川里奈的教导,打下了深厚的基础。尤其是露莉莴,以“猕猴桃”为艺名已在三科展中获过奖,而宁以“宫崎宁”为艺名也获得过同样的奖项。 在直哉与乃乃未的闲聊中得知,日本画坛宗师宫崎破戒有个弟子宫崎美铃,虽然名不见经传,但实力超凡,在三年前最古老最权威的沙龙展上获得金奖的是来自美国的早已成名的画家Aria Haw Ink,而获得银奖的就是当时仍籍籍无名的日本人宫崎美铃。不止如此,宫崎美铃还获得了日本国内最著名的小松良二奖大奖,她也被视为冲击摩尔展最高奖的有力人选。 在弓张的爬坡窑里,直哉偶遇了一个身穿别校制服的少女本间心铃,她是圣鲁昂的学生,来此参观。这个少女举止得体,彬彬有礼,却有极为锐利的眼神,仿佛可以直视人心。直哉陪她参观了伯奇神社和旁边的瀑布,随后告辞离去,没想到这只是这段关系的开端。随后直哉在海边冲浪的时候又遇到了她,没想到这个女孩竟然徒步走来海边,返程的时候直哉只好在刺耳的外放摇滚音乐中用自己的小摩托驮着她一起回去。 缘分还不止如此。直哉接到校长通知,有人指名要直哉去圣鲁昂代课做美术老师,那正是本间心铃的学校。心铃无意中对宫崎绘画学校的老师恩田放哉透露了在海边遇到直哉的事,于是放哉就推荐直哉来到这所学校,用意在希望心铃用自己的才华“打垮”草薙直哉。此时直哉才意识到,原来面前这个年轻的女孩正是传说中的天才画家宫崎美铃。 其实本间心铃的身世更是大有来头,她是中村丽华与本间礼次郎的女儿,继承了父亲那犀利的洞悉一切的眼神,以及母亲的艺术天赋。心铃的外表更是和丽华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直哉并未见过丽华,所以直到在奇美拉咖啡馆与静流和纱希聊天才知悉这一切。 另外恩田放哉这个人也很不简单,在整个故事中是个很能搞事的角色,拥有艺术天分,却又不及草薙健一郎、草薙直哉、本间心铃等几位才华横溢的天才,他怀有对这些“怪物”深深的恐惧,后来不再亲自作画参加比赛,只在自己的父亲宫崎破戒手下做一个美术老师。恩田这个姓氏也提醒我们,他正是镰仓恩田家的人,身出名门,是圭母亲恩田雾乃的亲大哥,是宁的舅舅。而宫崎破戒也只是个艺名,他的本名是恩田长三郎。宫崎破戒和直哉的父亲健一郎也有渊源,健一郎曾经在宫崎绘画学校学习过,却因激怒破戒而被驱逐出门,从此被破戒敌视。恩田家这几位心理都有些不正常,从宫崎破戒到恩田放哉,到恩田雾乃,甚至宁。 心铃为了归还直哉的笔盒而来到了弓张美术部,却意外遭遇了宁。家恨私仇涌上心头,宁嫉恨交并,由此爆发激烈冲突。宁当然认识心铃,她恨本间家的每一个人。当年因为她和本间丽华儿子的冲突,丽华对雾乃进行了长期的迫害和勒索,年幼的宁怎会不知道这一切。不止如此,宁还爆出另一个震惊的真相,当年圭因事故去世,他临死奋力救下的女孩正是本间心铃!虽然事故不能怪在心铃头上,但宁无疑已把心铃当做杀死哥哥的凶手。此外还有最后一点,几年前宁也希望可以追随哥哥圭的脚步,进入宫崎绘画学校学习,可是却被恩田放哉拒之门外。与此相反,心铃却被接纳,接受了宫崎破戒的教导并成为他的弟子。 宁希望得到和心铃再次对决的机会,证明流淌着艺术家血液的自己并不比她差。在直哉的努力下,这场对决最终在宫崎绘画学校中展开,宁将自己的四色视觉发挥到极致,交出了完美的答卷,创作出堪称天才的作品,可惜对面的人却是天才中的天才——宫崎美铃。 用夏目圭生前爱说的一句话总结: 宁依然败下阵来。 说起来,本间兄妹和恩田兄妹也是有缘分。本间心佐夫和恩田宁冲突,本间心铃却和圭结下缘分。最终两个哥哥一个去世,一个因为心理疾病被禁闭,只剩下两个天才妹妹在这里展开对决。 共通部分到此结束。事实上所有的选择都在第三章里,其他5个章节都没有选项。而第三章的前半段无论怎么选,情节都是一样的,只有最后部分会出现分支。 心铃线 直哉和心铃的缘分是从喂猫开始的,心铃由于自己过于可怕的眼神,猫猫们都不敢靠近,或者一直抓她咬她。直哉教了她如何不惊动猫咪的方法。 如果进入心铃线,在宁与心铃对决结束后,直哉会追赶宁,并说服她让心铃教她画画。为了让宁领悟真正的画技,严厉的心铃甚至会使用戒条,而且为了备战即将到来的画展,让宁一天只睡3小时。努力总有回报,宁最终升华了自己的技术,领悟了绘画的真谛,她的作品获得了FIRST展最高奖,满怀感激的宁从此称心铃为“师父”。破茧成蝶之后,宁也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和心铃之间确实存在着遥不可及的距离,她谢绝了摩尔展的特别名额,决心慢慢打磨自己,重新开始。 心铃因为教导宁的时候自己也过度劳累而倒下了,住进了医院。直哉在探望心铃的时候遭遇了同样前来探病的本间礼次郎。这是本间礼次郎的第一次亮相。 而后,随着和心铃感情的逐渐升温,直哉直接面临着心铃父母两方面的压力。这基本就是心铃线的主题。父亲这一方固不必说,礼次郎光那个剃刀一般的眼神就足够吓人了,此外他还是南部集团的副总裁,弓张学园的理事,手握巨大的权力和资源,从各方面讲如果想让直哉消失也是完全没问题的。母亲方面,虽然心铃和丽华关系也不亲近,但丽华显然不是按套路出牌的人,而且会利用一切机会想尽办法夺取喜鹊花瓶。 心铃曾经不止一次提到过直哉是“第二个找到自己的人”,第一个则是心铃称之为“老师”的人,坦承这个人是引领自己走上艺术之路的人,是对自己有最深刻影响的人,那么这个人是谁呢?显然不是宫崎破戒,事实上心铃都不认为破戒是她师父。这个悬念是在心铃线暂时还没有得到解答。 真琴线 鸟谷真琴在毕业后就前往东京,成为了一家美术杂志社的编辑,经常四处收集素材和新闻。就在宁和心铃画艺对决之前,真琴也来到了弓张,还在夏目宅里住了一晚。 如果进了心铃线,那么真琴早上就会自己离开,没有后续剧情,反之如果进了真琴线,后续故事就开始围绕她展开了。前面的剧情是一样的,心铃教宁画画,宁取得了成功,随后心铃病倒入院。直哉并没有进入病房探望,而是在门口和礼次郎擦肩而过,随后发现真琴也在这里,原来她正在跟踪礼次郎。 真琴线的实质内容不多,基本可以理解为两个毕业多年的大龄青年旧情复燃的故事。 其中比较重要的一段剧情还是继续围绕雪景鹊图花瓶展开的,是对前作真琴线的呼应,也是对雪景鹊图花瓶这条线索做一个最后的总结。宁为了解决这件事前往中村家见丽华,随后还见了丽华的儿子心佐夫,也就是当年发生冲突的那个人。当然,丽华一如既往的油盐不进,执意想得到花瓶,哪怕以她的艺术修养和眼光足以看出那并不是莫奈的作品。 直哉后来策划了让丽华和静流和解的计划,既然静流制作的花瓶无论如何精美也只是赝品,那就改变这一事实,让静流本人出道成为艺术家,在获得名声之后其作品自然也不能简单以“赝品”称之。弗里曼虽然脑子里只有赚钱,但身为摩尔财团高管的他的艺术眼光也不是假的,此事需要他的配合。在奇美拉咖啡馆,直哉自不量力地向静流挑战,结果毫无悬念地败下阵来,最后还是在纱希的帮助下用96°烈酒才把静流灌倒,众人随后将拍摄的照片发给杂志社,通过美术杂志社的专题报道和摩尔基金会的支持,静流作为一位现代陶艺大师声名鹊起是可以预期的事情。 众人带着雪景鹊图花瓶造访了中村家,见到了丽华,没想到丽华却因雪景鹊图花瓶已被公诸于世而大发雷霆。在交谈中,丽华揭开了最后的谜底。她原本就知道雪景鹊图花瓶是静流制作的。她看到这个花瓶的时候就发现了弓张釉和碧绯的完美应用,所以她的目的不是占有这个花瓶,而是把雪景鹊图花瓶的存在推广和发扬出去。她深知自己的艺术造诣无法成为陶艺大师,所以希望作为评论家,为艺术作品的传播而编织语言,为此丽华也准备大量的研究资料。可是,那场政变夺取了她的一切,她只能坐在这里,十多年来,一直梦想着能够获得雪景鹊图花瓶。 最终丽华和静流达成了和解,静流正式以陶艺家的身份出道,而丽华也会继续作为评论家帮助静流得到陶艺界的认可。 真结局 樱之刻一共才做了两条支线,你敢信?两条线都不走的话,再排除掉一个很短的bad end就是真结局了。 在宁和心铃的对决之后,惨败的宁跑出了宫崎绘画学校,而直哉并没有追出去。所以心铃成为宁的师父等剧情其实只存在于分支路线里,并不是真结局的一部分。 第四章完全是以圭的视角进行的,回顾了他从中村家到夏目家,不断创作的短暂一生。他如何开始作画,如何与草薙直哉相识,如何进入宫崎绘画学校,如何前往夏目家,都在这里得到了完美诠释。 在纱希离婚之后,养子圭为何拒绝前往鸟谷家,这里给出了答案。 倔强的圭不肯和纱希离开,坚持留在了中村家。圭和家主中村章一签订合约,约定以六千万的价钱买回自己的自由。靠着自己这些年绘画获取的奖金攒够了钱,正当圭打算实现这一约定的时候,章一却说合同无效。正在此时,纱希再次出场,凭着这些年收集的中村集团的资金违法证据,逼迫章一让步,圭终于获得自由。但是,他依然拒绝前往鸟谷家,而是为了继续追赶直哉的脚步,选择一个人生活。随后,被夏目家的蓝带回了夏目宅。 此外,这段剧情终于解答了存在已久的悬念,心铃的师父到底是谁?答案就是圭。他才是“第一个发现”心铃的人,是她艺术道路上的启蒙者,领路人。他们早就相识在先,所以当年那场事故,圭其实已经在弥留之际认出了心铃。 第五章开始回到主线剧情。 直哉辞去了教师的职位,在学生们的送别中离开了弓张学园,他打算用剩余的时间完成自己的作品,参加摩尔展。原因还是在于当年创作的伪作樱之六相图,其赝品的身份被发觉,贷款中断,无法偿还七十亿巨额债务的中村章一气急败坏地找上门来。对他来说,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让直哉摆脱一个普通教师的身份,再次成为画坛的巨星。 直哉前往东京的这段情节揭示了另一个秘密,著名的画家Aria的身份被揭晓,她就是冰川里奈。里奈名字的罗马字Hikawa Rina通过重组可以拼成Aria Haw Ink。 距离画展截止的最后一段日子里,直哉废寝忘食地在宫崎绘画学校进行自己的创作,静流帮他带来了弓张特有的泥土用于画作,蓝也陪在他的身边。 全剧的最高潮发生在最后,十年不见的禀在餐会上现身,并且宣布退回自己所获得的摩尔展最高奖,只为与直哉进行对决。里奈也现身,加上心铃和长山香奈,一起参与了这场令人震惊的闹剧,最终决定由四人先进行比赛,胜者获得和禀对决的机会。直哉最终击败了心铃和香奈,获得了最终对决禀的资格。为了使用伯奇的力量所凝聚的水进行作画,直哉身受重伤,几乎无法赶到最后的比赛现场,幸而还是在托马斯、蓝以及明石的帮助下及时赶到,用梦之水和血完成了那幅作品的最后一笔。 最后的尾声则是几年之后了,可爱的小女孩依瑠贯穿了一个连贯的长镜头,一路遇到了回到母校工作的禀,樱子和露莉莴,遇到了回到弓张的真琴,遇到了香奈,遇到了里奈和优美,还遇到了铃菜,最终她的脚步停留在直哉面前,喊出了那声爸爸。随后蓝出现,幸福的一家三口在樱花中渐行渐远。 全剧终。应该说,无论如何,感谢制作组没有再安排一个单身狗结局吧。 樱之刻的剧情总体来说没有前作那么多,大量篇幅用于继续补充和完善前作的各种背景设定,比如静流和丽华在前作都是一笔带过的人物,她们的人设在本作中有了进一步的刻画,圭的往事也详细地呈现在玩家面前。前作人物虽然戏份不多,但是也悉数登场,算是照顾到了玩家的情怀。 在剧情安排上,因为支线很少,可以攻略的妹子就很少,满打满算只有心铃、真琴和蓝三人。美术部6个活色生香的学生全都是不可攻略角色,只能说是枕社故意吊人胃口,打算留到下一作里面,不然我真的想不出什么理由了。 至于这个系列的第三作什么时候能出,按照枕社这个效率,也许还要个十年八年的 如果出了的话,如果那时候我还在玩gal的话,我会来补上最后一篇的。
  13. 好久没在这个版块写点东西了,今天来水一贴 长文预警,剧透预警 入坑《樱之诗》系列纯属偶然。刚玩的时候,无论是画风还是音乐都没有让我觉得这个游戏有何出奇之处,不过随着剧情逐渐深入,我渐渐被故事的发展所吸引,被慢慢揭开的事实所震撼,感受到了这个游戏的与众不同之处。 我是最看重剧情的,借用自己几年前点评其他游戏时说过的一段话: 故事主线 主线以草薙健一郎的葬礼开篇,在这个时间点,大量核心剧情已经被淹没在时间的洪流之中。 冷酷寡言的男主,加上唠里唠叨的基友,这不是galgame的标配嘛。因为意外事故被迫住进了基友家,这下和温柔的老师大姐姐以及举止有点奇怪的演员小妹妹有了更多的接触机会,这也是galgame的老套路了。强势的部长,伪娘基友,回归的青梅竹马,对自己有点崇拜的“精神妹妹”,再加上几个奇奇怪怪的家伙,弓张学园美术部这个奇葩的团体就此组成了。 前面的剧情是让主角团逐一登场亮相的,这一点大部分galgame都一样,这部分剧情充满了欢乐的校园生活,和基友的日常互损,和妹子的打情骂俏,一切都在温馨美好之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直到学期末暑假即将来临之前。 真正的第一个剧情高潮是全员完成《樱花的足迹》这幅巨型壁画的时候。其实之前已经埋下了不少伏笔,比如教堂的内部装潢,生病住院的神父大人,以及那些堆在美术部的五颜六色的拖鞋……明石这个一天到晚不着调的人竟然有着如此甚远的谋划,实在让人意想不到。 暑假开始后,剧情推进到第三章,共通线正式结束,由此出现分支路线。所有的分支路线其实都没有多少现实剧情,大部分都是在倒叙,用于补全设定,揭露一些当年的真相。 共通线中埋下了大量伏笔,玩过共通线之后难免会产生一些疑问,比如直哉为什么不再画画,圭又为何对此耿耿于怀,真琴为什么和母亲闹僵,夏目家三姐弟为什么没有父母,禀当年为什么离开弓张,奇怪的女孩吹是什么来历,里奈为何自称“精神上的妹妹”,雫为何用“草薙葛佳”作为艺名…… 玩家猛然发现在和平欢快的校园生活背后,竟然暗藏着如此多的疑团,如同平静的湖水下面其实暗流涌动。所有这些谜团,都会在后续的路线中逐一得到解答。 首先必须推完的是真琴线和禀线。 真琴线 真琴线中揭露的最重要的真相就是圭的身世,同时也引入了另一个重要家族,恩田家。中村,鸟谷,夏目,本间,恩田,这几个家族之间的恩怨纠缠就是本作的最大故事背景。草薙算是夏目的一个分支,可以不单独列入。 直哉偶然在医院结识了一个小女孩宁,并送给她一些糖果。宁受了一些伤,正在医院治疗。同时,在真琴打工的咖啡馆奇美拉有一个古怪的客人,经常面露悲容,神情恍惚。这个奇怪的女人就是宁的母亲恩田雾乃,她此时因为孩子之间的冲突正在被本间丽华勒索,而这个软弱的女人毫无办法,多亏了主角团的帮助才用计谋阻止了丽华。丽华为何对喜鹊花瓶有如此病态的执着?在此并没有深入,而这段故事会在樱之刻中以鸟谷静流的视角倒叙展开。 这时直哉才知道原来雾乃就是圭的生母。雾乃当年私奔逃出恩田家,却识人不明,没有结婚,还被中村家主中村章一强暴,生下圭之后获得当时的中村家主母纱希的庇护,得到一笔钱之后远离了弓张。谁知她舍不下这里的故旧之情,多年后带着年幼的宁又回到了这里,随后因为宁和丽华儿子的冲突而又一次被卷入风暴之中。 宁的父亲又是谁?故事没讲,感觉这里又可以继续引申出一大篇故事,也许会在系列第三作《樱之响》中出现。 圭作为中村家的血脉,被交给真琴的母亲纱希抚养,所以真琴和圭不仅是同父异母的姐弟,也存在一份一起长大的羁绊。可是,一切都在弓张学园的那场政变之后结束了。鸟谷纱希绝不是易与之辈,她从当年和大自己十几岁的中村章一结婚开始就策动着将中村家赶出弓张学园的计划。凭着夫家的势力,她平步青云,一路坐到了校长的高位,随后时机成熟,发动政变。在这之后,她离婚并带着真琴和圭离开了中村家,恢复了旧姓鸟谷,可是圭却因为某些原因没有留在鸟谷家,反而交给了夏目家抚养。失去了重要的亲人,真琴由此和母亲决裂。 禀线 禀线则是揭露了另外一个重要的真相:天才少年直哉为何折笔,不再画画。 御樱禀和草薙直哉是青梅竹马,她却在六年前搬离了弓张,不知所踪。偶尔有书信传来,不过直哉一封也没有回复过。升入高三后,禀突然回到了弓张学园,并且加入了美术部,两人就此重逢。直哉开始教禀画画,可是禀却显得很笨拙,几乎毫无绘画功底,只能从最基础的炭笔描图开始。 直哉把当年夹在相册中的一片樱花花瓣埋在了即将动工的工地里面,却在第二天偶遇了一个奇怪的小女孩吹。这个一天到晚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女孩跑的飞快,又拥有无与伦比的画技,似乎总在找什么东西,可是对自己的来历总是语焉不详,唯一的线索就是衣服上的商标Olympia。直哉调查许久也毫无头绪,最终在旁人提醒下,发现了车站旁边制作玩偶衣服的商店名字就叫做Olympia。 直哉偶然遇到了禀的父亲,发现禀和父亲的关系相当不好。原来禀一直认为父亲在母亲病重的最后时刻将她带走了,没有让自己见到母亲最后一面。禀多年来一直在怀念母亲与憎恨父亲的情绪下生活着。 长山香奈虽然只是个配角,但她在多条线路里都充当了极为重要的角色。她是个才能平凡的人,长期生活在天才们的阴影之下,所以心理有些阴暗。在她的阴谋之下,禀终于找回了当年的记忆。原来六年前御樱家发生了一场将房屋夷为平地的火灾,禀被母亲从二楼扔下,直哉在接住她的时候伤到了自己的右手,这就是天才草薙直哉不再作画的原因。而禀也不能接受母亲去世的现实,将一个玩偶当做母亲寄托了自己全部的感情,而这个玩偶穿的衣服就是Olympia制作的。因为一些超自然的原因,这个玩偶化作了女孩吹,并且带走了禀关于这些事情的记忆和全部的绘画技巧。 随后御樱家搬离了弓张。而直哉正是为了不伤害禀,一向绝口不提自己放弃画画的真正原因。 打穿了真琴线和禀线才解锁后面的剧情。 里奈线 里奈线透露的内容略少,对主线剧情影响不大,不过也回答了为什么里奈会自称直哉“精神上的妹妹”这个问题。 在六年前那场火灾之后,直哉的右手已经大损,几乎失去绘画能力,但还不是完全无法作画。他在公园里遇到了散发着“死亡气息”的白衣少女冰川里奈,以及她的仰慕者,另一个少女川内野优美。里奈因为身患疾病无法承受阳光,总是身穿白衣白帽,于晚上活动。即将接受手术的她,对于自己未来能不能活下去不甚乐观,在她的绘画中也不断透露出死亡的主题。 少年直哉用自己的画打碎了这种阴暗的死亡气息。他和里奈交流不多,却总是彼此默契地在同一幅画上轮流作画。哪怕是台风即将来临,所有的粉笔画在几小时后都会化为乌有,他依然用右手仅存的力气完成了这幅不朽的作品。震惊而感动的里奈想成为直哉的弟子,直哉却不愿意,于是里奈改口称他哥哥,自己则是“精神上的妹妹”。 百合线没太多实质内容,但引出了百年前伯奇和中村义贞的故事,为后续剧情做了铺垫。 雫线 然后是雫线。这条线更是重量级。 本以为玩过了真琴线和禀线,对背后隐藏的故事已经了解得十分深入,没想到后面爆点是一个接一个。 夏目家最小的女儿雫一直以草薙葛佳的名义作为演员活动,她在直哉一开始入住夏目家的时候也表现得中规中矩,一副和直哉初识的样子。实际上,雫和直哉早就相识。 早在草薙健一郎去世之前,他从纽约带回一个女孩,交给直哉照顾,并且嘱咐决不能落入中村家手里。这个女孩名叫葛,她出身于中村家,并且有着相方氏的血脉,觉醒了伯奇的力量。伯奇是一种有着食梦能力的人,可以吞噬别人的梦,特点则是自己没有心。一旦自己有了心,也就会失去食梦的能力。百年前的伯奇和中村义贞就是这样,伯奇爱上了义贞失去了食梦能力,义贞在带伯奇逃亡的路上被杀,而伯奇化作烈火焚烧了这片土地,千年樱由此诞生。 伯奇被一代又一代的中村家人视为崛起的希望,为了觉醒伯奇的力量,他们不断让庶出的女孩嫁回中村家,通过这种方式增强中村的血脉,希望有一天可以诞生新的伯奇。这个人确实出现了,就是雫。 当年,禀拥有着“具象化”的天才绘画能力,被草薙健一郎收为弟子,而雫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和禀相识的。她俩在主时间线相遇时候明显不是初见,伏笔已经埋得很明显。在六年前那场火灾之后,雫用自己的能力将禀的记忆封印,禀的绘画能力也一并被抽离,化作了吹。所以,吹是由禀而诞生的,但她的诞生离不开雫的能力。 后来,雫在纽约和健一郎生活的时候一直和吹交谈并建立了朋友一样的关系。能看见吹的人不少,但了解吹的真相的人只有雫一个。 回到弓张后,葛意外被中村家发现,中村章一立刻带人前来抓住了葛,却被弗里曼和明石一顿忽悠签下了合同,最后决定用钱赎回葛的自由。直哉在两个星期内创作出了樱花之六相图,连健一郎也为之惊叹,称可以当做自己的墓志铭,并在画作上落下了自己名字。依靠着赝品六相图,葛终于获得了自由,恢复了本名雫,回到了夏目家。雫对直哉的感激之情也是她当演员赚钱的动力。 蓝线 最后一条是蓝线。 前面的几条路线可以说都是if线,并不是游戏的主线,但蓝线有点不同,它是主线第五章的一个小分支。 游戏在第四章里详细讲述了草薙健一郎和中村水菜相识相爱的过程,可以说是补全了背景的最后一块拼图,也就是夏目宅的来历。夏目宅本名埋木舍,是中村用于养庶出少女的宅子,这些少女长大后会嫁给中村家的人,以避免中村的血脉逐渐变得淡薄。健一郎当年在弓张教书的时候,正是偶然结识了水菜才来到了夏目宅,引出了后面的一连串故事。当时夏目宅里只住着水菜和蓝,所以蓝也是中村家的人。也就是说,围绕在直哉周围的人,蓝、圭、真琴、雫,虽然没一个姓中村,却全都是中村的血脉。甚至直哉自己,也因为母亲水菜的关系,流着一半中村的血。 第五章是游戏的true end,接的不是任何一条线,也不是第四章,而是承接第二章结尾,《樱花的足迹》完成之后。 为了准备穆尔展,圭废寝忘食地投入画作之中。他一直以直哉作为对手,作为追赶的目标,直哉折笔这件事让他耿耿于怀。圭呕心沥血地画画正是为了激励直哉,希望他一起参加穆尔展,事实上,每个人都在用他们的方式鼓励直哉继续创作,连总是喜欢耍诡计的香奈也不例外。下定决心的直哉决定参加穆尔展,他的作品《梦蝶》也和圭的作品一起入选了最后的评审。最终,圭的作品《向日葵》获得了新人奖,可他本人却在来东京的路上因为救一个女孩而事故身亡。 圭的死改变了一切。雫过渡伤心导致能力崩溃,吹的存在无法维持,和禀合为一体,禀由此找回了自己的天才绘画能力。她的作品直接获得了穆尔展的最高奖。此后禀和雫去了美国,夏目家只剩下蓝一个人。直哉和蓝相依为命,生活在夏目宅里。在此和蓝结局的话,直哉就会考上蓝的母校,后来回到弓张当一名美术老师。不过这依然只是个分支,仍不是真结局。 第六章则是十年后的事了,可以说基本是为了第二部樱之刻做的铺垫。当年的妹妹们冰川露莉莴和川内野铃菜都长大了,当年受伤的孩子恩田宁也长大了,加上风纪委员咲崎樱子、内向害羞的栗山奈津子、居酒屋打工妹柊乃乃未,重组的美术部就成型了。 当年圭意外去世,禀和雫离开,而直哉在失败了一次之后,于第二年考上了美大,后来回到弓张当美术老师,不过一直是外聘身份。围绕着当年改变他们命运的画作《樱花的足迹》又发生了种种事情。长山香奈一如既往的不择手段搞事情,托马斯这货也一如既往的欠揍,幸好还有真琴的帮助,以及一众小女孩们的支持,《樱花的足迹》并未毁于一旦,而是重新绽放了生机。匆匆回到弓张的禀也并未和直哉见面,只在远方眺望了新的作品后就又匆匆离去。 最终,蓝以协调工作调动为筹码,换取了校长的承诺使得直哉转正,获得了正式教职。陪在直哉身边的,自始至终还是蓝。 剧情回顾完毕,说说其他的。 樱之诗中穿插了大量绘画、陶艺、历史、哲学等方面的内容,可能让一些玩家感到枯燥厌倦,但是我觉得这也是其魅力所在,这部分内容我从不快进,一直看得津津有味。剧情安排方面,大量的倒叙插叙使得时间线略有点凌乱,可能也对一些玩家不太友好,但是讲故事就得这么讲。假如平铺直叙,就从最早草薙健一郎和中村水菜相遇开始讲,那也太没意思了。我个人是非常欣赏这种剧情设计的。 画风也尚可,除了个别有些CG似乎人体结构有点别扭……总的来说还是可以的,比较唯美淡雅的画风。 声优方面也无可挑剔,最喜欢的是里奈的配音(可惜人家后来不配了,樱之刻里只能换人) 下面是吐槽时间。 很多Galgame都会做单身狗结局,当攻略所有妹子失败时作为bad end,但是我没想到竟然有一个游戏把单身狗结局做成了true end!震得我三天缓不过来。 后来我才明白,这就是个单线游戏,讲故事才是正事。剧情里各种插叙倒叙,在不同路线里逐渐抽丝剥茧,把极为复杂的背景故事给你一点一点揭露出来,所有线索综合到一起才能发现事情的全貌,这才是游戏的核心。至于攻略妹子?梦里想想就得了,都是if线,逗你玩的。 另外优美这个女同一直对男主抱有很大的敌意,让人很不爽,就想找机会狠狠教育她一番,可是一直推完了所有的线也没找到机会,实在憋气。 樱之诗就写到这,下一作在此 https://sstm.moe/topic/354965-在樱花之森下漫步——樱之刻入坑感想(剧透慎入)/
  14. 说起VENUS社历代作品里最受欢迎的女性主角,呼声最高的一般是小毬荘系列的千星以及亚乃山系列的美沙绪,千星属于galgame中最王道的妹系兄控主角,而美沙绪是venus社最擅长也最偏爱的不良系;二者角色设计上的共通点也很多,特别是在剧作系列中都是在第一部担当女二出场,在男主受到重创后作为真命天女救赎男主的存在,在剧情跨度上相当于用一整部作品进行纯爱铺垫,相当符合由民工女友定义的”前期纯爱有多甜,后面寝取就有多虐“的阅读范式。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虽然千星和美沙绪在整个系列中令人印象深刻,但各自担任女主的作品剧情都比较平平无奇,从而导致人物刻画的立体感/实感与深度都有所欠缺,缺乏令人回味的经典剧情(当然另一方面二作的实用度是拉满了,这也是二作受欢迎的主要原因)。作为NTR与VENUS社的忠实拥趸,我想和大家分享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三位相对冷门的女主,以及值得反复回味的经典剧情段落,如果通过分享能让大家喜爱上这些作品就更好了。 其一 人妻明菜 来自VENUS作品 色欲の小毬荘~人妻・明菜編~ 如果要我向还未玩过小毬荘系列的玩家推荐品鉴顺序的话,我的推荐是明菜編 》千星編 》再重玩一遍明菜編。只有玩家在千星編代入男主被虐的体无完肤之后,回头看才能更加意识到第一部男女主们的所作所为种下了怎样的因果。单就千星編的剧情而言,实在过于平淡,常连客+父辈的黄毛设定也显得有些生硬,我更倾向于用VENUS作品中经常使用的“自业自得”逻辑去串联整个剧情,即一切的因在第一部男主与明菜纠缠不伦时就已经种下,而不伦的恶果是迟早会孽力反噬的,于明菜而言这个孽果可能是土久,可能是今后丈夫的疏远,而于男主来说这个恶果则施加在了真正的爱人千星身上,可以说是更加痛彻人心。所以说,男主与明菜纠缠的这一段剧情,是连贯两作的矛盾核心,也是演绎的最为精彩的部分。 在明菜編的大部分剧情中,明菜都是以传统NTR游戏中“被觊觎的猎物”的受害者,或者说附属品的女性形象出现的。说实话,在数如牛毛的NTR游戏中,这种女主设定太过经典,太过重复了,很容易让人审美疲劳。明菜編的不同之处与精彩之处在于,这位被觊觎,被抢夺的人妻小白兔,其自身也以猎手的身份介入了男主与千星的关系,小白兔也有露出獠牙的时候。细细梳理明菜編的女主视角,在已经明确感觉到千星对男主的好感之后,明菜仍然纵容着男主对自己的追求行为,并最终达成了实质不伦。考虑到二人社会阅历的差距,说是明菜暗中推进,诱导男主进行不伦关系,也并不为过。明菜作为早已出社会的成年人,理应知道这种不伦关系对自己的家庭,和对男主的未来人生的影响,然而在复杂的人性欲望面前,还是犯了大部分人妻游戏女主都会犯的错误。在作者对明菜这段心理的刻画中,除了“分居寂寞,寻求慰藉”的常见出轨心理,真正推动剧情的是因为千星对男主的积极追求让明菜害怕失去男主的暧昧陪伴,那种对失去的厌恶而催生的争夺心,最终让明菜下定决心,加速了不伦关系的形成。这一段心理在明菜视角,与男主的电影院约会后在公园亲密的那一段心理独白中体现的尤为精彩,值得反复玩味。正是因为对明菜猎手/猎物身份的双面刻画,让这个角色变得复杂立体起来,而对于女主心理的表现,venus的文本也做到了层层推进与深入,完美塑造了这一经典角色。 经典场景1 -- 公园内心独白:宁教我负天下人(指千星小可爱),不教天下人负我 经典场景2 -- 传说中的一夜,千星小可爱:原来我才是苦主,原来唇红齿白的小白兔才是黄毛 (先码到这后面续上,顺便问问各位看官老爷怎么才能加入NTR俱乐部)
  15. 「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是我特别喜欢的一系列作品,也对我影响特别大。这部参照莎士比亚《无事生非》中人物设定的同人游戏,从出题篇的文笔的波诡云谲,再到解题篇的真相大白,其中的悬疑诡计、迷失推理堪称一绝。虽然龙7背离了本格推理的初心,再加上大部分人诟病的画风,但瑕不掩瑜,海猫依然在同人游戏史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海猫解Episode8里,在战人给缘寿设计的棋盘中,喜庆的家庭会议上曾有一个分蛋糕情节,先让我们来回顾一下故事梗概: 乡田俊朗:“今天,作为今晚万圣节派对的亮点,我们特地准备了这个萨赫蛋糕。正如各位所看到的,这是用巧克力沾上单翼鹰纹章的封蜡,是右代宫家独有的一道菜!” 众人纷纷对那精美的蛋糕表示赞叹。 南条辉正:“这是个很棒的蛋糕啊...!真是吸引人眼球。” 乡田俊朗:“不不。不只是蛋糕哦。今晚的这个蛋糕有一个秘密。・・・・各位,请大家多多指教,多多关照!” 众人请缘寿先选。 此处引出了第一个问题:十五份蛋糕,其中一份有坚果,缘寿先选到的概率是十五分之一,后面是真里亚选,至此蛋糕便少了一块,此时便是十四分之一的概率,这之后的人的概率是十三分之一、十二分之一……,最后选的人一定会选到?六岁的缘寿简单地认为这样选是不公平的。可事实是这样的吗?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古典概型问题,关键就是在样本空间不变的情况下,不放回地抽取先验概率不变,这算是个生活常识,这里不再赘述。 剧情设定缘寿理所当然抽到了坚果,后来众人提议进行有奖问答,没人对缘寿问一个问题,答对便可以获得礼物。其中让治和朱志香的问题很值得深思,高中海猫一周目的时候,我这一点便没有想清楚。 题干: 有红色和蓝色的箱子和绿色的箱子。 其中一个有奖牌。 剩下的两个是可怕的惊吓箱。 我选了红色的箱子。 此时朱志香说:“你确定要选这个吗?惊吓箱很可怕的哦。不信打开一个给你看” 说着打开绿色的盒子,向我表明那是一个惊吓箱。 确实让人吓了一跳。 剩下的只有红色箱子和蓝色箱子两个。 “你还要打开那个红色的盒子吗?考不考虑换一个呢?“ 那么,红色的箱子和蓝色的箱子。哪个有奖牌的概率比较高呢...? 这是一个经典的Monty Hall问题,原问题是这样的: Suppose you're on a game show, and you're given the choice of three doors: Behind one door is a car; behind the others, goats. You pick a door, say No. 1, and the host, who knows what's behind the doors, opens another door, say No. 3, which has a goat. He then says to you, "Do you want to pick door No. 2?" Is it to your advantage to switch your choice? 假设你在一个游戏节目中,有三扇门可供选择:一扇门后面是一辆汽车;后面是山羊。你选了一扇门,说是1号门,主人知道门后面是什么,就打开另一扇门,说是3号门,门上有一只山羊。然后他对你说:“你想选2号门吗?”改变你的选择对你有利吗? 游戏中简化了这个结果→原因的概率问题,仅仅让比较那种该选择更有利,而我想从概率论的角度讨论一下这个问题,首先引出Rule of Elimination和Bayes’Theorem的概念: Rule of Elimination Bayes’Theorem 直觉是两个盒子概率一样,在一个惊吓箱被打开的情况下,剩下的箱子必然是一个惊吓箱,一个奖品箱,换不换似乎都一样。可惜答案是:换盒子的中奖概率更大。 先用古典概型的经典方法: 当缘寿转向另一个箱子而不是维持原先的选择时,中奖的概率将会加倍。 概率空间中有三种可能的情况,全部都有相等的可能性(1/3): 缘寿挑一号箱子,主持者挑二号箱子。转换将赢得奖励。 缘寿挑二号箱子,主持者挑一号箱子。转换将赢得奖励。 缘寿挑三号箱子,主持者挑一号箱子。转换将失败”,和“缘寿挑三号箱子,主持者挑二号箱子。转换将失败””此情况的可能性为: 故转换成功的概率是三分之二,显然高于不转换的概率。 接下来尝试用Bayes’Theorem来解决: 针对这个题目,我们假设有A、B、C三个箱子,缘寿选择了A箱子,朱志香打开了B门,然后要缘寿在A箱子和C箱子之间抉择换还是不换。那么如果奖品在B箱子里面,换与不换得到奖品的概率均为0,如果换了能赢,那么汽车必须在C箱子里面,现在我们求以下概率: 先看分母,显然有: 再看分子,当奖品在C箱子里时,缘寿选择了A箱子,朱志香只有B箱子可以打开,所以存在以下关系: 而奖品在C箱子的概率显而易见: 然后我们就求出了换箱子得到奖品的概率: 至此,问题结束。 最后,我利用Bayes’Theorem原理写了一个cpp程序验证 模拟一万次,输出结果为6676,与计算结果几乎一致。 回到游戏本身,盒子游戏引出了整个海猫中最精彩的对白之一,也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点: 「あれは事後確率って言ってね。ある特定の情報を知ることで、あるいは知らないことで、確率が変動することを言うんだよ。」 「もし。10個のゲ-キの中にア-モンドが1つだった5、当たる確率は10%だね。…·でも、それが実は、100個のケ-キの中から適当に選んだ内の10個だと教えられたら”、どうなると思う?」 「縁寿ちやんが選んだゲ-キは何も変わらないのに。縁寿ちやんが何かを知ることによって、あるいは知らないことによって。縁寿ちやんのゲ-キの中に-アタリが生まれるかどうかの確率が、変化したんだよ。不思議な話だと思わないかい。」 「これから未来。様々な情報が、君の手の中のケ-キにそれらを知ることで、君のゲ-キの中干涉する。身は様々なものに変化するかもしれない。それは時に望むもの。…でも恐らく、それらのほとんどは、君の望まないものに変化するだるう。」 「君の中の真実は、最初から君の手の中にあるんだよ。そしてその中身は、実は君自身が決めているんだ。君が何を間き、何に耳を覆うかで、君自身がその中身を変化させている。」 「君の手の中の真実は、不変じやないんだ。それは君に対する様々な干渉で変化してしまう。·だからもし、君がその手の中の真実を大事にしたいと願うなら。」 "嘿,你知道吗,有时候做决定就跟挑蛋糕一样。比方说,你去咖啡店,看到有三块蛋糕,其中一块正好是你超爱的杏仁口味。你会觉得,我选的那块的中奖概率应该是三分之一吧?" "但是,如果有人告诉你,其实这些蛋糕是从一百块里随机挑的十块,你会怎么想?你可能会犹豫,说不定我选的那块杏仁蛋糕还真没那么幸运呢?" "虽然你选的蛋糕没变,但是因为知道了这个背景信息,你可能会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也许觉得,中奖概率变小了,也可能会觉得,还是坚持原来的选择比较好。" "所以,咱们得明白,我们做决定的时候,外界信息会对我们产生影响。有时候这些信息会让我们改变主意,有时候会让我们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 "但最重要的是,无论什么情况,我们的真相其实一直在我们手里。我们的选择、我们的态度决定着最后的结果。只要我们保持警觉,不被外界左右,我们就能够保持真实的稳定。" 这是战人在棋盘中借助让治之口给缘寿的忠告,暗示她在以后继承了右代宫家业之时,有各种各样的势力、言语侵蚀她的内心,造谣六轩岛的悲剧,抹黑她已经逝去的家人,而战人希望她能够尊崇自己内心的真实而不动摇,这也是战人想通过Ep8棋盘中的Monty Hall游戏想传达的。 海猫的同人算是我接触到的国内质量最高的同人圈了,从音乐到棋盘都很精彩,龙7写海猫用了四年,我也花了三个多月才陆陆续续推完这四百万字的作品,从ep1的魔女棋盘到ep6的推理博弈再到ep8的感动,这一年很不容易,海猫和寒蝉可以算是我失落时、沮丧时坚持下去的动力。 这个故事,献给最爱的魔女贝阿朵莉切。
  16. 首先感谢萌你妹汉化组大佬们的付出,让自己能够接触到这部优秀的作品 自己是个Gal萌新,几乎之前从来不碰gal的,一般玩拔作和在隔壁同人区混的比较多。之前玩过的gal只有兰斯全系列。 先说自己通关下来最想说的话:呜呜呜,十子,我的十子! 會去玩这部作品期初是因为自己非常喜欢ジェントル佐々木(满里奈系列,姦染系列)的画风,之前推完过他担任CG的满里奈全系列(没错,咱也是ntr中毒爱好者) 然后看到erewhon刚好完成了汉化,又同样是他担当CG,本来只是想随便下下来看看这种和风题材,不和自己口味就丢掉,没想到自己一下子就被开头万红丛中的希世良和白月光下的十子给吸引住了,于是开始认真推这部作品! 剧情方面没什么好说的,和大多数人一样前期觉得是个不明就里的拔作,毕竟啥也不解释上来就发CG 可越是玩到后来,咱越是能深刻感受到十子的人格魅力,作为自己救赎一般的存在(虽然自己看她个人CG的时候也是最认真的,属于是上面的头和下面的头打架了) 这就导致了最后自己通篇玩下来最大的一点遗憾:救赎线之后没有给出十子和咱的互动篇幅 给个后日谈什么的也好哇个人是两个救赎结局都挺喜欢的 这是咱第一次推钟表社的作品,play方面由于之前接受过黑lilith的洗礼,感觉还行?至少十子最惨的几个CG自己可耻得嗯了。 不过听说erewhon放在钟表社其他作品里也不算是特别重口的那种? 啊,好久没有推完这种剧情佳作意犹未尽的感觉了,非常喜欢!自己喜欢的几个要素全都有了: 1、ジェントル佐々木的画风 2、鉴定自我的女主人设 3、有好结局 现在还在犹豫下一部作品推啥,想尝试钟表社的其他作品: 1、Maggot baits看了一眼确实略重口了应该暂时不考虑, 2、友爱俱乐部画风是蛮对胃口的但是听说没有好结局(真的吗?求懂的大佬说说)怕接受不了 3、SACRIFICE VILLAINS倒是题材挺有意思画风也很棒(但是看简介怕他没啥剧情),但听说白狼代理了版权,后面会有汉化,所以在犹豫要不要啃生肉 4、眠れぬ羊と孤独な狼看简介非常对胃口!很想玩!但是没有汉化怕剧情太复杂自己用翻译器会看不懂(至少erewhon如果机翻啃生肉感觉自己大抵是很多的地方看不懂的) 或者有没有女主人设类似十子的Gal也可以推荐给咱!各位大佬秋梨膏! 最后,,放上十子的可爱笑颜一张!还有悄悄问一句,为什么大意失荆州当初那么出名,感觉这种play别的作品里还挺多的
  17. 我steam 最近尝试挂vpn换区 我重新登陆以后 不知道为啥还在国区 ip已经在国外了 是不是我验证用的令牌手机登录在国区了? 但是我手机开vpn了啊?
  18. 总感觉 galgame 里面的 傲娇几乎都是黄头发 ?总感觉 这是有什么来历还是什么先驱吗 (最开始看的旋风管家 也是黄毛傲娇 萝莉 一看到黄毛就离不开这个要素了)
  19. 牛头人(ntr)这两年已经成为最热门的tag之一了,显然用变态和小众来形容已经不再合适。那么为什么大家会喜欢这样的题材呢? 以我个人的想法,ntr更多的是一种纯爱的悲剧,加上18x的内容。不过这似乎没法解释绿帽癖和抖m类的ntr剧情。总之,大家有啥看法吗? 此外,也希望大家交流推荐一些作品。
  20. 如题,这种感觉总是需要在男女主的背景故事上来做文章,例如像是犹存于世的魔女的真结局里,男主最终选择孤独一生的道路的那种一眼万年(这种感觉应该算是悲壮?)亦或者是集齐条件打破诅咒终止悲剧(真夏夜的雪物语里的雪女诅咒),有没有类似于1983-死境之门那样的,通过第三人的叙述来对玩家已经知道的信息进行填充,从而后知后觉的明白主角的行为背后的深意(就像特工巴特瑞最后留下的一句话:祝好运,已死之人向赴死的你致敬)来升华主题的作品呢?(有点像灼眼的夏娜那种感觉一样)
  21. 推特自2022年都没消息了,网站也是是不是过期。看到有一个推特说挂是没挂,好像只剩销售部了都,不知道准不准。monkeys也要成最终作了嘛。有没有人了解一点
  22. 關於男主角的長相問題 好像並沒有幾個GAL男主角是醜的呢?(在下學識淺薄,有的話也可以告訴我) 雖然男主角都不會有機會露出他的眼睛,通常喜歡以長劉海的陰影遮住ww(示意) 畢竟是GALGAME,主要的時間畫面一定要放在可攻略的妹子們上面,男主本身就沒甚麼鏡頭 但是畢竟是我要代入的角色嘛,要是很醜的話怎麼可以呢,想想都覺得不高興 依上面所述,個人是比較喜歡也希望男主角帥一點的 男主角的性格固然在劇情上相當重要,決定了劇情的走向 想要請教各位如果男主角長的醜的話行的通嗎?會不會覺得的代入感覺變差呢? 或是整個故事都變調了呢?果然顏質還是很重要的吧 還是說根本感覺無所謂呢?大家會在意男主角的長相嗎? 魔女的夜宴-柊史 nekopara-嘉祥 吐槽:人帥真好
  23. 最近和同学讨论游戏,问到我的时候就说:“哇,XX你不老死宅了,推荐点二次元游戏”。我自认为千恋万花或者苍之彼方这种比较适合萌新,就推给了他们,结果给我来了句:“和原神和舟比起来怎么样,能不能搞h”。一下子给我整不会了,我尬笑几下就跳话题了
  24. 我从14年开始接触一些ntr作品,至今也快十年了,算是看着ntr这个题材一步步发展至今,现在都无法忘记第一次玩民工女友的时候那种浑身战栗的感觉,但个人感觉这两年ntr题材开始陷入了套路化,很久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创意了,来来去去就那么几种模式: 苦主负债或是工作失误,女主或主动或被动肉偿 苦主和女主禁忌校园恋爱,被胁迫 女主有黑历史,被胁迫 女主本性涩,被诱惑 男女主异地,女主进入新环境,面对老手黄毛被迅速拿下 女主黄毛达成某种协议,逐渐堕落 女主被下药,逐渐堕落 是不是因为同质化问题,感觉去年开始ntr题材也在变少,大家认为是这样吗?或者有什么打破常规的ntr作品也可以安利给我。
  25. 最近抽空推完了《人狼村之谜》,剧情实在妙啊,现在还感觉意犹未尽。 难得碰到一个让人忍不住屏息的作品,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好久以前玩《混沌之子》和《混沌之脑》的时候,虽然美少女恋爱剧情也挺不错,可是总觉就少了那种辛辣的冲击感。 不过以猎奇为卖点的拔作就感觉不那么合我口味,像是《死馆》虽然视觉冲击挺强烈,但是也导致我没那么容易沉浸,人狼村悬疑重重的剧情搭配赏心悦目的萌妹子让人既爽快又不会太压抑。 坛友们有没有玩过什么值得推荐的悬疑/恐怖类的AVG,剧情为主,全年龄或R18都行,最好有萌萌女角色的那种。 顺便推荐一下和人狼村之谜同一个作者的《死亡竞赛恋爱喜剧DMLC》,我云通关了B站的视频,剧情也挺不错,可惜有些冷门
×
×
  • 新建...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