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ioppoi

勇者和牧师和精灵的冒险(1月14日更新10完结篇)

推荐贴

 

 

1.勇者和牧师和精灵的冒险

“勇者”是父亲的称号,“勇者之子”的称呼少年一直以来都引以为荣的,“勇者家族”的记号是王国所认定的唯一认证。

少年不断努力学习,不断锻炼,因为他清楚自己是勇者之后,虽然现在勇者的称号是他的父亲,但是将来他也会继承父亲的称号,他每天都自己告诉自己将来要成为最强大,超越于过去所有前人,最有名的勇者。

然而这一天过于早就来临了,他的父亲,也就现在是勇者,被国王任命带领他所筹备的军队去讨伐魔王,经过半年后“讨伐魔王军”被确定全灭于魔王的城堡中。

“过去你的父亲是伟大的勇者,虽然已经被魔王杀害了,但是他的英勇事迹并没有被磨灭,他将被记进历史,成为后人的榜样......”

国王在勇者的葬礼中演说着勇者的功绩,最后国王把少年领到前台中。

“我们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沉沦在悲哀之中,魔王与其军队一直威胁于我们,使得我们人民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虽然又再一位勇者在其魔爪上牺牲了,但是我们依然不会屈服于魔王的恐怖之下。你们看,我身边就是将前代勇者之血继承下来的少年!他将成为我们这一代的希望,来吧,勇者!你将给我们希望!将给我们幸福的未来!打倒魔王就是你的使命!”

就这样少年成为了勇者,在得到国王的资助之下开始了讨伐魔王的冒险。

 

“请救救我女儿!勇者大人。”

勇者在某个村庄中被教会的牧师请求。

“我女儿被山里的兽人抓进去了,请你救救我女儿吧!她一定在兽人的住处受尽了凌辱。”

勇者想都不用想立刻答应了,安慰牧师一番之后潜入到山里兽人的住处,并潜入到里面找寻牧师的女儿。

勇者在一个吵杂的房间门前,将门拉开一条缝隙,发现里面有一群兽人,其中发现中间有一个女孩。

那女孩身穿黑色紧身服,面上戴着一副眼罩,并且手抓着一个皮鞭,她坐在一座纯金做成的巨大椅子上,脚踩着椅子前一个半跪在地上兽人的头上,她摇了摇头对着旁边的兽人大叫:

“我饿了,快点拿东西来,记得牛排要放黑椒汁煮,要7成熟的,5分钟之内给我拿过来!你去给我烧水,我要去洗澡,这里设定没有热水器真另人麻烦!还有你快去把勇者找来,我都要腻了!还有你,我已经踩够了你了,回去!”

在接到各种命令中,兽人们陆陆续续地离开房间(当然勇者已经躲开了他们),房间里只剩下女孩。

勇者从刚才女孩的话语和行为得出结论--这女孩是兽人它们的女王的地位,在过去父亲曾教导过“擒贼先擒王”,只要把女王打倒了,兽人们将成为一盘散沙,这样子就更容易完成任务。

但是既然是兽人们的女王,实力上是否十分的强大,如果在打倒女王前被兽人们发现的话,自己将会陷入到一人对抗多人的困境。

在勇者思考的时候,突然后面出现了一个兽人,它已经发现了勇者,它大声呼唤:

“大家快来,有人闯进来了!”

门一下被打开,兽人的阔步女王走了出来,她与勇者的眼睛对上了,并一直盯着勇者。

 

“太感谢你了,勇者,谢谢你。”

牧师不断地感谢着勇者,并不断抓着勇者的手摇晃。

勇者走出了村庄,为了到达下一个目的地需要经过兽人的住处。

废墟一般的光景,了无人烟的景色,想不到在不久前这里曾经有生物居住过,勇者不禁回想起这不久前的事

 

“是勇者大人吗?”

发现勇者的兽人欢呼起来,它立刻跑到勇者的脚边并抱着。

“求求勇者大人,请你把这女孩带回去吧,我们一直受到她的虐待,皮鞭啊,蜡烛啊,木马啊,她一直对我们用,现在我们每个人都已经对女人出了恐惧症了,求求你大发慈悲带走她把,我们保证以后不会做坏事的了!”

刚说完这一句之后,它传来另一声悲鸣。

是兽人的女王(?),发出了光弹,一下击中了那兽人。

“别听它说,我是牧师的女儿,它们看中了我那前凸后翘的身材和女神般的美貌,把我抓到这里。”

勇者看了看,只发现一个有着平原般胸部的女孩在面前。

“啪”

勇者被女孩打了。

“你在很色迷迷地看着我吧,虽然是勇者,但是果然还是个男人啊,果然设定中把我设定得太惹火了,女人太漂亮也是罪啊!”

“我想勇者想的并不是这回事,而且好像是你自己上来,说要在这里等勇者的。啊!!!”

兽人再次的中弹。

“什么?勇者终于过来了解救我们了!”

离开的兽人们陆续地回来了,它们也不断重复着要求把女孩带走的话语,并不断否定着女孩的身材。

最后它们惹怒了女孩,女孩念起咒语,发出禁忌的古魔法,把整个兽人的住处都毁了同时兽人也被灭门式消灭了。

过后女孩带着在废墟中痴呆的勇者,回到了村庄,并把女孩带回牧师处(?)。

 

勇者越过了山,前面突然出现了熟悉的身影。

“勇者大人,我已经跟父亲请求了我要跟你旅行,他也答应了,行么。”

勇者面对着星星眼的女孩,和看到她手上发着光的状况下,点头答应了。

“那么我跟你介绍一下,应该说和看着这无聊的YY网文的无聊的观众们说一下,我的设定就是拥有可爱的面容,魔鬼般完美的身材,天使般慈爱的性格,孩子般纯真的个性的超级完美的女孩哦,而且还是一点都不会什么可怕的杀伤性魔法,我职业可是治愈于人们身心的天使牧师喔.记得下次也要好好的看我顺带勇者的表现呢。"

牧师说完后摆了个POSS。

“摄影师,快照啊,这是机会难得我初次的照片,只要一放到网络上就有大批的FANS抢着要,这样趁机就能出道,攒大钱,成为富婆了,哈哈哈”。

牧师的笑声不断在山中回响着。

勇者叹了口气,小声说道:

“待续。”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2。勇者和牧师和精灵的冒险

 

“喂喂,勇者,其实你的名字叫什么?”

勇者和牧师走在道路上,牧师突然发问起来。

勇者说出了自己的真实名字。

“什么,居然是这个名字,果然勇者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难怪是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可是有很深的渊源。而且这名字太威武了,一听到哪怕是魔王也会吓得屁滚尿赖的,难怪国王这么信任你,开始我看到你一人还以为是派你去送死啊,原来是因为你有这个名字。勇者,这个名字就是你的力量的源传,只要你有这名字,无论是魔王还是世界的危机哪怕是神都能抵抗。拥有这个名字的是你真的太好了。”

“不过呢其实用脑子都想得到本来就派了个军队都能全灭的,结果只找一个什么听到迷之声的人去,什么成长啊,什么冒险啊,什么找朋友,真的一群人就搞定什么魔王啊,世界危机啊,这世界安全还真廉价,真的受不了现在的设定。”

“拯救世界也就只有那群人,别人一边啥都不用做,反正都是被称为剧情废物一类,而且还死掉一个什么高人气的人物来推一波气氛啊,还可能出什么外传啊,周边啊,IF线什么的,反正有商业价值的东西都能利用,那怕剧情是和原设不符合甚至矛盾之至。”

“勇者,你说是吧,不过总归过来说,现在人们心态就是这样,看好不如看好玩,作者写得精不如写得爽。”

牧师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所以本文概括各种主流王道剧情,打怪升级秒杀,必要时间作为主角的牧师还会开挂,福利满载,而且充满悬疑,先透露其中一个秘密--居然有人说我是魔王,哈哈哈,人家才不是呢,人家明明就是一个可爱,可怜,可悲的牧师,由于父亲被兽人杀害(第3跟蜡烛时候就答应了),为了替父报仇(认识大款)和为了世界和平(人气)而与勇者一同旅行,而且在后来各种各样的事情中,勇者已经迷恋(下药)上我了,在之后他将会承诺迎娶我(遗产和保险写我名字),但是最后一战中为了守护勇者我给他挡掉(用某个物体)攻击,勇者在失去同伴后由于愤怒爆发巨大的力量来打到魔王。魔王被消灭了世界恢复了和平,最后我和国王过上富裕幸福的生活(得到国家控制权)。所以大家要好好支持哦(可爱状)。”

“等等,别以为勇者被设定为无口就可以乱编写剧情!”

突然在勇者肩上传出了声音,仔细一看是类似于妖精般的小生物。

牧师看了看,对勇者说:

“这穿着剑之精灵外皮的妖精衣服是什么东西啊,按设定不是普通人看不到的吗?咋出来了,这样破坏设定叫作者怎么写下去,而且这东西没有什么用,反正作为勇者的力量之源也就是妖精衣服,反正脱了和别的东西都一个样,不如吧本体的妖精衣服留下,把这个剑之妖精的外皮扔掉了算了把,带着也重,而且去卖给有些特殊癖好的人当娃娃玩也能值个几个钱。就这么确定了,好吧勇者。”

“什么叫穿着剑之精灵外皮的妖精衣服,我可是传说中守护勇者一族的高贵精灵,你才是,勇者一旁有我就行了,你看你明明就一副洗衣板,缺装什么可爱角色啊,明明就比魔王什么还要凶残,都不知道带上你这种破坏整个故事体系的人干什么?”

“你才是破坏故事体系呢,明明设定上就是你只能被勇者看到的妖精衣服。”

“你才是破坏故事体系呢,明明设定上你就是AA的罩杯,我可是有E杯的呢。”

“那种大小的E杯?连勇者的脚趾都夹不住!”

“哼,比起你这AA杯,连勇者的头都夹不住!”

 

“看来只能通过武力解决纷争了。”

“看来只能通过武力解决纷争了。”

两人异口同声说道。

剑之精灵从勇者肩上飞起来,和牧师一同走到了远处,勇者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之后发生的一切。

“暗夜嗜虐的魔王之力啊,掌控在我的手中,化作火炎化作闪电化作冰雪,将我眼前的衣服撕裂!禁断魔法--魔王撕裂衣服击!”

“混沌虚无的灭世之神,降临于世!填充于我的双手,我将使用你的力量把眼前的洗衣板破坏!禁忌神迹--破灭洗衣断板击!”

两人吟唱着咒文使出各自的大杀伤攻击,两人不断的你来我往,看来她们间的战斗需要持续一段时间。

勇者跟着她们,同时向后面看了看三处被她们的战斗所卷入的原来是村庄的平地,叹了一口气。

“我的戏份呢?待续吧。”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3.勇者和牧师和精灵的冒险

“啊啊啊,真的好舒服。”

对方的手慢慢在牧师身上游走,每一寸肌肤都被温柔地抚摸着,她的敏感带不断地被刺激着。

“对对对,就是着里,麻烦用力一点,粗鲁一点也没所谓,我要很舒服很舒服的感觉。”

对方按照她说的话后点了点头,更为用力地抓住牧师的身体,肆意地,粗暴地,仿佛恶魔一般对其上下其手。

“好爽啊,好爽啊,我要坏掉了,我快坏掉了,我真的坏掉了!”

牧师高声的叫唤后,筋疲力尽地躺着,一动不动,大脑已经被过多的快感所麻痹了,只留下兴奋的感觉和身上那黏黏的液体。

“你卖什么萌的,不过是个推拿而已,搞得自己好像在做什么不得了事,着可是意义上得全年龄的东西,不过真的好舒服啊。”

在一旁同在做着推拿的精灵对着牧师发话。

牧师望向一旁的精灵,对她说:

“这是杀必死,懂不,按现在的角度如果没有这种程度东西可是吸引不到别人的,就像作者一样喜欢去看什么闪乱神裸,女王汁刃,百花淫乱什么的,作画人设质量高,和大量的杀必死但是剧本却是相对简单,但正因为是粗暴简单的卖资源的特点,对于他这种不是四眼却是胖子的,还是处男的宅男抠脚大叔,不对,是已经差不多是魔法师的超级后补的这种类型的人来说,只要有点刺激他们的都东西就能好好地吸引他们来乖乖地付钱付汁源了,他们始终能幻想着自己是其中的主角,好像自己散发的荷尔蒙能自然地引诱别人倒贴给他得。”

“这话说得太过了吧,依然有些十分正常的处男大叔啊。”

“处男大叔本来就十分不正常了,无论是什么他们都是人类,作为人类的一个特征就是,到了能生育的时候整天都在发情,什么看到一个美女就硬了,什么论坛的一个女的只要发张好看点照片就跪舔的,什么受到消息特意上网找什么艳照,什么特意去捡肥皂的,男性本来就是大脑中下流占上一半的位置,只是看能不能靠理智控制下来不表现在外而已。”

“不对,你看勇者不是一直很正经的么,别一杠子打一船啊。”

“勇者不过是虚构出来的一个配角而已,你看,他没说过什么话,说什么无口设定,根本就是作者他赖得给他台词,本来这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小说,也就是他无聊YY的产物。”

精灵听了笑了笑,回答道:

“不对,哪怕是YY也好幻想也好妄想也好,都代表着作者的一定思维,像大部分故事主角虽然下流好色,但是仍旧会体现出各种十分帅气的做法,因为始终来说男人都认为自己总能在关键时做好自己的应该做的事,哪怕被称作虚假,哪怕现实做不到,哪怕被别人取笑于沉迷于虚幻的二次元,但是能成为做大事有雄心的大人物始终也是男人们的理想,无论在哪方面哪个次元。对了,是了应该出去看看勇者的情况了,我们也不能呆在这里太久的呢。”

说完后,精灵站了起来穿好衣服就往外面飞去了。

“到底你是怎么做推拿的?小说真好,能一笔带过去。我也该走了。”

牧师脱下浴巾,整个身体裸露起来,吹弹可破的嫩白肌肤,高挑细长的大腿,加上精致的面容,显得十分的诱人,仿佛魔性一般无论什么样的男人都能迷惑,无论什么女性都自行惭愧,如此完美的她却还是有3个致命的缺点,胸部太小了,胸部不够大,胸部是飞机场。

“够了别再提胸部了!”

 

牧师不一会儿就已经走出街道上,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血,血,血。

洒在道路上,房间的墙壁上。

尸体,尸体,尸体。

铺在路面上,台阶的阶级上。

仿佛地狱一般的景象,令人觉得恶心,令人觉得厌恶,令人感到心寒。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啊!这样的状况。”

“这不是很正常的么。”

从牧师身后突然传出了声音,牧师立刻转过身子,她看到熟悉的一个身影和一件熟悉的衣服。

精灵把毛巾送给浑身是血的勇者。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看满身是都是血了,勇者,受的伤不轻吧,我来给你治疗。”

勇者用毛巾擦了擦面,把面上的血擦掉后,露出笑容摇了摇头。

“真是得,不过是一个1000人的魔族部队而已,以勇者的程度会受伤吗?这血都是勇者砍那些原来是活的魔物,现在的尸体所喷出来的血所沾到的。”

“勇者设定有这么强大么?”

“勇者的设定本来就这么强大啊,不强怎么做勇者,路人什么成长就算了吧,那种开挂的东西还算什么强大,只有一直能稳定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好了,时间都不早了,我们快启程吧,勇者,今晚要陪这堆尸体中过夜可是受不了。”

精灵慢慢地降落到勇者的肩上,催促着勇者。

牧师看着勇者的背影,小声的说到:

“真可怜,即使大出风头的事件都被一笔带过了,不过看起来还蛮帅的。”

接着她跟了上去,和勇者一同离开了城镇。

 

迷之声:

“这卫生要怎么搞啊。”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3.5

“报告大人,2天前被派出去的1000人的部队在SS城镇被不知名人士完全的消灭了,没有留下一个活口,所以完全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底细。”

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中,穿着漆黑铠甲的生物,一看就清楚这是魔物,和人类相似但是却和人类除了种群利益外并不有交集的种群,它半跪在地上,头半低着,对着大厅最深处,穿着比漆黑还更漆黑铠甲,类似于人型的东西报告着。

他仔细地听着下的报告,在比漆黑还更漆黑铠甲的覆盖下,完全不知道现在他是以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想法来对此反应。

“吾饿了,黑骑士。”

在被叫做黑骑士的后方传来一阵消沉的声音,黑骑士转过头来看了一下正坐在它身后,那个穿着比漆黑还更漆黑再进一步漆黑铠甲的人。

那就是魔王,被称为“魔物之王,魔界的统治者,人类最大的敌人”,而其身边的黑骑士有着“魔王的左右手,魔王的保护者,魔王军最强者”的称呼。

“对不起,魔王大人,这是属下的失职,请耐心等待一下,我将尽快把祭品送上。”

“吾肚子好饿,十分的饿,异常的饿,黑骑士。”

虽然隔着比漆黑还更漆黑再进一步漆黑铠甲的,黑骑士感觉到魔王现在的在以什么样的表情在看着他,但他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压力。

黑骑士转回头,对着大厅上穿着漆黑铠甲的魔物,大喊道:

“敌对者的事先不管了,你立刻再次召集部队去城镇采集祭品,现在我来先平息魔王大人的愤怒,立刻就去办好。”

“是的,小的这就去办,请黑骑士大人小心。”

穿着漆黑铠甲的魔物,说完话后,立刻站起来走出了大厅,同时关上了大厅那厚重而且隔音能力十分优秀的大门。

“啊~~~~!好舒服啊~~~!再来一点~~~!

在不久之后,整个魔王城都听到大厅中一阵悲惨而兴奋的呻吟。

 

“我饱了,勇者。”

牧师放下手中的碗,她不断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你这动作真失礼啊,完全不像淑女的行为。”

精灵优雅地放下手中的茶杯,离开自己的位置飞到勇者的肩上坐下来。

“你才失礼,这是对食物表达敬意的动作,食物和我们融为一体,你着不用吃食物只用喝水就能活的东西是不明白我们的感受,就像小孩子一样饿了但是却没有东西吃那样子发脾气的感觉你也不会懂的。”

“是的是的,我明白了,我知道了,我不说了,到底为什么我们会在这话题上讨论呢?”

“谁知道,反正是作者凑字数的手段而已。老板埋单!勇者给钱。”

他们一行人在付钱之后就离开餐馆,向下一个目的地前进。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4.

“喂,勇者,你看,路上面有个破布一样的东西着。”

牧师向着前面指了指,对着勇者叫道。

“知道了,我和勇者都不是瞎的,真是的,从你嘴巴说出来的话总是那么毒辣,虽然已经习惯了,但是把人说成破布真的很失礼啊。”

“切,这是萌点知不知道,现在的人可是很喜欢毒舌的,因为表面上十分难接近,然后把外层一面剥开之后发现里面却是十分害羞的姿态可是令人觉得反差萌。就像榴莲那样,虽然外表十分的平常,甚至会发臭,但是打开之后那些白嫩的果肉,可口细腻的口感,可是另人感觉到欲罢不能不能的感觉,根本吃得停不下口。”

精灵坐在勇者肩上,两手摊开,摇了摇头。

“不对,不喜欢吃得还是不能承受那味道,只能说是个人的口味,就像勇者和作者虽然吃过榴莲但是还是不喜欢吃得啊。”

“始终人类就是不能互相理解啊,不过说起,榴莲当武器好像附加的攻击力还不错而且还有恶臭属性,勇者要购买一个试试?”

“你到底把勇者当成什么搞笑的人物,拿着个榴莲去和敌人对打?单纯就携带来说,你要他放哪里,这里设定可是没有异次元口袋。而且根本就是你想偷偷吃掉而已。”

“才不是想吃了,虽然说到榴莲就连口水都流出来了,但是为了勇者我还是--能忍住只吃一半。何况异次元口袋什么,只要作者一笔带过就是了,什甚至不用写出来都可以,就好像,如果不是为了杀必死什么,非人角色不说,属于人类范围的排泄的行为都不说好像都没这个功能似的,而且衣服也不用换一直穿着那些而已,还有部分像北斗♂神拳那样明明撑爆了衣服,却裤子完好无缺的,是不是说明♂次郎也就是上半身爆发而已,而下半身却得不到开发的那种感觉。”

“别人可是正常向的东西,伦理上出现那些东西就有问题了,不过女生裸露上半身却好像没有这种问题,打着全年龄的标志出现的东西很多呢。”

“这也没什么啊,其实来说,乳房男性都有,只是大小问题,最大区别在于生殖器官不同啊,按道理来说男人能裸露上半身女性却不能是有点不平衡,但是思维道德定性已经成为习惯,因为平常看不到成年的女性乳房,所以一出现到就能的成为男性门的兴奋点,也就成了成年人特有的性趣,虽然按照现在要找那些东西很简单。而另一方面如果是小孩子时候哪怕全裸三点就出现了都能出现的电视啊电影上,除了有特殊癖好的人外都不会对此有什么感觉。”

“也不能这么说吧......”

牧师和精灵你一句我一句的谈话,勇者在她们之中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行走着,她们一边讨论着那永不能得出解释的东西一边向着下一个城镇前进。

“待续--”

“待你个头!我都躺了这么久了就听到你们说那么多话,哪有这样子,我在这里半死不活的,你们看到不良心受到责备吗?虽然我也不想给你们救下的,但是你们还是坚决要的花我还是会心存感激的接受你们的援助,还有你们也不用给我点吃什么的,虽然我现在很饿!饿的肚子也陷下去了!饿得快死的那样!但是我可不想受到你们的帮助什么的,我可不会感激你们的喔!”

道路上得破布,不对是穿着一身黑色的服装躺在地上的人,突然间蹦起来站着对勇者他们大声叫道。

“不好了,是傲娇。”

牧师惊叹道。

“的确不好,居然是傲娇。”

精灵附和着。

“才不是什么傲娇呢!!!”

在说完这句话后她身体摇晃着,一下子从正面向前倾斜。

勇者立刻跑过去,两手抱住了她,使得她并没有跌倒在地上,但可能由于在极度饥饿下大声叫嚷,用尽了力气,使得她更加衰弱而已经失去了知觉。

“不好了,是竖旗子。”

牧师再次惊叹道。

“的确不好了,居然又添人。”

精灵无奈地摇了摇头。

勇者把她正抱过来后,把她帽子摘下来,面前是一副小女孩的模样,粉嫩诱致的小面,光滑诱致的皮肤,樱桃般的小嘴,还有一对细长而尖锐的耳朵。

“糟糕了,是魔族的人。”

牧师大声叫起来。

“的确——别说了快点阻止他!!!”

精灵直接飞了起来。

勇者神色突然一变,立刻把腰间的剑拔出,砍向他手上的魔族小女孩,而且是对准她的头部。

在下一秒中精灵迅速地飞了过来而牧师快步跑了过来,她们同时在空中打出一个飞踢,从后面踢向了勇者,勇者受到攻击之后整个人都飞到10米之外。

如果她们再晚一点,她们面前的魔族小女孩就要头和身体要分隔两地了。

“呼,好在我们在。”

牧师叹了口气,同时抱起了这魔族的小女孩。

“是啊,勇者太过冲动了,要跟他说不是所有魔族的都要杀掉了,虽然着勇者没什么设定,但是也不用写得那么凶残啊,见到魔族就杀,虽然原型是这样子的人,但是那都算是另一篇东西了,等下要慢慢修改一下了。”

精灵摊开双手,耸了一下肩膀。

她们两人连同着魔族的小女孩慢慢地离开这个地方,向附近的城镇前进。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5.

“为什么饿倒在地上?”

牧师对着正在不断把食物塞到嘴巴的魔族小女孩问道。

“唔...我啊,其实在做着...唔唔唔...的任务,就是因为...咕噜...所以才饿倒了。”

精灵在一旁看着魔族小女孩的吃相,也开口说道:

“我说啊,把东西吃完再说话,这是淑女的基本素质哦,还有你说的任务是指什么?”

魔族小女孩把手上的食物和被子放下来,手交叉地放到胸前,摇了摇头说道:

“都说了机密了,哪能随便告诉给你们这些无谓的人听。”

牧师拿起了魔族小女孩刚刚放下得被子,一下子把里面的饮料喝光了,然后用力把杯压紧,一下子就把杯子抓烂了。

“我们可是救了你哦,而且啊,你认为你现在在我的手上能不告诉我吗?”

魔族小女孩一下感觉到牧师所放出的杀气,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她一下子甩了甩头,小声说道,但从声调听来她已经没有开始的底气了。

“我...我才不怕你了...我...又没有要求你们救我,我...才不会感谢你们,应该说你们该感谢我在地上给你们救了,那是你们的运气好呢!心存感激的是你们才对!”

魔族女孩叹了口气,发现自己完全不是面前的人的对手,而且她还记得面前的勇者在她晕倒时用他那结实的手臂抱住她保护她(虽然后面的事由于她已经失去知觉而完全不知道),她一面望着勇者一边继续说道:

“别看我这样子,其实我已经是28岁了,算是成年人,而且原来的样子也不是这样子的,过去在一项任务中,我调查一个秘密组织,但在潜入他们基地的时候却被发现了,他们把我打晕的同时喂了我吃,后来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的身体就变成了10岁的样子,而且已经过了10年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身体还是保持在10岁的样子......”

牧师听到这里,她把手提高打断了魔族小女孩的说话。

“等一下,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科楠,业界都叫我名侦探科楠。”

“这不是坑爹么!”

牧师一下子把台子翻了过来,上面的东西都一下子飞到地上,精灵好像一开始就知道牧师的行动,早早地把茶杯拿走,并飞到一边去。

“这什么山寨人物,设定就那么拿过来真的没问题?作者,好歹也编个身世啊什么啊,居然懒成这样子!”

魔族小女孩看着牧师一系列活动一脸不解地说道:

“你在说什么?真是奇怪的人。”

精灵在一旁说:

“别管她了,说说你现在是接到什么任务。”

“其实在几天之前,我们魔王军曾经派出个部队去做采集,但是被不明人士袭击了,而且还整个部队被全灭,没有一个活口。而且手段极其凶残,有部分直接头部被砍飞,部分四肢被切断,部分被砍成两半,我也找过当地居民问过他们了,他们一个都不肯说些什么,看来他们怕被那方人物报复。”

“那还真是悲剧啊。”

精灵一面听着一面发出感言。

“也就是说,你是受到命令去调查那些事吗?那么现在情报的取得都怎么样?”

名侦探科楠摇了摇头说:

“一点都没有,样子都不用说,甚至是什么人,多少人,都不清楚,可能是一个极其秘密的反政权组织,除了这么猜想在现在根本没有别的想法,要不是无论怎么想不是一个庞大的组织级别的没可能会这么笨同时敌对两个政权的政府的吧,至少在消灭一个部队来说不可能。”

“那么除了你之外应该还有别的人在调查吧。”

“听说,魔王军的四天王也参与了调查,始终能全灭1000人的不派点有实力的人没有任何用处,量再多杂兵就是杂兵,哪怕最后消灭对方却自己也被损耗一大部分实力就完全没意义的。”

“这样子啊,行了,话就到这里了,我们也要离开这里继续去别的地方了。感谢你的提供宝贵的情报,这顿饭我们来付钱了。”

科楠转过头去,哼了一下。

“这是当然的了,我的情报费可贵了,不过看在你们的极度真诚的态度我猜跟你们说的,你们可要对我心存感激。”

“是啊,感谢了,要走了牧师,别再疯了,勇者我们要走了,快醒过来。”

精灵对着一旁正和店主因刚才翻桌子的事而吵架的牧师和从上节晕倒到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谁带他过来的?这就是活生生的BUG设定。)的勇者。

勇者一下子睁开了眼前,发现眼前有一个魔族的女孩子--科楠在面前,而科楠也望着勇者,他们两眼对望着,科楠一下子面红了起来,嘴巴不由得张开起来,小声说道:

“真的好帅。”

勇者也望着科楠,面色突然一变,嘴巴动了一下,说出了一个词。

话刚说完,突然间,勇者搂住科楠的腰,一下子就把她抱了起来冲出了餐厅。

“牧师你先把账单付了才过来!真是的,糟糕死了,不应该相信作者会把勇者向好的方面做修改了!”

精灵看到着状况后留下这话,立刻也冲出餐厅向勇者跑去的方向,飞去。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6.

“不是吧,勇者居然说了那种话!”

“是啊,在你和店长争吵的时候,他走出去时候我听到的。”

牧师和两人不断的找寻着勇者的身影,就在刚才,在餐厅里,勇者醒来之后突然间把魔族的小女孩--科楠一下子抱走并跑出去了,为了防止不可收拾的事情,精灵也飞出去跟随着勇者。

“话说回来,你付钱了没有?”

“没有啊,我一下就打到了店长,然后我就跑了出来了,这店长虽然看起很凶(眼睛有疤痕,2米高,身材魁梧,听说是退役身经百战的佣兵),不过只是纸老虎。”

“......因为他碰上母老虎而已。”

精灵叹气道。

 

另一方面

勇者抱着魔族小女孩--科楠,一下子就跑出了城镇,在郊外的一颗大树下停了下来。

科楠一面不知所措的,但是在一路过程中并没有做出反抗的,只是一直望着勇者的面容。

“那个,请问能放下我吗,虽然我并不喜欢你,但是你喜欢我也没办法,所以我对你有点兴趣。”

勇者把科楠放下,打量着她全身上下,嘴巴张开闭合了一下,仿佛是对她说了些什么话。

科楠头侧过去,耳朵靠近了勇者的嘴边。

“你,你说什么?我听不到?是说我很可爱吗?虽然我知道我本来就很可爱的,但是你说出来我还是有那么一丁点感到高兴,就那么一丁点,而且你不要搞错哦,可不是应为你说我可爱所以高兴,你想啊被谁说可爱的,谁也会感到高兴哦,但是你对我说可爱我也是有一丁点高兴,再说......”

科楠话还没说完,勇者一下子把她推到在草地上,同时把身子压在她的身上。

“等一下,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在下一个瞬间,勇者单手抓住科楠的两手手腕,一下子用力地压制住,科楠已经完全被控制住,而且在勇者的力量之下哪怕她挣扎也不起到多大的用处。

而实际上科楠并没有动作,只是默默看着勇者的脸。

“可以哦,别误会了,是你要硬来的,可不是我承认你的,不过之后你要好好的负上责任。”

她闭上了眼睛。

勇者接着用另一只手把她的头套扯下,外套撕烂。

“请停下来,剩下的我自己脱就好了,被人脱衣服可是十分令人害羞的,请放开我。”

勇者听了,只放开了她其中一个手腕,并用力地把她抓起来并用另一只手抓起她的大腿。

“啊,啊,啊,直接这样子来?就这样的动作吗?不行不行,这样子太刺激了,我会接受不了的。”

勇者并没有说些什么,准备着下一个动作,他的脸慢慢地靠近着科楠的面,接着。

“啊啊啊。”

精灵一边大叫着一边一脚踢向勇者的脸部,他一下子受到冲击整个人向后面飞去远处。

“呼~~好险,好在前面特意写那么多废话和动作,我们才及时的赶过来。”

恢复自由的科楠看到着情景一面的不解,她说:

“发生了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你也睡一下吧”。

突然间精灵在科楠背后打击了一下,科楠整个人立刻倒到了地上。

“到底怎么样了?”

牧师随后赶到现场,她问精灵。

“勇者真的成了那样子了?”

精灵双手抱在胸前,说道:

“他再走出餐馆的时候的确是说了'LOLI真好',从他刚才的行为来说的确是了。”

“这设定也改得太过份了吧,已经从恨到爱得那种感觉,虽然勇者本来就没什么设定。”

“其实应该说只是遗传下来的性格设定,也就是说其实他老爸也是这样子的人,应该说事作者突然脑子发痒写进去而已,不过毁原设这种东西其实还蛮多得。”

在下一个瞬间精灵好像发现说了不该说的东西,她双手盖住了嘴巴,小声说道。

“不小心剧透了点情报。”

牧师叹了口气,并指了指被精灵打晕的科楠:

“怎么都好了,反正这篇东西没人看的,不过这家伙要怎么办?带上她吗?”

精灵望了望科楠,露出一副阴险的面容,说到:

“反正情报已经得到了,她已经没用了,而且只有她又名字在我们队伍里不就是最有名的,直接把她扔到这里就可以了,反正附近的野兽会帮我们处理掉。”

牧师背后一阵寒凉,说道:

“什么时候又加个精灵是腹黑的设定啊!”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消失的wschs...... 发表于 2013-12-27 00:03

额的肾啊!牧师的女儿会黑魔法?

 

阴影牧师吧……{:7_460:}

 

话说DND里,牧师会黑暗神术也不奇怪。{:7_469:}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C_帕秋莉 发表于 2014-1-3 19:28

看成黑暗圣经了

 

乃这御姐控……女牧师拿着皮鞭用黑暗神术……那是卓尔!{:7_469:}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YD教授 发表于 2014-1-4 17:35

乃这御姐控……女牧师拿着皮鞭用黑暗神术……那是卓尔!

{:7_511:}我是萝莉控啊!只有这点无论如何不能弄错!!!

 

 

 

{:7_497:}刚刚这声呐喊触发了四个勋章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C_帕秋莉 发表于 2014-1-4 17:40

我是萝莉控啊!只有这点无论如何不能弄错!!!

 

 

 

对不起,对一个萝莉控给了如此错误的评价,真是一次重大的失误。{:7_472:}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YD教授 发表于 2014-1-5 18:47

对不起,对一个萝莉控给了如此错误的评价,真是一次重大的失误。 ...

 

{:7_490:}居然被人当成了御姐控……一生的耻辱{:7_511:}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C_帕秋莉 发表于 2014-1-5 19:43

居然被人当成了御姐控……一生的耻辱

 

么事……{:7_496:}

 

多练练绅士神功就好了。{:7_460:}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

“什么你问之前发生了什么事请?”

勇者不断地追问着牧师。

“没有了,之前你不过是走得太累了所以在树下睡着了,我们看你那么累才没有叫醒你而已,始终充足的休息是达到魔王的基础嘛。”

“你说背后和脸不知道为什么一阵赤痛的?大概你睡势不好和有什么果子打到你脸上吧,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啊,真的。”

牧师不断地对勇者作出解释。

“你说对吧,精灵。”

牧师望向精灵对她说。

精灵扭过头,笑了笑,叹了一气,说道:

“对啊,勇者别注意这种细节了,还有,这里可是有很多猛兽,别睡了,一个不小心可是会被吃掉的,这里的猛兽可是什么都吃得比如什么有名字的魔族的小女孩什么的,还是快点赶路吧。”

勇者虽然还有点不死心得样子,但是听到牧师和精灵那坚决的话语他放下手来表示不再过问了。

 

“是了精灵,你之前说的情报是什么?”

“就是嘛,魔王军已经派出了四天王出来了。”

“四天王?"

牧师惊讶道:

“不是吧,居然是四天王!那个传说中的四天王?魔王身边的四天王?好像很厉害但是却是一般来说很是炮灰的四天王?到底是哪四个?”

精灵一下子沉默起来,同时一下子拿出了一本书籍,戴上了眼镜,然后翻开读了起来:

“魔王军四天王,被称为魔王胯下的重要干部,虽然每天都被魔王骑着玩,但是在魔王军中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仅次于魔王直属管家级的黑骑士,并且四天王每个都有大概2000个被牧师调教的兽人的战斗力,它们分别是一号四天王,二号四天王,三号四天王,超M变态四天王。”

“......”

“......”

“。。。。。。”

精灵合上,摘下了眼镜。

“这不是坑爹么!”

牧师在精灵起手前抢过她手上的设定书,一下子扔到地上。

精灵在一旁低声地说道“居然抢了她的台词和要做动作。”

牧师大声说道:

“什么叫魔王胯下啊,被骑着有什么好玩,它们真的是魔王军了,那里真的不是游乐?而且被骑了还看不出有什么地位,那些部下们怎么想得的?是变态军团么?是被骑癖好爱好者协会军团么?还有黑骑士听起来不是很厉害的样子,为什么要在前面加个直属管家?现在都喜欢设定管家就是很牛的职业么?虽然别的小说动画漫画什么的管家的确是差不多是万能的代表,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黑骑士的称呼是因为他是负责骑别人的?骑谁啊?真是想看看他到底是骑什么样的马。还有那是什么判断的标准单位,什么叫被牧师调教的兽人,明明当时是我被抓走啊,我可是娇柔可怜的人啊,什么调教兽人的肯定不是我。何况为什么他们就成为单位啊,就不能用正常数值表示么,就好像什么作者只有半个长谷川泰O的战斗力,谁看得懂这种数据啊。最后还连起个名字都懒得去起么,什么一,二,三四天的,那种名字搜索一下命名就一大堆了,怎么连这种小学生水平都没有啊作者,而且最后那个什么超M变态四天王啊,作者说是你啊,怎么搞一个角色带入了,能不这么没节操么。这对得起你父母么?你语文老师怎么教你写文的?到底是什么烂设定啊!!!”

精灵一边看着一边感叹到。

“这一口气吐槽太厉害的,虽然只是作者懒得打回车分行。”

牧师不断地对着地上的书踩着,不断还在喋喋不休地说话。

同时勇者已经快步地走开,向着下一个城镇前进。

“什么啊就这么结尾了,我还没说完呢!”

在牧师一片赞美的声音中,拉下了故事的帷幕。

“还没完结呢,别给我接着乱写下面故事了!!!”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8.

“喂喂,精灵,这个东西有用吗?”

牧师在地上捡起一个发出耀眼光芒的首饰,拿起来把玩着。

“无论是看上去还是拿到手里的重量估计应该是纯黄金做的吧,这种东西卖出去应该值不少钱。”

精灵在一旁看着牧师,她摇了摇头回答道:

“勇者又不缺钱,何况这种东西卖不了多少钱的,得到的渠道说不清楚,说事魔王军的地方拿来的,可能被附上有诅咒的原因而被买家压价,商人什么的可是对利益十分敏感的。而且国家对于黄金这种贵金属可是有严格的控制,可不会随便让它胡乱流通,被追查到是我们放出来可是很麻烦的。”

牧师听了精灵的话,随手把首饰扔到一边。

“拿就不带走了反正这么重对于战斗来说不好,而且你说又换不了多少钱的,不过勇者的钱怎么来的?也不能说我们一边旅行一边打工吧,我们在一个地方逗留的时间也不长,而且打那些怪也不会吐出金钱。然而靠打什么素材什么的,史莱姆的白浊体液,触手怪的湿润触手,菊花兽的绽放菊花,巨鸡妖的硬黑小鸡鸡什么的连碰都不想碰的东西哪会有人用钱回收。”

“放心吧,勇者本来就是一个富裕家族的,而且是世袭制,他们可是在王国享受很大的权限和得到很多财富,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他们个个都是不愁任何吃穿工作的人,还有他手上的勇者之剑,那是勇者的证明同时也是消费国给的证明,只要看到勇者之剑,所有消费项目都会自动转入到国家支付项目的,所勇者不用带多少钱就能在王国内部消费任何东西。”

牧师听了精灵的话,侧着头思考了一下,不到一会儿她对着精灵说:

“但是,为什么商家会知道勇者身上的那把剑是勇者之剑,按道理来说,既然勇者之剑是这么一个东西,那么也必要是在勇者家世袭下来的,一般人来说应该看不到的吧,为什么他们会知道?”

“真的是,勇者之剑之所以和普通的剑不同啊,正因为我作为勇者之剑寄宿在勇者之剑里,然后看到的的人都会知道这是勇者之剑。”

“为什么?不是设定你是普通人看不到吗?既然看不到你那么谁会因为那把剑的外形把它当成勇者之剑呢?”

精灵叹一口气,一只手扶着下巴,另一只手指着脑袋说道:

“因为啊,我会发送一些脑电波,让看到的人知道这把是勇者之剑。”

牧师拍了一下手,大声说道:

“原来是这样!居然是这种方便的设定,这样说就行得通了,那么说来如果我也放出一些脑电波影响一下别人,这样子我的巨乳的不就不会被人发现了么?虽然我觉得我自己的巨乳没有好隐藏的,但是每次被人盯着胸部可是令我不好意思啊......什么啊!!!作者你脑子又短路了吗,这种设定好意思写出来的。”

“别乱改设定了,你这洗衣板,而且设定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作者为了方便自己剧情能够自圆其说的,虽然很多时候一个设定打另一个设定的脸,不过有个理由总比没有的好,读者也是一样,每当里面有些东西解释不清或者事件没有什么后续的话,读者都会自动帮助作者解释,一定要把整个东西补完完毕,不论对错,然后直到作者完结或者把未知的东西解释出来,打打读者的脸,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作者也看到那些什么预测的话题,特意弄个不同的方向,这样子也能够成为新话题吸引别人。”

“这么说来的确蛮狡猾的,算了不管这种麻烦的事了,反正按照作者来说,作者写得爽,和读者读着有味就行了。”

精灵摊开手,舒了一口气,说道:

“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就像是作者牵着读者的鼻子走的同时,读者拿着一个棒子捅在作者屁股那一重点让他前进那样子。”

牧师站了起来,拍一拍身上灰尘,对着精灵说:

“是时候看看勇者那边怎么样了,真是的我们都在宝物库这么久了,勇者怎么还没有打倒那个被骑四天王中的一号天王啊。”

说完牧师走出了宝物库。

精灵向后看了看刚才被她们打倒的,堆在一堆,刚才被牧师正坐着的宝物库的500个魔族守卫的尸体。

“反正是作者觉得写勇者战斗太费劲了,懒得写。”

精灵说完后也飞出了宝物库。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⑨.

“大事不好了!”

穿着漆黑铠甲的的魔王卫兵一下子跑进魔王城的大厅中。

他站在大厅中央,对着前方被纱帘隔开的魔王的皇座再次说道:

“大事不好了,魔王大人。”

“听到了别那么大声。”

发出声音的是他面前的巨大的椅子旁是身为被精灵说成是魔王直属大管家的穿着比漆黑还漆黑铠甲的黑骑士,实际上在魔王军中拥有最高的战斗能力和政治能力是魔王军中不可或缺的一个存在。

魔王卫兵再一次大声说道:

“但是真的大事不好了,黑骑士大人,因为是大事不好了所以说我要说多几次,这样的话就看起来很是紧急也能提高重要性啊,而且说着也好玩。”

正当卫兵想再再一次大声说话时候,黑骑士举起了一根手指,放到比漆黑还漆黑的铠甲上头盔嘴巴的位置,做出一个“嘘”的动作他小声说道。

“魔王大人现在在睡觉,你也清楚这表明了什么了。快退下!”

魔王卫兵立刻双手堵住了嘴巴,并同时立刻向后走出了大厅,并关上了大门。

在门外,卫兵自言自语道:

“糟了,居然忘记了报告给黑骑士大人听,四天王也被不知名人士给打倒了,现在为一线索是我手上这张那个超M变态的变态临死前写下的魔法卷轴。不过这反正不是什么大事,居然魔王大人睡觉了,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啊,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将来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会对这里乃至附近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这可是大事不好了。我要去把魔王大人睡觉了这事告诉给全魔王城的人知道。”

卫兵随手就把魔法卷轴扔到了地上,他离开了大厅的门前。

魔法卷轴在空中飘荡,正好以打开的方式正面地摊开在地上,本来空白的中央慢慢地浮现出几个血字--“屁股出血了,忘记带纸巾了。”

 

“勇者你看。”

牧师望了望旁边的勇者,手指着前方,等待着勇者的回答。

但是勇者并没有回答牧师,只是笔直地前进。

“喂,喂,喂,勇者怎么不说话!”

牧师用力地拍拍着勇者,但是勇者并没有理会牧师,只是笔直地前进。

“看过来啊,混蛋!”

牧师运起内劲,把力量集中到脚上,一下子踢向勇者,但是勇者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笔直地前进。

“别管他了,他是不会有反应的。”

精灵在一旁,微笑着,对着牧师说道:

“着节我们的戏份也就到这里了,也不会发生什么事件的了。”

牧师扭过头,发出不满:

“什么啊,作者这混蛋要偷懒到什么程度啊,难得什么被骑四天王这种中BOSS级别居然不好好写,他到底是干什么的,还有总是间隔写一下魔王军那里到底是什么心态啊,挖坑也要挖得好一点嘛,对着小说,不对根本就是YY文的未来担心的要死。”

精灵摊开手,摇了摇头说道:

“这文没多少未来了,其实下节就是最终话了,尽情期待下回最终话看到读者的失望。”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
×
  • 新建...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