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ioppoi

【会员】高级会员
  • 内容数

    624
  • 加入

  • 最后访问

关于ioppoi

  • 等级
    同盟会员

经济

  • 节操 11,058.05 J
  • 福缘 2 F
  • 节操值 5,243.00 节操值

最近资料访问用户

最近访问块目前为禁用并且不会显示给其他用户。

  1. 讲真话,这么高的牛头人难道没有人汉化的吗
  2. ioppoi

    地下室

    已经有半年的没有在父亲身旁了,我现在去到他的房间都是紧闭着,其他地方甚至窗户也是关得紧紧的,仿佛一个与世界隔绝的,存在于异世界的大屋,而住在叔父旁边的邻居在街上闲聊,无论是在早上还是晚上,经过还是在家里看向大屋,根本一点也并没有人住着的气息,只是一间空无一人的大屋,只是站在父亲房间门前...... 然后来谈谈父亲吧,是我们国家的最高级国家级魔导师,被誉为国家史无前例的天才,他也十分醉心于研究,总得来说是一个十分厉害,而且这种厉害的程度可以记入教科书里成为历史第一那种,怎么吹嘘也不会过分。 比如魔导刻符的制造,把魔导通过术力灌入普通纸质中并通过符文固定单页魔导术的性质,用书页装订起来通过单页各种单份属性的的页面组合成一个完整的魔导术,并直接打开把魔道力填充进去,在通过单页不断自我调整属性就能释放魔导术,这样可以通过更换页面来扩大魔导术的使用类型。 这项技术可以说对于我们王国魔导技术历史是一个重大的飞跃,而我的父亲就因此成名被提拔为国家一等魔导师,那时候父亲才16岁。 然后在几年里父亲不断研究出新的魔导技术,他也不断地在国家魔导院地位不断地往上爬,最终得到最高级魔导师的称号和国王特别给予的“万能之人”的称号。 父亲在魔导技术研究和开发上的成就不再多说了,对于我来说也并不有用。 接下来说父亲其他的东西吧,父亲24岁的时候,他和母亲结婚了,母亲是国家魔导院的一员,外表来看并不是那种有令人羡慕美丽面容的女性,但是却有着一眼看上就知道充满智慧和知性的气质也带上一点对于魔导技术的疯狂,对于父亲这类同样是魔导狂人来说,母亲这种类型是最吸引他吧,而已有一个关于他们为什么结婚的有趣趣闻: 一天父亲和母亲(还没结婚)在争吵关于一项特殊魔导技术,他们甚至把这个作为一个赌局,争吵和赌局的内容我也不清楚,甚至到底是谁胜利了,我也没从父亲和母亲那里听说过,只知道这次他们争吵的结果是他们成为一对夫妻,当然这不一定是真,父亲母也从来没说过为什么他们会结婚,或者这种人口传播的传闻使得我也不清楚是真是假,反正我并不关注。 然而这样的父亲在40岁也就是在半年前却发生一件事使得父亲从国家意义上消失了不见了。 那天母亲在家里被人残忍杀害。 母亲的死造成了举国震惊,哪怕是普通人惨遭如此残忍杀害都已经够成为大事了,现在被害那个人是国王之下最有名最有威望的叔父的妻子,那更加是国家间的大事。 国家哪怕是出动到军队,全国逐家问话,高额的打赏,甚至出动间谍到邻近国家找寻母亲之死的线索,但是一无所获,别说谁杀的,甚至连母亲是怎么死去都不清楚。 因为如果说是尸体也根本不对也不对,那是只剩下一张人皮的东西,不是正面看过去完全就像一张纸贴在地上那样而已,也就是说里面所有的内脏,骨头,血液完全消失,甚至被确定已经有8个月父亲的骨肉,完全从母亲身体里被剥离,只剩下一张皮肤,母亲的存在只是剩下这个。 当然这种程度的情报也只是我和国内一些人知道,这种手法完全没办法想象那是人为做成的,哪怕父亲作为“万能之人”也解释不了。 然后过了几个月调查无论是父亲还是国家都毫无进展,只剩下民间各种传闻在民众中传播开来: “其实那个女人是外国间谍,被暗杀了。” “万能之人用自己女人和儿子在做一个疯狂的魔导实验。” “国家里有一个变态杀人狂,刚好被碰上,可怜的女人。” “被恶魔吃掉了。” 或许如果是符合以上任何一种说法的话还更令人接受了...... 当时现实是父亲只能走回他的房间,关上门。 在这之后已经无法知道父亲在房间做什么了,期间国家要员甚至国王亲自去到家,父亲也是依然大门紧锁着,整个大屋被魔导结界覆盖无论什么人也无法进去里面,也无法破坏。 所有的人也就只能等父亲自己出来解释。 现在还是见不到父亲了,我正想离开房间门外,突然间门打开了,我走了进去,在房间中央的地板被撬开,看来有一个通向地下室的通道。 我想都不想立刻沿着通道走下去...... 通道的尽头是一个门,门上刻着一些文字,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文字,但我却一看就明白了文字的意思。 门打开了,父亲从地下室里走了出来,他喃喃自语着。 “这就叫做手枪了。” 父亲手中突然出现一个法印,接着凭空出现一支手枪的东西。 “看这种手法叫炼金术,虽然遵从着等价交换的原则,但是只要通过以太分解,把基本元素分解为以太,在通过以太转化成需要的物质,只要这么简单的方法,哪怕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只要有其他世界的知识就能知道怎么简单去做到,全知全能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真是无聊!!!” “为什么要给我这种东西!” “懂得了全知全能,也就是我现在无法去研究任何我无法知道的东西,哪有什么意思!世界起源?世界终结我都全知道了!哪怕这个世界还有其他所有世界我全都懂了。” “当懂得所有东西之后,就只有欲望的消失么,我的求知欲去那里了?为什么我都懂得这些,那么我还能追求什么?” 父亲一边大喊着,不断的诉说着,突然,他停下说话,抬起头看着我。 “你是谁?你是谁?你谁谁?” 父亲突然兴奋地抓着我大喊。 “让我来猜,终于有我不懂的东西了。” 但是不一会儿父亲的喜悦表情突然变成了恐惧,他摆着一副扭曲的表情的叫着: “不对,不要,停手,你不要再把知识灌进我脑里!” 我正要开口说道: “我是......” 父亲立刻把手枪对准脑门开了一枪,子弹从枪膛射出,高速地脱离了枪口,一下子射进过父亲的一侧脑门,伴随子弹从另一侧脑门出来,血,脑浆,和一小片头骨也喷洒出来,撒落在门上,让上面尤格.索托斯的字格外显眼。 我绕过了父亲的尸体,打开地下室的门,走进了地下室,首先注意到的是地上魔导符文,然后再注意到旁边的书架上各种古书籍,然后是工作台,再然后是各种刀具,食物残渣,想必父亲在这个地下室里躲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最后我看了看魔导符文上,仿佛是透明却又仿佛是有独特光辉的无数球体聚合,仿佛是暗淡无光又有光彩夺目,好像与世界融为一体却又与世隔绝,所有的时间空间仿佛在球体中。 它不是这个世界的任何东西,却又代表的整个世界。 它低声呻吟不是这个世界乃至其他世界所存在的话语,却是句句话完全能够令人明白的。 我走近起来看看了那些球体里面仿佛一个宇宙,一个肥胖的男人坐在一个电脑前正打着文字的映像,父亲和母亲在在共同研究一本古书的映像,父亲和母亲打赌谁会得到全知全能的映像,父亲被一个东西改造大脑容量的映像...... 我靠近着无数的球体最终我被吸进球体,内脏和胚胎组合而成的外形不断被分解着,在无数的球体中分散,我的意识也不断融入更大的意识之中。 ......我已经完成自己的任务了,我要回去我所要去的地方。 PS:很久没打字练练手
  3. “你好?请问有人吗?”   我对着在一片无际无比空旷而陌生的地方,不断地大声呼喊,希望得到一点儿回应。   大概过了10来分钟左右,我已经放弃了。   静下心来看一看周围吧,地上是一片纯白的地板,而且是一整块向远处望去完全见不到第二块地板的链接,而看向四周,像在电视上所表现太空的样子,一片黑色但又能看见一闪一闪类似星星的东西,一望无尽看不到尽头。   这完全违背了我从出身到刚刚关于世界的观念,因为我从来没见过或者听说过有着这样的地方,仿佛梦境或者幻想一般。   我思绪一片的混乱,突然间在我身后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我忍受这刺眼的强光,看见犹如地板一样材质的方块状东西像门一样从中间打开一条缝隙,分成两块各自向左右两边打开。   随着“门”的完全开启,一位女性走了出来,她身着暴露把性感丰满的身材完全展示出来却完全感觉不到猥亵,反而充满成熟而庄严的气质。   接着把目光转向她的面容上,精致和成熟的面孔可以说是我从出身到现在为止最为美丽的样子,仿佛女神一般的梦幻。   沉醉在欣赏着完美无缺的女性我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应该做的事,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位女性,可能直到永远我也不会把目光转开了吧。   “@#¥¥#@。”   女性突然开口,发出了一阵悦耳的声音,仿佛悦耳的器乐的演奏,令人耳朵一阵愉悦,当然因为如此我完全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   “@#¥¥#@。”   女性再次说话,我才反应了过来,这发音和咬字,这是完全没有听到过的,不像中文,不像日语,不像英语,也不像法语,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的语言,虽然如此,我却能够完完全全听明白她所说的话。   “是的,我是那么请问。”她说的是我的名字,这使我十分的惊讶,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还有为什么我能够听懂她的话,还有她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完全不知所措了,只能立刻回答一下,该先问什么我还没有整理好思绪。   “%@#¥#%%#@#¥#¥%%@#¥¥@*(%。”她大概看出了我的困惑吧,接下来她开始给我解释了。   “是的,我也知道自己被车撞倒了,所以我现在是已经死了,这是就是天堂还是阴间?”看来我的身体并没有撑过去,只能说对不起父母了。   “#¥@#¥%¥%#¥%@!#¥%¥%¥!@#。”   “您说可以再次给我一次转身到别的世界的机会?”看到当前的景象和她的出现,总得来说已经完全没有怀疑她所说的话是否真假的必要了,如果能够再次在世界中活过来,哪怕是别的世界也是很值得的,享受过人生自然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但是......   “#@#¥%#¥@#@¥@¥¥。”她接下来的说算是给我一个定心丸,保持我现在的记忆和体格成长,并把该世界相关的基础知识直接灌输到我的脑里,并不会造成语言不通,一切按照勇者规格给我重生于该世界中。   “勇者么,那么既然说是勇者定位,那么那世界也是需要我去做什么打到魔王的使命吧!”   “#¥%#¥@##¥@!#@#¥%”她摇了摇头,她解释到并不需要一定打到魔王,只要我按照我自己活法知道我第二次的死亡就行了。   “那么我接受转生。”虽然觉得有些过于有利于我而疑点满满的,但是对于能够继续享受世界而且是关于魔幻的世界,也让我有点感到兴奋。   “@#@!#¥¥#!@#。”   “是的,那么再见了,@#女神。”她说完之后纤细的手举了起来,在我后面出现了她“进来”时候一样的门,缓缓地打开,怀着对未知世界的兴奋,我我向门的那边走了进去......            “就是这样,我成为了勇者了!”牧师(过去式),拍了拍桌子说道。   “不,你并不是,单纯作者懒惰和蹭异世界的热度写了这一遍骗贴文而已。”剑之精灵摇了摇头。“而且你不是知道勇者是因为得到勇者之剑和他们两个狗男女后代才能当的么。”   “没办法嘛,这作者完全就是个太监,开天窗开了到自己设定都忘了。”牧师(过去式)摊开了双手。   “那么你这屑作者会可能更新么?”精灵大声说道。   突然,在天花板上出现一个传送门,从传送门中落下一张纸条,缓缓落下。   牧师(过去式)接住了纸条,看了看纸条上的字“等我把西施惠打上330W战力就更新。”   “这家伙就是屑啊。”牧师(过去式)摊开双手说道,“明明就个200W战力菜鸡,给自己定下这么个目标,就是不想更就是了。肚子饿了,穿着剑之精灵外皮的妖精衣服去吃东西吧。”说完她把纸条直接扔进了垃圾桶,之后她们一起离开了房间。   在无人的房间里,垃圾桶里的纸条突然浮现出一行新的文字“别乱说我平均战力可是340W了,以下https://sstm.moe/topic/47525  可能会更新吧?”
  4. 来补一个,新年快乐,新春大吉
  5. 天结之后都过了这么久是该应该做新游戏,趁着兰斯完结,老妖塞也该填填坑了
  6. 终于有确切的是时间了虽然还是那么不确定不过不会再跳票了吧
  7. 感谢了难怪第一个BOSS打不死还以为有什么技巧要去学
  8. 本身就一些现代性开放的导致满足感也不断变成多种类型而已
  9. 也算是对潜水员的打击了....
  10. 总感觉到最后还是要做回GALGAME...本身ALICE内业务不大,又不像某TM有个能吃死老本两路通行的作品
  11. 还有一个本身SE预测200W销量都不到的游戏,哪里有3A的底子,老任魔女2,异度之刃,荒野都没人敢吹那是3A作品
×
×
  • 新建...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