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 公告

    • 苍云静岳

      SS同盟六周年庆   2018年04月17日

        至2018年4月19日,SS同盟已经度过了她自诞生以来的第六个年头。   感谢,所有为SS付出过努力的先辈们。 感谢,在同盟获得欢乐的大家。   六周年庆,人心相依,携手同行。 愿我们于未来相会。     点击查看周年庆主帖  点击查看周年庆大联动活动   SS同盟管理组 敬上 2018.04.19
芋汁8313

【永遠娘】山神小姐和貓藤士衛【04/10更新續篇】山神代理

推荐贴

「你家的莉莉也已经到了要去山神那的年纪啊?」
听说在我们村庄,十岁生日那天开始要去山神大人那待一整年。不过我不知道要做甚么,问妈妈的话,她也只会呵呵地笑。
现在,妈妈不但没有关心我,还跟邻居阿姨聊的这么开心,一想到就很不高兴。
我无趣的左右地看,而这个时候有着黑白橘三色的猫咪从我旁边走过去。我顺手拔了一旁的长草,左右逗弄着。
「莉莉,别再玩了阿。我们再不走就会迟到了。」

这个是林婆婆家,那个是李伯伯家,穿过各个熟悉的房子,妈妈牵着我的手走向后山。
不知不觉脚下已经不是碎石子路,而干硬的泥土路走起来有些吃力。
「妈妈,背我~」
「就快到山神大人那了,再忍耐一下喔。」妈妈弯下腰来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所以我决定再自己走一段。

满是翠绿的后山,有一个古老鸟居坐落在入口,附近还有一个老式的木屋。
虽然有些破旧的样子,石阶上也长了一些青苔。
妈妈轻敲着大门,「山神大人,我是今天预定要来拜访的林莉莉的妈妈。」
屋内传出一次又一次缓慢的木板摩擦声,我想山神大人就在门的正前方了。
门被拉了开来,一个略带皱纹、有着褐黄皮肤、墨绿色长发的人从门后出现。
同时从屋内传出了一股浓厚草药味实在是刺鼻到让我捏住鼻子,「妈妈,她就是山神大人吗?」
「莉莉,我不是教过不要用手指着别人吗?」妈妈用很快的速度遮住我伸出的手指,「山神大人,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
山神大人蹲了下来,用左手把遮住自己左眼的浏海拨了开来,并顺势的把头发扎成了马尾。
「你叫做莉莉吗?接下来一年请多多指教了,我会让你成为一个成熟的『淑女』的。」
比爸爸还要低沉的声音,而且好像还意有所指的这句话,让我紧张了起来,「是的,山神大人。」

妈妈并没有多说甚么,看着我踏入木屋后,就静静地转身离开了。
正当我看着门外,内心抱怨着妈妈的同时,山神大人双手抱起我,并且异常温柔地把我放在房间一角的草床上。
随着门被缓缓关上,房间逐渐暗了下来,视线里变的只剩下冒出零星火光的炉子。
山神大人慢慢的走到炉子旁,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或许是认为我不敢乱跑,又或许是有甚么方法可以确保我跑不掉,山神大人就只是做在那看着我,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躺在草床上,全力试着说服自己一年很短,山神大人也不可怕,我更不是被妈妈抛弃的孩子。
虽然我神经紧绷得浑身发抖,但时间一久还是不敌睡意的睡着。

斜阳从窗台将屋内照的光亮,惊觉到自己睡了很久让我吓到坐直了身子。
大动作不出意料的引起了山神大人的注意,山神大人默默地从炉上的锅子捞了点甚么到碗里,并且走了过来。
飘出些微青草味的碗,虽然并不是很讨厌,但生理上还是不想碰那个碗。
「把这碗喝下去,再来开始该做的『工作』吧。」山神大人将碗放在草床附近的矮桌上,并拉了椅子坐在附近。
在床上的我缩着身子,就这样和山神大人互望。
「不用害怕的,这碗『汤』没有毒的,可以放心的喝没有关系。」
虽然山神大人这么说,但我不打算放松我的戒心。没错,我宁愿饿肚子也不要喝那个汤。
隔了数分钟,山神大人再度拿起那个碗,并且喝了一口:「对吧?没有毒的。而且算算时间,莉莉也差不多肚子饿了吧?」
看着被喝掉一半的『汤』,或许真的没有问题的样子。一直饿肚子也不是办法,对,我只是为了保命才喝的,因为我还要回家。

汤出乎意料的好喝,虽然有青草味,但不会苦,从喉头传来的阵阵轻淡甜味也很有滋味,不知不觉就全部喝完了。
「莉莉还真像被吓到的兔子一样呢。」山神大人接过已经空的碗,「怎么样?要再来一碗吗?」
尚未满足的空腹感,还有那像是白菜汤的轻甜口感,我轻轻的点了个头,而山神大人笑了笑,又装了一碗放在矮桌上。
在我拿起碗开始喝的时候,「莉莉你慢慢喝,喝完之后就要开始工作啰。」山神大人如此说着又坐回椅子上。

在那之后,山神大人带我到后山的一个溪流旁,高挂的太阳、强烈的暑气被溪流的潺潺流水声中和了不少。
这个地方杂乱的种着各种没看过的植物,而所谓的工作好像是照顾这些植物的样子。
山神大人对着一株有着杜鹃色小花的植物说了说话,并示意要我拿着洒水器过去。
「她的果实就是你刚刚喝的汤的原料喔,她喜欢湿一点的土,所以可以多洒一点水,土壤没有摸到干掉硬块的程度。」

随着时间的推进,山神大人除了「杜鹃」之外,还教了我「珊瑚」、「苏芳」、「鸽羽」等的照顾方法。
她们的喜好都不一样,要不是因为山神大人是慢慢的一种一种教我,大概已经搞混了。
除了在花田照顾她们,山神大人还会带我在后山里面散步,认识环境之余还看到了不少动物。
遇到有着淡栗褐毛色的兔子时,他们明明会聚在山神大人旁边,我却连尾巴都摸不到时,因此还被山神大人笑话了一阵。

「今天莉莉的妈妈就会来带走莉莉啰。」一大早,山神大人清了清嗓子,说出了我没注意到的事情。
「已经一年了吗?山神大人时间怎么过的那么快?」
「这都是因为莉莉每天都过得很充实阿。」
「我还想听山神大人讲更多的故事……。」
「那么得等你做完今天的工作呢。」
都已经一年了,我已经能够很麻力的快速完成所有工作了。
再回到木屋的时候,我看到一头毛色很亮丽的鹿在屋檐下喝着每天我打的水。
「这么快阿,有这么想要听故事吗?」山神大人低声的笑着。

這次開始,這種文章會開始使用分隔線君喔。分隔線裡面都會講一些無聊的小設定吧,也有可能只是廢話就是了 (笑) 

很久之前,这种习俗其实并不是十岁生日时要来我这待一年呢。
那时的村民还不是很聪明,以为山神大人是个萝莉控,每年的冬天都会选一个长相清秀,就像莉莉一样可爱的女孩子来献祭。
村民会派一个人,让女孩子穿上最华丽的振袖并且带到神木附近。
这时阳光会被神木繁密的树叶遮蔽住,本来已经很冷的天气变的更加刺骨。
在离神木不远的地方,村民会挖一个洞,并且把那个女孩子给种下去。
將那女孩子的下半身完全用土埋起来,仅剩下上半身在外面,手也会被四根木棒交叉的架起来。
双手打平,身体则站的直直的,身穿华丽振袖的女孩子就像不能动的人偶一样的立在神木前。
村民认为这样子,女孩的肉体会被神木给吸收,灵魂则会被山神大人给引导,成为他的妾。

但是这是错的,山神大人才没有那么想。
二十多年前的冬天,我一如往常的在后山工作,结果就看到身穿有着群青色千鸟纹振袖的女孩子被那样架在神木那。
在飘雪中失去意识的她,就好像随时会飘散的蒲公英一样。
我看到并马上把她救了起来,并且要一位树精带她到木屋休息。
为了不让这种习俗继续下去,我决定做些甚么。

集中所有还没完全睡着的树精,其中一位叫做猫藤的树精告诉我把女孩子埋起来的那位村民还没完全离开后山。
比对印象后,我确认是偶尔会上后山打猎的村民。
虽然有些危险,我让这头全后山毛色最亮丽的鹿去吸引村民,试图让他回到这个埋下女孩的地方。

当村民跟着鹿回到这边的时候,所有树精都换上了振袖,并且像习俗那样的插在地上。
一个个树精曼妙的身材,配上一件件有蓝有紫的振袖,一下子就让村民忘记了鹿的存在。
而代替着那女孩,穿着那件群青色振袖出现在村民面前的是猫藤小姐。
「山神大人显神迹啦!」如此喊着的村民,对着猫藤小姐背后的神木不断磕头。
不过村民很快的就停下了动作,因为树精们刻意发出的惨叫声,比起神迹更像地狱的背景音乐。
树精们随着惨叫声,将水分和养分都送往埋在土壤里的根部,上半身逐渐干扁,支撑不住振袖的重量一一倒下。
被这地狱绘景吓到失神的村民,最后留在他眼前的是假扮成被埋住少女的猫藤小姐。
猫藤小姐一边发出我听过最撕心裂肺的哭声,甩开架住自己的木棒,一边拖着逐渐干扁的身体爬向村民。
即便村民努力移动软掉的双脚,尝试让自己多往后一尺,但还是被猫藤小姐逼近到不到一个手臂的距离。
不过猫藤小姐没有碰到村民,我即时的挡了下来。
我将杜鹃色的果实拨碎放进猫藤小姐干裂的嘴中,猫藤小姐的身体则逐渐恢复生气。
当然村民不知道整件事情都是我和树精们安排好的,他已经完全昏了过去。

最后村民也被我带到木屋,并且和少女一起醒来。
我向村民和少女说明,自己并不愿意看到这个习俗,被献祭的少女们也不会像传说那样的被带走。
我要求村民回去将停止习俗的事情传达出去。
而少女因为被埋在土里脚有些受伤,身体也有不舒服,便将她留在木屋自己照顾。
最后不知道村民怎么传达的,就变成女生十岁的时候要来到我这待一年的习俗了。

分隔線君: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貓藤 = mountain,作者的命名口味真的是讓人無法吐槽對吧233

当故事告一段落的时候,敲门声从莉莉的背后出现。
是莉莉的妈妈拿着她回程要穿的群青色千鸟纹振袖出现,我识趣的留他们俩人在屋内,打算和鹿先生小聊一下。
「山神大人!你看看莉莉,莉莉的这件好不好看?」穿好振袖的莉莉从木屋奔了出来,在我的旁边展示般的转了一圈。
「这下子莉莉也是个成熟的『淑女』了,回到村庄要好好的生活喔。」

我挥手告别,而莉莉牵着妈妈的手,踏着那有些干硬的泥土路慢慢消失在视线里。
「少年你好像愈来愈享受假扮山神这件事情了?」熟悉的声音从耳后传过来,那是猫藤小姐的声音。
「我才不叫少年,我的名字是猫藤士卫。是山神猫藤的孩子。」
猫藤小姐弹了下我的额头,笑笑地说:「我可不记得我养了个会冒用神之名的孩子。」
没错,实际上猫藤小姐才是山神大人。
大概从一开始这座山就没有山神,只是大家把树精的猫藤小姐当成了山神。
在六十多年前,那时候我刚満十岁,我成为了猫藤小姐的养子。

分隔線君:林媽媽,莉莉的媽媽就是士衛在中年期救下的女子,所以這個時候的士衛已經是老爺爺囉。

「士卫你是长子,拜托你有点男子气概好吗?」
在我小的时候,这就是我在家最常听到的一句话。
身体贫弱可以说是我的代名词,印象中只要出门几乎都会感冒。
久而久之我完全变成了室内派,每天都和奶奶打牌和下棋。
爸爸妈妈并不喜欢我这样,总是会要求我做些体力活好锻链身体,甚至在房子旁边盖了个小田地,让我做农活。
不过我也只能浇浇水或者拔拔菜,直到最后才开始能做些插秧、翻土的工作。
当然爸妈对这样的我并不满足,同一时期的其他男孩子早就能做更多的工作,甚至还有多余的体力在村庄里跑来跑去的玩。
我则是只能在家里的小田里,与其说我是男生,更像是个女生。
事情就在我不知不觉的状况下爆发了,在两个妹妹后面,爸妈盼望的男孩子终于出生了。

弟弟慢慢地长大,跟我不同,他总是玩得一身土回家,带回家的青蛙还害我生病过。
爸妈的重心逐渐跑到弟弟身上,一开始我并不以为意,因为我就算和两个妹妹玩也不会被骂了。
最后,在十岁生日那天,妈妈以要帮妹妹试衣服为名义,半骗半强迫的让我穿上了振袖。
说实话振袖的确很漂亮,我甚至觉得有些可惜,这么漂亮的衣服妹妹卻不能是第一个穿它的人。
穿上振袖之后,爸爸说要修改袖子等等的部分,便带着我出门。
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那,爸爸把我交给了一个身材壮硕的叔叔。
在爸爸离开的同时,叔叔又拉又拐的将我带到后山,也不管我在哭闹,就将我埋在一棵高大的神木前。

接下来的时间,我重複著哭到昏过去、醒过来、继续的哭。
早已哭到无力的身体要不是因为有木棒,大概会像是挡不住冬雪的杂草一様被埋起来吧。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被带到一个巨大的树洞里,柔软的草床和覆盖住我的大量树叶让我身体回复了温暖。
「我叫猫藤,这个给你吃,不确定人类小孩吃了会不会变的有精神,不过对我来说很有用。」
一个没看过的身材曼妙的大姊姊蹲在草床旁边,捧着一盆杜鹃色的果实。
虽然这个浑身长满树叶,明显不是人的猫藤小姐有些可疑,不过我决定相信她充满善意的笑脸,就挑了两个最大颗的就吃了起来。

「少年,你到底要不要回家?说不定你爸妈已经后悔了啊?」
「我才不要,而且我不是少年,我叫猫藤士卫,我想当猫藤小姐的孩子,爸爸妈妈早就不要我了。」
康复后的我,像只小鸭一样每天跟着猫藤小姐到处晃。
刚开始身体贫弱的我,光是一个早上就会累倒在路上,虽然猫藤小姐很忙,但每次我倒下都会把我带回树洞。
二十岁后的一个冬天,猫藤小姐说要给我看一个东西,要带我到后山的入口附近。
因为不想要回村庄,其实我一直都刻意避开这个区块附近,但拗不过猫藤小姐,还是穿過了鸟居。
「树洞对你来说愈来愈小了吧?以人类来说,你好像刚好成年了,也该自己住了,那个木屋你整理一下自己用吧。」
「猫藤小姐在赶我走吗?」
听到这句话的猫藤小姐并没有回应,只是转身离开。
我追着猫藤小姐再次深入了后山,但熟悉的后山此時却变的陌生起来,怎么跑都到不了之前住的树洞。
无可奈何的状况下,我只好回到木屋开始自己生活。

分隔線君:這邊需要我出現嗎?以時間軸來說感覺需要來一下就是了,我思考我在的理由 (我思故我在!?)

回想的同时,我注意到了这个很奇怪的事情:「说起来,猫藤小姐为什么我成年时的后山突然变的那么陌生啊?」
「你说呢?山神大人?」猫藤小姐还是笑笑地回应:「你、我、村里的大家现在都过着快乐的生活,那过去的不愉快又如何呢?」
没错,看到当年被我救起的小女孩,现在都已经有了莉莉这个可爱的女儿,或许这些都不那么重要了。

拖了很久终于写出来啦:wn005:
主题给我定永远娘害我差点不能写萝莉,不过经过巧思还是让我写进去啦:wn016:
由三个故事串联起来的故事,这就是这样的小说。
其实我还设定了第四个故事,如果大家有兴趣就再做为番外推出好了。

【續篇】山神代理

前由 芋汁8313 修改
更新續篇連結
注释
尤菲斯 尤菲斯 110.00节操 令人覺得危險的活動糖(?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我以為是芋汁把自己煮成湯 ...咳 , 是煮了海龜湯

想來喝一碗的看得很認真 :YangTuo_OZ:

不過很有趣呀 , 期待番外 :59468faae72be_9_23: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4 分钟前, 河城乃藥 说道:

我以為是芋汁把自己煮成湯 ...咳 , 是煮了海龜湯

想來喝一碗的看得很認真 :YangTuo_OZ:

不過很有趣呀 , 期待番外 :59468faae72be_9_23:

真要說的話,最後士衛問的那個問題,當成海龜湯的題目是沒有問題的。
而且答案跟第四個故事,也沒有直接關係。
甚至可以推理貓藤小姐不願意講出真相的理由呢:wn005:
海龜湯寫多了,故事都沒辦法寫完整了(被揍
乃藥覺得想要玩玩看?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3 分钟前, 芋汁8313 说道:

真要說的話,最後士衛問的那個問題,當成海龜湯的題目是沒有問題的。
而且答案跟第四個故事,也沒有直接關係。
甚至可以推理貓藤小姐不願意講出真相的理由呢:wn005:
海龜湯寫多了,故事都沒辦法寫完整了(被揍
乃藥覺得想要玩玩看?

總喜歡留懸念ww

嗯 , 還是想要更奇幻一點的湯

像什麼事件發生之類的 :59468faae72be_9_23: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2 分钟前, 河城乃藥 说道:

總喜歡留懸念ww

嗯 , 還是想要更奇幻一點的湯

像什麼事件發生之類的 :59468faae72be_9_23:

死個人甚麼的嗎:wn019:
猜測士衛為甚麼回不去樹洞的確不到那個規模。
應該說整篇故事是以傳承為概念寫出來的,懸念是已經養成習慣留的233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7 小时前, 芋汁8313 说道:

「你家的莉莉也已经到了要去山神那的年纪啊?」
听说在我们村庄,十岁生日那天开始要去山神大人那待一整年。不过我不知道要做甚么,问妈妈的话,她也只会呵呵地笑。
现在,妈妈不但没有关心我,还跟邻居阿姨聊的这么开心,一想到就很不高兴。
我无趣的左右地看,而这个时候有着黑白橘三色的猫咪从我旁边走过去。我顺手拔了一旁的长草,左右逗弄着。
「莉莉,别再玩了阿。我们再不走就会迟到了。」

这个是林婆婆家,那个是李伯伯家,穿过各个熟悉的房子,妈妈牵着我的手走向后山。
不知不觉脚下已经不是碎石子路,而干硬的泥土路走起来有些吃力。
「妈妈,背我~」
「就快到山神大人那了,再忍耐一下喔。」妈妈弯下腰来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所以我决定再自己走一段。

满是翠绿的后山,有一个古老鸟居坐落在入口,附近还有一个老式的木屋。
虽然有些破旧的样子,石阶上也长了一些青苔。
妈妈轻敲着大门,「山神大人,我是今天预定要来拜访的林莉莉的妈妈。」
屋内传出一次又一次缓慢的木板摩擦声,我想山神大人就在门的正前方了。
门被拉了开来,一个略带皱纹、有着褐黄皮肤、墨绿色长发的人从门后出现。
同时从屋内传出了一股浓厚草药味实在是刺鼻到让我捏住鼻子,「妈妈,她就是山神大人吗?」
「莉莉,我不是教过不要用手指着别人吗?」妈妈用很快的速度遮住我伸出的手指,「山神大人,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
山神大人蹲了下来,用左手把遮住自己左眼的浏海拨了开来,并顺势的把头发扎成了马尾。
「你叫做莉莉吗?接下来一年请多多指教了,我会让你成为一个成熟的『淑女』的。」
比爸爸还要低沉的声音,而且好像还意有所指的这句话,让我紧张了起来,「是的,山神大人。」

妈妈并没有多说甚么,看着我踏入木屋后,就静静地转身离开了。
正当我看着门外,内心抱怨着妈妈的同时,山神大人双手抱起我,并且异常温柔地把我放在房间一角的草床上。
随着门被缓缓关上,房间逐渐暗了下来,视线里变的只剩下冒出零星火光的炉子。
山神大人慢慢的走到炉子旁,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或许是认为我不敢乱跑,又或许是有甚么方法可以确保我跑不掉,山神大人就只是做在那看着我,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躺在草床上,全力试着说服自己一年很短,山神大人也不可怕,我更不是被妈妈抛弃的孩子。
虽然我神经紧绷得浑身发抖,但时间一久还是不敌睡意的睡着。

斜阳从窗台将屋内照的光亮,惊觉到自己睡了很久让我吓到坐直了身子。
大动作不出意料的引起了山神大人的注意,山神大人默默地从炉上的锅子捞了点甚么到碗里,并且走了过来。
飘出些微青草味的碗,虽然并不是很讨厌,但生理上还是不想碰那个碗。
「把这碗喝下去,再来开始该做的『工作』吧。」山神大人将碗放在草床附近的矮桌上,并拉了椅子坐在附近。
在床上的我缩着身子,就这样和山神大人互望。
「不用害怕的,这碗『汤』没有毒的,可以放心的喝没有关系。」
虽然山神大人这么说,但我不打算放松我的戒心。没错,我宁愿饿肚子也不要喝那个汤。
隔了数分钟,山神大人再度拿起那个碗,并且喝了一口:「对吧?没有毒的。而且算算时间,莉莉也差不多肚子饿了吧?」
看着被喝掉一半的『汤』,或许真的没有问题的样子。一直饿肚子也不是办法,对,我只是为了保命才喝的,因为我还要回家。

汤出乎意料的好喝,虽然有青草味,但不会苦,从喉头传来的阵阵轻淡甜味也很有滋味,不知不觉就全部喝完了。
「莉莉还真像被吓到的兔子一样呢。」山神大人接过已经空的碗,「怎么样?要再来一碗吗?」
尚未满足的空腹感,还有那像是白菜汤的轻甜口感,我轻轻的点了个头,而山神大人笑了笑,又装了一碗放在矮桌上。
在我拿起碗开始喝的时候,「莉莉你慢慢喝,喝完之后就要开始工作啰。」山神大人如此说着又坐回椅子上。

在那之后,山神大人带我到后山的一个溪流旁,高挂的太阳、强烈的暑气被溪流的潺潺流水声中和了不少。
这个地方杂乱的种着各种没看过的植物,而所谓的工作好像是照顾这些植物的样子。
山神大人对着一株有着杜鹃色小花的植物说了说话,并示意要我拿着洒水器过去。
「她的果实就是你刚刚喝的汤的原料喔,她喜欢湿一点的土,所以可以多洒一点水,土壤没有摸到干掉硬块的程度。」

随着时间的推进,山神大人除了「杜鹃」之外,还教了我「珊瑚」、「苏芳」、「鸽羽」等的照顾方法。
她们的喜好都不一样,要不是因为山神大人是慢慢的一种一种教我,大概已经搞混了。
除了在花田照顾她们,山神大人还会带我在后山里面散步,认识环境之余还看到了不少动物。
遇到有着淡栗褐毛色的兔子时,他们明明会聚在山神大人旁边,我却连尾巴都摸不到时,因此还被山神大人笑话了一阵。

「今天莉莉的妈妈就会来带走莉莉啰。」一大早,山神大人清了清嗓子,说出了我没注意到的事情。
「已经一年了吗?山神大人时间怎么过的那么快?」
「这都是因为莉莉每天都过得很充实阿。」
「我还想听山神大人讲更多的故事……。」
「那么得等你做完今天的工作呢。」
都已经一年了,我已经能够很麻力的快速完成所有工作了。
再回到木屋的时候,我看到一头毛色很亮丽的鹿在屋檐下喝着每天我打的水。
「这么快阿,有这么想要听故事吗?」山神大人低声的笑着。

很久之前,这种习俗其实并不是十岁生日时要来我这待一年呢。
那时的村民还不是很聪明,以为山神大人是个萝莉控,每年的冬天都会选一个长相清秀,就像莉莉一样可爱的女孩子来献祭。
村民会派一个人,让女孩子穿上最华丽的振袖并且带到神木附近。
这时阳光会被神木繁密的树叶遮蔽住,本来已经很冷的天气变的更加刺骨。
在离神木不远的地方,村民会挖一个洞,并且把那个女孩子给种下去。
將那女孩子的下半身完全用土埋起来,仅剩下上半身在外面,手也会被四根木棒交叉的架起来。
双手打平,身体则站的直直的,身穿华丽振袖的女孩子就像不能动的人偶一样的立在神木前。
村民认为这样子,女孩的肉体会被神木给吸收,灵魂则会被山神大人给引导,成为他的妾。

但是这是错的,山神大人才没有那么想。
二十多年前的冬天,我一如往常的在后山工作,结果就看到身穿有着群青色千鸟纹振袖的女孩子被那样架在神木那。
在飘雪中失去意识的她,就好像随时会飘散的蒲公英一样。
我看到并马上把她救了起来,并且要一位树精带她到木屋休息。
为了不让这种习俗继续下去,我决定做些甚么。

集中所有还没完全睡着的树精,其中一位叫做猫藤的树精告诉我把女孩子埋起来的那位村民还没完全离开后山。
比对印象后,我确认是偶尔会上后山打猎的村民。
虽然有些危险,我让这头全后山毛色最亮丽的鹿去吸引村民,试图让他回到这个埋下女孩的地方。

当村民跟着鹿回到这边的时候,所有树精都换上了振袖,并且像习俗那样的插在地上。
一个个树精曼妙的身材,配上一件件有蓝有紫的振袖,一下子就让村民忘记了鹿的存在。
而代替着那女孩,穿着那件群青色振袖出现在村民面前的是猫藤小姐。
「山神大人显神迹啦!」如此喊着的村民,对着猫藤小姐背后的神木不断磕头。
不过村民很快的就停下了动作,因为树精们刻意发出的惨叫声,比起神迹更像地狱的背景音乐。
树精们随着惨叫声,将水分和养分都送往埋在土壤里的根部,上半身逐渐干扁,支撑不住振袖的重量一一倒下。
被这地狱绘景吓到失神的村民,最后留在他眼前的是假扮成被埋住少女的猫藤小姐。
猫藤小姐一边发出我听过最撕心裂肺的哭声,甩开架住自己的木棒,一边拖着逐渐干扁的身体爬向村民。
即便村民努力移动软掉的双脚,尝试让自己多往后一尺,但还是被猫藤小姐逼近到不到一个手臂的距离。
不过猫藤小姐没有碰到村民,我即时的挡了下来。
我将杜鹃色的果实拨碎放进猫藤小姐干裂的嘴中,猫藤小姐的身体则逐渐恢复生气。
当然村民不知道整件事情都是我和树精们安排好的,他已经完全昏了过去。

最后村民也被我带到木屋,并且和少女一起醒来。
我向村民和少女说明,自己并不愿意看到这个习俗,被献祭的少女们也不会像传说那样的被带走。
我要求村民回去将停止习俗的事情传达出去。
而少女因为被埋在土里脚有些受伤,身体也有不舒服,便将她留在木屋自己照顾。
最后不知道村民怎么传达的,就变成女生十岁的时候要来到我这待一年的习俗了。

当故事告一段落的时候,敲门声从莉莉的背后出现。
是莉莉的妈妈拿着她回程要穿的群青色千鸟纹振袖出现,我识趣的留他们俩人在屋内,打算和鹿先生小聊一下。
「山神大人!你看看莉莉,莉莉的这件好不好看?」穿好振袖的莉莉从木屋奔了出来,在我的旁边展示般的转了一圈。
「这下子莉莉也是个成熟的『淑女』了,回到村庄要好好的生活喔。」

我挥手告别,而莉莉牵着妈妈的手,踏着那有些干硬的泥土路慢慢消失在视线里。
「少年你好像愈来愈享受假扮山神这件事情了?」熟悉的声音从耳后传过来,那是猫藤小姐的声音。
「我才不叫少年,我的名字是猫藤士卫。是山神猫藤的孩子。」
猫藤小姐弹了下我的额头,笑笑地说:「我可不记得我养了个会冒用神之名的孩子。」
没错,实际上猫藤小姐才是山神大人。
大概从一开始这座山就没有山神,只是大家把树精的猫藤小姐当成了山神。
在六十多年前,那时候我刚満十岁,我成为了猫藤小姐的养子。

「士卫你是长子,拜托你有点男子气概好吗?」
在我小的时候,这就是我在家最常听到的一句话。
身体贫弱可以说是我的代名词,印象中只要出门几乎都会感冒。
久而久之我完全变成了室内派,每天都和奶奶打牌和下棋。
爸爸妈妈并不喜欢我这样,总是会要求我做些体力活好锻链身体,甚至在房子旁边盖了个小田地,让我做农活。
不过我也只能浇浇水或者拔拔菜,直到最后才开始能做些插秧、翻土的工作。
当然爸妈对这样的我并不满足,同一时期的其他男孩子早就能做更多的工作,甚至还有多余的体力在村庄里跑来跑去的玩。
我则是只能在家里的小田里,与其说我是男生,更像是个女生。
事情就在我不知不觉的状况下爆发了,在两个妹妹后面,爸妈盼望的男孩子终于出生了。

弟弟慢慢地长大,跟我不同,他总是玩得一身土回家,带回家的青蛙还害我生病过。
爸妈的重心逐渐跑到弟弟身上,一开始我并不以为意,因为我就算和两个妹妹玩也不会被骂了。
最后,在十岁生日那天,妈妈以要帮妹妹试衣服为名义,半骗半强迫的让我穿上了振袖。
说实话振袖的确很漂亮,我甚至觉得有些可惜,这么漂亮的衣服妹妹卻不能是第一个穿它的人。
穿上振袖之后,爸爸说要修改袖子等等的部分,便带着我出门。
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那,爸爸把我交给了一个身材壮硕的叔叔。
在爸爸离开的同时,叔叔又拉又拐的将我带到后山,也不管我在哭闹,就将我埋在一棵高大的神木前。

接下来的时间,我重複著哭到昏过去、醒过来、继续的哭。
早已哭到无力的身体要不是因为有木棒,大概会像是挡不住冬雪的杂草一様被埋起来吧。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被带到一个巨大的树洞里,柔软的草床和覆盖住我的大量树叶让我身体回复了温暖。
「我叫猫藤,这个给你吃,不确定人类小孩吃了会不会变的有精神,不过对我来说很有用。」
一个没看过的身材曼妙的大姊姊蹲在草床旁边,捧着一盆杜鹃色的果实。
虽然这个浑身长满树叶,明显不是人的猫藤小姐有些可疑,不过我决定相信她充满善意的笑脸,就挑了两个最大颗的就吃了起来。

「少年,你到底要不要回家?说不定你爸妈已经后悔了啊?」
「我才不要,而且我不是少年,我叫猫藤士卫,我想当猫藤小姐的孩子,爸爸妈妈早就不要我了。」
康复后的我,像只小鸭一样每天跟着猫藤小姐到处晃。
刚开始身体贫弱的我,光是一个早上就会累倒在路上,虽然猫藤小姐很忙,但每次我倒下都会把我带回树洞。
二十岁后的一个冬天,猫藤小姐说要给我看一个东西,要带我到后山的入口附近。
因为不想要回村庄,其实我一直都刻意避开这个区块附近,但拗不过猫藤小姐,还是穿過了鸟居。
「树洞对你来说愈来愈小了吧?以人类来说,你好像刚好成年了,也该自己住了,那个木屋你整理一下自己用吧。」
「猫藤小姐在赶我走吗?」
听到这句话的猫藤小姐并没有回应,只是转身离开。
我追着猫藤小姐再次深入了后山,但熟悉的后山此時却变的陌生起来,怎么跑都到不了之前住的树洞。
无可奈何的状况下,我只好回到木屋开始自己生活。

回想的同时,我注意到了这个很奇怪的事情:「说起来,猫藤小姐为什么我成年时的后山突然变的那么陌生啊?」
「你说呢?山神大人?」猫藤小姐还是笑笑地回应:「你、我、村里的大家现在都过着快乐的生活,那过去的不愉快又如何呢?」
没错,看到当年被我救起的小女孩,现在都已经有了莉莉这个可爱的女儿,或许这些都不那么重要了。

拖了很久终于写出来啦:wn005:
主题给我定永远娘害我差点不能写萝莉,不过经过巧思还是让我写进去啦:wn016:
由三个故事串联起来的故事,这就是这样的小说。
其实我还设定了第四个故事,如果大家有兴趣就再做为番外推出好了。

我以为是芋汁写的海龟汤,结果不是呢。。。

故事情节很吸引人,有没有想要在推出新的故事呢?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2 小时前, kaichong 说道:

我以为是芋汁写的海龟汤,结果不是呢。。。

故事情节很吸引人,有没有想要在推出新的故事呢?

雖然不是海龜湯,但是文末士衛問的問題算是我方便大家討論投的魚餌。想用海龜湯的形式問我,以推理出答案是沒有問題的。

這篇的構思主要是莉莉 + 林媽媽 + 士衛所組成,不過我還有貓藤的part 沒有寫進去,主要是為了劇情的連貫性和想設計成開放式結局才沒有一起寫出來。為了不浪費貓藤的設定日後是會作為番外寫出來的。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恭喜寫出來了

山神大人啊 如果是一班的小孩應該都會害怕得不敢亂動WWW 而且居然是一年...

這一年應該算是父母給小孩的一些考驗..吧 挺有趣的

 

前由 rosket 修改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6 分钟前, rosket 说道:

恭喜寫出來了

山神大人啊 如果是一班的小孩應該都會害怕得不敢亂動WWW 而且居然是一年...

這一年應該算是父母給小孩的一些考驗..吧 挺有趣的

剛開始莉莉的確怕的不敢亂動,不過小孩的優點就是熟的快,一年足夠放鬆戒心甚至產生依賴了吧:wn015:

說起來,這比較像是傳統或規範了,這個構思的前生是男生得當兵這個義務。邏輯上,小孩還有其爸爸都是不知道一年要幹嘛的狀態,只有參與過習俗的媽媽知道。而對於第一屆開創習俗的莉莉媽來說,士衛的存在比山神還要山神,態度更加虔誠則是這個原因。

三個故事互相關聯,所以想也花了不少時間:wn016: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 小时前, 喵了个喵,咪 说道:

:wn016:

内个身份的转折神马的完全木有想到呀喵:wn007:

  隐藏内容

因为学校断网喵直接从前排变后排了喵.....

(怨念In)

 

說起來那個轉折,本來是為了寫蘿莉才設計的

不想屈服於設定,而設計出萬年蘿的概念233

第一頁都是前排?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0 小时前, 芋汁8313 说道:

雖然不是海龜湯,但是文末士衛問的問題算是我方便大家討論投的魚餌。想用海龜湯的形式問我,以推理出答案是沒有問題的。

這篇的構思主要是莉莉 + 林媽媽 + 士衛所組成,不過我還有貓藤的part 沒有寫進去,主要是為了劇情的連貫性和想設計成開放式結局才沒有一起寫出來。為了不浪費貓藤的設定日後是會作為番外寫出來的。

是啊,但是之前的故事很有浓浓的恐怖故事铺垫啊,要专心成为这类型的小说写手吗?

这样也貌似不错,因为很多西方翻译文学那里也是有很多放出开放式结局的读者很多想像,也方便自己后面自圆其说。

倒是中文文学开放式结局倒是很少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8 分钟前, kaichong 说道:

是啊,但是之前的故事很有浓浓的恐怖故事铺垫啊,要专心成为这类型的小说写手吗?

这样也貌似不错,因为很多西方翻译文学那里也是有很多放出开放式结局的读者很多想像,也方便自己后面自圆其说。

倒是中文文学开放式结局倒是很少

這就是選材時的狀況了

在我選材的時候,版上已經有大量的文了

那麼寫出我的特色就是重點了,不然大概沒有亮點。大家對我的印象最深的大概是海龜湯,所以呈現上才是這樣的模式。不過最近的確有沒事就這類型的趨勢,或許下次的三題寫作或者活動還是這類的吧:wn003:

說不定是無意間被歐美怪談影響?:wn015: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4 分钟前, luoyinghzhuanyo 说道:

:mx010:看了半天才发现不是海龟汤……先睡觉,明天继续看……

這是在暗示我想喝湯嗎:wn003:

不過光寫這篇腦洞花了不少,看來需要等個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3 小时前, 芋汁8313 说道:

這就是選材時的狀況了

在我選材的時候,版上已經有大量的文了

那麼寫出我的特色就是重點了,不然大概沒有亮點。大家對我的印象最深的大概是海龜湯,所以呈現上才是這樣的模式。不過最近的確有沒事就這類型的趨勢,或許下次的三題寫作或者活動還是這類的吧:wn003:

說不定是無意間被歐美怪談影響?:wn015:

原来如此。。。但是这类型的题材貌似你蛮拿手的啊。。。

我倒是不觉得是欧美怪谈的影响,貌似是日本怪谈比较像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57 分钟前, kaichong 说道:

原来如此。。。但是这类型的题材貌似你蛮拿手的啊。。。

我倒是不觉得是欧美怪谈的影响,貌似是日本怪谈比较像

看來我如果說自己其實開始寫海龜湯也才不過一年不到的時間,也不太像呢:wn003:

對怪談來說,不說死比較能保留文章的趣味性和詭譎感吧。說起來,這次的選材比較日式怪談,畢竟歐美比較多怪物或變態的樣子,而我的筆風屬於日式輕小說……,看來需要更正一下了:wn015: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8 小时前, 芋汁8313 说道:

說起來那個轉折,本來是為了寫蘿莉才設計的

不想屈服於設定,而設計出萬年蘿的概念233

第一頁都是前排?

喵呜o.o

设定介种东东不就苏用来违反的吗喵:wn003:

(唔,按照河乃的回复时间来看,喵应该素能够抢到沙发的...qwq)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5 分钟前, 喵了个喵,咪 说道:

喵呜o.o

设定介种东东不就苏用来违反的吗喵:wn003:

(唔,按照河乃的回复时间来看,喵应该素能够抢到沙发的...qwq)

好像沒有看到其他人像我這樣搞的:wn003:
如果我連標題都打反過來的話,【山神爺爺和貓藤小姐】之類的,就是很大膽的挑戰規則了:wn016: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5 小时前, 芋汁8313 说道:

看來我如果說自己其實開始寫海龜湯也才不過一年不到的時間,也不太像呢:wn003:

對怪談來說,不說死比較能保留文章的趣味性和詭譎感吧。說起來,這次的選材比較日式怪談,畢竟歐美比較多怪物或變態的樣子,而我的筆風屬於日式輕小說……,看來需要更正一下了:wn015:

是。。。是吗?感觉不太像呢,像多年的老手啊。。。

的确实,因为欧美恐怖小说一般都会写完所有的故事,反而日式的小说可不会,所以我才说你的文笔比较接近日式小说啊,要不试一试?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26 分钟前, kaichong 说道:

是。。。是吗?感觉不太像呢,像多年的老手啊。。。

的确实,因为欧美恐怖小说一般都会写完所有的故事,反而日式的小说可不会,所以我才说你的文笔比较接近日式小说啊,要不试一试?

試著創作日式恐怖小說?

這次因為有題目選材相較下容易一些,要自己想一個恐怖小說的主題就需要一點時間農素材了:wn015:

至少現階段確定我擅長的風格了,經過在SS的兩三年,風格終於穩定下來了:wn016: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54 分钟前, 用钢笔的人 说道:

既然已经确定自己想写短篇集来表现故事的话不如就干脆地将文章拆出三节,并且起小标题吧

我還真沒想到分別給小標題的做法,是有想過加上分隔線。(就為了幫助閱讀

貪心的想只用一條時軸,並且利用回想敘述其他時間點上的故事,所以反而破壞了文章的一體感的意思吧:wn015: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5 小时前, 芋汁8313 说道:

試著創作日式恐怖小說?

這次因為有題目選材相較下容易一些,要自己想一個恐怖小說的主題就需要一點時間農素材了:wn015:

至少現階段確定我擅長的風格了,經過在SS的兩三年,風格終於穩定下來了:wn016:

em~em~到觉得文笔很像呢。。。

那么我就等待你的故事咯....

为啥这么说呢?难道最近风格一直转变吗?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3 小时前, kaichong 说道:

em~em~到觉得文笔很像呢。。。

那么我就等待你的故事咯....

为啥这么说呢?难道最近风格一直转变吗?

最開始,我文章可以說是著重在對話上;或許可以說是自知敘景的能力不成熟,所以無意識的變成純galgame 文本的寫作風格

後面開始傾力加入片段的打鬥描寫,同學說可以感受到明顯的冒險RPG的寫作風格

然而打鬥也不是那麼好寫,自覺得動作感出不來。開始放棄治療,變得類似投入大量ACG成語的梗番。

一年前,因為當兵太無聊嘗試寫海龜湯,再加上這兩三年間閱聽的大量怪談,逐漸變成現在的風格

雖然文筆或許沒改變很多,但寫作目的和取向的確一直在換,所以才說風格有變化:wn015: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