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登入以关注  
ivywpson

【短篇】小镇的童话故事

推荐贴

小镇的童话故事

 

“爸爸,睡觉之前能不能讲一个故事啊?”

 

“嗯...昨天不是说好今天不讲的吗?快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昨天哪里说了!明明说好的是今天晚上要讲故事嘛!爸爸你耍赖!欺负小孩子!”

 

“好吧,好吧。是爸爸错啦。给你讲故事,给你讲故事,这样就行了吧。”

 

“好!”

 

“不过我们说好了,今天只讲一个故事,讲完就睡觉。明天也没有故事了。这样可不可以?”

 

“可以可以!爸爸快点讲啊!”

 

“好啦,马上开始了。故事是这样的——”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小小的村庄。村庄坐落在辽阔原野的正中央,被碧绿的草原包围着。由村庄向外只有几条小路延伸进翠色的大海,几个弯绕之后,就消失在了茫茫无尽的波涛中。村庄和外界交流十分不方便,初春离开这里前往城市的人,往往仲夏才能回来。时间久了,人们也不再愿意离开这里。好在村子的地理位置不错,气温宜人,雨水充足,每年的收成喂饱村子里的每个人都还有剩,还有余力去饲养一些牛羊牲畜。就这样,村子里的人们过着基本与世隔绝,自给自足,自得其乐的日子,悠然地度过了漫长的岁月。

 

“有一天,村民正在耕作的时候,远方茂密的草甸里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草尖随着这摩挲声摇动着,向两侧倒去。村民们放下手中的活计,望向声音的来处。过了一会儿,草甸里钻出来一个人。那人又踏过了齐踝高的草地,向村庄走来。等到他走近了,村民们才看见,那人包裹在一身夜色般漆黑的斗蓬里,全身上下只露出脸的下半部分,如同司掌黑暗的神祇降临人间。村民们都凑了过来,想来一睹这位不速之客的形貌,毕竟上一位来到这里的什么‘探险家’已经一去不返了几十年。

 

“‘你是谁?来这里要做什么?’有胆大的人开口问道。

 

“‘是一位客人而已。第一次来到这里,正要献上初见的礼物。’那人说到,像墨滴点散在清水上的声音只有离得最近的几个人才能听见。

 

“‘什么礼物?’胆大的人问道。

 

“‘一面镜子,一面魔镜。’

 

“里面的人传话给外面之后,村民们面面相觑。他们倒还知道镜子是什么,但是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是那么几个人,没什么打理仪表的必要,镜子也就不再是家庭必需品了。更何况什么‘魔镜’?这又是个啥?还能把我们这些田间农夫的灰头土脸一下子变成雪白雪白的羊绒枕头不成?

 

“‘这面镜子的神奇之处在于,’那人开始解答村民们的疑惑,‘当你照镜子时,它可以把你内心最理想的人物幻化成镜中的影像,无论他是否真实存在。而且最神奇的是,那影像是有生命的。你可以和他聊天,和他对话,甚至是喝酒划拳。最重要的是,镜中人永远不会厌烦,永远不会疲倦,只要你来到镜前,除非主动离开,你们可以一直聊到万物毁灭,时间尽头,永不终结。’

 

“‘影像?’‘时间尽头是个啥时候啊?’所有村民都听过陌生人的发言之后,开始躁动起来。

 

“‘安静!各位安静!你说了这么多,你的什么魔镜在什么地方呢?拿出来给我们看看!’那个胆大的人站了出来,喊道。

 

“‘这个嘛就在这里。’远方的客人伸出双手,扳住了空气,掌心中似乎握着什么东西。他扭转手腕,‘呼’一下子,虚无中出现了一面透明转动的墙,像是从现实世界剥离的碎块,能证明其存在的只有被看不见的边缘棱角扭曲了的光线。随着墙面转动,来客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扁,越来越长,直到某一刻他成为了一根无限细的黑色丝线,将现实世界一分为二,而下个瞬间,现实的裂缝便弥合了,而来客,如同被吞没在了现实与虚幻的夹缝之中,凭空消失了。

 

“村民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镜中映照着村庄的样子,小屋睡在青草铺成的席梦思上,平躺的身躯在镜子边缘被生硬地截断。也只有通过这些截断的痕迹,才能分辨出镜子的边缘。如果说,世界是一款庞大的游戏,每一名人类都是其中的一位玩家,每一株草木都是材质与建模,那么这面镜子,就像是程序里原本丑陋的爬虫,是环境渲染中错误代码导致的材质崩坏。但是这爬虫又太光滑,太平静。它并没有破坏你的体验,似乎还可以增添一些未知的趣味,只不过没人愿意冒这个险。天知道那镜中的影像是否真的是我渴求的呢,若是它‘揭露’了些原本不存在的东西,那多尴尬呀。

 

“‘把傻子叫过来,让他先来看看这玩意儿是不是真好使!’

 

“于是便有人从村里带出来一个人。那个人脸皱成一团,头发像是发霉一样生着灰色和白色的斑,嘴角淌着涎水,目光涣散,四肢时不时像遭到电击一样抽搐一下子。有人说,他是几十年前村头寡妇的遗腹子,出生之后没多久寡妇就没了,留下一个傻小子,居然还一直活到了现在,也有人说是寡妇见孩子是个傻子,就跑了。不管怎么说,故事里总有个寡妇,孩子也总是傻的,也总是活到了现在。平时,大家觉得傻子是个只知道呆在屋里啃脚趾头的,除了给生活平添几分笑料外无大用处的活物,现在没想到,傻子居然也可以为人民群众散发自己的光和热。

 

“傻子过来了,给人乖乖地摁到了‘魔镜’前面。光速很快,快到可以在你意识到之前千分之一的时间里完成一次反射,然后在镜面上编织出一幅图案,静静地等待你迟钝的大脑反应过来。村民们看见,镜子里是个和傻子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似乎连汗毛和毛孔的位置都是相同的。

 

“‘好嘛,好个礼物!多漂亮的无框落地大方镜啊!真棒!镜子里的人和你真像!这简直是魔法!哈哈哈哈——’

 

“有人在一旁粗莽地笑着。而傻子,像是没见过自己的样子似的,伸手去摸镜中自己的面孔。可是,真是怪了,镜子里的人像却没有动。他揉搓着那张碰不到的脸,想从里面摸出一些关于自己生命的密码。镜中人也就这样僵着。正当傻子觉得摸不出所以然来,要把手收回去时,镜像中的他忽然就冲了过来,大喊了好几声‘砰砰!’‘砰砰!’,然后‘啪’,把自己的脸按在了镜子上,脸上的肉挤成一团,和硅酸盐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别人还没反应过来呢,就看见傻子在地上笑得滚成一团,等到气喘过来了,开始和对面世界的自己打枪战。‘砰’‘啪’之类的蹩脚拟声词不绝于耳。他们玩得可真开心啊,在草地上滚来滚去,还扒着别人的身子当掩体,哪里像是半个身子入了土的老头,倒像是伴着朝阳从地平线之下跑来的顽皮的孩子。

 

“‘行,看来傻子最心心念念的人是另一个傻子。这个小礼物看样子还真的有点神力。但是,傻子毕竟是傻子,从他那里知道的哪有什么靠谱东西。下一个要试的是我。可以送客了。’

 

“于是正占据自己上风的顽童被拉走了,换了一个男人上来。镜中的顽童走掉了,从边缘之后,走出了又一个人。

 

“那个人身高到男人的胸口,五官还没有长开,可从轮廓,从排列又能隐约看见男人的神韵。一丛乱蓬蓬的头发像是鸟窝一样挂在了头顶。手脚上和脸上有棕色的泥土,点点的绿色痕迹透出草原深处的沁人气息。是个孩子,也许刚刚亲吻了大地母亲,或者潜入了比成人还高的草甸,正在里面和大自然的客人捉迷藏。

 

“那一刻,第二位使用者像是丢了魂一样僵住了。然后,等到飘散的21克质量回归他的身体,像被打败的歌利亚跪在年轻的牧羊人大卫面前,他瘫倒在地,泪先是滴落,然后是涌出,泪流如同环绕伊甸的幼发拉底与底格里斯河,流过鼻翼,唇边,最终在地上汇聚成一处波斯湾。

 

“儿子,还记得吗?几十年前有一位探险家来到过这里,他花了一笔钱,请了一个当地的孩子当向导。大人都不愿意进到草甸里去,可是孩子们,他们好奇青草构筑的山墙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世界。于是,有一个孩子背着父亲进入了碧色大海,然后,再也没有回来。这么久了,活在记忆中的孩子还是曾经的样子,可是活在现实中的父亲,雪一样厚重,也一样寒冷的白发冻住了他的心,回忆成为了一片冰川,直到一次意外的地壳运动激发了17公里之下的岩浆海,往事喷薄而出,像流动的火焰融化了坚冰。

 

“是了,客人没有说谎,这面魔镜能让人见到他内心最想见到的人,无论是否存在,或是否存在过。

 

“又有人开口了:‘送他回家休息一会儿吧。魔镜,就不要动它了,就放在这里,之后围起来,谁要是好奇就自己过来照一照。现在先都回家吧,别好奇了。先都回家吧。’

 

“于是,人也就散了。太阳静静地悬在地平线上,不一会儿,也就被吞没在草海里了。

 

“第一天,没有人来到魔镜前。

 

“第二天,来了一位老人,在魔镜前坐了一会儿,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第三天,来了两个人,一位是前一天来的老人,一位是个小伙子。老人仍然只是小坐一会儿就离开了。而小伙子,似乎正在和镜中人聊天,在镜子前呆了很久,从日落前一直坐到了深夜。在房屋昏暗的灯火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小伙子和空气来了一次拥抱,然后小伙子也离开了。

 

“第四天,来了四个人。老人没有再出现,而小伙子变成了四个人。他们轮流面对着魔镜,不知道在咕哝些什么,只是有人看见,第一个小伙子在镜前没坐多久就被人拉走了,而第三个小伙子坐下时,那一小群人里爆发出一阵笑声。

 

“第五天,来了十个人。他们就排着队,一个个等着和影像里的意中人对话。

 

“第六天,来了半个村庄的人。

 

“第七天,田野上没了人影,耕地就只是空在那里。村庄里所有人同时出现在一条直线上,每隔半小时,直线会像贪吃蛇一样向前推进一格,而它的尾巴又长长一格。所有人就都呆在魔镜面前,等着去和自己求索的对象再会。他们也不再工作了,每天就只是排队排队排队,要是不排的话就会被挤到后面,就见不到你了,就见不到你了。所以我们就每天在这里排队,因为我们要见我们内心渴求的人,我们要见到你们。我要见到你。

 

“完。”

 

“爸爸,这个故事的结尾好仓促啊。你是不是记不起来故事的内容,然后自己想了一个出来啊?”

 

不是的,儿子,不是的。是爸爸的时间不够了,来不及把它完善得更好了。睡觉吧,儿子。明天晚上,爸爸会给你讲一个更好的故事的。”

 

“好吧。那我最后问一个问题可以吗,爸爸?”

 

时间还有一点,你问吧。什么问题?”

 

“你的头发,为什么全白了?”

 

“爸爸?”

 

“爸爸?”

 

“好吧,爸爸,你再考虑考虑吧。我先睡觉了,明天记得告诉我答案啊。”

 

“晚安,爸爸。”

 

“前面的快一点!时间已经到啦!别耽误我们的工夫!还想说话就到后面排队去!“

 

...晚安,孩子。”

前由 ivywpson 修改
注释
铃Beru 铃Beru 40.00节操 糖!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优点是故事设计巧妙欧亨利式结局令人眼前一亮。缺点是文笔实在太差了……完全没有童话风格,好多地方感觉尬的要死。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小镇的童话故事

 

“爸爸,睡觉之前能不能讲一个故事啊?”

 

“嗯...昨天不是说好今天不讲的吗?快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昨天哪里说了!明明说好的是今天晚上要讲故事嘛!爸爸你耍赖!欺负小孩子!”

 

“好吧,好吧。是爸爸错啦。给你讲故事,给你讲故事,这样就行了吧。”

 

“好!”

 

“不过我们说好了,今天只讲一个故事,讲完就睡觉。明天也没有故事了。这样可不可以?”

 

“可以可以!爸爸快点讲啊!”

 

“好啦,马上开始了。故事是这样的——”从这里开始往下面文笔问题开始爆炸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小小的村庄。村庄坐落在辽阔原野的正中央,被碧绿的草原包围着。由村庄向外只有几条小路延伸进翠色的大海,几个弯绕之后,就消失在了茫茫无尽的波涛中。村庄和外界交流十分不方便,初春离开这里前往城市的人,往往仲夏才能回来。时间久了,人们也不再愿意离开这里。好在村子的地理位置不错,气温宜人,雨水充足,每年的收成喂饱村子里的每个人都还有剩,还有余力去饲养一些牛羊牲畜。就这样,村子里的人们过着基本与世隔绝,自给自足,自得其乐的日子,悠然地度过了漫长的岁月。有点啰嗦,而且描写太生硬了不像讲故事

 

“有一天,村民正在耕作的时候,远方茂密的草甸里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草尖随着这摩挲声摇动着,向两侧倒去。村民们放下手中的活计,望向声音的来处。过了一会儿,草甸里钻出来一个人。那人又踏过了齐踝高的草地,向村庄走来。等到他走近了,村民们才看见,那人包裹在一身夜色般漆黑的斗蓬里,全身上下只露出脸的下半部分,如同司掌黑暗的神祇降临人间。村民们都凑了过来,想来一睹这位不速之客的形貌,毕竟上一位来到这里的什么‘探险家’已经一去不返了几十年。问题同上。比方说个修改参考“那个人的斗篷像午夜一样黑,但是露出的脸却好像月亮一样白。简直就像是夜晚的神灵下凡了一样!“像这样改一改。别忘了你是在讲故事!尴尬

 

“‘你是谁?来这里要做什么?’有胆大的人开口问道。

 

“‘是一位客人而已。第一次来到这里,正要献上初见的礼物。’那人说到,像墨滴点散在清水上的声音只有离得最近的几个人才能听见。尴尬+1

 

“‘什么礼物?’胆大的人问道。

 

“‘一面镜子,一面魔镜。’

 

“里面的人传话给外面之后,村民们面面相觑。他们倒还知道镜子是什么,但是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是那么几个人,没什么打理仪表的必要,镜子也就不再是家庭必需品了。更何况什么‘魔镜’?这又是个啥?还能把我们这些田间农夫的灰头土脸一下子变成雪白雪白的羊绒枕头不成?

 

“‘这面镜子的神奇之处在于,’那人开始解答村民们的疑惑,‘当你照镜子时,它可以把你内心最理想的人物幻化成镜中的影像,无论他是否真实存在。而且最神奇的是,那影像是有生命的。你可以和他聊天,和他对话,甚至是喝酒划拳。最重要的是,镜中人永远不会厌烦,永远不会疲倦,只要你来到镜前,除非主动离开,你们可以一直聊到万物毁灭,时间尽头,永不终结。’尴尬+2

 

“‘影像?’‘时间尽头是个啥时候啊?’所有村民都听过陌生人的发言之后,开始躁动起来。

 

“‘安静!各位安静!你说了这么多,你的什么魔镜在什么地方呢?拿出来给我们看看!’那个胆大的人站了出来,喊道。

 

“‘这个嘛就在这里。’远方的客人伸出双手,扳住了空气,掌心中似乎握着什么东西。他扭转手腕,‘呼’一下子,虚无中出现了一面透明转动的墙,像是从现实世界剥离的碎块,能证明其存在的只有被看不见的边缘棱角扭曲了的光线。随着墙面转动,来客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扁,越来越长,直到某一刻他成为了一根无限细的黑色丝线,将现实世界一分为二,而下个瞬间,现实的裂缝便弥合了,而来客,如同被吞没在了现实与虚幻的夹缝之中,凭空消失了。尴尬+3,特别尴尬。有这么给孩子讲故事的吗?

 

“村民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镜中映照着村庄的样子,小屋睡在青草铺成的席梦思上,平躺的身躯在镜子边缘被生硬地截断。也只有通过这些截断的痕迹,才能分辨出镜子的边缘。如果说,世界是一款庞大的游戏,每一名人类都是其中的一位玩家,每一株草木都是材质与建模,那么这面镜子,就像是程序里原本丑陋的爬虫,是环境渲染中错误代码导致的材质崩坏。但是这爬虫又太光滑,太平静。它并没有破坏你的体验,似乎还可以增添一些未知的趣味,只不过没人愿意冒这个险。天知道那镜中的影像是否真的是我渴求的呢,若是它‘揭露’了些原本不存在的东西,那多尴尬呀。尴尬+4,极度尴尬。风格崩坏的不能看。

 

“‘把傻子叫过来,让他先来看看这玩意儿是不是真好使!’

 

“于是便有人从村里带出来一个人。那个人脸皱成一团,头发像是发霉一样生着灰色和白色的斑,嘴角淌着涎水,目光涣散,四肢时不时像遭到电击一样抽搐一下子。有人说,他是几十年前村头寡妇的遗腹子,出生之后没多久寡妇就没了,留下一个傻小子,居然还一直活到了现在,也有人说是寡妇见孩子是个傻子,就跑了。不管怎么说,故事里总有个寡妇,孩子也总是傻的,也总是活到了现在。平时,大家觉得傻子是个只知道呆在屋里啃脚趾头的,除了给生活平添几分笑料外无大用处的活物,现在没想到,傻子居然也可以为人民群众散发自己的光和热。尴尬+5

 

“傻子过来了,给人乖乖地摁到了‘魔镜’前面。光速很快,快到可以在你意识到之前千分之一的时间里完成一次反射,然后在镜面上编织出一幅图案,静静地等待你迟钝的大脑反应过来。村民们看见,镜子里是个和傻子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似乎连汗毛和毛孔的位置都是相同的。尴尬+6

 

“‘好嘛,好个礼物!多漂亮的无框落地大方镜啊!真棒!镜子里的人和你真像!这简直是魔法!哈哈哈哈——’

 

“有人在一旁粗莽地笑着。而傻子,像是没见过自己的样子似的,伸手去摸镜中自己的面孔。可是,真是怪了,镜子里的人像却没有动。他揉搓着那张碰不到的脸,想从里面摸出一些关于自己生命的密码。镜中人也就这样僵着。正当傻子觉得摸不出所以然来,要把手收回去时,镜像中的他忽然就冲了过来,大喊了好几声‘砰砰!’‘砰砰!’,然后‘啪’,把自己的脸按在了镜子上,脸上的肉挤成一团,和硅酸盐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尴尬+7

 

“别人还没反应过来呢,就看见傻子在地上笑得滚成一团,等到气喘过来了,开始和对面世界的自己打枪战。‘砰’‘啪’之类的蹩脚拟声词不绝于耳。他们玩得可真开心啊,在草地上滚来滚去,还扒着别人的身子当掩体,哪里像是半个身子入了土的老头,倒像是伴着朝阳从地平线之下跑来的顽皮的孩子。这段还可以

 

“‘行,看来傻子最心心念念的人是另一个傻子。这个小礼物看样子还真的有点神力。但是,傻子毕竟是傻子,从他那里知道的哪有什么靠谱东西。下一个要试的是我。可以送客了。’

 

“于是正占据自己上风的顽童被拉走了,换了一个男人上来。镜中的顽童走掉了,从边缘之后,走出了又一个人。这段也还可以

 

“那个人身高到男人的胸口,五官还没有长开,可从轮廓,从排列又能隐约看见男人的神韵。一丛乱蓬蓬的头发像是鸟窝一样挂在了头顶。手脚上和脸上有棕色的泥土,点点的绿色痕迹透出草原深处的沁人气息。是个孩子,也许刚刚亲吻了大地母亲,或者潜入了比成人还高的草甸,正在里面和大自然的客人捉迷藏。

 

“那一刻,第二位使用者像是丢了魂一样僵住了。然后,等到飘散的21克质量回归他的身体,像被打败的歌利亚跪在年轻的牧羊人大卫面前,他瘫倒在地,泪先是滴落,然后是涌出,泪流如同环绕伊甸的幼发拉底与底格里斯河,流过鼻翼,唇边,最终在地上汇聚成一处波斯湾。

尴尬+8,太罗嗦了男主怎么超时间的?就是这种描述场景太多了

“儿子,还记得吗?几十年前有一位探险家来到过这里,他花了一笔钱,请了一个当地的孩子当向导。大人都不愿意进到草甸里去,可是孩子们,他们好奇青草构筑的山墙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世界。于是,有一个孩子背着父亲进入了碧色大海,然后,再也没有回来。这么久了,活在记忆中的孩子还是曾经的样子,可是活在现实中的父亲,雪一样厚重,也一样寒冷的白发冻住了他的心,回忆成为了一片冰川,直到一次意外的地壳运动激发了17公里之下的岩浆海,往事喷薄而出,像流动的火焰融化了坚冰。

 

“是了,客人没有说谎,这面魔镜能让人见到他内心最想见到的人,无论是否存在,或是否存在过。

 

“又有人开口了:‘送他回家休息一会儿吧。魔镜,就不要动它了,就放在这里,之后围起来,谁要是好奇就自己过来照一照。现在先都回家吧,别好奇了。先都回家吧。’

顺便一提,从把傻子叫来一直到此处的这堆描写太多了!故事讲究起承转合,这一段起到的应该是承的作用。但是你可以看看你写了多少字?几乎占了全文的一半还多!这结构安排太不合理了。建议你把这段内容拆散,去掉那些太繁杂的描写,贴近童话风格。同时把一部分内容放到下面去。比方说个参考,旅者给了镜子,但是大家一开始都不敢看。结果第一天没人来,第二天傻子来,第三天男人和老人来,第四天好多人来,后面接上你的下文。

“于是,人也就散了。太阳静静地悬在地平线上,不一会儿,也就被吞没在草海里了。

 

“第一天,没有人来到魔镜前。

 

“第二天,来了一位老人,在魔镜前坐了一会儿,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第三天,来了两个人,一位是前一天来的老人,一位是个小伙子。老人仍然只是小坐一会儿就离开了。而小伙子,似乎正在和镜中人聊天,在镜子前呆了很久,从日落前一直坐到了深夜。在房屋昏暗的灯火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小伙子和空气来了一次拥抱,然后小伙子也离开了。

 

“第四天,来了四个人。老人没有再出现,而小伙子变成了四个人。他们轮流面对着魔镜,不知道在咕哝些什么,只是有人看见,第一个小伙子在镜前没坐多久就被人拉走了,而第三个小伙子坐下时,那一小群人里爆发出一阵笑声。

 

“第五天,来了十个人。他们就排着队,一个个等着和影像里的意中人对话。

 

“第六天,来了半个村庄的人。

 

“第七天,田野上没了人影,耕地就只是空在那里。村庄里所有人同时出现在一条直线上,每隔半小时,直线会像贪吃蛇一样向前推进一格,而它的尾巴又长长一格。所有人就都呆在魔镜面前,等着去和自己求索的对象再会。他们也不再工作了,每天就只是排队排队排队,要是不排的话就会被挤到后面,就见不到你了,就见不到你了。所以我们就每天在这里排队,因为我们要见我们内心渴求的人,我们要见到你们。我要见到你。

 

“完。”尴尬+9,上面爸爸讲了那么多下面一笔带过?这就是详略失当,该多写的地方没多写不该多写的写太多。

 

“爸爸,这个故事的结尾好仓促啊。你是不是记不起来故事的内容,然后自己想了一个出来啊?”

 

不是的,儿子,不是的。是爸爸的时间不够了,来不及把它完善得更好了。睡觉吧,儿子。明天晚上,爸爸会给你讲一个更好的故事的。”

 

“好吧。那我最后问一个问题可以吗,爸爸?”

 

时间还有一点,你问吧。什么问题?”

 

“你的头发,为什么全白了?”

 

“爸爸?”

 

“爸爸?”

 

“好吧,爸爸,你再考虑考虑吧。我先睡觉了,明天记得告诉我答案啊。”

 

“晚安,爸爸。”

 

“前面的快一点!时间已经到啦!别耽误我们的工夫!还想说话就到后面排队去!”这句有点太尬了……可以稍微修改一下,比方说改成”爸爸站了起来,最后留恋地看了孩子一眼,然后在后人的催促声中一瘸一拐的走向队伍的末尾”之类的

 

...晚安,孩子。”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9 小时前, lilin 说道:

(略)

首先,感谢您提出的建议!

对于您提出的问题,我依次回答一下吧

尴尬的问题我自己也明白😂从第一处描写开始我就感觉到这不是个童话故事了,跟小孩子说话哪能用“司掌黑暗的神祇”这样的词呢,就算不是个童话故事,也很少有人这么说话。所以到了后面,故事已经脱离了童话,开始放飞自我了

但是不得不说很多尴尬的地方我不是很明白,比如“墨滴点散在清水上”那段,是因为笔力不足描写生硬吗?这样的话,我会尝试继续修炼笔法来加强自己的功力

“这段还可以”那里,那些话是史铁生写的,不是我写的

结构安排和详略失当的问题,是因为写到最后既没动力也没想法,然后暴力结尾了。每个人只能讲半个小时的设定也是因此诞生的,因为文章以讲故事的语速来看,长度差不多就是半个小时

结尾那里,因为全篇都是对话,所以也不想再插入一处动作和神态描写了。不过不同的描写手法可以给读者带来新意,所以我认为您提出的修改意见很合适

最后,再说回描写的问题。的确,很多地方没有必要用那么多描写,“两河流域”啊,“现实游戏”啊,这些部分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我自己玩弄文字的尝试,显然是失败了。有些地方也有一些我自己思想简单的传达,不过既然是“童话”,那么应该也不必谈这些私货了吧

最后,再次感谢您的建议!谢谢!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登入以关注  

×
×
  • 新建...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