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 公告

    • 苍云静岳

      关于“过期ssp”导致论坛旧资源使用无效的补偿公告   2017年11月06日

      由于近期再次出现了投诉老资源中需要SSP补丁的资源使用无效的投诉,特此再次对大家进行说明。
      关于老版本SSP因为论坛版本及多次区域名变动等原因,已经无法使用,因此相关事宜也多次作出过公告。
        版主和资源发布者们至今也在为了补档这部分资源东奔西走,虽然不少资源已经替换成了无须验证的资源,但是也有很多资源由于太老,连汉化人自己都没有了原来的汉化文件,所以无奈这些资源只能失效,并且取消掉购买设定。
      由于资源过老没有及时处理到的部分,大家可以使用论坛内举报功能来提醒版主对其处理。对9月到11月误买无法修复资源的会员可主动申请退节操,但需要截图购买记录作为获得补偿的证明。
        申请贴:奖励&补偿贴/资源连接失效
        此外,新版本SSP已经在测试及调试中,并且多数人已经成功验证,目前正在对少数无法使用的问题进行调试。因此,除了今后发布的新验证系统外,论坛框架更新前的验证游戏请大家不要下载,同时新版本也会考虑到这些问题作出一些备份措施。我们对对给部分会员造成麻烦表示歉意,同时也请各位汉化者与会员期待新的验证系统的正式公布!   感谢大家,同盟会努力为大家提供更好的服务,营造更好的氛围!   SS同盟管理组 2017.11.07

铃Beru

【文漫】文学领地
  • 内容数

    5,260
  • 加入

  • 最后访问

7 位关注者

关于铃Beru

  • 等级
    同盟会员

经济

  • 节操 61,316.80 J
  • 福缘 18 F
  1. emmm……还真是相当冲击性的史实?( 其实只要可爱也没问题吧?( 于是本能寺之变是因为信长玩火过头了嘛wwww
  2. Golden! 这两人打起来的情况……啊,说起来这个赖光是丑御前了吧,唔呣 其实咱觉得,这时候金时比起迎战,怕是会先跑去搬救兵w 毕竟这是麻麻啊!(
  3. 两章连更呢,真是久违了w 上一次看到更新的时候咱才刚刚凑齐一队600级主力,现在却开始苦恼110级到底该怎么办了……(抱头 唔呣,下一次就是黎姐对猫了么,双方都是超强的BB,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战斗呢
  4. 看到了相当不得了的老前辈复出呢w 咱来同盟的时候似乎恰巧错过了很多大事件,现在只能躲在墙角仰望大佬了w
  5.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选三题写作呢,真是欣慰~
  6. 是连下载都下载不了…… 不知道为什么……
  7. 不知道为什么下载不了呢…… 可以麻烦再发一次么?
  8. 那个诅咒,就是“陪在你身边”的意思哟…… 具体参考Alter的绊5台词~
  9. 咱觉得不错? 不过最终还是要看维多殿呢
  10. 哦哦,那个呀 姑且算是咱和维多殿的分歧…… 原本后日谈规则中的基本部件也有携带一些效果,但是维多殿的规则里把这些效果去掉了 咱和维多殿谈了一下,姑且把那些效果作为技能保留 嘛,因为是测试来着,不用想那么多啦~
  11. 这个就是自我发挥啦~ 当然需要给维多殿审核~
  12. 这个人物卡……技能不对 这个规则下的技能是【魔法1个+倾向技能1个+主要类型2个+次要类型1个】,总计5个 你这个只是把掠食异端的所有技能塞进去而已吧……
  13. 是的~部件的名字可以自己发挥的 不过呢,回忆/记忆碎片一开始只有两个哟 还有就是,最好名字是日式吧?毕竟剧本是《魔法少女小圆》w 不过《魔法纪录》里似乎出现了中国的魔法少女……唔呣,其实只是咱觉得这个名字有些……
  14. 卡做好了的话,就@咱一下吧w
  15.   藤丸立香是一个好人。   温柔、善良、坚强、勇敢、善解人意。   无论对谁,都会露出笑容,从不会去在意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天真嗜血的杀人鬼,她会不由分说地将她拥入怀中;   冷酷残忍的暴君,她会带着笑脸和她谈天说地;   性情恶劣的恶魔,她会兴高采烈地和他斗智斗勇;   冷血无情的刽子手,她会故作优雅的邀请他参加茶会……   啊啊,多么包容,多么仁慈,多么——   令人作呕。   *   “Alter酱~”   又是那种让人脊背发寒的昵称,贞德Alter强忍住胃里翻涌的呕吐感,回头冷冷的看着她。   “说过很多次了,不许用那种恶心的叫法称呼我,你想被串起来烤一下吗。”   “欸~明明听起来很可爱啊。”   还是那样嬉皮笑脸的做派,一看到那张脸,贞德Alter心脏就像是被攥住了一般难受。   “所以呢,有什么事?”贞德Alter双手环抱在胸前,背靠墙壁,金属的冰冷稍稍让大脑冷静了下来,“如果只是无聊找人聊天的话,我推荐那个没脑子的王妃,你们俩挺配的。”   “呜哇……Alter酱是真的毒舌呢……”   那张脸上的笑容依旧不改。   【真是,无可救药的愚蠢。】   “其实呢……今天想尝试一下新的战术呢,主力当然是Alter酱哟!”   虽然低下头摆出一副“拜托了”的样子,但是从中完全感觉不到诚意。   不过,也罢。   “哼,就当是饭后运动了,你就给我好好感激吧。”   【这样的话,也能稍微发泄一下了。】   *   “轰!”   炽热的烈焰笼罩了黑曜石魔偶,原本极耐高温的黑曜石在烈焰的灼烧下,却是连一点灰尘都没留下。   “哼……”   贞德Alrer发现,刚才的攻击比以前强了数倍。   “太棒了!果然孔明和南丁格尔和Alter酱是绝配呢!”   贞德Alter回头看向那个红衣服的女人……明明是狂战士却一点狂气都没有。   不,或者说,是将狂气也融入自身了么。   “杀菌完成,接下来的任务是?”   眼神对上了。   “……啧。”   贞德Alter不快的转过头。   刚才那一次对视,处于下风的是她。   “呜……所以我讨厌和这个人一组……”   小孩子外表的孔明低声碎碎念道,结果还是被贞德Alter狠狠地瞪了一下,直接躲到藤丸立香身后缩成一团。   “很好~接下来就是最后的魔力反应了呢。”大概是有感觉到几名从者之间微妙的气氛,藤丸立香适时插入了他们之间,“大家要提高注意哟,医生说那是和从者差不多程度的魔力呢。”   “哼,别拖我后腿。”   白了立香一眼,贞德Alter自顾自的向洞穴深处走去。   *   巨大的黑影完全笼罩了贞德Alter,后者咬紧牙关,用手中的旗帜硬扛住了这一击。   【该死!居然是守护者!】   这是从者也难以承受的重击,贞德Alter在这一击之下被迫单膝跪地,死死握着旗杆的双手崩出鲜血。   “Alter!“   藤丸立香见状,手背上的令咒亮起红光,伴随着其中一道令咒的消失,贞德Alter的体内涌出了大量的魔力。靠着令咒的力量,她成功扛住了守护者的攻击,甚至发动了反击。   “这是来自我由憎恨淬炼而成的灵魂的怒吼……”   足以将灵魂烧尽的烈焰自贞德Alter周身涌出,宛如怒吼着的魔龙一般扑向了巨大的守护者。   与此同时,孔明以及南丁格尔的援护也加持到了贞德Alter身上,这使得烈焰又壮大了数倍,直接将守护者完全吞没了。   “咆哮吧,我的愤怒(LaGrondementDuHaine)!”   宝具解放,这是将憎恶与怨恨转换为魔力并燃烧殆尽的宝具,直到最后一丝罪恶被燃尽为止,这火焰都不会停止。   战斗,至此落下帷幕。   *   “好危险!Alter酱没事吧?”   藤丸立香快步跑向贞德Alter。此时宝具的火焰尚未完全散去,但那能将守护者彻底湮灭的魔焰,却是微妙的避开了这位人类最后的御主。   “……哼。”   注意到这一点的贞德Alter,用力咬了一下下唇。   “啊啊……都怪我不小心……”   贞德Alter的身上难免留下了一下伤痕,藤丸立香将这归咎到了自己的指挥失误上,眼中满是懊悔与焦急。   她自然的牵起了贞德Alter的手,这让后者后背一阵发凉。   “灵子传送回去之后一起去医疗室吧!罗曼医生应该……”   “别碰我!”   贞德Alter用力将手从藤丸立香的手中抽出,她看着一脸茫然的御主,一直以来的感情终于被点燃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将被触碰过的手藏于胸前,银发的从者愤怒地大喊着。   “Alter……酱?”   搞不懂状况的藤丸立香向贞德Alter伸出手,却被后者像躲秽物似的躲开了。   “我说过别碰我了吧!”贞德Alter咬着牙,身体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为什么要这么纠缠不休!?明明无视就好,明明放在一边就好,明明像工具一样随意使用就好!”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温柔的对待我啊!”   贞德Alter是,那名圣女贞德的反转面,亦是本因不可能存在的存在。本来的贞德Alter,不过是由吉尔•德•雷那扭曲的愿望借由圣杯降生的,如梦幻泡影般虚无飘渺的存在。   复仇的魔女,被愤怒驱使着在世间上演没有结局的复仇剧,是应该被人们惧怕的,是应该被人们所厌恶的。   应该是这样才对。   魔女不停的诉说着自身的诅咒,藤丸立香的温柔,于她而言无疑是毒药,是能动摇她存在根基的猛毒。   “这样的话……这样的话!我就不是复仇的魔女了!” “不要连我存在的意义都夺走啊!”   她哭喊着,像一个柔弱的女孩子似的跪坐在地。   然后,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温暖包围了她。   “……对我来说,Alter酱可不是什么工具啊。”   藤丸立香跪在贞德Alter面前,轻轻抱住了她。   “不再是复仇的魔女,那就不再是吧。”   稍稍推开对方,人类最后的御主注视着自己从者耀眼的金色双眸,微笑着说道:“那么,能够请Alter酱作为‘我的Alter酱’,继续存在下去么?”   贞德Alter愣住了,那种被攥住心脏的感觉又一次出现,她吸了吸气,努力做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用不屑的语气回应道:   “是吗……你这人真是无可救药的贪婪呢,那么想被诅咒的话,那就直到掉进地狱为止都一直被诅咒吧!”   听到这句话,藤丸立香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   “那一位生病了。”   回去迦勒底的路上,就在藤丸立香像往常一样缠着贞德Alter的时候,远远地吊在后面的南丁格尔突然出声说道。   “……突然之间说什么啊。”   孔明一脸不耐烦的白了对方一眼,他可知道这个女人有多麻烦。   “是很严重的疾病,很可惜,似乎凭我的手段无法彻底根治。”   此话一出,一旁的孔明吓得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跳出来了。   这名恶鬼一般的天使,居然会承认自己有无法医治的病人?   无视孔明见了鬼似的表情,南丁格尔自言自语一般说道:“不过,只要御主还在的话,总有一天会治愈的吧。”   护士长的眼中,别扭的从者和直率的御主一如既往地互相打闹着。   真是和平的一天啊。 —————————— 姑且算是感情描写的联系……如有OOC的话还请诸位谅解(鞠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