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子之半

【会员】精英会员
  • 内容数

    1,564
  • 加入

  • 最后访问

3 位关注者

关于子之半

  • 等级
    同盟会员

经济

  • 节操 28,328.95 J
  • 福缘 0 F
  • 节操值 0.00 节操值

最近资料访问用户

646 次访问
  1. 其实很久之前有一个《都市脱出》感觉也不错,
  2. 如果你够正确理解“不影响”的定义的话,就是。 不管对方是不是受虐癖,以对方精神痛苦的就是,不管是S方,还是M方,只要存在这种主观意愿,就属于有问题。 同性恋的状态其实大致上可以按照你这么说,其实就算是天生同性恋也是可以纠正(这里用纠正而不用治疗)的,就像是左撇子训练只有也能使用右手一样,但难度高很多。有些时候,反正是后天性的问题比较无解。比如经常归入同性恋的“性别认知错误”,一般已经到达发病等级的往往这种心态从小开始累积了多年,拒绝治疗心态极高,而未到入病等级时候隐蔽度又很高,往往很无解。
  3. 我举个实例好,当然,我自己治疗的对象是有保密义务,我是不会用我的患者举例,我只以一些公开的事例作为例子。 在十多年前,凤凰周刊上就一篇同性恋的报告,报告上提及了几名同性恋自述。其中一个是一个护士,她说自己在一次手术当中,看到对方的乳房突然间心动了一下,就怀疑自己是不是同性恋,结果自己越是怀疑,就越忍不住盯着女性的乳房,想去摸想去……最后发展成了同性恋。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强迫性思维所造成的非变异性同性恋,即使你不是专业的也可以看出,这是因为同性恋意识行为“入侵”大脑,导致大脑过份紧张,而实际上做成了一种我很想摸女性乳房的自我暗示。最终导致了自我思维承受的崩塌而发展。但很可惜的是,因为这名护士虽然做护士,但对心理知识少,不知道强迫性思维以及同性恋思维可纠正性,任由发展而走上这种的道理。而事实上就是成了那样的结果,依旧是不会去纠正,这才是同性恋正名的问题所在。 至于心理创伤而造成的同性恋,我就举个简单例子,一个女的被男的强暴,以后就不敢接触男性。而其他创伤呢?我不能说,我只能这么说,有些创伤理由你绝对想不到,但就是会造成同性恋。 对于你们这些非心理学系的人,觉得她们这样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而作为行内人士的人是很清楚。这种噩梦如果不去解决,将与是终身的阴影,持续的是无尽痛苦。 心理疾病是有许多特征,我在这里说清楚,心理疾病并不是生理病变。简单来说,心理有道过不去的砍,那是心理疾病,如果因为器质性病变,那就是“精神病”。心理疾病面向的是身体状况正常,而精神病面对的是精神系统出现问题的病人。在大陆很长时间是将两者混淆。 心理疾病其实有并与非病的诸多辨析,比如时间,持续长度,影响日常生活,这些对非行内人士来说,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此外,程度也是一样。你说的贫乳控也好,萝莉控也好,甚至SM也好,是不是病态,程度是一个重要参考因素。如果说一个人爱好贫乳,仅仅在二次元,那没有问题。但是如果现实也有影响,见到一个女性大胸就想吐,那必须要找医生;如果一个萝莉控仅在二次元开玩笑,那也没有问题。但如果看到一个小女孩有感觉,那就得看医生——在这里我补充一点,前面说过了,心里疾病是考虑时间因素,这必须是常态。如果是偶然,不排除是跟上面的护士一样,因为存在着萝莉控概念而偶发的行为,正确的对待方法是不要放在心上,不要去想,放松不当回事,这样就可以避免继续发展。 至于SM,我明确告诉你,SM是有界限的,必须是以娱乐为主,如果出现折磨现象,也就是让一方感觉到精神痛苦,那就是变态行为。本子里的SM全属于病态行为——最起码我没看到正常的,因为我本身不好这口,所以没怎么找。 至于同性恋,如果你只是本着两性间玩玩而已并且过后就能恢复为正常,那么恭喜你,你这么做不会是属于病态,因为你能自己控制这种心态异常行为。但是,大多数已经被划入同性恋的人是属于无法自已的状态。 至于主流,为什么不把同性恋划分入病。你要看到,谁掌握了媒体,谁更愿意去说同性恋。像我,如果不是有人提起,我会聊这个话题吗?所谓主流不见得是真正的主流,只是愿意谈这个话题的人。而且,反对同性恋的人有时候也会被扣加害者的帽子,更何况要把同性恋说成是病,很容易遭到攻击。如果你真要问所有人,在不用担心别人骚扰的情况下,你觉得那个是真的主流吗?
  4. 其实平权不是简简单单权利那么简单,绝对不只是两个男人,两个女人之间的事。 如果说,只是两个男人,两个女人,或者多个自己在一边搞,我想许多人可以装着不见。 但要是合法化,那涉及到的问题就很多了。 他涉及到社会道德伦理,甚至长远一点考虑,是属于影响到人类未来存亡的问题。 绝不是个人的问题。
  5. 小说因为CP引发战争还真不少。尤其抢CP的——专指同人
  6. 其实我之前还被警告过一次,封了7天。 作为业余心里咨询师,这方面我还是得说实话。同性恋其实是属于心里异常一类,可以治疗。从2004年还是05年接触到第一个案例,我自己也治疗过几个。不过最初他们都不是因为同性恋而找我,而是因为其它,比如抑郁,焦虑,压力过大。在找更深层次原因时候才发现更多问题告诉我的,而完全跨越障碍的其实一个表象是,能正常接触女性,脱离同性恋行为。做不到,就表明他们的心理障碍仍然存在。 而事实上基本不会有同性恋的人会去做心理治疗,一方面他们害怕承认自己心理有问题。在另外一方面,别看网上同性恋支持论很多,事实上同性恋无论在伦理上,还是在各方面都被打压,这些人很容易有自卑感。更不用说,有些同性恋本身就是心理创伤的结果。 自卑的人有时候会因为逃避表现得更强势,有些时候会显示成受害者。这些人反应会比较激烈。 而对于平稳系以及认清现实系,大多不会发言,属于比较隐性。这些人大多不是因为心理创伤,而是因为强迫性思维或者文化因素等其它原因,同样不会主动寻找治疗。 此外,有些人就是基于自由主义人权去攻击反对者。
  7. 其他地方都是死后去天堂,中国的都是活着成仙,完全不一样。
  8. 西部剧中的环境还是很荒凉的,至少氛围比较肃杀。
  9. 其实嘛,我觉得美国更注重个人英雄主义,而且,当初美国的开拓也是从各种不毛之地开始。对他们而言,塑造一个末日西部更符合他们的习惯
  10. 是啊,现在是2018年,不是1951,早就不是西方那一套至上的年代了,更不是自由主义为所欲为的年代。 理论?理论啥的有啥意义,事实才是重要。理论说得再好,具体每个人执行就不一样。 自由民主选举还不是基于“每个人都能选出理性选择”,但实际上还不是挑衅一下就到处都搞民族主义,还理性。所谓民主选举不过是看谁能口才好,谁能挑动百姓,弱国就是大国的走狗的后台强度以及本国反外国干预。 各种所谓理论说得那么好实际根本上就是一派谎言,只不过以那些作为自豪的人害怕面对真实一切。 我个人反对平权是个人的原因,这跟同性恋作为病态直接关系。就像我接触过各种心理病人,我甚至治愈过其他心理医师都放弃过的重症,可不等于我会讨厌那种病。 人可不是只有个人性,还有社会性。同性恋平权不仅仅是对个人自身的损害,对社会本身也是一种损害。 我作为心理咨询师,我可以给出同性恋在心里问题上的异常,那么阁下能给出什么? 最终不就是所谓“人权”么?这不就是人权大过天?还是阁下能给出什么科学的答案?
  11. 这其实不能说是对少数派尊重,而更多是自由主义思想。在国内的人虽然说着人权,但许多人是不知道西方对人权的定义,你简单理解为就是“个人权利无限大”,而平权认为同性恋是个人权利,而归入“个人权利无限大”范畴。 事实上,你的发言其实也归结于权利作为入手。比如说,跨性别者进入他认为的性别这种主张就是归于个人的权利,而问题在于对方是不是接受呢?毕竟他是男的,男方就算被女方看了也相对也没问题,但女方可不接受男方偷窥。如果一个原本女的进入男的,男人可能也就看一看,没什么意见。一个原本是男的进入女厕,那女的是否会接受?所以,这是一种主张个人权利而忽视对方权利。 而身为心理咨询师的我是不同,我是从个人的健康入手,正如我前面所说的,同性恋大多都是因为心理问题所引起的,许多有在内心的心理问题需要治疗,如果一旦承认了同性恋,那么这些心理问题将没有办法得到治疗,而遗害终身。 另外,其实变性一类的并不能算是同性恋,是归入“性别认知错误”,因为本质上其实还是异性恋,只是他们不认可自身的性别。人的男女基因仅有一个染色体不同,也就是男女本身有许多是一致的。包括思维,任何人都有男性思维与女性思维,而这种思维是可以受后天影响的。有些幼儿园的厕所是男女公用的,为的就是在他们小的时候,让他们尽早认识到性别的差异,注意向自己的性别方向发展。如果一个在小的时候成长经历受到家庭及周边环境打击的影响,导致他们不愿意接受自己的性别,这就产生了“性别认识错误”。同样,这种思维其实是可以纠正的。
  12. 血腥这方面的本能反应是因为血这东西在我们脑海中的反应是属于:危险,要逃离,要救助等的意思,如果一些人的反应比较强烈,就会产生晕血。但是这种东西在本能上也是有着可以跨越的,因为就算种族间的战斗也会流血,所以常接触更容易接受,因为本身就存在能接受的空间。而同性恋就不同的,这是属于更深层次的本能抗拒,而且不存在例外的因子,所以接受难度是不同的。 当然,按照你所说的,爱屋及乌的这种也是一定影响的。不过更重要的其实是文化。 在中国,古代有这么一句话:“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也就是说,在中国人当中,同性间的友情是可以高于爱情,因此即使是刘关张三人一个被子睡也没人说同性恋,而西方的则大谈同性间越轨。正是因为存在这样的概念,所以当男性关系好了,他就会自己怀疑是不是爱情。而同性爱情这种东西是本能极度压抑的,压抑的东西并不会消失而脑海中暗中活跃,就像是有些东西我们越想不去想就总是在脑海中浮现一样,导致越紧张思维的越缠绕不去。反倒这种东西在中国一直没有,这是因为男性关系再好,大家都会认为,那不就是朋友吗?
  13. 其实绝大部分同性恋都属于心理的病态行为,是有病因且可以治疗的,而且很多是应该治疗。所谓平权恰恰会让觉得不治疗是正确而这些人失去治疗的机会,并且会让许多原本不会到达这一步的人也被拖下水。看似在关爱,实际上则是一种推动病态发展的行为。 正确做法就像对残疾人那样,对待方法是可以治疗尽量治疗,尽可能让他们过得跟正常人一样,无法治疗的给予关爱,而不是对他们说“残疾有理,应该残疾,支持他们残疾” 其次,心理行为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事实上在心理治疗中最主要的一环就是转变对方对自己的认知。也就是说,其实人是并不清楚自己的心理,每个人对自己的认为都是印象中的自己,而不是真正的自己。心理治疗的推断是在于果与因的真正链接。 我前面说过了,网络中有许多BL方面的玩笑,许多网络上的人就爱开BL玩笑,什么屁眼交易,女装大佬等,再加上你有所谓平权思想,所以让你在这方面更能接受以意识压抑本能。然而意识压抑本能是无法完全做到的,真实的本能是无法压抑的,在你意识薄弱压抑不住的地方就会显露出来,比如说你上面说的各种接受不了的。其实这跟各种H口味都一样,比如血腥断肢,许多都无法接受,因为这些是本能上是排斥远离的。而有些人接触过过一段时间后反应就会没那么强烈甚至慢慢接受是一个道理。而且,每个人承受的方面不一样,比如我能接受兽交,但讨厌触手,因为我觉得兽交最起码是真实的动物,而不是那种异性怪兽,想想都可怕、而许多人表示触手很带感,但兽交就接受不了,因为兽交是真实的,一旦有真实感就无法接受。不同的思维方式会导致接收的方面不一样 最后一点,上面的接受其实还有一个重点,那就是二次元非真实。换个观点,就是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用句成语就叫叶公好龙,假如真真的摆在他们面前必须狗与触手选一个,我估计没几个会选触手的。像你这种,如果只是对别人,对网络上的东西接受那没有关系,不过我还是给你一个告诫,同性恋不属于正常行为,还是小心为好。我在网络上接受过好几个人的求助,这些人来自不同的群,没有交集。但都有人向他们施压,不断地跟他们说同性恋行为,然后引诱他们接受同性,让他们被同性恋思维缠绕,骚扰式强迫他们往这方面发展。这是让我彻底讨厌给同性恋权利的原因。
  14. 本人作为一个业余心理咨询师,也治疗过准同性恋患者——即受同性恋思维困扰无法自力摆脱的人。 也对同性恋有一定的研究。我先告诉你,那些所谓自然界同性恋占5%你可以当作是放屁。拿中国14亿人来说,5%就是7000万,就算是千分之五,也有700万,一样是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 其实本质上来说,生物的本能就是反对同性恋的。毕竟生物的延续就需要通过异性交配,同性相恋就意味着物种无法繁衍,那么种族就会走向灭亡。 现在的所谓同性恋其实大多数都是文化上心理上导致的,再加上西方自由主义泛滥做借口。具体研究我就不说了,可以写个几万字论文,只能给你结论,真正的同性恋非常的少。可以十万二十万之一计算,基本上是自然界的突然变异概率。 每个人的心理都有男性倾向以及女性倾向,这是很正常的,这不是个问题。比如说,一个男人性格倾向女性,思考倾向女性,这都是很正常。只要性别认同没有问题,那就是正常。 通常来说,男女对GL的认可度是一致的,也就是对男女对GL认可度差不多。西方有个调查,在西方的环境中,男女对GL(图片影片)的认可度都在50%左右,但是对BL的认可度,男性远远低于女性,超过80%以上的男性对BL有抗拒心,女性对BL的接受度也在50%左右 所以,像你这种对GL不接受,对BL接受的是属于“不正常的范畴”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具体情况需要具体分析,但是如果不影响日常生活,我觉得没有必要被人分析得那么清楚。如果按照现在的网络状况来做个推测,那应该是,你本人原本其实是属于非常不接受同性恋的人(以西方环境来说属于40%+的那群人),然而在网络上,很少会开GL玩笑,但BL玩笑很多。这些东西接触多了,抗性就高了。就像各种口味一样,都是越接越重口,所以你对BL起了耐性,但GL没有。
  15. 实际上就算要改到你老婆那里,你也没有办法,而且同样不是B站的锅。 再说,只改卡面不就好了吗?就算万一真改到你老婆,损害也比全改少很多啊。 至于什么时候说明,我也不在乎,因为早说是这样,晚说也一样。就算提早一个月,结果还不是一样。大家想不想要奶光,实际上不是基于强度吗? 至于补偿少,这个我就不说了。 ====================== 说个题外话,酒吞跟戈尔贡我其实改觉得没啥,反正一个平胸,一个球露少一些而已,我个人从来不认为露得多就一定好舔。其次,我本身就也对奶光的那对球看着不爽,然后在再想,除非对球大挫一下,否则真的难救——不过搓球的话,感觉骂声更高了。 此外,我也度武则天那个露法不爽,中系的,起码是肚兜吧,一条线算啥意思。
×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