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海王星的海星

【文漫】文学领地
  • 内容数

    485
  • 加入

  • 最后访问

2 位关注者

关于海王星的海星

经济

  • 羽毛 20.00 根
  • 节操值 6.00 节操值

最近资料访问用户

1,860 次访问

海王星的海星的成就

踏上征途【也许该考虑来点更大的贡献了】

踏上征途【也许该考虑来点更大的贡献了】 (3/9)

  • 赏金到手:今晚搓一顿
  • 处女作:这··这还是第一次啊!⁄(⁄ ⁄•⁄ω⁄•⁄ ⁄)⁄.
  • 门庭若市:大家在你的帖子下各抒己见~
  • 报社主编:我这发帖水平,都可以去当个小主编了~
  • 坛友的态度:坛友对你的内容进行表情评论了哟

最近徽章

4

社区解答

  1. 唔,说实话每看懂什么意思,桌游区的规定我也不太懂啊 但小说我这里可是大欢迎啊
  2. 我推荐《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和《霍格沃兹之血脉巫师》,正好我就看这三本且感觉都不错的
  3. 篇章6   慌不择路的一行人跑到门口,但一道巨大的身影落在了他们面前,溅起的灰尘让跑在前面的人不由得咳嗽,但紧接着眼前巨大的身影不禁让他们愣住,无数的复颜和那巨大的利齿在这一刻让他们陷入恐惧之中。   但怪物仿佛遇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只是伸着触手在空气中比划着什么,不断歪斜的身躯仿佛在观察着眼前的小东西。   但就像所有生命的通病一样,咬一口或许更容易理解,大概就是这么想着,怪物的利齿刺穿了站在最前面的人类,这一刻食物的概念被它所理解。   正当它打算将眼前的食物打包的时候,一连串的光束打在堵在门口的怪物复眼上,四散的紫色液体溅到陷入恐惧中的人们身上。   这时那些一时被震慑住的人们才从愣神中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向一边躲避,并扭头看向光束发射的地方。   一道红色的身影急速放大,庆生加速跑向面前的怪物,飞起来便是一脚踢向正用触脚不断摩擦着复眼位置的怪物,凹陷着的甲壳迸溅出恶心的汁水,虽然没有消灭掉,但至少让它不在阻挡着门口。   扭头看向躲避到一边的人,确认到他们没事后便转头继续对付怪物,庆生将拳套重新戴在手上,但却并没有急着充能,一拳击退扑来的怪物后便直冲而上。三下连续的出拳打在怪物的脸上。   其他人哪怕没有别人提醒也知道,现在小命要紧,便陆陆续续的通过这个敞开的大门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拳套哪怕不充能,也有着提升拳击力量的功效,接连的两拳直接打断了怪物的两颗利齿,在余光发现那些人都离开后,庆生便打开腰带上的手机,按下了【ENTER】   【EXCEED CHARGE】   光束顺着管道流向了拳套,眼前的怪物此时已如脱力般的趴在地上,随着拳套上黄色指示器的两下闪烁,庆生走向了眼前的怪物,复眼已经在刚刚被彻底锤烂,但却仿佛感觉到庆生正逐渐靠近了一样,这次轮到它恐惧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声是它最后的声音。   随着一连串急促的枪声响起,眼前的怪物终于停下了脚步,此时工具的支援也到了,蹭着机会这个民警立马换弹,紧接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传来。   正换弹观察周围的男人猛然发现,所有的原肠生物在这一刻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齐刷刷的朝向了声音的发来的地方,并迅速的扑了过去。   “怎么回事?”不同的原肠生物在这一刻因为一道声音都急忙赶向了那里,就连被道具重创的那头也挣扎着过去,一时间男人将注意力放在了事情的中心。   伤痕累累的道具默默的站在了一边,无神的双眼空洞的看向男人身后,仿佛在等待命令般的待在一边。   拳套打在了怪物体内,能量顺着拳套注入了怪物体内,只看见怪物的身体如同撑爆一般瞬间炸开,不等庆生收手,紧随而来的破风声从庆生背后传来。   察觉到来自身后的攻击,庆生下意识的转身防御,还没来得及看清袭击的敌人,巨大的撞击直接顶飞了庆生。   坚硬的金属铁板直接凹陷进去,庆生直接陷入了金属墙壁之中,但盔甲的防御很好的吸收了冲击力,庆生终于有机会看清敌人,而这时才发现,所有的原肠生物的目光都紧紧的盯着自己。   一丝违和感油然而生,以前也不是没有同时对付多只原肠生物的战斗,但这次它们好像在配合,原肠居然散开在附近,好像担心庆生跑掉一样包围住了他。   但哪怕懂得了配合,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也不过是徒劳,空出来的手再次按下了按钮,与此同时其中一只猛然扑向庆生。   【EXCEED CHARGE】   站在远处的男人默默地观察着眼前的情况。既不打算上去帮忙,也没有打算里面离开的意思,好像发现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一样,贪婪的目光仔细的盯着庆生的腰带和手上的装备。   “原来如此,是那么用的吗?”犀利的目光仔细的看着庆生手上的操作,又一个敌人消散在庆生的铁拳之下,唯有道具一直看着男人的身后。   正当男人琢磨着如何把眼前东西弄到手的时候,一道钻心般的疼痛从后腰传来,麻痹的感觉瞬间传达到身体周围,男人转着正逐渐僵硬的脖子,之前的少女正将一个尖锐的利齿刺入男人身体中。   “道具,给我干掉她。”男人沙哑的喊着,但少女仅仅只是将利齿更进一步推入,而男人所期盼的道具却一直没有出现,僵住的身体倒下,这时男人才发现道具已经浑身冒着青筋。   道具拿出了男人熟悉的东西,那是一个遥控器,用来控制道具脖子上的东西,而道具脖子上的镣铐其实里面正装着原肠生物的病毒,只要男人想要废除道具只需要按下那个按钮,但此时道具却主动按下了它。   “最后一只!”铁拳将最后一只不断躲避的怪物砸向天空,随着一声炸裂,最后一个敌人就此化为了灰烬,但不等庆生松一口气,一声熟悉的破体而出的声音传来,下意识的庆生以为少女变为了怪物,内心不由得担忧着转过头看去。   随着一声男人的惨叫和肉体被挤压破碎的声音,又一头原肠出现在少女面前,而这个距离的话庆生发现自己无法赶过去,但随即想到有一个道具可以救下那个少女。   【READY】   内心的焦急不由得让动作也急躁起来,就连拳套都被直接丢在一边便直接跑过去,在将芯片插入光标后,庆生便一跃而起,在空中完成了着装,顺便按下了【ENTER】   “谢谢你。”少女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不由得闭上眼睛,紧紧等待着属于自己的结局,而怪物好似懂了一般抬起它那巨大的利齿,但就在这一瞬间它的动作僵住了,察觉到异常的少女睁开双眼,发现一个红色的电钻正悬挂在空中指向它。   空中的庆生在锁定它后便一脚踢向它,红色的电钻瞬间化为了龙卷与庆生一同钻入了它体内,最后在另一边重新出现,就仿佛这样就尘埃落定了一样,庆生看向少女。   瘫坐在地上靠着钢柱的少女仔细的看着眼前的身影,而一旁的怪物十分应景的化为了白沙,在这一刻少女终于支撑不住的再一次的昏过去了。   现在这里已经除了一地的白沙什么都不剩了,之前的枪火已经让这个无人的仓库燃起了大火,或许在过不久这里也会化为一片灰烬吧,庆生默默的将少女抱起。   “好轻.....”庆生在抱起少女后第一时间便如此想到,而在仓库外,清晨的阳光透过缝隙照入其中,正好照亮了那银白的胸甲和少女那年幼的脸。
  4. 篇章5   “露娜!该换班吃晚饭了。”远处不真实的熟悉声音正呼唤着她。   我在干什么?少女如此想着从瞌睡中清醒,昏昏沉沉的大脑让她感觉有一丝难受,不禁让她踢翻了放在一边的鱼竿。   她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走向记忆中家的方向,只是如往常一样吃着晚饭,然后听姐姐们讲故事,然后在美美的睡上一觉。   少女这么想着,靠近了一片乌黑看不见深浅的河水,冰冷刺骨的雾气不禁让少女疲惫的身体感到一丝战栗,但对岸的她们模糊的身影正不断的挥着手,仿佛正催促着她赶紧过去。   这个河水的宽度对于她们而言,轻轻松松就能跳过去,正当她要跳起的时候,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出现。   少女第一次听见这恐怖的声音,就如同庞然大物的怒吼一样让人恐惧,原本冰冷刺骨的河水在这一刻竟沸腾起来,一阵狂风随着翅膀拍动的声音席卷向少女,少女难以睁开的的双眼勉强看见一道红色的巨大身影,但她的内心却出现了它的名字。   【恶龙】   少女从漫长的梦境中睁开双眼,但眼前的一切却是陌生的天花板,微弱的月光的照进了室内让一切还算能勉强看请,但不等少女放松,她便听见楼下有数个脚步声正走上楼,随之而来的便是那熟悉的上膛声。   少女猛然间想起了一切,家已经没了,熟悉的朋友都已被掠夺殆尽,而她还肩负着复仇的使命,一把抓过床头柜上的衣服,还不等她穿好衣服,一连串的子弹便透过门射入房间,最后便是一颗手雷被丢入其中。   伤势尚未恢复的她直接冲向窗户破窗而出。   坚硬的玻璃被直接撞碎,随着而来的便是爆炸的火焰喷涌而出,炙热的热浪推着少女向更远处进发。   安稳落地的少女转过头,猩红的双眼借着月光看见了那正趴在地上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人身上正散发着一种奇怪的氛围,但随着一系列的怒骂声不断靠近,少女也清楚此时没有时间去关那些事情。   对于这些紧追不舍的敌人,少女有一个好去处给他们。   在废弃仓库区,有一个特别的仓库,里面的地面好似被一股怪力破坏掉了一样,而那仓库立好像有一些十分特别的东西,那些东西吸引了数十个原肠生物居住在里面,而且它们似乎变的有些温顺,至少少女在误闯进去后并没有第一时间遭到攻击。   那里就像是还未引爆的油桶一样,而现在火星即将点燃它们。   按着记忆中的路线,少女再一次来到了眼前阴森的仓库,按往常来讲,少女是绝对不会靠近这个地方,但此时少女迫切的想要进入,但有时候事情总是会出差错。   一声枪响,一颗子弹。   少女的大腿被命中了,前进的步伐被拦下,虚弱感再次席卷了少女的精神。   “这可真让我好找啊,记得加钱、”男人拉了一下手上的猎枪的枪栓,一颗黄色的弹壳呈抛物线飞出,放射着月光最后落到地上。   没有镜子,也就不用担心反射的光线惊动猎物,在战斗中给予猎物致命一击。   “是是,没问题。”领头的队长献媚般笑着,然后一扭头便朝着后面的队友大喊。“还愣着干嘛。快上去逮住她。”   “你,通知其他小队,过来收网了。”在下达完命令后,这支队伍的领头人便跟着那位“民警”走向那个少女,而这时一个被锁扣铐住脖子的少女跟在那个男人身后。   趴在地上的少女的手指深深的插入土中,通过手指的疼痛来对抗着昏昏沉沉的睡眠感,积蓄力量一脚蹬在地面,最后的力量让她飞向了眼前的仓库,突如其来的发展让周围的所有人一时间都无法做些什么。   毕竟对方是受诅之子,他们并没有在事情发生后立马冲进去,而是将仓库围起来等待其他小队到来,在聚集了一波人员后,他们从各个方向闯入这个破旧的仓库。   男人举着猎枪走入仓库之中,显眼的地面裂痕处残留着细细的白沙,好奇心让男人蹲下来捻起一点沙子,晶莹剔透的白色颗粒如同盐一般。   而就在男人蹲下的时候,黑暗中一双猩红的双眼睁开,一阵突击带着破风声袭向男人身后,但一道黑影带着锁链声出现在男人背后,两个年幼的少女在这一刻碰撞。   但显而易见,身上带伤的少女无法抵御那个男人的“工具”,随着枪声响起,又一颗子弹打入了少女的肩膀,这次少女再也动不了。   力竭的少女瘫坐在石柱上,低垂着的双眼看着眼前走来的二人。   “.........对不起。”   “哈?!现在说对不起有用吗?”男人略带嘲讽的一脚踩在少女的脑袋上,轻鄙的看着她。   “我在对与我一样人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将她一同拉入这里。”少女仿佛用尽最后的力气般讲完最后的话语,最后只是愣神般的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切。   男人这时才好像发现什么一般,微微的抬起脑袋,利齿和那数对复眼正悬挂在钢筋上观察着地面上的一切。   数十种原肠生物仿佛在这一刻醒来,不知是谁发出第一道惨叫,杀戮在这一刻开始。   一只巨大的蜘蛛怪物落在了少女面前挡住了她眼前的一切,少女对于即将而来的死亡并不在意,只是可惜没能亲眼看着他们被扯碎,看着越来越近的怪物,少女渐渐的闭上了眼睛。   嗡嗡嗡   如同噪音般一样,夹杂着和肉体碎裂的声响,突如其来的异变让少女忍不住好奇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有着鲜红管道的黑色背影,微微转过来的脸上,如同恶魔般的牙齿上,巨大的黄色护目镜在黑暗中无比的明亮。   通过对讲机得知地点的庆生连忙赶来,在看到这熟悉的仓库后,庆生不由得一愣。   正打算偷偷找个地方潜入的庆生,在听见仓库的惨叫和激烈的枪械开火声后,便立马变身闯进去,而映入眼帘的便是如同人间地狱般的杀戮。   但此刻庆生只想着一件事情,那便是找到那个少女,所幸在危急时刻,庆生赶到了。   确认到少女安全后,便打算直接带着少女离开,只是庆生在看到眼前的状况后还是楞了一会,一边倒的局势让无数人死去,想要逃跑,退路却被怪物堵住,这一刻一个想法出现在庆生脑海中。   要救吗?   他们不过是一群人渣,你真的要花功夫去救那些与你毫不相干的人吗?   熟悉的记忆如同触发了什么机制一样突兀的冒出,眼前有着一个陌生的青年正仔细的看着我,好像在回答如今我的疑问一样。   “要帮!我会去帮助那些受到危险的人,如果他们有罪,那么至少交给法律来审判。”   真傻呢,但算了,加我一个吧,我如此想着当,与此同时我想起了他的末路。   “真傻呢.....”庆生呢喃着,手上已经取下拳套并换上了手机爆破枪,深呼吸舒畅一下发堵的内心,按下按钮。   【BLASTER MODE】
  5. 晚上吃粗粮比较抗饿,可以试试水煮土豆,捞出来后蘸着辣椒粉吃
  6. 我的话,大概就是写同人吧,按自己的兴趣写给自己看,属实是自娱自乐乐
  7. 原来是乳膠衣,难怪怎么觉得味道不对
  8. 篇章4   “所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你才能把客厅给拆了。”广志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客厅不由的捂住了胃,原本记忆中整洁的客厅已经不复存在,木头碎屑夹杂着石块和玻璃四散在各处。   而正在客厅进行打扫的庆生将扫把发在了一边,皱起眉头挺起僵硬的腰部,扭了扭骨头发出噼啪的声响。   “那孩子怎么样了?”对于他的问题庆生并不打算回答,而是询问起少女的情况。   “状况很不错,伤口也没有发炎,只是,那孩子真的中弹了吗?伤口里我并没有找到子弹,而且那孩子,你知道她是受诅之子吧。”广志将消毒好的工具重新放在了医疗险中,然后伸手摸出一包烟。   “喂,不要在室内抽烟。”看到他的行为庆生立马劝阻,下意识的厌恶着香烟的味道。   “啊,抱歉,习惯了,我来帮忙吧。”广志拿烟的手一顿,苦笑了一下解释着,便将香烟重新放入衣服中。   原本杂乱的客厅被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庆生和广志来到了室外,残破的墓碑略微能看清原本的字样,庆生不由得扭头看向二楼寝室的窗户。   “你真的想好了吗?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捡过来的,我建议你最好还是不要扯上关系比较好。”广志呼出一团烟雾,手上夹着的香烟灰不由得落下,但凝重的眼神充满了担忧的神情。   “为什么,你表现的好像知道很多的样子。”庆生歪过头看着广志,平淡的声音仿佛没有感情一样冷淡。   广志夹着香烟的手不由得僵住,香烟的火星划着圈落在了地上,广志想要弯腰捡起,但却又停住了身姿,最后作罢般的重新站直身姿,重新拿出一根烟点上。   两者之间并没有说什么,仅仅只是站在这里,而在远方的地平线上一点晨光出现,看着广志沉默的抽着烟,庆生终于还是没了耐心转身准备离开,而就在这时广志开口解释着。   “过去的我是一个,混蛋。做着追捕和拐卖受阻之子的工作,虽然因为我太弱了,而让我的工作变成去照顾和治疗那些被抓来的孩子。但是。”广志看着眼前的墓碑,不由得顿了一下,仿佛在回忆着什么事情。   “但是,我无法原谅自己,我抛弃了那些孩子独自逃跑了。这也是没办法的吧,我实在是太弱小了,没有力量。如果不是老爷子的话。或许我已经死了。”广志将手上的香烟掐灭,重新看向站在一旁的庆生,眼中透露出悲伤的神情。   “所以,请你不要跟她牵扯上关系了,看伤口我就明白了,所以....”广志话还没说完,二楼的玻璃便成了碎片,扭曲的窗框落到后院,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枪声。   “危险!”广志一边喊着一边将我扑倒在地。随后又是一声爆炸声,二楼的寝室彻底的成为了废墟。   随着一连串的脚步声跑远的声音,陌生的袭击者一边叫喊着快追一边迅速的离开了这里,趴在地上的我们此刻才重新站起来。   “你看吧,绝对不要扯上关系,等等,你要去哪里?”广志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后发现庆生径直走入屋内,不由得跟上去。   庆生沿着杂乱的前台走上二楼,原本放置那个少女的房间外散落着无数的黄铜弹壳,原本的木门只剩下框架,而室内,一个大洞出现在原来的窗户那,大洞外的地平线上太阳已经露出了一部分。   一点反光引起了庆生的注意,那里存放着的少女的衣物不见了踪影,一个熟悉的发带正放在上面,要不是太阳的光线一闪而逝,庆生都不会注意到那个熟悉的东西。   樱桃发带,掉漆着地方露出银色的外壳,这个发带庆生不知道为何会在这里,但有一点庆生决定了。   “这件事,我要管了”看着爬上来的广志,庆生面无表情的述说着,唯有双手紧紧的握住。   “你确定要去吗?”广志看着骑上小摩托的庆生不由得再次询问到,庆生仅仅只是戴上头盔后回头比了一个大拇指后,便驱车消失在广志眼前。   而广志看着庆生的背影,拿出了一部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是,是,找到了,确实是他,【未知科技拥有者】,明白了,我会继续观察的。”将手机挂了之后放回了衣服内。“请原谅我,庆生,你手上的东西将会是我们人类新的希望。”   庆生先来到了以前送衣服的地方,就如想的一样,这里十分的破败,荒无人烟的气息不可能是那些受诅之子居住的地方,所以她们究竟会在哪里?   爬到屋顶的庆生看向周围破败的环建筑,四周的环境毫无人烟的,这里碰头明显是因为这附近没有人,所以受诅之子能很方便的躲开人类的视线隐藏起来,但对于庆生而言,这让他也难以确认她们驻地的位置。   看着手上的樱桃发带,庆生猛然想起那次遇到发带主人的时候,那时也差点撞到广志,而少女跑的方位的反方向的话,按着记忆中的街道开始出发,一个又一个的排查着空房子,空建筑,而最后就像庆生想的一样,他找到了少女们的驻地。   充满弹孔的墙壁,鲜血和几个倒在地上不知生息的少女,这便是庆生找到时所看见的一切。   好像是因为感觉到周围有人过来,其中一个少女咳出了堵在喉咙里的血块,勉强睁开的双眼看着我,而我还记得这个孩子。   “大哥哥,请救...救...露娜。”还不等庆生将她抱起,她便睁着眼睛彻底失去生息,微弱的心跳彻底的停下了。   “露娜,这时你的名字吗?......对不起,我没能救你。”庆生缓缓的合上少女的眼睛。   这时一阵脚步声从后面传来,枪械的拉栓声从后面响起。   “没想到还真的蹲到了一条大鱼啊。”   “这多亏了大哥的聪明才智啊。”   算上身后这个拿枪指着我的人和那两个说话的人的话,一共三个人吗?   “也好,我也有话要问你们。”庆生毫不在意自己正被枪指着,耳中只有那些人嘈杂而无用的叫喊声,漆黑的粒子从附近浮现。   庆生在三人惊恐的神情中缓缓站起,无法理解情况的他们因对未知的恐惧而扣紧了手中枪械的扳机,但子弹在触碰到漆黑的粒子后便散成了白色的沙子。   猩红如巨龙般的瞳孔中倒映着三人恐惧的面容。
  9. 篇章3   庆生带着疲惫的精神回到了洗衣店,随手将头盔放在了一边,但紧接着便看见柜台上那略显褶皱的拉炮,下意识的庆生将拉炮拿起来把玩了一会,但随即便看见室内的装饰不知何时变得具有节日的氛围。   “这老头子不是说电费很贵的吗?”庆生看着灯火通明的店面不由得吐槽,但很快庆生发现了一点不对劲,室内静悄悄的,就好像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一样。   “老头子?”庆生又喊了一声,但并没有人回应他,庆生轻手轻脚的走进客厅门边,仔细的听着周围的声音,但除了自己的心跳声外,周围十分的安静。   庆生将客厅门拉开,忍受着即将而来的恶作剧,但却并没有等来,而是看见趴倒在地面上的老头子,手上还紧紧裹着一卷彩带。   老头子死了,就这样在准备为我过生日的时候倒在了地上,但今天其实并不是我的生日,今天不过刚好捡到我一年了而已,说实话我其实并不理解他,明明我们不过是一对暂时间互相帮助的陌生人而已,但他却一直关注着我。   在这里,没人会为这位老头办一个简单的葬礼,所以我只能将他埋在后院之中,用简单的木板搭建一个墓碑放在着,而准备刻字的时候才意识到,我至今都没问过他的名字,就这样“老头子”、“老头子”的叫着。   从那一天开始,洗衣店再也没有开张。   从那一天开始,这个地方只剩下我一个人。   过去了多久我已经不知道了,我再次站在了墓碑前面,腐烂的木板上隐约还能看见刻着【老头子】的字眼,站在墓碑前的我不由得看向天空,天空反而从没晴过一样布满了乌云,而此刻我才意识到我自己似乎毫无主见,无论是自己继续经营店面还是换个地方继续流浪都无法搞清楚。   “喂,小哥,老头子还在吗,还有为什么店面没开张啊。”几天前见过的青年再一次的出现,只不过当它走进来看见那简单的墓碑后便都明白了。   “老头子多久前走的?”青年忍不住情绪难堪的问道,庆生就像不了解老头子一样不了解眼前的人,仅仅不过有着几面之缘而已,但有一点现在可以确定,他应该跟老头子很要好吧。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青年时不时就过来带着食物和生活用品串门,而没有想法的我就这样呆在洗衣店中看着天空,时间就这样静悄悄的流逝,直到有一天,青年问道。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毕竟你好歹是老人的后人,我希望能报恩。”青年一脸严肃的看着庆生,但此时庆生都不知道为何而活,过去的一年中他已经见惯了这个世界的绝望,此时他最后的念想也早已不在。   “是吗,我明白了,那么这个你收好,如果有困难就打电话给我。”青年留下了一部手机后便起身离开。   青年不得不离开,因为这里已经不再安全,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都重新席卷了这片边缘区,就像我刚刚被老头捡到时那天一样,乌云开始下起了暴雨。   倾盆的大雨拍打在地面上,毫无人烟的建筑仿佛末世一般寂静,庆生不由得看向天空,或许有一天这里也会消失吧。   如同炸雷般声响从远处传来,曾经的庆生听过这个声音,这是枪声,哪怕大雨也无法阻隔这个噪音,说明事发地离这里不远,为此庆生不由得升起一股烦躁感,随后又是几道枪声传来,而这彻底的触动了庆生为数不多的愤怒。   庆生拿起雨伞便朝着那令他厌烦的源头前进,不一会便来一处令他熟悉的地方,远处的熟悉的小巷中跑出了一个陌生的少女,她捂着正不断流血的肩膀跑着,最好一声枪响命中了她的腿部。   少女摔倒在积水中,三个男人从小巷之中走出,他们正彼此轻松欢笑着走向正不断挣扎的少女,庆生灵敏的耳朵听见了他们的话语,他们的对话让我想起一个团体的存在。   他们是专门捕捉受阻之子为民警提供道具的存在,而眼前的这个少女在反抗中干掉了他们的几个同伴,现在的他们将解决掉眼前不受控制的因素。   要管吗?庆生不由得问着自己,以往的生活让他不想多管闲事,但这时的犹豫,却惊动了他们中的一个人,突兀的雨伞被他们中的一个人发现。   “是谁?”随着问题而来的是两声枪响,崩裂的石块落在了我的脚边,急忙躲在墙角背后的我听着那边杂乱而来的脚声,默默地掏出了银色的腰带。   随着一阵猩红的光芒闪过,庆生走出了拐角,接连的子弹被胸甲弹开,巨大的黄色护目镜在昏暗的环境中亮起,目镜下如恶魔般的利齿仿佛在嘲笑他们徒劳的举动一般,庆生仅仅只是无言的走过去,无法理解眼前情况的他们,徒劳着打光了手中的子弹。   终于对未知的恐惧在此时笼罩了他们让他们萌生了逃跑的念头,不一会儿便急忙的离开了这里,这个过程中庆生一直思考着是否要解决他们,但最后庆生还是放弃了。   重新捡起雨伞的庆生走向倒在雨水中的少女,雨伞挡着了天上的雨水,脚下的水池已经被少女的鲜血染红,而少女的双眼在最后缓缓的闭上,唯有轻微起伏的胸口还表示她还活着。   庆生将少女捡回家中,满身的擦伤和两个弹孔,子弹嵌入肉中并未被打穿,庆生急忙将药柜里的绷带和消毒水为少女简单的包扎治疗,但子弹,庆生却没有工具取出,庆生不由得拿起手机思考着,最后还是拨通了那个电话。   庆生重新回到了客厅中,但少女却消失了,来自背后冷冽的视觉传来,庆生向前一个翻滚,但对于受阻之子却是那么的无力,猩红的双眼一闪而过,来自腹部的重击不禁让庆生喉咙一甜。   富有年代感的木桌被我砸碎,来自前后的痛觉刺激着庆生的神经,但庆生知道现在还不能停下,翻滚着躲开下一道踢击,偷袭者身上仅有的染血的绷带与她的双眼一样猩红,她那如同野兽般的双眼死死的盯住了庆生。   随后便是她的一记回旋踢,无法变身的我急忙抬起双手抵御着接下来的攻击,但在她踢到庆生的下一刻,如同音爆一样的漆黑粒子从庆生的双手中迸发,将周围的一切席卷。
  10. 最可怕的便是,当你衰老的时候找到了适宜的星球,而当你发送消失给地球时才发现,这个宇宙你已是最后一个活着的人类。
  11. 篇章2   “递出袋子,收回空袋子,递出袋子,收回空袋子”庆生一脸无聊的将手上的空袋子如陀螺一样在双手中旋转,背后靠着停靠在阴影中的小摩托上看着眼前的平坦的草地。   在派送了几家后时间也来到了太阳最热的时间,在吃过外带的自制三明治后,饱腹感不禁让庆生打了个哈欠,因为只靠中午的那点吃的根本就吃不饱,而老头子也在吃的消费方面管的比较严,为此庆生只好自己偷偷做点三明治藏在摩托中。   犯困的眼皮直打架,庆生不由得挺起身子重重打了一个哈欠,眼泪被挤出,转动着身体打算前往下一家,而这时眼尖的庆生不由得看见草地对面的街道上,一个粗犷的男人正带着一个小女孩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街上。   “民警吗?只不过为什么会来这里?”庆生在来到这个世界后也大致了解了一些有关这个世界的事情,只是对于庆生而已,最让他感兴趣的是那些被【诅咒】的【不详】,受诅之子。   而就在庆生将注意力放在少女身上时,少女好像感应到什么一样扭头看向庆生,视线好像在那一刻对视了,而庆生立刻扭头看向摩托车上预先设好的闹钟,此时它正提醒着休息时间结束了。   “你在那干什么!还不赶快跟上。”走在前面的男人发现了身后受诅之子情况,此时她正站在原地看向草地,语言不善叫喊着,随即顺着方向看去看见了正收拾东西准备继续工作的庆生。   “啧,不过一个普通人,你给我快跟上来。”男人不由得咋舌,回头再次吼了一声后便直直的走向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少女看着男人的背影不禁握住了右臂,但随后便慢慢的跟上去,男人用手用力的拍在自己光滑的脑袋上,摸着光滑的脑袋露出十分别扭的表情,另一只手在口袋里摸索着,但最后还是将手从口袋中拿出来。   不一会儿,一大一小的身影来到了他们的目的地,一片白沙还残留在一片建筑废墟旁,崭新的破坏痕迹表明时间并没有过去很久。   男人走上前有特制的收容袋将白沙装进去一点保存好,并打开手机开始联络起下达此行目的的委托人。   与此同时,丝毫不知情况的庆生一如既往的送着洗好的衣服,在一次次感谢声中,麻木的前往下一家,按着记忆的路线熟练的下意识驾驶着摩托车,而此时庆生不由得回想起自己的过去。   虽然现在基本上衣食无忧,但机械般的生活还是让他原本躁动的内心无法安分,为此只能开始去思考些什么事情,而半年前,庆生开始思考起自己的过去,而就是这样,思考的越多,发现的问题越多,疑问也就越多,无法用【记忆】去解释的东西太多太多。   【我是因为什么而来到这个世界的?】   就像快进一样,【记忆】从电脑桌前跳到了那场雨中,毫无疑问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而那些无法想起的记忆肯定包含了自己身上的那些能力的秘密。   正在回想着事情的庆生眼前闪过一道身影,这时他下意识的按住刹车,随着一声刺耳的响声过后,小摩托最后才勉强刹住,而此刻庆生看到,一个漆黑的身影没入街道另一边,黄昏的太阳已然让街道变得昏暗。   “哇啊啊啊啊——”一声惨叫出现在我面前,这时我才发现倒在我面前的青年“你这家伙怎么开车的啊,混蛋。”   但此时我不打算跟他多费时间,开起摩托追向那道黑影去的方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刚刚那个应该一个孩子的身影才对,而刚刚那个速度,毫无疑问是受诅之子。   “废弃的仓库吗,这可真是一个绝佳的场地啊。”看着眼前昏暗的仓库,庆生将头盔放在了摩托的后视镜上,深呼一口气后便徒步走进了昏暗的仓库之中。   少女的哭声正回荡在这个仓库之中,如恐怖片一样的场景让庆生不由得加快了心跳,银色的腰带在手上呈现,庆生终于看到了那个身影的真面目,破旧的衣服被她用蛮力撕开,条条裂痕之中甚至能看到里面的皮肤,头上凌乱的绑着皮筋。   少女双手抱着自己的身体跪坐在地上,牙关紧紧咬住仿佛在忍耐什么痛苦一样,而那双猩红的双眼正不断晃动着,青筋浮现在那面容姣好的脸上,而在她听到脚步声后便狰狞的转过头看向隐藏在黑暗中的庆生。   “救,救救。”少女勉强张开牙关吐出几个字,但回应她的是。   【STANDING BY】   如同虫茧一样,怪物破壳而出,现在残存在面前的不过是一只原肠而已。   “HENSHIN(变身)”   【COMPLETE】   猩红的光芒照亮了这个大厅,如同信号一样,怪物凭借着本能冲上前,锋利的利爪横扫过眼前的一切,剧烈的碰撞散发出一道亮丽的火花,锋利的利爪停在了臂甲之上,漆黑的粒子附着在手臂之上。   我也不明白这些粒子究竟是什么,但有一点很明确,他会在我无法抵挡的攻击面前出现,无法抵达虽然也不过是我的推测,但至少现在也不是去想这些的时候。   顺着力道腾空,横扫的攻击让我借力退开,在半空中,手上已经拿住了手机。   【BLASTER MODE】   顺势着地后,抬起手便快速的射击将飞来的蛛丝击落,攻势瞬间打在了怪物的头部,炸裂了的紫色血液四溅覆盖在了怪物的复眼上,与此同时庆生也加快速度拉近距离一跃而起。   【READY】   抬起的双脚抵达仓库屋顶,巨大弹跳力让我在短时间内倒立半蹲在了屋顶,抬头看向地面的怪物,握紧右手的拳头,左手按下【ENTER】   【EXCEED CHARGE】   随着声音响起,巨大冲击从天而降。   “结束了”   嗡嗡嗡的噪音传递到地面上,巨大的裂痕随着炸响夹带着碎石出现,漆黑的粒子仿佛在展示最后的仁慈一般将尸体化为了白沙,捡起白沙中的樱桃发呆,虽然已经有些破旧掉漆,但可以看见原主人十分的珍视它。   这样的场景已经在过去的日子里出现了许多遍了,从一开始的犹豫,不知不觉变成现在的冷漠,再一次的骑上摩托车离开,因为剩下的货还需要要送,不过有一个我打算保留到最后。   “大哥哥,你见到过姐姐在那里吗?”几个年幼的少女凑在一起,似乎有些怕生的看着我,我默默的将手上洗好的衣服递给她们,勉强撑起一个笑容,在接过空袋子后立马离开,发带已经放入了衣袋之中,毕竟最后也许再也不会再见到了。   带着疲惫的精神骑车回到了洗衣店,洗衣店的客厅灯火通明。   “这老头子不是说电费很贵的吗?”庆生看着灯火通明的店面不由得吐槽,随着大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只有在过节才会看见的彩带,被装饰好的客厅门半开着,门口的柜台上,一个略微褶皱的拉炮被发在上面。   “老头子?”但室内仿佛静悄悄一般,呼喊的话语没有回应,这时庆生急了,跑向客厅将门急忙拉开,映入眼帘的是倒在地上的老头子,仿佛睡着了一样静静的躺在地上,紧闭着双眼的面容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
×
  • 新建...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