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 公告

    • 苍云静岳

      关于“过期ssp”导致论坛旧资源使用无效的补偿公告   2017年11月06日

      由于近期再次出现了投诉老资源中需要SSP补丁的资源使用无效的投诉,特此再次对大家进行说明。
      关于老版本SSP因为论坛版本及多次区域名变动等原因,已经无法使用,因此相关事宜也多次作出过公告。
        版主和资源发布者们至今也在为了补档这部分资源东奔西走,虽然不少资源已经替换成了无须验证的资源,但是也有很多资源由于太老,连汉化人自己都没有了原来的汉化文件,所以无奈这些资源只能失效,并且取消掉购买设定。
      由于资源过老没有及时处理到的部分,大家可以使用论坛内举报功能来提醒版主对其处理。对9月到11月误买无法修复资源的会员可主动申请退节操,但需要截图购买记录作为获得补偿的证明。
        申请贴:奖励&补偿贴/资源连接失效
        此外,新版本SSP已经在测试及调试中,并且多数人已经成功验证,目前正在对少数无法使用的问题进行调试。因此,除了今后发布的新验证系统外,论坛框架更新前的验证游戏请大家不要下载,同时新版本也会考虑到这些问题作出一些备份措施。我们对对给部分会员造成麻烦表示歉意,同时也请各位汉化者与会员期待新的验证系统的正式公布!   感谢大家,同盟会努力为大家提供更好的服务,营造更好的氛围!   SS同盟管理组 2017.11.07

fby1999

【会员】论坛长老
  • 内容数

    31,673
  • 加入

  • 最后访问

2 位关注者

关于fby1999

  • 等级
    中井晚期皮卡殿~

经济

  • 节操 49,410.50 J
  • 福缘 0 F
  1. 十年时间建立根基,然后就根据惯性而非光环了~~~
  2. 皮卡总喜欢草蛇灰线下,在人物最得意的时候给一击实锤~~~ 话说选项的时候,皮卡还是比较讲道理的。毕竟不是魔幻类,历史有其规律性呢~
  3. 运来运去,花谢花开吗~~~光环褪去自然要倒霉咯~~~也很符合历史的无常啊~
  4. 胡子真是温柔的人呢~~~相比起来,皮卡真是残忍呢~~~ 不过不管是谁~只要一场大败基本就判处死刑了呢~~~
  5. 本来是计划120年左右,12主角~~~每一个主角得到部分成功后,就会暴露出之前行事的缺陷~~~然后~~~
  6. 之前打算从350年开始,10~20年南北各一本,一本一主角啊~~~
  7. 在这里当然不会主角级了~但是属性是不会变的~~~陈卓青、贺相之前也是主角模板啊~
  8. 放到哪里都会有些特殊小剧情的~~~毕竟在player未进入的原设定里,是主角级的人物呢~~~
  9. 这样的人,外放到州县,很快就独当一面,羽翼丰满了233~~~如果接任禁卫,话说宋太祖的事~~~记忆尤新~~~
  10. 抱抱胡子君,难得不是孤单单一个选项呢~~~ 在木有静岳、狗狗等玩家加入时的原设定里,这个NPC就是内定的南朝天子那233~~~ 那么目前1A2C2D~~~你居然还木有头像~~~ 好像是Suilang文里的人物~记不得了~~~摇尾~~~
  11. 抱走狗狗~~~ 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孤即天下独夫,只为自己,只为秋吴。 真天子,君临天地,生死无惧,大道于我,也是浮云,除我之外,别无它存。万缕千丝与我何关,唯有万民,形同大海,可以载舟,亦可覆舟,唯有刚柔并济。 圣治在乎明刑褒廉,仁政在乎轻谣薄赋,方可为天下之范。 那么1个A2个C呢~~~举大家~
  12. 2A1B1C,北上汉中,再做决断 前情提要: 蜀中何续称王的消息传来,天下震动。秋静岳也厉兵秣马,趁这个突发大变的良机,准备向舒州发动进攻…… 第二十三章 鱼跃 鼓打三更,冷月如钩。在宵禁的严令下,舒州城的大街小巷,已是廖无人迹。只有成群结队巡逻兵卒的脚步声与街头巷尾的声声犬吠,幽幽地穿过高低参差的坊墙,反倒让幽深的街道显得更加静谧。 在城东北方的府衙中,立着一个二十来岁,高大魁梧的英武男子,他的神情凝重如冰,低声叹息,举头望天。漆黑的夜空中,洁白的雪花无声飘落,摇摆变幻,一如他此刻踟蹰的心情……进退维谷,举棋不定。 他正是舒州城的新主人鱼门雄。从昔日一个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淮上流民,到如今操持十万黎民生杀予夺大权的一郡之尊,无异于一步登天。 与之前挣扎求存的困顿处境有了天壤之别,鱼门雄并没有迷失在花天酒地,席丰履厚的优渥生活中,反而更加雄心勃勃,踌躇满志。 在去岁冬日,通过一番清洗剪除了镇中动荡之因的王弘新,终于开始将注意力转向了外围。舒州作为鄂岳东方的藩篱,地形险要,盛产稻米,进可攻退可守,当然是首当其冲的选择。 实际上,在王弘新父亲王坚成就任鄂岳节度使时,就已经开始阴蓄力量,苦心经营,试图将舒州纳入自己的版图。 舒州知府周宝臣虽然交游广泛,长袖善舞,但终是金榜出身,宽厚仁德有余,却对手下少了几分狠辣威慑,和军将士卒之间,更总觉得隐隐约约隔着一层。在王坚成十年如一日的经营筹划下,除了周宝臣身边的嫡军将佐与信重谋士,其余都或多或少遭到了渗透。 王弘新通过在边界的不断佯动,引起周宝臣的警觉,逼得舒州各县堡驻军疲于奔命。之后又威逼利诱,聚拢了方圆百里最大的五伙流民,令其在舒州境内制造事端,,将驻守府城的五千嫡军调离。最后派出小股精锐部队偃旗息鼓,昼伏夜出,在内应的配合下,抄小路直扑空虚的府城,里应外合,一举拿下。 十多年密谋铺就的道路上,一朝发动,立刻水到渠成,逼得周宝臣弃了基业家小,孤身一人狼狈出逃。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王弘新筹谋再盛,也有算计不到的地方,一番劳苦徒做嫁衣,被鱼门雄渔翁得利。 鱼门雄本是个家有良田百亩的小康地主,只是这世道军阀厮杀不休,百姓流离失所,却也经不住水旱灾害,赋税催逼,兵火交加,少年时便不得不举家外出逃荒,沦为庞大流民群体中的一员。 好在鱼门雄勇力过人,机敏伶俐,又仗义豁达,从不贪图小利,为人处世也不偏不倚,令人信服,很快便得到了一群人的实心拥护。 流民朝不保夕,生生死死,更替极快,随着新陈代谢,鱼门雄的势力也越来越大,最终选择在舒州府的潜山附近结寨筑堡。 乱世之中,不修甲备,无以自保,鱼门雄吸取了自己以前的血泪教训,按丁口、军功对流民分配田地,令老弱者勤作陇亩,对精壮者严加训练。 潜山寨初立时,不过区区数百人,周宝臣忙于庶务,很是不以为然,并没有花费精力剿灭这种司空见惯的山头,等到发现鱼门雄行事甚有章法,显出些崛起的苗头时,方才便觉不妙。 本想雷霆处之,却因要全力斡旋吴镇的战事而无暇分心,在应付过去向西扩张的秋静岳后,却发现鱼门雄已是今非昔比,不再是可以一把捏死的小虫子了。 按照周宝臣的行事,对于这种难以轻易动摇的大豪,向来以安抚招揽为先,只是被王弘新先行一步。 在王弘新看来,鱼门雄只是最大一股流民的头目,实在不值一提,仅存了利用驱使的心思。 这个想法,若放在三年前,可以说完全正确。只是三年过去,鱼门雄已是脱胎换骨,鱼龙变化,不可等闲视之了。 潜山寨立于鄂岳、江西、淮南三不管地带,最初也没有哪家节度前来拉丁收粮,前来投奔者却络绎不绝,人数越来越多。三年储蓄下来,囤积粮草足支两年,丁口一万有余,青壮近三千人,寨中之人尽可挽弓持槊,与人相斗,竟隐隐成了当地一霸。 更关键的是,鱼门雄的士卒尽是些自耕自食之民,闲时种田打粮,战时荷戟出征。正所谓有恒产者有恒心,这种保卫桑梓,守护家乡的兵卒,自然更加坚韧耐战,易于驱策。 鱼门雄又从中拣选出练得最好的六百个,免去赋税劳作,教训战阵,苦习武艺,每日不歇,以为心腹爪牙。 只是鱼门雄行事低调内敛,不露锋芒,王弘新以老眼光看人,一时忽略了过去。因此,王弘新在以重金收买,号召周遭的流民聚成一伙去舒州兴风作浪时,也对鱼门雄以流民视之,将其加了进去。只是剩下四伙加在一起,也不是潜山寨的对手,很快就被鱼门雄一一收服。 鱼门雄也竭尽全力与周宝臣的舒州亲军周旋,直到府城陷落,舒州兵军心大乱,才把握时机,一鼓而下,收降了三千兵马,周宝臣在百骑护卫下出逃淮南。 之后,鱼门雄以山寨本军和降兵将校为骨干,数日之内就将流民束武成兵,粗粗整训出近万兵士,又趁着鄂岳军立足未稳,反戈一击,在鄂岳主力到来前拿下了舒州府城。 靳州太守王弘正收到大功告成的消息后,领着五千鄂岳军作为先锋,兴致勃勃地前往舒州驻防,想要去抢夺功劳。 一意孤行的王弘正为追求行军速度,不顾大将甘百林的,特意没有携带太多粮草轻装行军。 不料,舒州已经再度易主,再几次徒劳无功的试探被鱼门雄依仗城墙壁垒轻而易举地挡住后,王弘正只得汹汹而来,怏怏而退。 王弘正耍了些小手段,妄图连夜退兵,但鱼门雄早有所料,抽出仅有的两百骑兵,沿途一路骚扰牵制,拖延退军速度,使敌军疲惫不堪,又留下流民青壮与潜山寨兵守城,率六百亲军与舒州降军追击,终在鄂岳先锋与前来救援的甘百林汇合前赶上,大破敌阵,俘获千人,连王弘正本人也被擒拿。 好在殿后的鄂岳大将甘百林久经沙场,一察觉情况不对,立刻稳扎稳打,方才及时稳住阵脚。又收拢了败军,反手迫降了不知所措的宿松县令,作为前沿阵地,以图后继。 甘百林一固守,鱼门雄也不敢硬拼。毕竟,他手中牌面太差,可堪大用的不过潜山本部,在舒州降兵中虽通过一场大胜初步建立了威信,但没来得及结以恩义,军心并未完全归附,无法放手施为。流民青壮更是只粗粗操练过一番,勉强算是上过战场,要是打打顺风仗倒也罢了,只是一旦受挫,到底能否起到作用,着实令人担忧。 王弘新赶到宿松县后,重整大军便想强攻舒州。只是舒州城经过周宝臣多年整治,城墙内用木材,外用夯土,辅以黄土、河沙、石灰,还用糯米汁浇筑粘合了包砖,城头上每隔百余步便修筑一座弩台,四角还架设了望楼,诸如角楼,瓮城,突门,壕沟,女墙,栅栏等防御工事也一应俱全,十分坚固。鱼门雄又将城中靠近城墙五丈内的的木房茅屋全部拆掉,留出一条机动通道,既防止火箭攒射,又便于守军调遣。 王弘新见到整座城池远远望去,活脱脱就是一个小襄阳,就明白了不能硬来。这种坚城,就算强行攻下也要元气大伤,说不定还会被秋静岳、郭禹煕之流趁机摘了桃子,于是强行压抑住了怒意与不甘,率先退军了。 既然暂时无法消灭敌人,那还是做朋友来得好,双方都是知机到了极点。王弘新率先遣使修好,并向天子上书,举荐鱼门雄为舒州留后,鱼门雄也流露出善意,放归了以王弘正为首的一干鄂岳军俘虏,连周宝臣的妻女家小也用快船送到了扬州。一时间,舒州左近各方相安无事。 鱼门雄似乎存着待价而沽的心思,并没有立刻对王弘新提出的价码作出回应。 果然,江西郭禹煕也飞速做出反应,洪州的条件更是优厚之极,可谓下了血本:如果鱼门雄想要留着舒州,则表以舒州留后;若愿来江西,可携部下兵马随行,并以江西节度副使的职务,出任任意一州郡的主官。 吴镇的礼物确实丰厚,各式各样的金珠财宝,鄂岳、江西加起来也远远不及,但却并非全然的那样如意。 “……奉吴候令,告知尔等,汝等若率部归附,必不吝赏赐,若敢顽抗,广陵十万军至,顷刻之间,化为齑粉,悔之晚矣!” 这封来自广陵书信上的冷硬文字,仿佛将鱼门雄的万丈雄心浇灭得无影无踪,让踌躇满志的鱼门雄如坠地狱。 夜凉如水,更深露重,犹豫不决的舒州新主人依旧在天井里徘徊,料峭的寒风吹过,他紧了紧身上的大氅,嘴角最终挂上一丝无奈的苦笑。 在这个福祸莫测乱世,不过区区三个月时间,惯于逆来顺受的百姓很容易就将那个治理舒州近二十年的太守抛之脑后,接受了新的统治者。 反正城头上大旗只是从“周”字换成了“鱼”字,其他生活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柴米油盐还是一样的价格,码头街市上的往来船只行人依旧穿梭不绝,醉生梦死的烟花柳巷与赌坊酒肆中仍显着几分畸形的繁荣。倒是欺行霸市的地痞流氓越来越少了,鱼肉乡间的土豪恶霸也被揪出来挨个杀头,新面孔的衙役捕快也不再吃拿卡要,横行霸道,给了舒州城的百姓几分不真实感。 只是今天太阳升起后,舒州的百姓惊恐地发现,舒州城外满是未化开积雪的黄绿原野上,是密密麻麻攒动的人头,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钢铁,放出刺眼的光泽,秋静岳的吴镇大军到了。 遥远的地平线上,一根根旗帜不断出现,鱼门雄站在城头,低声盘点着:“元从军,台武,吕胜,牛宾白,徐真洋……江水两岸的都来了,怕是有五万人,吴候这次果真是势在必得啊!”说着说着,鱼门雄居然微笑起来。 依常理而言,春日出兵,野无所掠,民夫难征,不能持久,就算获胜也会伤及元气。此举看似无谋,却打中了鱼门雄的命门,就算欺负他雄精兵不足,难以出城野战,只能坐困坚城。 秋静岳沿长江行军,士卒补给皆以舟船水运,不必征集太多民夫,深知舒州虚实的周宝臣也随军前来,城中都隐隐有些不稳。 就算战事迁延,久攻不下,秋静岳也能筑造夹城,长期围困。只要过上三四个月,就能坐食舒州新谷,早已立于不败之地,拖也拖死鱼门雄了,也不知道他怎么笑得出来。 鱼门雄的唯一生机,就是秋静岳外部有变。只是,汴宋节度使夏子平早就被李文优打怕了,连治所都从汴州迁到了宋州,怎么看也不敢再树强敌。徐泗观察使蒋新德兵微将寡,又受北面庄昶珽的压力,与秋静岳修好都来不及,更别去提扯后腿了。 浙东顾兴运倒是恶其余胥,很讨厌秋静岳,但秋静岳已在湖杭一代步下重兵防御,想必不会为鱼门雄火中取栗。能指望上的,反倒只有鄂岳王弘新与江西郭禹煕。 在秋静岳沿江逆流而上后,王弘新与郭禹煕立刻结蒂了同盟,组建了七万水陆联军。虽然数目超过了吴军,但鱼门雄并仍不看好,战斗力是一方面,事权不一更是兵法大忌,定然是固守有余进取不足。 鱼门雄又不可能让联军入驻舒州,做那开门揖盗之事。况且,就算鄂岳江西联军击退了秋静岳,又能如何呢?也不过是或败或降罢了。 鱼门雄摇了摇手,走下城头:“对下面说,舒州降了,稍做准备打开城门,迎他们入城。” 城门大开,鱼门雄身着便衣,身后随从手捧大印、名册等诸般器物,步行出迎,来到秋静岳面前翻身跪倒:“臣鱼门雄,拜见吴候千岁!” “鱼门雄?!很好,很好。”秋静岳见眼前跪拜这人雄杰英武,气度沉静,使人一见忘俗,不由心生喜意。 鱼门雄在前方引路,高大的背影看不到丁点的萧索落寞。秋静岳随之入城,待到吴军将舒州城牢牢控制住后,并没有其他军阀那样烧杀抢掠,让舒州百姓松了口气的同时,也让鱼门雄宽下心来。 在舒州完成布防后,秋静岳前往潜山寨。一路上所见所闻,简直让他产生了错觉,恍惚间,他仿佛觉得自己看到了那个招聚流亡,屯田修武的双叶县令。 等见到鱼门雄那次序井然,颇有章法的军寨时,秋静岳那股喜意却越来越淡,背后反倒开始不住地生出股股凉气。 那些老营倒也罢了,毕竟教训了三两年,早是动作敏捷,身手有力。只是这些拣选出的流民,虽然依旧面有菜色,但只区区整训了三个月,从将毫无章法,徒具蛮勇的青壮,练得队伍严整,号令严明,若是供应足米面粮肉,配齐了甲胄装束,就是比起吴镇的正规军,也不差分毫了。 等到发现鱼门雄厘清了豪强的荫户余田,将老弱伤残的士卒任为三老乡官,分置舒州各乡各村,又自己的军中士卒分授田宅,免除劳役,平日教训战阵,战时持戈出征,整治的一切秩序井然时,秋静岳心中的凉意达到了顶点。 “财均取强,力均取富,财力又均,则取多丁……”秋静岳心中暗自喃喃,顿时一阵恍惚,冰冷彻骨的寒意顿时化为蓬勃欲出的沸然杀机。 这杀机稍纵即逝,秋静岳立刻醒悟了过来,细细回味了一下自己刚刚失态的心境,不禁哑然失笑。 乱世之中,十六七岁就初露峥嵘,横行一方的多的是,不过一方豪强的模样。 捕捉良机,以弱胜强的事情也屡见不鲜,天下藩帅几乎都有过类似经历。 整治军旅,井井有条,就显出了名将的底子,也完全容纳得下,甚至对吴镇可谓如虎添翼。 只是,初见敕书不降,待到见了吴镇兵马精强,王郭联军集结,便自知身处绝境,难以抵抗,日后定是覆灭无疑,便毫不拖泥带水,立刻出城归降,虽不能说是远见卓识,却也有临机决断之能。 况且足食足兵的府兵之制,胸中如此沟壑,实让秋静岳不寒而栗,甚至生出了杀之以绝后患的心思。 秋静岳几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王者之道,口含天宪,以力显法,岂能重术轻道,本末倒置? 若是霸业蒸蒸日上,威加宇内,自然海纳百川,游刃有余,又何须猜忌区区一人? 倘使江河日下,日薄西山,那就方寸之间,人尽敌国,亲友也要倒戈相向,岂能强求其他? 若只想偏霸东南,自然是杀之后快。只是如今泱泱大局,正求齐桓晋文霸业乃至更进一步的时候,安能因猜忌剪除,阻绝天下豪杰归附之路?自然要悉心接纳,化为己用。 那么,如何安置就是一个问题了? 吴镇已经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现在空下来的州郡位置,不过舒州,泗州,常州三地。 舒州新得之地,又是对抗鄂岳、江西的前沿阵地,为了要屯驻大军,自然要新构架一套班子,是目前最紧要的事务。 泗州的主管因为在料民度田中办事不力,已经被秋静岳撤职,需要有能员接替,而且负责北部青徐战区的秋静岳也缺乏助力。 常州主将程岩战死金陵,应当新派一个军事主官,为下一步进攻浙东做准备。 或者就放入扬州禁军,留在身边仔细看顾,日后东征西讨也都随行伴驾。 如何安置鱼门雄: A. 舒州 B. 泗州 C. 常州 D. 扬州 迄今为止,吴越所有S级NPC已全部出现。(PS:每一个重要NPC出现都会有选择肢233~) @UCCU @天下第一管 @Drakedog @红色精英兵 @SuiLang @維多利加 @结局的续篇 @空空 @纯系小白 @我不是大少 @13312552 @13226793620 @凌羽雪心 @月见闪光 @el_001 @酱油无视掉 @萌宝箱 @jky940318 @灰色流星 @月下的孤狼 @秋叶、未尽 @十六夜柳 @梦幻 @天堂的猫 @斯普林菲尔德 @万里狂徒 @奥比希金 @神宿雨世 @linjinhai @苍云静岳 @YoYo子 @wangzhiche @nikubenkのten
  13. 抱走小艾利~~~上洛成就信长公霸业咩233~~~ 举起大红,还以为你忘了233~ 现在2A1B1C~~~拥抱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