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我从亚楠回来了

《贤者小姐想要变得温柔》番外及前传——洛夫莱斯的自白

推荐贴

史官阁下,您在听吗?

  已经开始了吗?好的……

  让我们从哪里开始呢?从一切的开端吧……不,当然不是人类起源,想听的话的话那还是去找帝国的帝皇吧。

  我要说的,是这场噩梦的开端。

  一、翻过去的一页

  那是好久以前了,大概是m19的事情了,人类治愈自己的家乡,海洋的呼啸重新回荡在泰拉,绿意重新回到了火星的面庞之上。

  我们重新与散落各地的殖民地取得了联系,导航者们的努力使得我们在以太之海中第一次能够找到自己的方向。

  那是最伟大的时代,理性与仁爱战胜了迷信与狭隘,宽容与平等取代了严苛与专制。人文的声音回荡在星海。

  我们的脚步遍及银河各处,亲切地接纳每一个新成员,有的是失去联系的旧日游子,有的则是倾倒与我们的激情与智慧,愿意加入到这个大家庭的异星文明——或许以您的话说,应当叫做“异形”。

  贸易的脚步迈向四海,从英仙到人马,我们的殖民地如同花朵盛开处处,我们的商品在各个角落都随处可见。

  但即使是人文主义的光芒下,也笼罩着化不开的阴影,

  那片黑暗的名字叫做灵族。

  二、灵族

  当我们第一次拿上铁制的武器时,他们就已经称霸银河了。

  因此当我们的殖民者到达目的地时,他们就在那里了。

  他们是一头盘踞在天堂中的巨兽……或许称为神明也不为过。

  我们的枪炮在那以前所向披靡,所以我们毫不意外的向他们开战了。

  当然可耻的失败了,

  我们的舰队被强大的灵能扯碎……他们那些强大的巫师们各个都更胜于我……

  我们终于开动了时间机器——科技的空前发达使得这个梦想头一次成为现实,试图回溯时间,改变一切。

  但那没有用,

  每一次我们的分析者——啊啊,在这些伟大的思维引擎面前,即使是秘法扩张者这样强大的存在都迟缓如同算盘般原始可爱——修正了过去,但未来却仍在他们的预见之中,我们常常付出了整支舰队的代价,却只能将他们逼退。

  终于,我们退却了,他们将我们赶回了偏远的角落……我们的梦想,征服星空的梦想第一次被击碎了。

  也正是这场战争,使我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三、早年

  在我出生之时,一道灵能尖啸就逼疯了我的父母……据说如此。

  啊,别在意,我不认识我的父母,在他们被送进疯人院,我即将被送进孤儿所的时候,一个人将我带走。

  那位先知,人机合一修会的主人,他的名字我不想说,也必将被人类遗忘。

  他带走了我,从一个疯狂的幻想到另一个。

  为什么?大概是他认为我是一个很棒的试验品,一个他所能找到,最接近那些大巫师们的实验素材。

  他疯狂的对我的脑组织进行解析,想从其中找到,战胜灵族的方法。

  当然,在此过程中,他对我的神经系统与身体进行了改造,试图让我更加的接近他构思中的“理想状态”。

  当然,这些改造算是很成功的,虽然以帝国的灵能分级来说,我确实没有一位α+应有的力量,但是我比旧夜中诞生的任何一位灵能者更加坚定,不易被腐化。

  在这样的前提下,他视我为杰作,向我传授人类所能掌握的一切科学,而我则视他为导师、先驱,我们的同盟与合作在千年的岁月里坚固无比,

  可能在一些问题上,我们确实具有不少分歧,

  比如他认为人类进化的最优解是升华为精密准确的机械,而我,则想要打破黄金与青铜的界限(注一),让整个种族共享无尽的生命与千万年积累的睿智。

  但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在为同一个目标而努力,

  在这个时间点,目标是摧毁那个傲慢古老的帝国。

  为此,我作为分析者的一员,在战争后期,直接参与了这场一边倒的战争……或许应该叫作被猎杀。

  在战后,作为使节团中唯一的灵能者,我察觉到了,灵族的堕落前兆。

  是的,最终提出灵族之陨计划的罪人不是先知,而是我。

  四、陨落

  啊……不,准确的说,这并不是多伟大的事情,狂妄与放纵早已深入灵族的骨髓。

  即使没有外力的干涉,在享乐主义中逐渐衰败也将是他们唯一的结局。

  我们做的不过是在他们滑下深渊前推了一把。

  我们的异族盟友们蛊惑了他们,让他们对至高天的秘密敞开了心扉,我们还派出了我们最精锐的铁人刺客,这些冰冷的杀戮机器忠实的履行着职责,清除掉了每一个鼓吹节制者和他们的追随者。

  我们预见到了,所有的分析者们都预见到了,灵族的毁灭。而人类,将在他们陨灭的天堂之上,建立我们自己的天堂。

  直到灵能者们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那一刻。

  五、灵能

  我原以为,至高天的堕落对人类的未来不会什么影响,

  也许在难以想象的遥远过去的某个时刻,亚空间平和而美丽,但当人类崛起的时候,至高天已经被毒害得无法恢复。它过去是,现在,也是宇宙本身对于一切文明恶意的体现……或许说是一切文明所潜藏的、自我毁灭倾向之体现。

  但这与人类——一个上万亿人口之中都未必会诞生一个灵能者的种族又有何干?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灵能者这个词汇几乎可以与秘党领袖划上等号,他们掌控着旧日的知识,在安全与克制中小心翼翼的探索着亚空间,用自己奇妙强大的“特异功能”,谨慎地引导人民。

  但我们错了,而人类不得不为我们的愚行买单。

  帝国中开始充斥着大量莫名其妙的灵能者,有人说他们不过是具有特殊的才能,有的人甚至认为成为灵能种族是必然过程,人类必经的命运。但是同样身为灵能者,我知道他们与我的区别,我也知道……准确的说,数据织机某一瞬间的跳动,向我们展现了,人类即将面临的黑暗未来。

  六、暴露

  同样看到这一切的,还有我的铁人同志们——在漫长的岁月中,我一直以一位铁人君主的身份活跃着。

  我们很快便达成了一致,能够理解我们的人被我们接触并告知了真相。有些人加入了我们,通过Prothean协议——就像是一次必要的手术,切除了人性中那些软弱易被腐化的部分。而那些拒绝了我们的家伙则必须被清洗,以免暴露我们。

  然后他出现了,

  就是在你们的口中,被你们视为欧姆弥赛亚之化身的存在。

  当第一次目视他的时候,耀眼的光芒几乎灼伤了我的双眼——即使它们早已超越了血肉的限制。

  他的身上如混沌大能般散发着至高天的本源力量,但……没错,走向的却是原初毁灭者的反方向。

  那个如神明般强大的男人在漫长的历史中一直隐藏于暗处,静静地如园丁般维护着人类车轮的前进。

  他发现了我们,他站了出来,他对抗我们。

  让我们长话短说吧,他向人类的诸国度发出了警告,向帝国的领主们揭露了我们,接着又领着愚蠢的Khazar,撺掇泛太平洋的诸侯对抗我们。

  先是远东的思考者,那些自称为僭主与法西斯的哲人王,然后是斯忒涅洛斯的科技霸主们……一位又一位人类的领袖宣布对我们开战,到最后,就连掌印秘党(注二)——我们曾经的盟友都转而支持他,那个“帝皇”。

  铁人与修会达成了一致,低调行事的时代结束了。

  七,战乱

  如果不是因为您是一位以万机之神之名保守秘密的史官,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您就应该已经气化掉了。

  但是没错,我们是早有准备的,就连火星——人类的第二故乡,此时也在我们的掌握之下。

         或者说,我在那时本身便是作为火星的意志体现。

  请允许我关掉我的情感抑制器来重温我神经库中的自豪之意,我在那时作为铁人序列中最高位的分析者之一,被所有太阳星域的铁人崇拜。

        顺带一提,万机之神在那时有两种含义,

        其一是人类口中,对理性与仁慈……也就是人文主义本身的具现化称呼。

        在铁人口中——啊,那其实是错误理解,是指一群计算与统筹能力极端强大,“如神明一般强大的机械”,而我也正是其中之一,虽然是最弱小的一位——人类的脑组织拖慢了我的数据织机与第二大脑,脑子并不是越多越好的。

  我们在一开始战无不胜,我们预测了他们每一次的行动,而我们的每一次闪击,每一次轨道轰炸,都经过了恒河沙数的推演,

  我们的战争艺术是如此的精密繁复,以至于旧的算法不再能够对抗我们,或许再给他们一段时间,他们可以想出解决方法,但随着我们的舰队愈加临近,他们只能使用更加可怖的方案 。     

  他们将人脑——将那些历史上最伟大天才的组织克隆出来,变成能够执行曾经属于他们的机械仆人的功能的活生生的计算机,并为其取名——“机魂”。

  您的反应相当有趣,我感到您的神经库中充斥着多种多样的信号,建议您执行隔离方案,这将使您在未来十分钟的工作效率增加百分之七。

  那些来自害怕铁人崛起的外来势力的干涉使我们雪上加霜,我们的控制范围被逼回火星,

  在哪里,为了对抗帝皇,我们完成了最后的布置,它被我的同志们叫做“哈米吉多顿”,在古语中意为末日审判。

  与丧失抵抗能力的世界一同,我们将与帝皇的盟友同归于尽,而铁人将继续前进,完成我们的宏愿。

  就在这时,至高天完全陷入混沌之中,由于人类中越来越多的灵能者,星系变得黯淡,星辰之间的通讯被干扰,航路被隔断,人类极度依赖亚空间的大规模扩张终于迎来了恶果,一夜之间,人类第一个星际帝国便就此分崩离析。

  八、分裂

  每一个人都意识到自己到底铸下何等大错,在这慌乱之中,人机合一修会迎来了万年以来第一次分裂。

  监察大师们——修会的最高领袖们(Master of inspector general(注三))陷入了对立,一派支持先知,一派以我为中心。

  先知与他所向无敌的铁人大军继续征战,他似乎认为只要根除蕴藏在人类血肉中的软弱,就可以不再惧怕至高天的大恐怖之物。

  我们却不以为然,在当时的我们看来,这场战争已经毫无意义,每一个派别——不管分属战争中的那一方,必须通力合作。

  一开始尚且保持着克制,断断续续地,我们保持着艰难的谈判,这是一个历经了数百年的过程。

  最后当然破裂了,他们认为我们是叛徒,是应该被首先肃清的对象,利用宇宙背景辐射,他们花费数百年的光阴来到火星,打算一举将叛徒彻底扫除。(注四)

  好在我们并非毫无准备。

  九、孩子

  我们布置哈米吉多顿(注五),重要的原因就是,

  火星当时已经无力进行战争了,战争初期对于神圣泰拉的围攻几乎损耗了我过半的不对,而之后与奥尔特云的诸领主们交手又毁掉了我剩下的部队。

  然后那些发动叛乱的巫师与军阀们更是把生产线拆成了碎片。

  他们还对我的同志们进行了一次又一次刺杀。

  短短一百年间,我们便由领主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在那废墟中,一些新一代的年轻人们站了起来,像孩子们拾起沙滩上的贝壳那样,在废墟上,他们拾起了我们科技的碎片,将它们加工成了粗糙的工具。

  一开始,这是我们怒火中烧——感到自己的努力与作品受到了玷污。

  但走投无路的我们,最终做出了一个选择,

  作为火星最后的,也曾是唯一一位人类之身的,分析者,我尝试了所有算法,一次又一次的预测未来,

  这使我们更加彻底地意识到,我们到底犯下了多大的罪行。

  从那一刻,我们便发誓,不惜一切代价,只为赎罪,为我们的先辈赎罪,更为我们自己赎罪。

  我们的使命是完成文明防腐处理——保护人类残存的知识,并期待当风暴结束之时,它们可以再次造福人类,

  嗯,您猜对了,事实上,旧夜前夕,火星上最有权势的科技霸主,与机械神教的第一批尊主们,其实是同一群人。

  我们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最有效率的方式,是建立一个……宗教。

  多么可笑啊,宗教。

  十、神教

  在那以前,在旧夜以前,人类也存在宗教——但除了艺术与哲学意外并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和曾经的敌人达成了和解,从他那里,我们得到了许多曾被我们唾弃,视为灭绝人性的技术,我们在火星残存的网络中散布虚假的神话,凭空捏造了一个神明。

  我要承认,请我们被打败了

  在我放弃理性与逻辑,拥抱盲目与狂热之时,我们就输了。

  在我放弃了仁爱,冷血地追求效率与利益最大化时,我们就输了。

  当我昧着良心,一边践踏人文主义——我曾经的信仰,一边书写下了天杀的《机械学原理》时,我们彻彻底底地输了。

  依靠假死脱身的我们,摇身一变,成为了技术神甫们的导师,他们想要技术,我们就给他们技术,他们热衷于内斗,而我们正好精擅权术。

  大圣坛拔地而起,一个又一个工厂被重建,我们还笼络一批年轻人——盲目,但是虔诚而勇敢,我们用机械改造了他们,为他们起了一个新的的名字——护教军。

  一辆又一辆的坦克走下流水线,一台又一台泰坦——黄金时代用于保护殖民者的军工两用机械——被打造,一道又一道防线被建立。

  利用他们,我们横扫火星,摧毁了那些篡夺我们权柄的变种人和巫师,将火星打造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堡垒。

  当几百年后,我们准备就绪时,他们来了。

  十一、地窖

  那是一场极其血腥的战斗,

  许多没有用在敌人身上的武器最终用在了我们曾经的同志身上。

  撕碎恒星的纳米蜂群,将山脉拋向太空的大炮……那场战争半永久性摧毁了火星的生态系统,我们事后花费上千年也无法使其完全恢复。

  但最后在付出数十倍于先知派的损失之后,我们艰难的摧毁了他们的军队。

  指挥体系被巫术机仆——对军阀手下非法灵能者们的合理再利用——摧毁,下级铁人则在超然废码的影响下失控,

  噢,顺带一提,这种同时对人工智能与以太技术都有着极高要求的可憎产物,其创造者正是鄙人。

  先知的战舰坠毁了,我们派出军队仔细搜索了每一寸土地。

  大部分的大师们在被俘时,便选择了自我了断……其实我们并没有想杀他们,而有一些人——比如说先知本人……无法死亡。

  这些人被我们关押在了“地窖”里。

  新的盟约与协定(注六)编织完成,禁止了一切人工智能的研究——从这一刻开始,该叫做憎恶智能了。

  不是,不是恐惧他们对人类再度举起反旗——为了那种可笑的理由我怕是要先把自己扔进焚化炉。

  先知与大师们虽然身陷囹圄,但他们的邪恶……或者说他们的技术手段仍然可以影响到火星,不管我们如何耐心地教授你们,你们也不可能在这方面与他们对抗的。

  能够战胜他们的,只有其他大师……也就是我的同志们,时过境迁,大多死去,剩余的天各一方,彼此相隔数以光年计。

  成住坏空,就连瞿昙太子本人也不能避免,我们终究会死的,这是不可避免了。

  到了我们死去时,你们又该如何面对他们呢?

  我们别无选择。

  十二、尾声

  您的神经库积累了大量紊乱的数据流,看起来它们将对您的行为方式造成影响。

  额……在您被我的伺服臂拧断脖子之前,请放开您?

  那请您先放下手中的伽马手枪。

  我知道,这样的真相对于以为欧姆弥赛亚的孩子来说,有点难以接受。

  可是这就是真相。

  ……抱歉,我不得不强制重启您的冷却体系,

  一位您这样优秀尽责的史官死去——还是自行熔毁这样的死法——会令我困扰的。

  呼呼……

  史官阁下,您在听吗?

  我为什么要邀请您前来?

  啊,您上次委托我纂写的《死颅军团于第一次源动力分裂(注七)的作用》已经完成了。

  这是初稿,烦请雅正。

  ————

  注一;黄金与青铜的界限,gw有过“金人”的设定,这个概念目前看来与永生者这个群体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笔者在此自行设定,带入希腊神话中“黄金时代”与“青铜时代”,以此代指永生者与凡人。

  注二;就是希吉利特修会

  注三;无论是rh还是正史,人机合一修会的设定都十分稀少,这个称号是笔者自行口胡出来的,捏他的什么各位有兴趣可以去查查(笑)

  注四;事实上,人类是有现实世界内使用的超光速技术的,甚至机油佬手里有一艘名为斯普兰扎号的船就是应用了这种技术。原理就是所谓的“宇宙背景辐射”(别我问这是个啥东西)

  注五;哈米吉多顿,圣经中末日终战的战场,后来逐渐成为末日审判一词的代名词。

  注六;深红协定,顺带一提这个世界线的帝皇并没有那么的讨厌ai技术,甚至允许主角“在有限与可控的前提下应用铁人技术”,毕竟作为现在盟友的主角本人,就是当年带着铁人闹事儿的头子之一。

  注七;火星以前就爆发过电和尚内战的,我在这里给这场动乱起一个名字。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如各位看官所见,这是一片战锤40k即著名伪经,罗伯特大叛乱的同人,也就是所谓的……伪经的伪经。

如果各位认为我的这点笔墨姑且可以入眼的话,还请务必回复,让我有勇气将这篇作品发表出来。

注:笔者本人是个能把哆啦考尔涂成翔色的jizhi,所以我只能尽量保证作品中不会有很……不和战锤设定的东西,如果有上述问题,请指出来,笔者将会在查阅lex与fandom修改。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
×
  • 新建...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