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yck2851

【会员】精英会员
  • 内容数

    2,665
  • 加入

  • 最后访问

2 位关注者

关于yck2851

经济

  • 羽毛 0.00 根
  • 节操值 0.00 节操值

最近资料访问用户

1,086 次访问

yck2851的成就

史莱姆勇者【哪个勇者不是从史莱姆打起】

史莱姆勇者【哪个勇者不是从史莱姆打起】 (1/9)

  • 坛友的态度:坛友对你的内容进行表情评论了哟

最近徽章

  1. 不露脸不幸福!! 怎么也得再加点男孩纸的特征~
  2. “哈——哈——”,喘粗气声。 月黑风高,两女一男似乎为了摆脱追兵而在深林里狂奔。 “咱们的奇袭竟然会失败!” “七个精锐就剩下咱仨了!” “要甩开他们的话,还是跑这边吧!” 狂奔了很久,后面追兵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小。 三人定了定神,开始确认周围的情况。 “好像甩开他们了,估计没事了” “看来不是那种能正面肛的对手啊。” “必须再琢磨琢磨下一次的作战策略” 【无此必要!】 “!!!” 三人呆然……明明已经甩开了追兵,却莫名其妙的有人参与了他们的话题。 就在他们不解之时,三人当中一弓箭手打扮的长耳女精灵右手泛起了黑暗之光。 黑光越来越大像黑洞一样贪婪的吞噬着周围一切的力量。 “这!这是!?” 噗叽——噗叽——噗叽—— 还没弄明白什么情况,三人撅着屁股、面部狠狠地摔在地面上…… 画面切换中———— “喂!翔太!你怎么还在睡啊!” 日本的XX街区,一个身着校服的长发少女正扒在二楼的窗户上企图硬闯我的房间。 从她的身手来看,似乎已经习惯了用这个方式潜入这里。 “嗯…嗯…”赖床中。 我叫神田翔太。 16岁,高中一年级。今天早上也跟平时一样被人吵醒。 “给我起床!” “哎——呀呀!” 小腹剧痛!勉强睁开眼,发现吵醒我的入室罪犯已经坐在了我的身上。 “上学都要迟到啦!” 少女犯人一手拿着木梳,一手握着牙刷。 似乎是为了提高效率想同时完成刷牙和梳头这两个动作。 忘了说了,少女的名字叫近藤早菜惠,和我一样16岁,高中一年级。 “早菜惠,你怎么又非法入室啊?” “没关系的吧!咱们是青梅猪马呀?” “你的动作反了啊!” 本想提高工作效率但却在用牙刷梳头,而木梳则放在嘴前来回的摩擦。 结果牙刷粘在头发上拔不下来而嘴部也被木梳磨得通红。 “不要管我啦!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你快点起床啊!” “你忘记昨天老师怎么说的了吗?今天是创校纪念日,学校放假喔。” “哎!?啊啊啊!” 早菜惠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把手上的牙刷和梳子在面前转来转去。 一面冲我嬉皮笑脸的说道。 “玩笑啦!哈哈哈!超级无敌整蛊大成功!被我了一跳吧?” 这个废柴妹真是…… “那……既然醒了,今天天气又这么好。咱们去野炊吧!把加奈也叫上。” “什么叫‘既然醒了’,是被你吵醒的好不!” 早菜惠,我的青梅竹马,智商欠费中…… “小加奈,让你久等啦。” “啊!翔太君,小早菜惠酱,早上好!” 船见加奈,15岁,和我一样高中一年级。 短发连衣裙,温和的脸庞总是挂着微笑。 由于经常看书的原因而戴着一副眼镜,使得温和的气质又多了几分知性。 斜挎着一个单肩包,而单肩包的带子深深的陷入胸口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骄傲的胸部。 “突然约你出来没问题吗?” “没事的。今天没有预定,真的非常高兴你能约我呀!” 加奈似乎感觉到自己表现的太积极,有点不好意思的继续说道。 “我没通知你们就擅自作了便当,不好意思呀。” “哪里,求之不得呢。我都忘了要准备野炊的食材了。哈哈哈……” 加奈,我的青梅竹马,两个字‘靠谱’! “喂喂!翔太!这可不行哦?说到野炊必然会想到便当的吧?” “哦?这么说早菜惠你竟然准备便当了?” 早菜惠似乎就等我说这句话,从包里掏出来一个桃罐头。 桃罐头算是不错,但—— “这个东西……好像需要开罐器才行呢。” “看我的!只要用点力这种东西完全就是……” 还没等话说完,桃罐头爆开了。 喷溅的汁水沿着罐头的四周流到了早菜惠的手上。 “你还是老样子,一身的傻劲。” “小早菜惠酱,现在就打开了怎么拿过去啊?” 早菜惠毫不介意手上的汁水,把罐头平举到我面前说道。 “我就这么一边拿着一边走!” “知不知道这很丢人否?” “那我现在就吃了吧!咕咚——咕咚——” “那你野炊的时候吃什么?” 加奈赶紧过来打圆场。 “我便当做了很多,没关系啦。” 真是好孩子,和某女不在一个次元。 吃完罐头的早菜惠似乎发现了什么,眼睛直钩钩的盯着加奈的胸口。 用手托着下巴,皱起眉分析道。 “要是不够,还有加奈的牛奶在,完全不用担心。” “喂——————!这是人说的话吗!?” 加奈也红着脸急忙对我辩解道。 “我还没有那种东西呀!我连恋人都没有呢!” “我知道,我知道,小加奈休听她胡言!” 不识时务的早菜惠满脸桃汁的继续对加奈说道。 “你之前说你一直有个喜欢的——” “小!小早菜惠!你嘴边沾着桃汁!我来帮你擦!” 加奈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慌张起来,看来她可能是担心桃汁滴到早菜惠的衣服上吧。 哈哈哈,真是像妈妈一样啊。 虽然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但我的人生即热闹又刺激。 有时候我也在想,这样下去真的好么? “那就出发吧。” “嗯嗯。” “这条路明明很狭窄,但交通事故频发,早菜惠你别愣神,我们站成一列走吧。” 吱哟——吱哟——吱哟——(自行车脚蹬的摩擦声) “危险!大家快躲开!” 就在我提醒完早菜惠站成一列走的一瞬间,我和加奈被她飞身一推,重重的摔在地上。 而被推飞的那一刻,我用余光看到了她所谓的危险是一个骑着三轮小玩具车、嘴里还叼着奶嘴的幼女。 “早菜惠,你这个——” 还没等我好好的教训一下她,一辆被世人称为“穿越专用车”的大货车迎面驶来。 “这不是更危险了嘛————!” 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不甘心!被这傻妞害死非常的不甘心。 画面切换中—— “哎?阿咧?” 好多的树…… “这是……哪啊?” 待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森林里。 “小加奈,早菜惠?” 旁边还躺着两个身着奇装异服的人,凑近一看才发现是她们俩。 不过我怎么也穿着奇怪的衣服? “唔……翔太。快……快起床。” “这次是我要叫你起床啦。” “翔太君……这里是?” “你们俩都没事,真是太好了!” 确认她们两人身体没有大碍后,开始调查周围的情况。 “为啥在森林里?我记得咱们马上就要被大货车给撞飞飞了啊。” 早菜惠一边东张西望一边继续说道。 “莫非咱们已经被大货车给撞飞到森林里来了?” “真是那样的话,咱们早就被撞稀碎了。” 我忍不住吐糟了一下早菜惠,看来被撞后她的智商依然欠费。 “话说回来,咱们的穿着是不是有点怪?” “是有点。” “Cosplay?” 穿着倒是无所谓,还是先看看贵重物品是否有遗失。 “手机没啦!” “钱包也没了呀!” “倒是有个奇怪的乐器!” “那不是乐器啦,早菜惠。那个是弓!” 被大货车撞、手机钱包等贵重物品全都被拿走、给我们穿上了Cosplay的衣服后丢掉森林里。 真恶毒啊,不过为什么没受伤?明明应该被撞得很惨才对。 “不光是奇怪的乐器!我的耳朵也肿得这么长。” 早菜惠捏着长耳朵,加奈则背对着我俩,偷偷的系着衣服的扣子。 还没等我问小加奈发生了什么,早菜惠就大喊道。 “胸罩也没啦!” “哎——!?” “小早菜惠酱,太大声啦!” 两个人捂着胸口,让我把脸转到别处去。 “色翔!你不要看奇怪的地方!” “……” 好尴尬!除了手机和钱包以外还要去找胸罩。 “总之,先找到人行道吧,还有要注意附近是否有车的声音。” “没听到车的声音。如果是人的脚步声,从刚才那边就一直有哦!” 早菜惠用手指向森林的一处,一面向我们确认道。 “看吧,有人在那里!” “真的耶!全身都绿油油的,看来也是Cosplay事件的受害者呢!” 我乍着胆子试着打了个招呼。 “不好意思,打扰您一下……” “!!” 比起我们的Cosplay,他一副哥布林的打扮,并且完成度更高。 还没等我问他问题,他转身就要逃跑。 “等下啊!我们不是可疑人物啊!” “身高上来看是小孩子吗?” “我知道!这个是化妆化的吧!” 眼疾手快的早菜惠一把抓住了他,开始撕扯他的面部,想把面具摘下来看看本尊。 “把这个摘下来吧,很吓人的。” “哎伊——————————————呀!” “啊!抱歉,用的劲大了一点点。” 被早菜惠撕扯后,那人的脸颊和眼睛开始渗血,疼得他满地打滚。 唉,真是……她对谁都不懂得控制她那股傻劲儿。 “你倒是小心点啊!人家还是小孩子!” 那人翻滚了好一阵后才平静下来。 看他疼得那么撕心裂肺,真是由衷的感觉对不起呀。 “那个……你没事吧?” 我本想凑过去确认一下他伤势如何, 那人却我不注意的时候从腰间取出一把前端磨得锋利的小刀反手一挥。 “真……真刀!?” “翔太君——!” 不好!这回轮到我的脸颊开始渗血! “就算早菜惠再怎么过份,也用不着拔刀呀!?” 那人也不听我分说,接着用小刀连刺我几刀。 玩完了…… 本以为自己在劫难逃,眼前却忽然一亮! 一股未知的力量从身份的各个部分向眼睛集中。 时间仿佛变慢了一样,那人每刺一刀的动作我都看得非常清楚! “翔太!” “翔太君!” 看清了!我看清了他的攻击,连刺的几刀都被我勉强躲开了。 犹如以前早菜惠在上完厕所后,我指出她屁股上还粘着厕纸时她给我的那一拳!和那拳速一模一样。 一定是平时习惯了早菜惠的攻击,而慢慢学会了预判别人的动作后进行防御的【预见防御】。 现在已经发展到了不需要预判对方的动作仅凭眼力判断就能进行防御了,可以说已进化为【绝对防御】。 虽然我以前曾为之感到骄傲,但没想到真的会派上用场! “你竟敢欺负翔太!” “小早菜惠酱!等一下!” “呀——!” 平地摔,早菜惠的经典招式! 在没有任何阻碍物的情况下两只脚发生碰撞,以狗啃屎的姿势用面部砸向地面! 效果拔群!不过这效果也太…… 早菜惠的身体深深陷入地面中并以头部为起点使大地产生了深不见底的断层! “呀——地震啊!?” “啊噫哎——————!” 小加奈吓得蹲下来抱住了头。 而哥布林Coser则艰难的用双手撑住断层裂痕的两侧,但双脚浮空还在来回乱蹬。 “趁现在我来把它合上!” 早菜惠撅着屁股双手按住地面向中间发力。 哪有那么容易! 轰鸣声—— 地面开始剧烈晃动。她那傻劲竟然还有这个能力! 合并后的地面上只剩下了哥布林Coser的头部以及双手的一部分。 节哀…… 虽然原本我就知道早菜惠的力气非常大。 以前曾经亲眼看见她单手托起过冰箱。 就这个力量而言,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傻屌之力】吗? “我、我也没想到真的能合上呀!” “不……没、没事的!你看那血……血绿油油的,一定不是人。可能是宇宙人!” “嗯嗯,如果是宇宙人的话,一个不小心杀掉了也应该没关系呢。” 早菜惠似乎还想继续为自己辩解道。 “而且,也不一定是死了,说不定还在地下坚强的存活着!” 嘛——这些都无所谓了,反正人在地下。 “啊!翔太君?伤口不要紧吧!” “说起来我被他划到了几下呢——怎么感觉……有点……麻” 话还没说完,我就体验了一把什么叫七窍流血。 眼睛,鼻孔,嘴和耳朵,脸上有洞的地方都在不停的渗血。 “没、没事……只、只是细菌感染了吧。” ”什么细菌能让人变成这样啊——!“ 在我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早菜惠撅着嘴把脸凑了过来。 “看我把毒一点一点的吸出来——” “不!不行!还是由我来!” 加奈也好不示弱地挽住了我的右手,还把整个身体贴了上来! “不不不!加奈也会有危险的吧?” “但、但是……” 正在加奈犹豫之际,突然间从她的胸部显现出两个圆环形的魔法阵。 圣光以魔法阵为中心逐渐发散,晃得人睁不开眼。 “什、什么!?那道光竟然——” 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七窍不再流血。 脸上有点痒……用手摸了一下才发现是伤口在慢慢的愈合。 “竟然不痛了!” “太好了!虽然搞不懂,但是能帮上翔太君真是太好了!” “刚才右手好像碰到了很柔软的东西,然后身体开始有了温暖的感觉。” “哎?柔软的东西?会……会是什么呢……” 看我如此的陶醉,早菜惠焦急的喊道。 “不要被加奈的牛奶给治愈了呀!你个粪翔!” 说起来以前跑马拉松大会,到了后半程大家都很疲劳的时候。 一个目击到小加奈胸部的男生突然满血复活,最后冲剌得了冠军。 从那以后这种现象被大家称为【治愈之奶】。 “好像我们都激发了类似的超能力呢!” 我摆出一种等级提升的造型继续分析道。 “我的【绝对防御】、早菜惠的【傻屌之力】以及小加奈的【治愈之奶】!” “虽然你一副耍帅的样子,但还是别这样,很羞耻的。” 早菜惠竟然对我的审美有意见,不能忍! “我想用游戏的方式来思考,应该比较容易理解。” “我感觉我们还是被某个国家的超人研究所绑架了来跟宇宙人战斗的。” “难道是大美利坚么?” 就在我们意淫的时候,一票人马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打断了我们的分析时间。 “在这!七精锐的余党!” 吓了我们一大跳! “呀————!” “一大票宇宙人!” “而且还有个超大块头的家伙!” 为什么这些Coser这么中意哥布林,就这么喜欢绿色么? “好怕怕呀——!” 不好,大意了。 趁我不备,早菜惠一边喊一边在背后突然抱住我,两手用力勒紧我的腰。 “咕啊啊啊啊啊——!” 一口老血,这就是传说中的【傻屌之力】的威力! 虽然我的绝对防御可以避开大部分的正面攻击,但对从后面的偷袭还是无能为力。 不行……意识越来越模糊了。早菜惠……最终我还是死在你的手里了吗? “小早菜惠酱!快放开手呀!翔太君死翘翘啦!” “呀——真的!” 撒开手的一瞬间,我倒在了一对柔软的球体上面。 啊——又是我之前感觉到的那股暖流。这就是传说中的【治愈之奶】! “混魂翔太!你又对小加奈做什么!?” “住口!还不是因为你,我差点就嗝屁了!” 对方一票人马似乎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们卖傻表演。 但我也不想啊……谁叫这里有人智商为负呢。 “喂喂——你们伙伴之间闹矛盾了么?” “看来【回王马尔蒂斯】大人的转生术已经发动了。” “这样一来就靠咱哥们几个也能虐七精锐了哈!” 哎?有个宇宙人貌似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不过没想到宇宙人的日语说得还挺好。 我试着问了那个懂行的宇宙人。 “那个……如果您知道我们发生了什么,还请您详细告知……” “哦哦哦哦!七精锐竟然会低声下气向我等寻问!咕呵呵呵!” 看起来他心情不错的样子,那就请快点告诉我们吧! “好吧,连自己发生了什么事都没明白就死掉也是太可怜了。” …… 经宇宙人说明—— 原来这里是不同于现世的异世界【让之国】。 而我们是对【回王马尔蒂斯】军队刀兵相向的【流浪者联合】中的【勇者七精锐】余党。 那个叫马尔蒂斯的施加了所谓【弱体化转生术】把其他次元中较弱的生命体替换到精锐们的肉体。 简单的说,就是把废柴转生到这个次元,替换掉强大的人。 于是乎——我们就被卷了进来。 “哎?啥意思?”,早菜惠没听懂,不过这很正常。 “就是说这里不是地球,我们转生到什么七精锐的身体里啦?” “怎么会有这种电影一样的情节,难以置信呀!” “一定是作梦!”,早菜惠放弃了思考。 “不!你之前抱我的时候那喷血的感觉是真的!” 我拉早菜惠回到了现实,并指给她俩看道。 “而且你们看!有两个月亮!” “不不不,是三个,还有一个月亮被那个大块头宇宙人的脑袋挡住了!” 我还纳闷,那个脑袋为啥这么亮! 说不定这里……真的是异世界! “咱们的命令是要活捉他们!上吧,波谷!” 不等我们有任何抵抗。其中一个宇宙人开始指使大块头要把我们绑票。 “那个大块头来了啦——!” “啊,啊,阿——嚏——!!” 早菜惠啊,这么紧张的时刻你还想让我们吐糟吗!? 爆裂声——!不对,是身体粉碎的声音! 心肝脾肺胃,肠子肚子腰子飞得满哪都是! 等我和加奈确认了这个是什么声音时,大块头宇宙人变得像肉酱一样! “哎!?大块头怎么自爆了?” “应该是被你的喷嚏给——” “哥几个小心了!他们再废也是七精锐!给我上——!” “妈呀——————!” END-01
  3. 此世间,疏于运动,工作压力,饮食高油高盐高热量,日复一日的蚕食着人们的身体。 我,直江友厚。 工作于整体舒压店【笑脸猪】,正是那些饱受肥胖之苦的人的救星。 “阿直,今天预约的客人只剩下一位了,你可以先下班了喔。” “知道了!我简单收拾一下就走。” 今天工作并不忙,店长也催我不必久留。 “啊,对了。我大概再呆一个小时也要走,一起去喝一杯如何?新发现一家不错的店喔。” “啊哈哈,恕难从命。” “你可真是坏心眼!怎么都不答应人家的邀请,让我好难过。” 店长,猪野明穗小姐。 已经40出头,但完全看不出任何衰老的迹象。 个子不算高,胸部双峰傲人,臀部亦是肉感十足。 每走一步,胸部和臀部都会配合着步伐上下抖动,着实养眼。 这也是让【笑脸猪】人气爆棚的主要原因。 “怎么了吗?” “啊啊!没什么!啊哈哈哈!” 不好!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我匆匆忙忙的收拾完后,去更衣室准备更衣。 并不是不想和店长去小酌一杯,只是每次店长都会喝断片。 最后辛苦受累的还是我。 不过……被她那一身肉压的感觉倒也不错,嘿嘿嘿。 “阿直!!!” “妈呀!怎么啦!?” Duang的一声,更衣室的门被店长一掌推开,把正在换衣服的我吓了一大跳。 “最后一位预约的客人有点可怕耶!” 店长吓得瑟瑟发抖。 看来尽管“年事已高”,但毕竟还是女“孩子”呀。 不过,我也是好奇。店长也算是见客无数,经历无数风雨。到底什么人能把店长吓成这样? 我和店长躲在等候室门后偷瞄了一眼。 只见一人身着运动服套装,用毛线帽子、墨镜、口罩裹住了头脸。 虽然坐着的姿势很拘谨,但还是能感觉到从他身体周围散发出随时准备大开杀戒的气场。 “你看!很吓人对吧?” “你这么一说,是有点。” “所以,我有一个的不情之请。” “咦?” “就麻烦你了阿直。” “唉————————!?” 这家伙每次有麻烦事都推给我。 躲是躲不掉,也不能拿店长试水,只有我上了。 我把脚步放轻,表现出人畜无害的样子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我是为您服务的直江,还请您多多关照。” “呃,嗯。” “请您跟我来,我带您去调理室。” 我无视了躲在门后探出头对我竖起大姆指的店长,心里只想着快点结束。 “那,我们就开始吧。不过——” "!!" 我想微笑得自然一些,但还是让他更加警惕了。 “还得麻烦您把口罩和墨镜摘下来。” “这样啊……” 看起来他也理解了他的这身打扮不太合适。 “我,我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不太了解。不好意思,真是失礼了。” 顾客摘下了口罩和墨镜,但还是羞涩地用手挡着侧脸。 哦呀?竟然是女性,祖母绿色的眼睛,是混血儿吗? 太好了,感觉不是什么危险人物 “您的名字——我看一下,您是‘绘留礼(erufuda)’小姐,对吧?还真是不太常见的名字呢。” “哈哈,哪里,我倒觉得挺常见的。” “那个——您预约是减肥全套课程,没问题吧?” “嗯,没问题” “我明白了,麻烦您把上衣交给我来保管吧。” “那就麻烦你了。” 拉开上衣的拉锁,像火山喷发一样,两个球体从运动服里爆发出来。 球体撑起衬衫,衬衫的胸口处印着两个字【爱油】,好怪的衬衫。 “不好意思,毛线帽也请您——” 哎?这到底是?耳朵的地方好奇怪! 毛线帽遮住耳朵的地方,明显看出耳朵的轮廓比一般人要长很多。 盯———— “为什么要盯着我?” “啊!真是抱歉!马上开始问诊!” 长时间盯着别人毕竟非常失礼。 “您身体上有哪些让您非常在意的地方吗?” “在意的地方嘛,肚子的周围……还有背上也……” 脱掉上衣后,客人用手像领地的扩张一样比划着小肚子周围。 “啧,以前在山野中穿梭的时候,身材还是非常标准的,可是——” 一手捏着小肚子,一手握紧拳头,即悔恨又无耐的继续说道。 “如你所见……这种身材是回不了老家的森林的。” “别这么说嘛!让我们一起努力减掉,您一定能昂首挺胸的回老家的。” 等下,刚才是不是说到了森林? “啊——您说是青森(日本地名)吗?” “不是不是,是卡夫亚北方的森林深处。” “?” 卡夫亚是什么鬼地方,完全没听过。 话说,她是外国人吗?可【绘留礼】是汉字啊。 再加上耳朵处突起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呢?果然很在意! 长得像外国人,名字却是汉字,再加上耳朵似乎很长的样子,又是出身于森林深处。 难道—— 那不就是精灵嘛!!! 好久不见的蒂德莉特小姐(罗德岛战纪女主)突然出现在脑海里。 再加上绘留礼(erufuda)这个名字,不就是在告诉对方自己是精灵么? 不行不行,想太多了! “不好意思,能请教您的芳龄吗?我要登记一下。” “啊——200啊不,20岁。” 你刚才明显说是200了好吧? 还是别计较这些了,现在要全力工作! “那么,请您平趴在床上吧。” “用趴的?好吧。” 我先用手确认了一下腰部肌肉的位置,再用姆指找准穴位,其他四指放在腰部两侧作为支撑。 集中精神!看招! “哇呀哦哦哦哦哦哦!” “您还好吧?要是痛的话及时告诉我喔?” “没……没有问题,第一次作,有点吓到而已。” 虽然她极力的想要稳住呼吸,但还是浑身颤抖,喘着粗气, 嗯,既然还能挺住的话,那这招如何? “妈呀哦哦哦哦哦!!!” “真的不要紧吗?” 这回面部也开始抽动,嘴角处口水也拉丝状的滴到了床上。 “继,继续……” 噗噗咣咣咯吱咯吱……30分钟后。 顾客瘫软在床上,呼呼的大口喘粗气。 不好,按过头了吗? 主要是她的反应实在是太有趣了。让人不尽燃起了S欲。 可能是刚才按摩的时候忍不住乱动的关系,运动裤和毛线帽与床摩擦,露出了一半的胖次, 而原本被毛线帽遮住长耳朵的也彻底暴露了出来。 这下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她就是个精灵!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耳朵的事,我也绝不会对别人说的!” “呵……呵呵呵呵……” 瞬间,感觉空气都要凝固了。 女精灵恶狠狠的瞪着我。 “即然被发现,那就没办法了呢。我的身份——”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木弓,摆出了一副弓箭手职业的造型。 “正是精灵!” 木弓那么大,你到底是怎么藏起来的? 虽然她想摆出很帅的样子,但腹部的小赘肉却破坏了的气氛。 一颤一颤弹性十足。 “这年头精灵也变肥了么?” “只是有点小肚子而已啊!精灵也会在意体形啦!!!” “那您来此地的目的是?不会是……征服这世界吧?”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 精灵女双手合十,小跳飞起,耳朵也上下摆动,感觉像是翅膀一样。 当然,这么小的翅膀是不可能让这充满肉感的身驱飞起来的。 “是为了吃这个世界的终极美味——薯条啊!!!” 不会吧,仅仅是因为这个? “你们这些奢侈的人类是不会明白的。和这里相比,我们那世界所谓的‘料理’不过是烤或煮而已,不然就是直接吃食材啦!并且很难吃!除了胡椒就是盐!调味料还贵得很,更没有所谓的高汤。所有的味道全靠食材本身!我们种族本就只吃蔬菜,料理的种类就更是少得要命。生吃?早就腻啦!别说料理,满是水份的蔬菜能让人吃饭饱就很不错啦!” 像是忍了数百年的火山终于爆发了一样…… 虽然不了解所谓的异世界,但应该没有像你说的那么惨吧? “还有!竟然用油来炸马铃薯?我的那个世界,油除了在战场上泼敌人以外没有这种料理的用途!” 喂喂,精灵小姐,快给我向油道歉! “在刚炸好的薯条上撒有如雪花一般的细盐,闪耀着黄金色泽的薯条简直就是金块!是油炸出来的宝藏!竟然称为垃圾食物!你们这堆鱼唇的人类!薯条是神赐予的神圣食物啊!!” 口若悬河的说个不停,还把弓箭搭在弦上瞄向我这边。 冷静啊!薯条是很好吃,但也不要因为这个就射杀我啊。 “可是,太过美味也伴随着太多的烦恼。” 精灵小姐一边留下了悔恨的泪水,一边再次用手揉起了小肚子,继续说道。 “为了能放心的吃薯条喝可乐,我也曾试着努力减肥,24小时不停的锻炼!” “你那能叫减肥?” “我可是拼死拼活的减了呢。” 果然,那就是她肥嘟嘟的主要原因吗?她所谓的异世界的人对这个世界的食物没有什么抵抗力,完全不懂得节制饮食。 平时吃得太素,一旦尝试了这边油重的食物,想抗拒也很难呢。 “所以我终于明白了……” 精灵小姐再次振奋精神,紧握双拳一跃而起。 小肚子可能还是因为衬衫寸尺小的原因暴露在外面,像身怀六甲一样。 “想要对抗这肚子上的肥肉,只有用这个世界的知识才行!来吧人类!对我负起责任来吧!” 负起责任什么的,我觉得责任还是在你自己身上吧? “绘留札小姐……” “嗯?” “这里就是解决身体烦恼的地方,我会协助您到最后一刻的!我是为您服务的直江。” “人类……” 绘留札眼角含泪与我对望,似乎很感激我愿意帮她。 “那就先从饮食习惯开始吧,禁止吃薯条,三餐以蔬菜为主。” “唉——?你说什么!?薯条也是蔬菜吧!不要虐待精灵啊!!” “你先把弓箭放下,你这样根本就瘦不了啊!再说只是减肥期间禁吃而已,给我忍住!” “呜咕……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绘留札泪水满面。 用不着哭成这样吧,就这么不情愿吗? “我……我明白了,唔唔” “由饮食、运动、按摩这三项,陆海空全面的改善身体,就一定会有好的效果,我们一起加油吧!” “那……薯条一天一次的话……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吧?” “死心吧你。” 一个月后。 “喔喔~~~” 眼前一亮! 肥肥的小肚子去掉后,显出来凹凸有致的体形。 长皮靴与皮制的紧身衣之间露出白析的大腿。 紧身衣的胸口处突显出并没有因减肥而有任何收敛的双峰。 如果手里再拿着皮鞭和蜡烛,俨然给人一种抖S女王的韵味。 呃,跑题了—— “这不是很棒吗!绘留札小姐!对你刮目相看了啊!” “这一切都是人类的功劳,感谢你。” “别这么说,这一切都是绘留札小姐努力的成果呀!还有,虽然我是人类,但还请叫我直江。” “呵呵呵,你这么夸我也没有奖赏哦。” 挺起胸膛从鼻腔里发出“嗯哼——”的绘留札显然很不经夸。 “话说,这身看起来很像‘技术人员’的打扮是?” “这就是我老家的便服呀?” 绘留札为了让我看到全部,特意还转了一圈。 “哦————那也就是说……您打算回去了吗?” “是啊,受您照顾了……” 时间虽然不长,但和绘留札相处的还是相当快乐。 回到那边的世界后可能无法再见面了吧? 再也无法按那丰满的小肚子,再也无法听到按摩时她发出的杀猪般的嚎叫了…… “那就请您多多保重……” “我会的,人类你也是啊。” 我叫直江,好吧,无所谓了。 “想了想……最后还是吃顿薯条再回去吧!” “呵呵,您可真是记吃不记打呀。” 绘留札小姐兴高采列的离开了。 虽然多少有点感到寂寞,但彼此本就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也只能祝她好运了。 一个星期后。 “那我就去吃午饭了啊?” “好的。” 和店长打完招呼,来到了一家名为【BAD BURGER】的快餐厅。 中午正是饭口时间,客人暴满。 点完餐后找到了一个背靠窗户的空位坐了下来。 “呵呵呵,这种东西怎么吃都吃不够呢!” 旁边的人戴着个毛线帽子似乎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她吃相很差,嘴很急,把薯条玩了命的往嘴里塞。 嘛,无所谓啦,也不晓得绘留札小姐过得如何,总觉得回到之前的世界有点可怜。 不过,看她那对薯条的迷恋程度,一定会想办法自己做吧。 而后又会因为暴饮暴食而变得肥肥的。 …… 我说怎么感觉那个旁边那位食客的毛线帽子很眼熟! “我说绘留札小姐呀!你不是回去了吗!!!” “是要回去啊?” “那还在这干嘛啊!?” “哎呀,您好像把异世界与此世界的来往想得太复杂啦。” 哎——?不会那么容易的吧? “穿越门这种东西就像是个自动门啦。” “竟然有这么宽松吗?那岂不是……” 偷瞄一眼绘留札小姐的肚子,果然是啊…… “不要偷看我傲人的身材啦!这次的成功经验也是让我明白了一件事!” 绘留札继续辩解道:“薯条这种东西再怎么吃也没关系!只要再瘦回去就行啦!” 和我想得一想,这个废柴精灵! “到时候就再麻烦你啰,直江!” “好,好吧……” 这时候的我还不知晓…… 此世间,还充斥着无数由于运动不足,工作压力,暴饮暴食而变肥的异世界人……
  4. 重新看了一下其他人的小说, 突然感觉汝写的还算可以.
  5. 完成度挺高. 有点像 禅绕画
  6. 当然是泡面, 然后再来个油煎虾米~ 可以用来下酒~
  7. 厉害坏了. 话说. 有一点点像"骸音"~
  8. 女装的下场就是被人XX~ 楼主当有心里准备~
  9. 我了个去. 我山炮了. 第一次知道有这个手机, 太霸道了~
  10. 幽灵是不可以太阳的... 只能"实践"~
  11. 不給糖就搗蛋~ 几个月不见. 汝的歌声还是让人浮想联翩~
  12. 那个地方好像什么都没有哇~ 现在又入冬了但又没下雪, 着实不是个好去处~
×
×
  • 新建...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