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老酸SAMA

【文漫】书香门第
  • 内容数

    1,106
  • 加入

  • 最后访问

1 位关注者

关于老酸SAMA

  • 等级
    同盟会员

经济

  • 节操 9,060.39 J
  • 福缘 0 F
  • 节操值 0.00 节操值

最近资料访问用户

398 次访问
  1. 其三 捕蝇草 百欧市是才被宣布成为市不久的地区,虽说是宣布了但是实际上也没什么改变,人们该怎么生活还是怎么生活,可能,可能就增加了那么一丁点的外来人口吧,对我刘元舍来说也没什么区别,这样充满腐臭味的城市,真的早一点腐烂掉也无所谓。 我,名叫刘元舍,大学毕业以后,不,被大学赶出来以后就失去了立足之地,成了所谓的啃老族,幻想着有一天能被人赏识,功成名就,然而现实是连对着小卖部的收银员我也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十足的怂逼。 如果说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意思,那就只有那件事了。 我住在市南郊区的一栋出租屋里,市南是下风处,空气中总是能莫名闻到一些让人舒服不起来的气味。在我的出租屋楼下,有一条小巷,小巷在夜晚时分总会亮起昏暗的红灯,说到这里,聪明人大概也就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了,不过,你们这些聪明人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呢? 不愧是郊区,连房子都是偷工减料的,每到晚上某个合适的时间,就会从窗外传来愉悦的声音,虽然听着外面那夸张到掺假的声音我心里嗤之以鼻,但是果然,还是希望能和一个女人做一做那种事啊。膨胀的欲望渐渐影响到我的生活了,虽然说我的生活也不过是睡觉,上网,吃饭就是了。 那么要怎么做呢,连价格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怎么表现自己的意图,最重要的我甚至不敢开口说话,活了这么久我头一次开始对自己的废物感到愤怒。突然想起老爸在小时候给我买的望远镜,啊,好主意涌现出来了。 我趁着老家里都没人的时候溜回了那里,在储藏室的一堆杂物中找到了已经快要裂开的望远镜,稍微拍一拍就能扬起很多灰尘,我不禁咳嗽了几声。 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哥,你在干什么。” 啊,失算了,我忘了家里还有这么一位,当我转过头去,就看见弟弟刘扬正揉着眼睛,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啊,是扬扬啊,没事,我就回来拿点东西。”说着我把手中的望远镜放在背后。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来贼了。”看样子他打算回去继续睡,我松了口气。 “扬扬啊,那个.....”我支吾着,不知道怎么对他说。 “啊啊,我知道,不要告诉爸妈你回来过是吧,我知道了。”他背对着我挥挥手,摆出一副大人的样子,呵,有这么没用的哥哥也是难为他了。 “抱歉,下次请你吃好吃的。”我打从心底感谢自己有个这么高情商的弟弟。 “算了吧,反正都是家里自己的钱,”这句话正戳中我的痛处了,我现在的表情变得有点难看,“不过呢,哥哥,我想你了。” 差点被自己的弟弟攻陷什么的想想就觉得危险,回到出租屋的我狠狠洗了把脸。 好,脱离处男就在此一举了。我给自己打气,要说我的计划,就是先在远处观察嫖客长什么样,然后看他们是怎么交易的,不过到最后还是要实际询问价格的,这一点是绕不过去的坎,我心里稍微有点惆怅了。 望远镜从高处往下看,正好能看见她们暴露的服装中若隐若现的部位,尤其是能塞进三根手指甚至更多的沟,虽然衣服很宽松,我也忍不住扯了扯领口。 突然我感觉到目光,这句话虽然说起来很奇怪但是我从小时候起就能感觉到别人在看着我,老师抓上课开小差就从没有抓到过我。朝着目光的方向,我转移了望远镜,就看见一个长发搭在胸前,化着淡妆,还身着露出几乎一半胸部的连身包臀裙,正朝着我所在的方向注视着。 糟了被发现了!我马上蹲下身子躲在墙后面,呼吸都有点平静不下来。五分钟,十分钟,我再次抬头确认,发现那个人还在盯着我,并且一脸微笑地向我招手。 那是......什么意思?让我过去?远处我看不清楚她的脸,犹豫了两下,我抬起望远镜看向那个女性,果然,她正眯眼微笑着,很明显是对着我。 桃花运?我脑子里蹦出来这三个字,但是我马上甩掉这个想法,怎么可能,20多年来从没被女人正眼看过,现在倒是被人看上了?于是脑子里蹦出另外三个字,仙人跳,我突然安心了不少,果然是骗子吧。 于是我没再理会那个招手的女人,最后看了她一眼,她似乎还在对我微笑。 看来我是办不到什么大事了,保持着这样的心情,我打算做饭吃然后打打游戏结束这一天了。不过触发了什么flag的话,老天爷就不可能什么事件都不给你发生。门外突然咚咚咚响了几声,我这辈子大概是唯一一次在收租日以外听到敲门声了。我竖起耳朵反复听了了一分钟,才确定是在敲我的门。 这个破出租屋门上都没有猫眼,我只能打开门确认来的人。于是我小心拧开门把手,只漏出一条缝,从门缝往外看去,就看见两座山峰中间夹着一条沟,再往上看时,才看到一双大大的眼睛。 啊,是刚才对我微笑的那个女人。 “不请我进去么。”女人对我稍微微笑了一下,从门缝传入女性特有的香味,我感觉有点头晕,大概是血全冲上头了吧,也就没能好好思考,把门全打了开来,并把这个女人请了进来。 她就像住在自己家一般,顺理成章的坐在了唯一的一张椅子上,我就站在她旁边,自顾自的心跳加速。 “那个,不知道你来找我,是......咳咳,有何贵干呢。”我沉默了半天才想起来她应该是有事找我,马上询问了她,到这时我才发觉自己的嘴里已经因为紧张变得完全干燥了。 “怎么,你真不认识我了?”她扭过脸来,把头发撩到耳后,饶有兴趣的看着我。 “那个......给点提示?” “我叫,陆雨。” 陆雨?这个名字没有在我的脑子里形成什么印象,我只能摇摇头。 她就像很生气一般,站了起来。 “你居然忘了!”她上前两步,抓住了我的手,眼睛里还有泪水。 “呃......那个,抱歉?”我对付不了快哭的女孩子,心脏也因为她的贴近加速到了不能再快的程度。 女人低下了头,身体也在颤抖,虽然我很清楚这时候是个男人就该抱住她安慰一顿,但是我脑子里全是莫名其妙,为什么她会知道我,为什么我没有印象,为什么她要哭,不整理好这些,我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行动。 保持这样别扭的姿势,她终于停止了哭泣。 “也就是说,你也救不了我了。”说着她松开了手,我更加疑惑了,救?这都是哪和哪啊。 脑子虽然在运转,但是完全就是空转,像是大团的毛线球,找不到一个头,于是我的另一个坏习惯又来了,当想不通的时候,就干脆放弃思考。 于是我什么都没想,把叫做陆雨的女人拉住了。她的手冰凉,明显感觉得到是在害怕什么,她的动作马上停了下来,一脸吃惊的看着我。 接下来的动作确实是我始料未及的,陆雨扑向了我,把我抱得紧紧的。 “我果然没有认错。” 虽然我完全不清楚她在说什么,但是我的身体自发地动了起来,像是要回应她的动作一般,两人纠缠在了一起。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接下来的情况,我只能说,我感觉我自己和她充满了整个出租屋,她在笑,我也在笑,感觉很舒服,这样的。 两个人,赤身裸体的挤在一张单人床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屋外也完全没有光,我突然就有一种使命已经结束的感觉。就是在这时,我的心脏再次不由自主的狂跳了起来。 心跳的是在太过剧烈,我没来得及反应,身体就自己跳了起来,与此同时,陆雨也跳了起来,她双眼看向了周围,包围着我们两人的黑暗。 声音从四周传了过来,那是一种我从没听过的奇怪频率,我甚至无法把它定义为声音,但我确实听见了。 “救救我。”我的手边传来陆雨的温度,她拉紧了我的手。 不知道为何,我似乎又开始重新思考,就在这种时刻,我突然想起为什么我会不记得她了。因为在高中的时候,我和她是同学,而在那时,我经由老师的口,明确知道了她的死讯。 我下意识松开了她的手,这时在黑暗中我感受到她的目光,不可思议中带着绝望的目光。 “为什么......”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她的声音就消失在了黑暗里,只留下我一个人面对着黑暗中无数窥伺我的眼睛。 “喂,是扬扬吗?” “啊对,哥,是我,怎么了。” “救救我。” “什么?” “我知道你虽然不是我们这一边的,但是请你救救我。” “喂?哥,你在说什么。哥?哥!” “......”
  2. 等写完了在考虑一个贴切的标题吧,反正标题是要在最后起才精髓。
  3. 其实是脸上的实际上是小亚的幻觉哦,仔细看看标题吧,罂粟除了还是带有些致幻效果的。
  4. 其二 罂粟鱼 “砰。” 随着几声玻璃碰撞发出的清脆响声,一男一女像是夫妻的两人,外加一个穿着时尚的少女把手中的酒杯碰在了一起,三人围着一张圆饭桌正在庆祝些什么。 “姐姐,恭喜你啊,母子平安。”说话的少女叫做唐小亚,似乎今天是她专程来到姐姐家给她庆祝孩子满月的日子,姐姐唐雅虽然刚生完孩子,但是精神还是非常好,旁边的丈夫黄岩还在往她的饭碗中不断夹菜,一边还说道:“刚生完孩子,多吃点,补回来。” 在饭桌正中间,是一条很大的鱼,切开的腹部中可以看见橙色的鱼子,还在腾腾的冒着热气,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黄岩夹出最大的一块就放进了唐雅的碗里,唐雅对丈夫的手艺赞不绝口,并且问起了这鱼是什么鱼。 黄岩一开始只是看着姐妹俩叙旧,不过这句问话戳到了他的话头,他开始讲述起他买鱼的经过。 “本来嘛,鱼是肯定要上桌的,但是我今天去市场的时候鱼已经卖完了,我还想着今天的庆祝大概要缺点什么,但是就在我要出市场的时候看见一个渔夫拿着一条老大的鱼,正在往市场里走,于是我就拦住了那个渔夫,问了一下,果然是来卖鱼的,然后我啊,就动用了浑身解数。”说着,黄岩做出非常夸张的架势,逗得姐妹俩哈哈大笑。 “夸张了点,其实是我看那个卖鱼的有点,怎么说呢,呆呆的,就和刚吸完毒一样,我就毫不费力的从他手上买到了这条鱼。”黄岩夹了一块鱼肉进嘴里,夸张的砸了咂嘴。 不过唐小亚天生的不爱吃鱼,看见鱼的时候连用筷子都要绕开它,虽然姐姐和姐夫两人一直在叫她别客气,但是唐小亚还是没有动筷子,实在是不能驳了他们的好意,才答应喝一点汤。 虽然在饭桌上有点不太自在,但是小外甥可爱,于是这点不自在很快就被小亚满到溢出来的母性覆盖掉了。 可能是太兴奋了吧,小亚比平常困得更早,才刚过晚上8点,她就觉得想睡了,姐姐看出她已经快要睡着了,于是打电话给小亚的父母,让小亚就在自己家睡一晚。 客房很少有人用,虽然姐姐白天打扫过,但还是有些灰尘的气息,吸入了太多的灰尘,小亚终于感觉喉咙有些不舒服了,于是她睁开眼咳嗽了几声,此时已经快要凌晨4点,小亚因为自己起床的太不是时候而感到些许恼怒。不过最恼怒的还是对自己的膀胱,因为刚才的咳嗽太用力,让她有了尿意,没办法,起床吧。 小亚只穿着从姐姐那里借来的薄睡衣,光脚走在地板上,虽然是夏天,但是果然还是有点凉。脑袋昏昏沉沉的,明天也是休息日,不如睡个懒觉好了。小亚心里这么想着,脚上踩到了什么东西,从脚的触感来看是个圆柱状的硬物。既然是圆柱,加上小亚精神迷糊,她自己也不费心思地预料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硬物向后滚,带着小亚的一只脚也往后,小亚的重心不稳,不过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她下意识的伸出手,终于在倒地之前用手撑住了自己。 稳住了身体,小亚也清醒了一些,不过让她清醒的是手掌传来的刺痛。 “啊,破皮了。”小亚站起身,还没看就知道自己的手流血了,于是她甩了甩手,这时在一片黑暗中的她感觉有什么小物件撞到了她的大腿。 “不会吧,流了这么多血?”她下意识的以为撞到她大腿的是甩手甩出来的血滴,于是她再次看向手掌,果然一片血肉模糊,不看还没感觉,看到了的话感觉疼痛感比刚才还要强烈,她心疼得用右手按在左手上,虽然两只手其实都受了差不多的伤。 不过,这下她更奇怪了。 左手的触感有些奇怪,怎么有种坑坑洼洼的感觉?她又仔细摸了摸左手,果然是有什么东西在手的里面,而且还在滑动。 她曾经看过不少寄生题材的科教片,这种想象让她后背突然凉了起来,她马上冲进洗手间,打开灯,把自己手上的血冲了下来。虽然说是想要马上检查,但是果然还是有些害怕,万一真的被什么寄生了怎么办。 心里斗争了大概有一分钟,她终于下定决心,看向自己的伤口。 “咦,这是什么?”小亚望向冲洗之后的左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伤口里整整齐齐的排列着一粒粒黄色的圆珠,每一个直径都有5毫米左右,这些小圆珠就互相堆叠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晚餐吃的鱼子。 她感觉到大腿上的有什么粘腻的触感,于是低头一看,刚才甩到大腿上的果然是这种小圆珠,小圆珠在她的注视下变得透明,裂开,一条黑色的小鱼从里面钻了出来...... 小亚理所当然的被吓醒了。 “靠,原来是梦。”她不顾矜持,发现自己做了噩梦,嘴里骂了出来。 睡衣和里头的内衣都被吓出的冷汗浸湿了,床是躺不下去了。小亚这样想着,刚才梦中出现的尿意再次袭击了自己的膀胱。 “嘶。”出了这么多汗还有水分可以排出,小亚对自己的膀胱都快肃然起敬了。 这次她没有像刚才那么慌张,把拖鞋穿好,拿上了手机,打开手电筒应用,好,准备齐全了。 虽然没有空调,但是小亚好歹是个女孩子,房门自然是紧闭的,她用最小的声响拉开了门,向外面看了看,没人,那么就出来吧。 不过说起来,刚才梦里踩到的是什么东西呢?她从房间走出来,突然想到这样一个问题。手电筒的光扫过姐姐的房间,门是打开的,而且里面传出一阵听起来就觉得湿漉漉的声音。 不会是在那个吧,稍微想象了下,小亚的脸在黑夜里红了起来。 好奇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这个年纪的孩子,小亚忍不住往房间里窥视,房间里虽然灯是关着的,但是借着月光还是能看见些东西。 但是真要是看见了什么,自己以后该怎么面对姐姐呢,小亚突然有些退缩。思索了一阵子,她失去了偷看的想法,果然还是别做的太过火了。 她抱着这样的想法,正准备转头去洗手间,姐姐的房间里突然传出一阵不和谐的闷声,像是什么大型的物体掉到地上的声音。尿意刺激着小亚的大脑,同时大脑对这个大到异常的声响警觉了起来,她这次敲了敲姐姐的房门,然后稍微等了一下,才推开门。 “姐姐,我听到好大的声....” 话没来得及说完,她就一声也不敢再出。 月光下,一个女人赤裸着身子,正背对着小亚,双手捧着什么,头就贴在两只手中间。女人身后的床上躺着一个男人,同样赤裸着身子,但是以一种正常人绝对无法摆出的姿势,别扭的紧靠在床上,身下的床单泼洒着一大片污渍,就着月光只能看出是深色的污渍。同样的污渍也大量覆盖在女人身上,除污渍外,女人的身体各处还随机的形成了隆起,形状都是一模一样的,只是大小有所不同,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出那些隆起是鱼的形状。 女人,应该说是姐姐,嘴里还在说着什么,说的好像是“鱼,我要,鱼,肚子里,鱼子......”诸如此类的单词。 虽然是夏天,小亚也突然感觉到浑身冰冷,她的腿发软,下意识扶住了墙,手按在墙上的瞬间,房间的灯亮了起来。 刚才看到的深色污渍,果然如她所料,是深红的颜色,她也在那个时间,亲眼确认了自己的姐夫,脸上满是惊恐,眼睛就要从眼眶里吐出来,嘴也长到能撕裂上下颌的程度,他的腹部也被完全打开,里面的内脏流了出来,甚至还冒着热气。 姐姐感觉到了灯光,终于把头转了过来,那颗昔日的亲人头上,布满了鲜血,以及几乎要盖住整张脸的隆起,小亚这时才看清,那些隆起,全都是一条一条通体漆黑的鱼,这些鱼的眼睛一瞬间全部对准了小亚,这让她陷入了极大的惊恐中,她现在也无暇顾及姐姐手上同样被撕开了腹部的小侄子。 腿使不上劲,只能用手猛地推在墙上,借着反推的力量,小亚跌跌撞撞的逃出了姐姐的房间,她马上打开手机,输入了这辈子都没输入过的报警电话,拨号的时间仿佛有一小时,甚至一天,小亚根本等不了那么久,她的身后同时响起姐姐平常绝不会用的愤怒语调“小~~~~~亚~~~~~~~~” 就在这不足100平米的房子里,小亚能躲在哪里呢,她连滚带爬地奔向大门,拧着把手,因为睡得早,她没意识到姐姐家在睡觉之前总是要锁门的。拧了好几下,门依然没有要开的打算,终于,手里的手机传出女性的声音:“您好,这里是报警热线,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小亚用尽嗓子里的力气,大声喊出了:“救命!” 几乎是在同时,小亚就失去了意识,失去意识之前,她还看见,自己的背后姐姐正拿着像是绳子一样的东西,大量的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 头昏昏沉沉的,身体也很痛,尤其是腹部,好像被咬了很多口的样子,不过感觉内脏还没有流出去。小亚虚弱到根本抬不起头来,只有意识还是稍微清楚些的,耳朵就像是被浸在水里,听什么都只能听到模糊的声音,在一片朦胧之中,她好像听到了一个女性的声音,那个女性不断地重复着对不起,然后一声尖锐的声音,似乎是什么东西切断了,然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再次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是十几天以后了,小亚的好友陆雨正坐在病床旁边,满脸泪痕的看着她。啊,我没死,小亚终于意识到这一点。 小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依然虚弱,但是好歹能进行对话了,她从警察和好友陆雨的口中得知,警察在找到自己手机信号后赶到唐雅家中时,就在客厅发现被绑在椅子上全身是咬痕的小亚以及头身分离的唐雅,还有已经开始发臭的婴儿尸体。 不过小亚问多少人,他们都表示在场的只有这三个人,虽然卧室床上找到了大量血迹,但是血迹的主人,也就是唐雅的丈夫黄岩,没有找到尸体。 痊愈后,小亚迫不及待的要求确认姐姐的尸体,在多次阻拦无效后,警察终于答应了她的要求,她看见的尸体,不再是那个满脸隆起的怪异尸体,而是完全和平常一样的姐姐的脸。 又过了一个月,夏天也要接近尾声了,她在本地新闻里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那正是自己的姐夫黄岩的脸,那张脸正好出现在本地的农贸市场,小亚立即决定调查,终于在几天的调查中,她听到了目击情报,那个见过姐夫的人说,自己的姐夫在当时看起来有些痴呆,手里还提着一个草笼,笼子里是几条黑色的看起来十分诱人的鱼。
  5. 我在我写的文里也说过,要限制自己在2k字左右写出一个完整的故事,这倒不是说极其省略,而是要做到详略得当,2k字对于一个短篇来说其实算是挺适中的字数了,因为不能算太长或者太短所以可以不用考虑加些描写,而且更适合用来练习文章的布局,所以我一般会给自己标定字数然后再写,2k或者3k或者4k,大概就是这样
  6. 老酸SAMA

    玩具卫士

    因为感觉只是个片段的描写,在场景描写中加入某些线索让人猜到家暴的起因之类的可能会更完整些
  7. 老酸SAMA

    玩具卫士

    家庭暴力主题的啊,每次选的题材都挺有趣呢,不过稍微扩充一些如何
  8. 致死与否我没有明说,因为死亡原因是其他的,并不是直接致死,这一点可以额外思考下 然后是你的几个问题。 小亚处理的麻烦之后会写的。 也是有的,不过小雨是主角光环嘛,虽然不是保命的光环。 代替原有器官功能正解,但是不是吃完四散,是一瞬间受到惊吓全部逃开了,然后又聚集了回去。算是个设定上的习性吧。
  9. 其一 梦见虫 嗯?这里是......教室? 从课桌上醒来的陆雨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现自己正趴在自己的课桌上睡着了,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连窗外的天也显得很阴沉。 她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又看了看左手,啊,6点了,已经是放学的时间了,小亚怎么没叫醒我。 她嘟囔了几句,理了理裙子,又把已经睡乱的头发梳到了耳边,才慢慢悠悠的撑着桌角站起身来。 嗯?她的手指传来松软的触感,这是什么?她把手缩了回来,看了看手指处,沾着些许像是泥土一样的痕迹。 爱干净的陆雨瞬间鸡皮疙瘩盖满了后背。 “噫!”她马上把泥土拍下,后跳了一步,就在这一跳之下,一大团泥土状的东西从课桌一边掉落了下来。 和泥土一样的灰褐色,中间充满着空洞,似乎还有几根树枝穿插在其中,看起来就像是蚂蚁窝。 惊讶过头的陆雨反而不能做出正常人的反应了,没有立刻逃跑,而是凑近了那个土堆,她自己虽然明确的有不想碰的想法,但是身体却自顾自的伸手抓向土堆中的树枝。 拔出来,又插了回去,并没有虫子跑出来,也没有什么奇怪的生物。 难道说不是蚂蚁窝吗?陆雨的好奇心被点燃了,她拍了拍自己的手,拍掉了因为拿起树枝而再次沾上的泥土,这一次她愣住了。 她的食指和中指处再拍干净泥土后分别发现了一个圆形的孔洞,但她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 她的脑海中跳出了三个字,寄生虫。 这个念头让她开始害怕了,陆雨拼命地挤压着孔洞,里面灰色的像是泥土一样的东西被慢慢地挤了出来,然而没有看见什么虫子,已经有一种先入为主观点的她觉得自己的体内已经爬满了虫子,这让她的动作越发的加重,她感觉到了不对劲。 要是按照自己现在这个力气挤压怎么也应该碰到骨头了,但是现在依然没有感觉到任何硬质的东西。 陆雨挥动着手指,大喊了起来。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雨!” 一声来自遥远的呼唤,陆雨抬起了头,她发现自己自己正躺在课桌上,同学们都一脸惊讶的看着她,扭过头去,就看见好友唐小亚正在用担心的眼神看着她。 啊,原来是梦啊。 在被老师批评了上课睡觉之后,今天的课上完了,小亚在陆雨身边止不住的大笑。 “抱歉抱歉,虽然知道是你做了噩梦,但是看老师那张脸,都气的扭到一起了,噗哈哈哈哈哈。” “唉,你笑吧笑吧,小心笑出肺炎来。”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陆雨白了小亚一眼。 “对不起嘛,别生气别生气。”小亚双手合十像拜佛一样给她道了个歉,陆雨也没有真生气,就笑了起来。 “啊,小雨,今天我有事,在这里分开了。”十字路口上,小亚突然对陆雨说道。 “啊,还是那件事吗。”作为朋友的她知道小亚最近被卷入了一些事件中,稍作安慰之后,她就继续回家了,梦中那种虫子在全身蠕动的感觉,即使是已经醒来了,也依然残留着。 第二天课上,教室比平常还要安静,小亚也请假了,整个课堂变得更加沉闷,或许是因为夏日的暑气还没消散吧,陆雨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当她真以为马上就能回家躲在充满冷气的房间时,前排的男生突然从课桌滑落,倒在地上。 啊! 不知是谁的声音叫了出来,整个教室的人都转向了这边,陆雨才发现是自己发出的声音。 老师走向男生的位置,检查了一番,也不知道这个男生为什么晕倒,于是抱起他,想要带他去医务室。 陆雨在近距离看着这个过程,身体抖得停不下来,相比于自己,她更奇怪的是其他人看起来都很淡定,就好像他们什么也没看见,陆雨对自己左边的同学问道:“你不害怕么?” “现在是夏天,中暑什么的总有可能发生吧,让老师处理就好了。” “不,我不是说这个,难道你们都没看见么?” “看见什么。” “当然是他身上到处都是的空洞了!” 和陆雨说话的同学突然露出一脸的嫌恶。 “你在说什么啊,哪有什么空洞,人家穿的衣服都不是斑点的。” 陆雨呆在了原地。 随后的几天,班上又陆续有几个人请假了,40多个人的班来上课的只有20不到,小亚也一直没露面。 陆雨也几天没有好好睡一觉了,因为这几天她一直在做怪梦,梦里,她就在和现实完全相同的场景里,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不像以前做梦时那样轻飘飘,而是非常有真实感,真实中还带有一些疼痛,但是她不知道这些疼痛是从哪里来的。 这样的情况持续折磨着她,几次从梦中醒来,她都发现自己就站在梦结束时的位置,就像是梦游,却比梦游多了一份真实感,陆雨开始不敢进入睡眠的状态。 但是困意比陆雨想象的还要严重,每次抵挡不住睡意,她都会更快的进入做梦的状态,而且梦里的疼痛也更加剧烈,小亚也依旧没有回来,她无法把这件事说给其他人听。 现在的陆雨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在梦中还是清醒着,她没精神的面庞加上满是黑眼圈的眼睛,让路人都不禁敬而远之。陆雨走在大街上,后背又传来了一阵阵疼痛,她走进了最近的公共洗手间。 洗手间里只有她一个人,隔间全都虚掩着,因为是白天所以并没有开灯,她撩起了衣服,想看看自己的后背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她还有些害怕,怕真的看到些什么,犹豫了一阵子,她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 小亚终于办完了那件麻烦事,请假回来的她看见班里突然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人,陆雨也在其中,她有些担心陆雨的情况,于是放学后就径直朝陆雨家走去。 陆雨的父母时常出差,所以她经常是一个人在家,小亚知道这一点,坐在电梯里的时候就在不断思考见到陆雨要说些什么。 但是她站在陆雨家门口时,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门没有锁。 胆小谨慎是陆雨的一贯作风,她不太可能会忘记关门,小亚觉得肯定有什么发生了,于是她门也没敲,就这样走进了陆雨家,不知为何,她家里弥漫着强烈的杀虫剂的气味,小亚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可能是声音太大了,从房间深处传来了有的呼喊声。 “是谁?”应该是陆雨的声音吧,小亚有些不确定,这个声音有些嘶哑,听起来和平常的陆雨不太一样。 “啊,是我,小亚。”小亚回应了一句,她听到了陆雨的卧室有声音,于是她打开了陆雨卧室的门。 这里就是杀虫剂味道的源头,小亚甚至能看见杀虫剂飘散在空气中的微粒,感觉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陆雨没有睡床的习惯,从小就是把床铺在房间正中央,作为她的好友,小亚对此也是知道的,她看见房间的正中央的床铺缩成了一团,看来里面就是陆雨了,她轻声招呼了一句:“小雨?” 被子明显动了一下,看来就是小雨了,她松了一口气:“你躲在被子里干什么呀。” 这么说着话,小亚就把被子掀了开来,就在掀开的一瞬间,小亚感觉到耳边传来无数翅膀扇动的“嗡”声,因为这声音就像直接钻入了小亚的脑子里,小亚吓得后退两步跌坐在地上,被子也完全扯到了一边,无意间往陆雨的位置一看,她愣住了。 被子的里面,无数肉色的小虫子正在一副骨架上蠕动,并且不断从骨架上掉落下来,骨架保持着一个蜷缩的姿势,就像是还活着一样,骨架的周围还散落着一些黄色的,像极了人皮肤颜色的褪壳,有什么东西正在从里面爬出来。 小亚胃里一阵反酸,就算没有吃饭她也极力想吐出些什么,再往陆雨的被窝看时,一切都变了,刚才看到的景象都像是假的一样,她现在就看见陆雨正口吐白沫地倒在被窝里,而耳边的嗡嗡声,不知什么时候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最终小亚打电话给急救,很快陆雨就被送去了医院,医院的结果也比她预想的更快传到耳边,癫痫急性发作抢救无效,死亡。 虽然这件事以意外为收场,但是小亚还是想不通,那天她看到的到底是什么,是幻觉吗,还是什么高超的伪装?还有那浓重的杀虫剂的气味,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那是为了杀死虫子什么而做的准备。
  10. 老酸SAMA

    【靈感樓一期】來隨便寫點什麼吧

    噗嗤,我该说什么,这个灵感倒是够完整了,不需要什么太多的扩展,不过这个思路还是有趣的
  11. 老酸SAMA

    涂了一个妹抖(大概

    看背景是白的我还以为是人设图,结果是,白丝居然不是透肉的,以及妹抖手里不应该拿着餐盘么
  12. 老酸SAMA

    【靈感樓一期】來隨便寫點什麼吧

    对,视角不同导致立场都不同了,但是还是没有想出特别有趣的故事,所以先留着了
  13. 老酸SAMA

    【靈感樓一期】來隨便寫點什麼吧

    其实也有部分是因为里面的boss反而变成了中立甚至善良的一面,立场也有些不同了
  14. 老酸SAMA

    【靈感樓一期】來隨便寫點什麼吧

    新灵感: 本来有几个灭鼠的素材,想起来如果把老鼠当成冒险者,家当成迷宫,家里的主人当成最终boss,按照平常灭鼠的方法来写,以外的能感觉到有些有趣(虽然R18G了点) 第一个片段,粘鼠板,巨人在巨人之间流通的商店买了一些粘人板来应对总是来巨人的迷宫偷东西的冒险者,一觉醒来,巨人听到了惨叫,来到粘人板前,果然看见了一个全身都被粘人板的黏液粘住的蠢货,巨人看着他一脸疲劳的样子,不知道他惨叫了多久,也罢,赶出去吧。于是巨人把粘人板拿了起来,试图将冒险者和板子分离开,但是似乎黏得太紧了,巨人感觉到了一丝东西被拉断的触感,啊,是那个冒险者的手,不仅如此,因为拉扯的太用力,这个冒险者的胸腔也被巨人压碎,巨人几乎能看见内脏从他嘴里吐了出来。唔呕,真恶心,还是赶紧杀掉扔出去吧,于是巨人把粘人板的两面合上,仍然有一丝气息的冒险者此时完全没有了动静,巨人轻轻一扔,把粘人板丢向了野外。。。。。。 第二个片段,捕鼠夹,经过上次的教训,巨人向店老板投诉冒险者把他家弄脏的事,店老板忙着道歉,并给巨人推荐了一款新式的简易捕人夹,巨人好奇试了试,结果因为装置太过灵敏,啪的一声,巨人的手指被捕鼠夹夹住了,巨人痛的大叫了起来。虽然看起来十分有效,但是巨人还是用被夹住的中指给店老板比了个手势。于是第二天,巨人再次起床,果然看见了两个冒险者被夹在了捕人夹的陷阱下,似乎是一公一母呢,巨人发现这两个冒险者虽然下半身已经被夹得变了形状,依然用上半身抱在一起,奄奄一息的样子。巨人突然动了恻隐之心,想着要不放了他们算了,于是他拿起了捕人夹,就是这个时候,两个冒险者的下半身从捕人夹上面掉落了下来,于是两个人吐出了最后的鲜血,停止了生命活动,巨人这一天的心情突然变得糟糕糟糕了起来。 第三个片段,录音机,因为前两次的事件,巨人完全不想再去那个破店购买什么产品了,于是冬天来了,巨人总是能在自己的仓库里发现冒险者的排泄物以及被弄脏的食物,不得已,巨人还是去了那家商店,他询问店家有没有只是威吓不用伤害冒险者的产品,店家想了想,从货柜上拿下一个录音机,说只要每晚打开它,就能有效减少冒险者的入侵,于是巨人一脸不相信的把录音机带回去了,每晚打开的录音机确实有效果,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冒险者来烦他了,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安心了,直到有一天,他看见了巨人中的一个环保组织告发了这个店家,他才从环保组织的宣传单里看到,在店家录制录音机的内容时,把一个白色的冒险者,记得应该是叫圣职者来着,用两只手掐住,宣传单的照片拍的很清楚,虽然冒险者对巨人来说都长得一个样,不过从照片里也能看出那个圣职者一脸惊恐的表情,巨人突然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除此之外还有关于小白鼠做实验和宠物猫抓老鼠的片段可以写,不过这里就不写了,毕竟这只能算是毫无意义的片段描写,只是满足我的R18G爱好而已的东西,有兴趣的话不如帮我思考一下怎么把这东西变得有意义吧。
  15. GBF了解一下?体验一把把各国领导都装上自己的船的感觉?
×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