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苍夜凛

【会员】精英会员
  • 内容数

    978
  • 加入

  • 最后访问

2 位关注者

关于苍夜凛

  • 等级
    運命の魔女

经济

  • 节操 11,910.68 J
  • 福缘 2 F
  • 节操值 0.00 节操值

最近资料访问用户

最近访问块目前为禁用并且不会显示给其他用户。

  1. 苍夜凛

    ig牛逼!~

    虽然其实我不是LOL玩家…… 听到全场高呼IG的时候真的挺感动的,梦回TI2,差点哭了 恭喜IG!
  2. 苍夜凛

    来吧!属于你的故事,从人设开始!

    有……有点熟悉的卡面呢。 回想起了当初被爱丽丝出场语音支配的恐惧 「不思議な世界、素敵な世界!」 嘛,我自己那个坑做的人设基本是拿自己以前的性格爱好小习惯做蓝本啦,写成jk的话意外的还挺可爱的(←啊喂 不介意这个设定的话我也穿越过来加入吧 嗯,完全体的苍之魔女来着w 【冒险者登记表】 姓名:苍夜 凛 年龄:???(三百岁以上) 种族:魔女(穿越者) 身高:161cm 体重:46kg 外貌特征:外表看起来像是十六七岁的少女,黑色的中短发,修的比较精致的齐刘海,衣着虽然偶有变化,但基本是一身蓝白色为主的水手服。并没有什么额外的装饰,整体看起来给人比较朴素的感觉。五官看上去小巧精致,脸型也比较小,虽然说不上放在人群里也能脱颖而出的美少女,但也能和“可爱”这个词搭上关系。 性格:虽然是不怎么喜欢说话的类型,但本质上是个隐藏毒舌。 受自身热情驱使行动的生物,有兴趣的东西一定会尝试一下。 好奇心强烈,痴迷于未知的事物,平时虽然还比较冷静稳重,但在遇到自己不了解的东西时会想尽办法去了解。 对他人基本没有恶意,对绝大部分东西也不会在意,但自己认真对待的事物(比如魔法的研究)被人看轻或是误解的话会很生气,并且开启毒舌说教模式。 能力: 1. 魔女没有生长和死亡的概念,本质上是不老不死的——除非她“承认”了自己的死亡。虽然无法真正意义上的杀死她,不过还是有很多种办法可以让她陷入和死亡没有差别的状态。 2. 在原本的世界中,作为当代“苍之魔女”的她所掌握的特殊能力“苍蓝梦境”,能够以预知梦的形式在一定程度的看到未来的影像,趋吉避凶。 3. 虽然自身的魔力量不大,而且因为不是精灵的原因无法使用精灵魔法,但在原本的世界中精通各大魔法体系理论,是非常优秀的研究者。艾尔特莉兰的魔法体系虽然不同,但她也能够做到触类旁通。 4. 虽然相对来说不擅长破坏型的魔法,但非常擅长拘束类和隐匿类的魔法,在战斗中存活和逃跑的能力很强,在治疗方面也有相当的造诣。 持有物: 梦蝶:戴在右手中指的银质戒指,是象征着魔女的领袖之一,“苍之魔女”一脉传承的物品,据说戒指中封印着一个可以将自己瞬间催眠,并把周围所有人拖入自己梦境中的巨型魔法,但历代“苍之魔女”都没有尝试过,传言的真假也不得而知,更多的是单纯地被当做一个象征。 按她自己的说法,戴在右手中指的意思是“正在与未知的一切热恋中”。 战斗方式: 经验丰富的战斗辅助者,对于魔法术式的发动有着近乎于预知的判断能力,并且能做出最合理的对应或是配合。虽然破坏魔法只是B级左右的程度,但对于魔力的操作极其精准,在束缚、封印、防护类型的魔法上都有着完美的表现。除此以外,不下于最高阶圣职者的治疗能力也让队友十分安心。 公会评价:S级 女神历:3118.7.26
  3. 苍夜凛

    伊利雅卡池感觉好坑

    大号沉了,小号倒是出了二宝 但我小号根本就是个抽卡模拟器不玩的啊(
  4. 1-7 我并不是生活的主角。 内向、面瘫,我觉得这可能是绝大多数同班同学对我的印象。事实上,我平时也的确尽可能的避免不必要的交流。我被孤立简直是理所当然的,不如说像现在这样没有被孤立才是奇怪的。 嘛,这也是我的幸运吧。 不是像中二病一样觉得这样很酷,也不是因为不擅长和人接触,只是单纯的不喜欢吧。 考虑着别人的想法说话实在是太辛苦了,但如果说话太过随意可能会被别人讨厌。虽然经常给人感情淡薄的印象,不过就算是我,感受到太明显的厌恶也是会受伤的。 对,就像是那个有名的轻小说主人公主人公所说的一样。 ——节能主义。 这大概是最接近于我动机的描述。 相比起左右逢源,我觉得这样更适合我。 虽然这么说,但我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做的彻底。 苍夜凛 “好累……” 今天用脑量已经超负荷了。 而且心里积累了太多吐槽没说出口,这也是很累的。 苍夜凛 “说起来,我现在已经不算是人类了啊。” 听起来稍微有些中二的话。 距离早上的变故也只是过去了十几个小时而已,虽然已经见识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超自然的事情,但总还是少了一些现实感。 苍夜凛 “神秘学啊……” 趁着热情还没有消退,还能够代替脑力当做思考的动力源的时候,我取出了从浅葱小姐那里借来的书。 《神秘学概论》。 苍夜凛 “这还真是……” 我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 虽然只是略微的翻了几页,不过至少有一点我是立刻就明白了——这的确是值得魔女们用无尽的生命去探索的,远比现代科学中的各个学科更为深奥的东西。 这个宇宙是无尽的海洋,而所有的文明都在孤岛之上。谁都不知道哪里是海洋的尽头,更不会知道在海洋之外是否还存在着什么。对海洋的探索是危险的,却又是充满着吸引力的。无论是魔女也好,人类也好,或是其他的文明也好,都在求知欲的诱惑下前赴后继地探索着这片未知的海洋。海洋中充满着危险,动辄就会让个体粉身碎骨,甚至于让整个文明毁于一旦。 谁都在恐惧着,谁都在颤抖着,但是,谁都没有放开手中的船桨。 这是一出飞蛾扑火的戏剧,却能让所有的飞蛾更憧憬火焰。 我们——魔女们脱离了因果律,拥有着永久的时光和远超人类的知识与技术,却也更清楚地认识了自己的存在。 宇宙太大了,面对比我们的生命更为伟大的未知,我们说不定也只是一群飞蛾而已。 这份未知,是我们必须敬畏的东西。 而我们所专注的所谓的七大神秘,说不定……不,是一定还没有碰触到这个宇宙的本质,即便如此,这七个课题也足以一代代魔女在其中钻研数千年了。 而人类呢? 我不禁感到可悲。 虽然已经成为了魔女的一员,但实话说,我对自己作为人类的认同感还是更强一些。正因为如此,我才会感到可悲。 魔女远比人类强大,却始终履行着避世与不争的原则,自原初的魔女诞生以来,数千年如一日地专注于对未知的探索。而人类呢?作为星球的一员,却在发展的过程中无止境地剥削着星球本身,剥削着更弱的种族,沉溺于与同类的争斗,甚至早就已经忘却了对这个世界的敬畏。 这样的行为,真的是一个知性生命种族应该做的吗? 苍夜凛 “唉……” 作为精神上的人类,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再有几千年也好,几万年也好。 对于这个宇宙,甚至仅仅是对于这个星球来说,人类这个文明,命不久矣。 这样的种族,无法看到更深、更远的海洋。 察觉到困意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因为从小习惯开着灯睡觉,母亲也没有发现我的异状。 苍夜凛 “啊……明天还要去学校来着。” 不对,已经是“今天”了啊。 ——在心里对着自己吐槽了一句。 苍夜凛 “不过,为什么我还会感觉困呢……?” 稍微感到有些疑惑。 这本《神秘学概论》简单地介绍了一部分神秘学、神秘、以及相关于魔女和魔女历史的事情。按理来说,魔女虽然依旧要从食物中摄取能量,但疲劳之类的感觉应该是不会再有了。 我还会感觉困……大概是作为人类的习惯还存在于身体里? 苍夜凛 “嘛,睡吧。” 如果是作为人类的话,只睡三个小时精神应该会更糟糕吧——这样的经验也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有过。 但是魔女应该就没问题了吧,以后也许可以有恃无恐地熬夜了? 闭上眼的一瞬间,我的脑海中出现了类似这样的,有些堕落的想法。
  5. 苍夜凛

    【LOL】今年是最有希望的一年(滑稽)

    每年都是最有希望的一年(
  6. 现在没攻略的RM游戏我好像都是拆包打的
  7. 苍夜凛

    意念绘图要是能点出来

    能高速完成一些CG量特别大的游戏,游戏自由度会提高吧 对调教SLG玩家来说也许是好消息
  8. 嗯,要说恐怖猎奇要素的游戏果然是这个了呢。 《ゴア・スクリーミング・ショウ》(译名:Gore screaming show)应该是我至今为止打过的黄油里最有“鬼故事”感觉的游戏了。因为打完这作时间已经比较久了,有部分记忆比较模糊,所以写的也比较简略。 有汉化哦( 剧本 BLACKCYC到底是猎奇大厂,这作的猎奇要素也是相当的安定。或许是因为视点的不同,草香祭作为女性剧本家的笔触反而比不少男性剧本家更加直接更加残忍,在大部分BE里,女主动辄就是被开膛破肚,绝对不会留下任何一点美感。 虽然这么说,不过整个故事的主线——尤其是由佳线的剧本质量还是比较高的。作为一个鬼故事,这作的恐怖感和悬疑感也的确让我在打完之后的第二天做了一晚上噩梦(也就这样了),作为一个galgame的话,怎么说呢,男主的角色塑造清晰地反映出了剧本家的本职(乙女游戏剧本家),可是由佳线整体来说还是一个比较好的寻求救赎的故事,结局也还是挺治愈的。 画面/系统 06年的游戏,也不能太苛求这些东西。同时代平均水平吧。 声优 再次提一下由佳,由佳的声优みる发挥非常棒。不过我觉得我怎么评价都没风音的一句话来的直接。(风音:在みる桑演过的角色里,我最喜欢的就是GSS这部作品里的由佳酱——某期赞美广播) みる果然很适合女鬼(雾 以上(好像写的太简单了啊喂
  9. 苍夜凛

    有没有大佬谈一下心跳文学部

    没打,看了全剧情和彩蛋解析 只能说设计的挺炫酷的,不过我对这类东西苦手,以前打totono也打的不太舒服,也就没补
  10. 1-6 正如浅葱小姐所说,我回到家的时间并没有比平时晚。 和市面上的轻小说给人的印象不同,现实的“魔女的夜宴”看起来更像是个学术研讨会——虽然她们讨论和发表的东西我一点都听不明白。 苍夜凛 “《神秘学概论》、《白魔法基础》、《精灵魔法与白魔法》……这种东西也能写成专业书的啊。” 拿着几本从浅葱小姐那借来的书,我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还是有一些期待的。 魔女?魔法少女? 类似这样的词汇,我果然还是有一些憧憬的吧。 不知不觉,似乎连语气都变得轻快一些了。 苍夜凛 “总觉得,好像是提前开始读大学了……虽然专业比较奇怪?” 苍夜凛 “不想这些了。嗯……今晚的菜单……” 我打开冰箱的门。 苍夜凛 “啊……说起来好像只有鸡蛋了啊……嗯……玉子烧的话大概没问题……” 苍夜凛 “牛奶也没有了啊……” 相对于比较普通的咸味玉子烧,我更偏好于放入牛奶和奶酪的甜玉子烧一些——虽然母亲并不喜欢。但因为母亲会自己在工作的地方解决晚饭,我也就不需要考虑她的口味了。 不过现在牛奶用完了也没办法。 我虽然挑剔,可相对于吃的东西,我现在对于浅葱小姐的那几本书更有兴趣。 ?? “ただいま~” 苍夜凛 “おかえり…っええ?母さん?” 在我刚准备完材料时,平时一向都凌晨才会回来的母亲——苍夜葵出现在了玄关。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知该怎么形容的预感。 葵 “只是回来的早一点而已吧。” 苍夜凛 “嘛……” 葵 “说起来,我家的凛酱好像成为魔女了啊。” 从母亲的口中,我听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单词。 苍夜凛 “诶?母亲知道?” 葵 “这个消息的冲击力还没有我早回家来的大吗?啊啊,失败失败。” 母亲扶着额摇头。 这个人……是想要看到什么啊。 苍夜凛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好像有这样的预感。” 葵 “啊,这样啊。姑且我们家也是纯色之一呢。” 苍夜凛 “那果然,母亲也是……?” 葵 “不,我并不是魔女。只是对那边的世界略微有些了解的普通人而已。” 葵 “不过怎么说呢,毕竟那边和这边完全不是一个世界,我就算想要了解也了解的很有限呢。” 葵 “妈妈我啊,可是从小就很想成为魔女的。可是完全没有机会啊,别说是神秘了,连接触魔法的机会都没有……” 苍夜凛 “はぁ……” 听着母亲委屈的语气,我一点都不怀疑她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这个人真的是成年人吗?我稍稍叹了口气。 苍夜凛 “あのさぁ……魔女になるのはつまんない……かもしれない……” 苍夜凛 “那些前辈……与其说是魔女,不如说感觉上和科学家更接近。虽然她们研究的东西和科学完全不同吧……” 葵 “你都明白了呢。” 母亲突然收起了表情,变的严肃了起来。 之前的那些只是演技吧。 这个人……说不定可以作为演员出道了。 葵 “就是这样哦,魔女的世界并不有趣。凛,你真的要加入吗?” 母亲少有地直呼了我的名字。 苍夜凛 “……” 苍夜凛 “我再……考虑考虑。”
  11. 我没有弃坑!!!(时隔七个月我又回来啦! 感觉只有情绪特别兴奋的时候才适合写这种日常,但我最近沉迷斋藤飞鸟,只要看见飞鸟的脸就会兴奋,所以可以一直写(←啊喂! 顺带我写着写着感觉苍夜凛(我?)这个角色变成吐槽役了,大概……没问题? 1-5 夜宴的会场被魔女们隐藏在空间之中,浅葱小姐拉着我从空间的夹缝中走了进去。 或许是我们来的的确太早了,在这个隐藏着的礼堂中,所到之人寥寥无几。浅葱小姐也没有理她们,只是径自拉着我坐到了一旁。 苍夜凛 “浅葱小姐是和她们关系不好吗?” 纱织 “只是不熟而已。” 苍夜凛 “诶……?” 纱织 “魔女之间大部分都不太熟。七大神秘下可以研究的方向太多了,不同研究方向的互相之间也没有必要交流,大家都没这个空,只有研究方向比较近的,或者比较闲的人之间才会关系好。” 纱织 “我是属于后者,像我这么闲着不做研究的魔女不太多,大多都比较年轻,我和山吹都是这样。” 年轻什么的……你们的年纪都是我的好几倍了吧。 虽然是很失礼的想法,但我此刻的第一反应的确是这样的。 纱织 “苍夜小姐,你刚才,在考虑什么失礼的事情吧。” 呜。这个人会读心吗? 纱织 “嘛,当然不是相比你来说。会出现在这里的魔女,按照人类的标准来计算的话,大部分的年龄都有三位数了哦。” ばばあね。 虽然这句话我肯定是不会说出口的,太无礼了。 纱织 “再年长一些的前辈基本也不会来这里,年轻人的话……实际上在这个国家,除了你之外,山吹那家伙就是最年轻的了,毕竟魔女可不常见。不过就算是她,也已经七……” 由加莉 “纱织前辈,暴露少女的年龄可不好哦。” 突然出现的由加莉打断了浅葱小姐的话。嘛,不过刚才那个「な」的发音我已经听到了就是了…… 把七十多岁的年纪和少女心这个词连在一起,对于我来说还是有点难度啊…… 由加莉 “啊,凛酱晚上好。” 她一边打着招呼,一边没有一点顾虑地坐到了我的身边。 苍夜凛 “啊,由加莉。晚上好。” 由加莉 “说起来,凛酱,决定了吗?” 苍夜凛 “诶?决定……?什么?” 由加莉 “纱织前辈还没有和你说吗?研究方向的事哦。” 由加莉 “纱织前辈,这点不好好说明的话是不行的啊。” 该说是一反常态吗,我印象里似乎是第一次看到由加莉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 不过本来对她也没多少印象就是了。 纱织 “没事没事。反正我们也不在做嘛。” 由加莉 “前辈!” 由加莉似乎有些生气,微微瞪了浅葱小姐一眼。 话说,对前辈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由加莉 “虽然说像我和纱织前辈这样不做研究的也有不少,但是研究方向是大家都有的。至于想不想做就是另一回事了——对于我们魔女来说,生命的旅程和人类的大学也差不太多,只不过我们拥有着无限的时间,我们的探索与研究也是永远没有终点的。” 由加莉 “像你这个年纪,就算什么也不做,先享受作为人类的生活也没什么关系的。就像是那些前辈们说的,总有一天会到想要开始研究的时候。在悠久的时光之后,最终能吸引我们的,也只剩下未知了。” 应该是考虑了我的理解能力吧,由加莉的解释还是比较好懂的。不过研究方向什么的,对于“神秘”尚且一无所知的我也完全无法决定啊。 纱织 “这孩子也还是个新人,就连什么是‘神秘学’都还不知道。就算想要确立研究方向也不可能吧。” 浅葱小姐的声音很严厉,有点像是老师的样子,但语气用词却还比较柔和,总觉得,她们两个的关系有些奇妙。 纱织 “苍夜小姐,虽然研究方向的事情可以不用急,但神秘学的入门还请尽快,有兴趣的话可以再学一些魔法。这是我们这一侧世界的基础。”
  12. 苍夜凛

    求助,为啥突然显示不安全了

    SSL证书过期了吧?大概
  13. 苍夜凛

    剧情神作GAL和H情节真的能相容吗?

    这个看脚本家笔力的,不过一般来说大部分HS对游戏观感不会有太大影响。 做的比较优秀的,HS和剧情联系比较紧密的,最好的例子可能是大名鼎鼎的白色相簿2 做的比较差的,让我觉得HS有还不如删了的……時計仕掛けのレイライン那个系列吧
  14. 苍夜凛

    话说d的墙貌似又没了。

    DL墙拆了有段时间了吧,日子过的比较晕记不太清,不过应该半个月以上了?
×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