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斯卡萨

【会员】新手上路
  • 内容数

    86
  • 加入

  • 最后访问

1 位关注者

关于斯卡萨

  • 等级
    同盟会员

经济

  • 节操 521.93 J
  • 福缘 0 F
  • 节操值 0.00 节操值

最近资料访问用户

最近访问块目前为禁用并且不会显示给其他用户。

  1. 斯卡萨

    Eye water

    令人不快的灰黑色的天空,不绝掉落的水像什么人在抽噎一般。虽然是很久以前的事,只要闭上眼就仿佛置身于那样的场景中。 我恨下雨,下雨让我想到哭泣。我最恨的就是哭泣。 我时常会梦见那样的场景,自己躺在泥水里,冰冷而疼痛。雨落在我脸上打得我睁不开眼,只能听见其他小孩的叫喊。田纳西佬,爱哭鬼,田纳西佬。婊子养的。 …已经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了,大概是跑掉了吧。连抹掉雨水,睁开双眼的力气都没有,只是难看地抽噎着,肺抽动得像某种动物的血管,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可憎得让人不想承认是哭声。想我躺在冰冷的水洼里,心里想我要死了。 有人抓住我的胳膊,拖了我一段距离。我抹了把脸上的水,看见一个年纪和我差不多的男孩。“你醒着啊。”他又用力拉了我一把,让我站起来。“别理他们,如果被找上,你就跑吧,怎么样?” 他叫乔纳森·米尔德。从那天以后,只要遇到那群孩子,我就跑。乔纳森就陪着我跑,如果我慢下来,他就喊我的名字,艾伦!艾伦! “艾伦!” 我睁开眼,刚好看见一颗照明弹被打上天空,漆黑的林地登时被照得一片惨白,随后火药的爆声起伏一片,枪口焰几乎要把我的视野晃瞎—真他妈该死,夜袭! 我抓起手边的步枪,而乔纳森已经趴在散兵坑里开始用冲锋枪对敌人射击了。前面的丛林不算茂密,他们以石头和地形作为掩体一边射击一边前进,有很多人举着带刺刀的步枪冲过来,在步枪和冲锋枪的火力网中立刻栽倒在地—妈的,简直是疯子。 我架着步枪瞄向在掩体间移动推进的敌人,开两三枪就能杀死一个人。步枪的准度比冲锋枪高不少,因此一个散兵坑里的两名士兵才这么配置—但这不是绝对,我们还有机枪手。红色和蓝白的轨迹在空中交错而过,那是机枪弹链上间隔分布的曳光弹,为了修正弹道。机枪的轰鸣刚持续了几秒,操控它的人就无力地倒在地上,让我我感到轻微的恐惧,但很快就有另一个人接替了他的位置。敌人也架起了轻机枪,趴在散兵坑里的我随机对曳光弹射出的位置打空了步枪里的八发弹匣,机枪的射击也即时停止。换弹时我的手抖得厉害,不知是因为这该死的温度还是因为我他妈的随时都会变成一具尸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炸断了我的思绪,我只来得及看见尸体的残块被抛飞出,那绝对不是手雷—然后是坦克的轰鸣声,铆钉焊接的铁皮开进我们的视野里,这是大规模进攻!枪声中有人发出绝望的叫喊,仿佛被投入地狱一般。对方的阵地上机枪正在喷吐火舌,榴弹的爆炸声此起彼伏,还有坦克,它开炮了! 不少士兵被炸死在散兵坑里,但更多的人拿起了枪榴弹。一轮射击以后那辆坦克的外皮就被爆炸掀开,里面的驾驶员也必死无疑。在一片混乱中我听见考费尔德拼命在喊后撤,回堑壕,把阵地让给他们!我和乔纳森把手里的M10手榴弹都扔了出去,然后跳出散兵坑向堑壕的方向狂奔,那里有碉堡和迫击炮,在那里我们能守过今夜然后打一个漂亮的反击!这念头在我脑中只闪过一瞬,然后我扭头看向乔纳森想催促他跟上我,却看见他向前扑倒在地,一晕红色从他后背的弹孔上扩散开来。 我的心如坠冰窖。 我听见自己在大吼医疗兵,但没有人过来。没有掩体。奇迹般地,乔纳森还没有死去。“别扔下我……”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像失水的鱼。“别扔下我,艾伦,求你了……” 我知道。他的孩子马上就出生了,他不能死。可他倒在了后撤的路上,一个什么掩体都没有的地方而且敌人还在靠近,带一个人走?他们只要开一枪就能把人都射死! 很短的一个瞬间,在我脑内延长得像是永恒。 跑,跑吧,跑吧,跑吧,跑吧,跑啊,跑啊,跑啊! 我抓住他的胳膊,拖着他向前小跑,冰冷的空气有如嘲笑我般刺进肺里,让我不得不张开嘴呼吸。离堑壕不远,回到阵地的士兵都加入了阻击敌人的火力线里,只要我不被射死—在交战双方中间,怎么可能不被射死,但我绝不能 钻心的疼痛让倒地的我弓起身体,在那一瞬间肺似乎失去了功能、好像停止呼吸就能止痛一样压缩起来。听见自己发出难听的惨叫声,两条胳膊不受控制般地挣扎起来。真难受啊……即使闭上眼也没能阻止眼泪流出来。他妈的,真是他妈的岂有此理……泪流的更多了,我现在一定是趴在地上难看地抽噎吧,但做什么都没有用,我只是自顾自地挣扎着在哭。曾经乔纳森是那个能把我从地上拖起来的人,可现在轮到我了,我却拖不动他。曾经他是那个叫我跑的人,可我终究没能在那时跑掉。他让我见到什么是朋友,我却没能让他回去见到家人。我终究还是那个田纳西佬,一事无成,除了哭什么都他妈办不成啊……! 一滴水落在我脸上,然后是第二滴,第三滴。虽然看不清天空,但我想那一定是令人怀念的灰黑色。我听见迫击炮击发的声音,机枪手压制扫射的声音,和雨水打在地上的声音。雨水打得我睁不开眼,我想这次我真的要死了。 突然有人抓住我把我拖进了堑壕。我听见有人在喊医疗兵。他喊有两个伤员。
  2. 斯卡萨

    对不起,我不应该嘲讽的

    不不不这个超厉害的吧!第一次知道论坛能有这样的(测血统)随机事件
  3. 斯卡萨

    【短篇】信

    嗯,谢谢指导
  4. 斯卡萨

    【短篇】信

    如果篇幅和设定冲突,删些设定比较好吗?
  5. 斯卡萨

    废话一瞬

    那个喊“跳跳跳”的人真是……太真实了
  6. 后日谈在果园好像也挺冷( 想跑后日谈
  7. 斯卡萨

    WRYYYYYY!!!本萌新來啦

    其实战锤里的兽人也能用这个梗(
  8. 第一目击者是犯人的桥段已经在各种推理故事里被玩烂了(
  9. 被墙了,会不会有玩家登不上论坛
  10. 斯卡萨

    感觉同盟貌似被墙了。。。

    10.18 下午10:11 感觉新认识的坛友要联系不上了
  11. 舞伴这么高智商,瑟瑟发抖……开局用言弹都是莽夫(暴言)
×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