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胡子大叔不洗头

签到帖引出的疑问——翻译腔到底是个啥?

推荐贴

        今天签到提起翻译腔,我特地百度了一下,但还不是很了解翻译腔是个啥……是将外语习惯和词句语法以中文汉字来构成(如鲁迅先生的那种“我是出离愤怒了”)?还是类似于外语词汇读音的中文化(如“英特纳雄奈尔”、“布尔什维克”)?
 
        如果是前者,其实只是阅读上非常别扭而已。不过因为别扭很可能就会让读者对作品本身有所抵触。比如小时候我对鲁迅先生的作品真的是学不下去的,因为总觉得读不通,好多词也要瞎琢磨一番,最后干脆只有死记硬背了,考试之后基本都忘了。再比如陈映真先生的代表作《将军族》,真心是硬着头皮读下去的,有一种让人感觉很难耐心读下去的烦躁感……不光是“那么说故事吧”,“啰嗦”这种很莫名其妙的对话,就连故事上也是难以理解:因为一个是具臭皮囊,一个是不洁之身,两个人在一起牵手自杀……然后第二天有人看到了,说两个人就像将军一样——这种感觉很莫名其妙。(后来有幸和一位台湾笔友交流,她给我解读了一下她对这篇文章的感受,她还热心的帮我"转译"了一些语言,才让我理解将军族的主题思想和细节主旨)。
        其实总体来讲,如果说翻译腔只是我前面提到的两种情况我还是可以接受的。不过我看还有一种形式是通篇的翻译回去——哪怕是废话。        
        比如某资深技术翻译在某书里翻译道:“很遗憾,世上好像对此还存有根深蒂固的误解”——这种翻译和大白话很像,但是忽略了人们阅读的习惯,忽略了正常(中国)人应该怎么感叹和发牢骚。这种通篇连废话都要翻译的,如果算是翻译腔,那还是希望能越少越好。
        比如原文是一个日本人看一本垃圾书可能会是这个评价“纳尼搜类?把咔咪戴跌速”然后随手将书放回书架上。如果这个被翻译成为“什么嘛?简直是奇谈怪论”也无可厚非,但是这就不是人话,翻译成“什么垃圾”不是更好吗?
 
        我觉得也许我说的那种翻译就是意译吧。
        比如澳大利亚小说《The Tree of Man》有两版翻译,开头一段中,第一版描述说一只公狗悄无声息地走到蚁冢边抬起了一条腿,第二版翻译是一只公狗默默地走到蚁冢边撒了泡尿。显然第二种看着更舒服些,更贴近生活一些。其实欧化也是需要同样的意译,比如有的童鞋会把鲁达拍桌子大喊两声放屁的那段翻译成“pass your wind! pass your wind!”,更有翻译成“lier lier!”的。不必多说,自然后者更符合语言习惯。
 
        总结……如果翻译腔只是外语习惯挪为中用,只要符合读者阅读习惯就好了;如果是语音的汉字表达,只要不过分(比如我那句“纳尼搜类?把咔咪戴跌速”),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果说翻译腔如果是指纯粹的直译,那真心无法接受——尤其是技术类翻译,尤其是废话不需要直译,真心浪费时间…………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发布于 (已修改)

日文相较于中文的特点就是重复、拗口

原封不动按照原意完完全全翻译出来,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拖沓、拗口

但是如果全部都要重新梳理一遍,那需要润色者自身语文水平过关,而且需要耗费不少的精力

大部分情况下,付出更多的精力不见得有更多的回报

所以这种翻译就根据译者自身的状况来权衡吧

前由 克莉娅丝 修改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感觉想要汉化过来就很困难了

润色想要意译而不损坏韵味,也是颇为为难的事情:YangTuo_Y:

随便起个能注册在路上被一只鸡仔拦截,回答“青灯姐姐说得对”之后收到了来自鸡仔的祝福.3节操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其实我倒是觉得鲁迅作品...那个韵味~~~

很棒~

 

翻译腔存在的一个原因是有人刻意追求“信”。就比如说,“很遗憾,世上...”我打一眼过去就知道原文大概是“Unfortunately, there is still ...” 特别忠实原文,忠实到一一对应地翻译回去都不成问题。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发布于 (已修改)
12 小时前, 克莉娅丝 说道:

日文相较于中文的特点就是重复、拗口

原封不动按照原意完完全全翻译出来,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拖沓、拗口

如果只是这样也许还好,你看琼瑶的作品不是一样非常受所有人的追捧么,不光电视剧,就连小说里面也充满了各种明显拖沓甚至拗口,一部分人(机智如我)会选择直接略过很多句,继续看(看不下去就扔了),但是更多的读者都是非常有耐心看完的。这不成问题。

引用

但是如果全部都要重新梳理一遍,那需要润色者自身语文水平过关,而且需要耗费不少的精力

我觉得如果要做润色,团队里至少需要一名笔杆子。

润色不是一个人的力量,是几乎一个团队的力量。比如我单位有个老爷子70多了,16岁就做笔杆子,单位内外不涉密的文件都要经过他最终审核,他的工作就是准确指出语言问题,思维和用词问题,然后用铅笔给一个推荐词序交回给撰稿人重写。时间充裕的话老爷子自己也会上阵帮你改写文件内容,堪称单位里的人肉检索打印机。

其实如果团队一开始有润色打算,人员安排和职责上应该有这样一类审议人(也可以是几名共同分摊工作),把所有交来的翻译都审议一下审议不过的由原翻译提供人来修润,如果翻译人员不在了,则可以视工作情况参与修改润色,也可以统一放入某个环境下等待统一修改。

要说耗费精力,如果只有固定一人校对+润色那是肯定的,但是团队分工(前提是计划工作量不能超过太多,比如4人团队做10人天的工作肯定不行)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引用

大部分情况下,付出更多的精力不见得有更多的回报

这是一定的,你很难让国人对“免费”的或者“唾手可得”的东西产生任何的感情因子,支持自己的信念总会有所动摇的。

其实即便是有更多的回报也不会提高什么润色素质,因为一个人的能力非常有限的。比如技术类图书翻译界所谓的“大师”吴雅明(不是那位知名画家……)其实他只翻译过三本书,三本书他都在前言提到自己通过自己的努力把作品翻译到了最好。这三本书的版权费都不低,每本都销售量均在万本以上(其实只有原书销量不到10%),不过共同的问题都是退货率极高,和原版书的评论口碑完全相悖。

引用

所以这种翻译就根据译者自身的状况来权衡吧

我能理解,不过我建议是如前面所说的,可以增加一个专门润色的“文稿总监”大人,这样有指导的修改可以降低翻译工作压力,也可以提高翻译能力,还能分摊部分压力。

 

5 小时前, 随便起个能注册 说道:

感觉想要汉化过来就很困难了

润色想要意译而不损坏韵味,也是颇为为难的事情:YangTuo_Y:

嗯,汉化本身就特别困难,不说别的,就光是解密文件就足够技术们喝一壶的,文本导出来也都是无序的,而且基本大家还都是以兴趣和信念支撑自己前进。这个就如克莉娅丝大人说的那样,根据自身状况权衡就好了

 

3 分钟前, 苍云静岳 说道:

其实我倒是觉得鲁迅作品...那个韵味~~~

很棒~

学了一点点日语基础之后的确就不会感觉有那么多不适感了……

 

3 分钟前, 苍云静岳 说道:

翻译腔存在的一个原因是有人刻意追求“信”。就比如说,“很遗憾,世上...”我打一眼过去就知道原文大概是“Unfortunately, there is still ...” 特别忠实原文,忠实到一一对应地翻译回去都不成问题。

感觉这简直就是机器,无法容忍——尤其是出版物里面一片这样的东西,我都觉得他们对不起这本书原作者…………更多的是对不起我花出去的钱(喂)

前由 胡子大叔不洗头 修改

胡子大叔不洗头在新手区仔细阅读版规时,意外收到来自小小坛娘奖励的5节操

注释
尤菲斯 尤菲斯 50.00节操 優秀討論!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个人觉得无论如何,只要是经过了翻译

原文的韵味或多或少都会失去一些,只有原文才能最贴近最了解原意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我倒是不讨厌翻译腔,一定程度上算是保留了原语言的语言习惯。都说读译本不如读原本,那在没有读原本能力的前提下,翻译腔也算是保留了原本的更多东西吧。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20 小时前, 保溫杯 说道:

个人觉得无论如何,只要是经过了翻译

原文的韵味或多或少都会失去一些,只有原文才能最贴近最了解原意

其实未必原文才能最贴切于愿意,因为有的时候一些东西并非作者语言能描述的。就比如鲁达大喊两句“放屁!”,原文意思是“扯淡”,“扯谎”,“牛粪”(我皮一下),但对于阅读水浒的外国人,原文“你放屁”就根本贴合不上了,而这时候不管是“bullshit”还是"lier lier"让原文“放屁”的韵味肯定消失殆尽了,但却更贴合原文的意思。反倒是"pass your wind"这么符合原文的翻译是最差的:YangTuo_Y:

 

20 小时前, 苍夜凛 说道:

我倒是不讨厌翻译腔,一定程度上算是保留了原语言的语言习惯。都说读译本不如读原本,那在没有读原本能力的前提下,翻译腔也算是保留了原本的更多东西吧。

翻译腔如果是指按照外语语言习惯安插对应中文字词倒是无可厚非,毕竟保留了原本的词序结构,想重更这段内容也方便了很多。

不过不论翻译能力如何吧,翻译的时候一定要尽可能避免“洋鬼子的啰嗦”,就好像前面提到了那句“很遗憾,世上好像对此还存有根深蒂固的误解”(其实还有好多翻译能力不足的问题,比如很多技术翻译都惨死在了“spam肉酱”的翻译挑战上),因为不但不能真正表达作者原本的意思,更是让国人看的非常郁闷(甚至有些地方想骂人啊……)。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发布于 (已修改)

我个人认为最经典的翻译腔就是CCTV-6里面的那些译制片了……小时候还觉得这些人说话蛮有意思的,后来才知道这其实就是所谓的“翻译腔”

“哦,我的天哪,亲爱的老伙计,你真的想知道什么是翻译腔吗?”

“看在上帝的份上,为什么我们不点杯咖啡坐下来好好地聊一聊这个话题呢?”

“该死的,哦,我是说,这个问题也太难了点。”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的了……

前由 颍川谋圣 修改
修改错字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嘿我的老伙计,您这个问题可真是像李希西尔湖里的那条大鲈鱼那样难以捉摸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于 2018/3/31 于 PM7点26分, 克莉娅丝 说道:

日文相较于中文的特点就是重复、拗口

原封不动按照原意完完全全翻译出来,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拖沓、拗口

但是如果全部都要重新梳理一遍,那需要润色者自身语文水平过关,而且需要耗费不少的精力

大部分情况下,付出更多的精力不见得有更多的回报

所以这种翻译就根据译者自身的状况来权衡吧

其实我觉得欧美那些文学更拗口拖沓,日语其实可以很含蓄(笑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我觉得翻译的话人人都有自己的风格,本身是无所谓“翻译腔”可言的,现在的翻译腔一般就是指刻意套用已被大家所习惯的翻译作品的风格来翻译~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发布于 (已修改)

我认为翻译腔就是指机械地直译,只求“信”——符合原文,不管“达”——语句通顺和“雅”——措辞文雅。

 

举个我正在译的作品的一句做例子。

僕は30分ほどその寝息を聞くと、名残惜しく思いながらもそうっと手を放して、綾井家を後にしたのだった。

 

假如是翻译腔应该也许是这样吧:

“我用了三十分左右把那个睡觉的声音听完和,很依依不舍地觉得同时又悄悄地把手放开,把绫井家丢在了后面。”

 

下面是我译的:

“听着她睡着的呼吸声过了半小时左右后,我觉得依依不舍的同时,轻轻地松开手,离开了绫井家。”

 

大概是这种感觉吧,不根据具体情况调整语序和措词的话就会搞成翻译腔,这只是我的理解,要是能构成参考就好了。

前由 xavierwheat 修改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主要是那些负责翻译的人是工作,是交工资的。

所以宁愿书面翻译正确,意译这种既有难度又花时间和原文不同又有人说你翻译错的种种问题,所以宁愿对着单词来翻译也不会意译。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是不是指的翻译人本人的特色的意思?例如他是某个地方的人,带点当地的文化特点。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认同楼主 而且我觉得大部分的翻译腔是第一种 

既然能够感觉到翻译腔 肯定就是表达方式不符合本语言习惯 也就是翻译过来的文字

然后嘛。。现在遇到不会的外语也是百度有道谷歌等翻译一下

见多这种机器翻译的文本 我会觉得这是一种翻译腔吧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虽然看了你们这么多的知识,但是我对于翻译腔的了解还是一知半解。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