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跳到内容
尤菲斯

【永远娘】已逝者与追求者

推荐贴

发布于 (已修改)

  
BGM

 

  請容許我當個厚顏無恥的人,被召喚的朋友們留個感想可好(哧溜

  

 

  ※

 

  春木之新曆‧278年‧10月23日

  

  這是我第一次做日記的日子,姊姊教會我文字以後,以後就是由我自己來寫啦!

  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我該寫些什麼呢……

  姊姊說我可以想像日記本也是一個人,我可以對你說話……那,日記先生?以後就請多指教啦!

  那今天跟你說些什麼才好呢……

  啊,日記先生應該不知道我是誰吧,我是諾蘭德‧埃爾德里奇,名字是姊姊幫我取的,姊姊說那是用她上一位主人的姓氏與名字……亂數組合?似乎是這個詞,幫我取的名字,雖然不知道姊姊以前到底是什麼身分,但我很珍惜這個名字的喔。

  姊姊她……總是沒有什麼表情的樣子呢,被姊姊收留也有六年了,在這個懸崖之下,什麼時候能出去呢?

  姊姊也一定是因為出不去而總是面無表情的吧,總有一天我會帶著姊姊回到外面的世界的!

  ……不過,沒有爸爸媽媽的我,去了外面該怎麼做呢……?

  日記先生,你有什麼好想法嗎?

 

  ※

 

  春木之新曆‧278年‧11月8日

  

  距離上一次的日記已經過去15天了呢,這樣子還能叫做日記嗎,日記先生?

  不過這其實不是什麼太過重要的事情吧,如果說要跟日記先生講的話,還是每隔一段時間記錄下大事件吧──

  第一個,姊姊開始教導我一些高深的知識了。

  雖然很難,但是我會努力學的……嗯,不管是植物辨識、地形分析、還是什麼麻煩的數學,我都要努力學會,不能讓姊姊擔心呢。

  說起來,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姊姊最近、怎麼說呢……身體好像有點涼起來了,該不會是著涼了吧。

  雖然晚上我們還是會抱著睡覺,但是有點不放心,唔……

  過一陣子,去附近看看有沒有適合的藥草可以給姊姊用吧。

 

  ※

 

  春木之新曆‧278年‧12月26日

 

  上次拿回了治療感冒的烏魯克草,還有一些用來調配湯藥的素材,偷偷配了一副感冒藥給姊姊,姊姊愣了一下之後收下了,看上去有些開心的樣子──雖然她還是平時那副毫無表情的臉就是了,不過我覺得她似乎其實有點困擾……

  我擅自出去給姊姊帶來困擾了嗎……?

  總而言之,姊姊回房間喝掉湯藥以後,晚上睡覺的時候身體又暖了起來,病好了真是太好了。

  我今年也已經11歲了,希望我可以快點長大,長大就能保護姊姊。

  日記先生,你也會為我加油的吧?

 

  ※

 

  春木之新曆‧279年‧2月6日

 

  真希望我不要長大……

  今天是我的生日,姊姊剛才告訴我,12歲的男生已經長大了,以後要學著自己睡、自己照顧自己,還要小心注意跟女性之間的距離。

  才不要呢,我想要跟姊姊一起睡、跟姊姊一起玩──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姊姊肯定不希望我胡鬧吧,就這樣子吧,從明天開始,我就是成熟的諾蘭德了,一舉一動都會注意自己的。

  ……所以,今晚,還能讓我撒嬌嗎?姊姊?

  這麼問了以後被拒絕了,姊姊還說以後不要我去碰她……

  嗚,不能哭的,我要堅強,諾蘭德是堅強的男生!

 

  ※

 

  春木之新曆‧279年‧6月14日

 

  日記先生……我今天找到路了。

  離開這個懸崖的路。

  這個懸崖雖然隱蔽、但是我發現有一小塊區域可以通過姊姊教我的發力技巧爬到上面,如果爬上去的話,想必就能到達外面吧。

  ……但是,姊姊的身體看上去越來越不好了。

  雖然外表看起來還是一樣,但是用外表是不能判斷姊姊的真實情況的吧,畢竟好幾年來都是那副樣子,姊姊想必有著自己獨特的魔法。

  不過……姊姊越來越少出現,教學也只放了書籍在我旁邊,只有晚上我才能在最大的房間裡面,隔著一面玻璃看見她,也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和姊姊說過話了。

  還是先不要告訴姊姊這件事情吧,關於通往外面的路,她現在一定沒辦法上去的……

  

  ※

 

  春木之新曆‧280年‧3月20日

 

  姊姊消失了。

  不管是哪裡都找不到她的身影,往常會亮著的幾個房間也黯淡了下來,書籍也沒有再出現。

  姊姊她……一定是有事情了吧。

  我要在這裡等她,如果她還會回來的話,我希望她能第一個見到我。

  又或者,沒有衰老過的姊姊就這麼消失,一定是因為魔力不夠了、或是其他什麼理由的。

  我會在這裡等一年,如果什麼也沒有找到的話,我就要去外面的世界。

  我要救她。

 

  ※

 

  春木之新曆‧281年‧3月20日

 

  她沒有回來……

  或者該說、"她果然沒有回來"吧。

  半年前就有這種不祥的預感,只是等到實際確認了這種事情,心裡果然還是不好受。

  走吧,不管是魔力、生命還是什麼玩意,我一定會找到妳缺少的東西,然後幫妳帶過來,直到……

  直到妳再次出現在我面前為止。

 

  ※

 

  春木之新曆‧281年‧9月4日

 

  昨天正式入學騎士學院了,想必又將有一段艱苦的訓練吧。

  ……啊,來到都市一段時間後,現在回頭看看剛出森林時的日記內容,果然還是有點害羞呢,因此最後還是決定處理掉了。

  接著,這段時間的事情簡記在下面。

  通過我的體能和知識,我成功離開了森林,然後遇見了兩個人。

  一個是塔莎公國的公主小姐,她叫做拉萊婭,另一位則是她的守護施法者,米絡。

  經歷過一些麻煩的事情以後,我取得了她們的信任,並且順利的入學了。

  如果順利的話,我已經規劃了未來大致的作法……

  通過打聽到的消息,大陸上仍未出現正式的統一國家,只有存在人類的國家與魔王所率領的帝國,而分析了所有能得到的資訊,我推測戰爭將在最快五年、最慢七年內爆發,利用軍功站到高位、再透過自身的權力去尋找有可能的一切線索,那就沒問題了吧。

  請妳再等等我吧,姊姊。

 

  ※

  ………………
 

  ※

 

  春木之新曆‧286年‧7月7日

 

  很久沒有做日記了,握著劍的手也都快忘了筆的拿法。

  啊……先從那之後的事情、簡略的敘述一下吧。

  我從騎士學院以絕對的優勢跨級畢業,很快的進入了軍隊中,隨後因為優異的成績而獲得了小隊長的職位,緊接著,我就在主動申請後被派到戰場邊境的區域。

  大約是三年吧,我在戰場上面廝殺了三年,每次都是不計後果的在前沿戰鬥,隊伍的士兵也託付給值得信賴的友人,我只需要負責作為箭頭,將敵軍徹底撕開。

  但是說到底,能驅動我的動力,既不是對於魔族的仇恨、也不是對於國家的忠誠,能走到現在的唯一理由,我始終不會忘記。

  ……這段話可別傳出去啊,日記先生。

 

  ※

  ………………
 

  ※

 

  春木之新曆‧287年‧12月12日

 

  唔,今天發生了點大事情,我或許……能看見勝利的希望了。

  我作為戰士的名聲似乎已經傳播了出去,國家和魔族也稱呼我為「鮮紅的瘋狂」……什麼的,奇怪而沒有意義的稱號。

  雖然是這麼說,但它還是有其價值在的。

  我在剛才被國王單獨約見了,內容是……"為了在不久的將來、會攻進魔王主城菁英小隊作為接應與臥底,隻身潛入魔族一方的領地,然後活著、直到勇者小隊的到來。"

  說實話,這簡直是在開玩笑吧。

  這種幾乎等同於送死的任務,我可不打算接,這條命必須留到與她再次相遇──

  本來是這麼想的。

  王向我承諾,只要我能完成接應的工作、並且把魔王給打倒,全國的力量都會動員起來,為我完成任何一次、不動搖國家的願望……

  我從未感覺希望離我如此的接近,彷彿只要伸手就能徹底抓住。

  我答應了,明天就會出發。

  ……姊姊,拜託了,請妳務必要活著、務必……

  讓我還能、再見到妳一面。

 

  

 

  春木之新曆‧288年‧2月6日

 

  21歲生日快樂,諾蘭德。

  沒什麼好寫的、也不能寫些什麼。

  很快,就能成功了,忍耐並等待吧。

 

  對了,魔王是不能幫助我的,這是確定無疑的事情。

  確定無疑的。

 

  ※

 

  春木之新曆‧290年‧8月1日

 

  他們來了。

  美麗的公主殿下、魔法師參謀小姐、異國的勇者大人、技巧高超的盜賊老爺子與遊俠先生。

  雖然不明白王讓公主前往這個最前線的用意是什麼,但是……

  終於……要走到終局了嗎?

 

  ※

 

  春木之新曆‧290年,12月31日

 

  今天是年末的最後一天,明天是魔族最宏大的典禮,境外戒備極其森嚴、但是相對的,內部的防守雖然也十分緊密,有了外部的戒嚴,王宮內想必會有精神上的鬆弛。

  明天就是決戰了,劍已經擦亮、毒藥也準備好了,最為卑劣的計謀即將在今日得到完結,我將作為影子,完成國王交託給我的的最後一個任務──親手殺害賞識我的魔王、然後將功勞交付給勇者大人。

  另外,今天,公主、參謀與勇者大人似乎都想找我出去聊聊天……不過我拒絕了。

  這個時候不能再與她們說話,否則,我可能會動搖。

  "啊,或許就這麼下去也不錯?"之類的想法,意識到這一點的瞬間也體悟到了,諾蘭德是個卑劣而無情的傢伙,但是即使如此,我也有著自己的矜持,因此,必須斬斷那些無聊而空洞的想法……

  我要救妳,絕對要救妳。

 

  ※

 

  銀屋曆‧元年,3月2日

 

  戰爭結束了……姑且,是這樣子吧。

  戰爭結束在,只有我才知道的,魔王真正在的位置。

  魔王是個很謹慎的人,她從來不會出現在眾人面前,為了確保自己的安全,整個國家能見到她真身的也不超過十個,絕大多數出現在外的,都是魔王沒有自覺的替身罷了。

  ……然後,那一天,我們殺了"魔王"。

  在典禮開始的同時,我們同時發動了突襲,局面混亂了起來,明面上的那個魔王被勇者大人於激戰後斬殺,我在魔族境內多年策反出的忠心手下也開始暴動,以少許的兵力,點燃了原先歡鬧的局面。

  24年的人生中,殺死過的人類、魔族也有很多了,殘肢斷臂與橫飛的血液,我照理應該是早已習慣到無動於衷的……但是,那一天,我只感覺到深深的反胃感。

  諾蘭德‧埃爾德里奇,毫無疑問的人渣、你唯一的優點或許就只有這虛偽的同情心了吧。

  我一劍殺死了曾經與我喝酒的魔族元帥、一劍殺死了與我一起討論治國方針的丞相、我殺死、也間接害死了好多好多的士兵……好多好多的……

  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

  最後在密室與魔王大人說的話已經記不得了,但是她帶著血跡的瞳孔、充斥著憎惡的笑容,拉著我的手、將我的劍送入了她的心臟,然後……

  我殺了她,殺了那一個,第一位識破我身分、第一個提拔我到元帥、第一個……

  日記先生。

  抱歉,有些混亂,突然不知道該寫些什麼。

  或許只是些無聊的事情,但是我並不打算就這麼遺忘掉它們。

  正如我所說的,諾蘭德‧埃爾德里奇到如今,恐怕也只剩下這點殘餘的、虛偽而令人作嘔的人性可以擁抱了吧──

  不,還有的,就在前方。

  是的……長年的夙願即將完成,我不惜沾染了滿手的血腥與痛苦也要完成,在背叛中終結了無數人的信任才得以走到的──尋找到她的終點……

  如果死了,我就要復活妳、如果消失了,我就要讓妳再次歸來。

  因為……

  雖然由我來說沒有一丁半點的說服力,但如果走到了這裡,卻在此時放棄了這份夢想,那豈不是踐踏了她的生命嗎?

 

  ※

  

  該死的。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

 

  ※

  

  銀屋曆‧7年,2月6日

 

  ……已經,很久沒做日記了。

  我居然還留著這本日記、仍能記錄我所銘記的事件,這還真是一件令人驚訝而驚喜、同時也悲哀而殘酷的事情。

  諾蘭德‧埃爾德里奇那下作而不堪的一生仍須向前邁進,這是悲哀。

  而諾蘭德‧埃爾德里奇那卑劣而無恥的行徑仍能被記錄,這是驚喜。

  如果不能在這裡徹底的咒詛我自身,我恐怕也會在虛假的面具下陷入瘋狂吧。

  那麼,我將在這裡紀錄的是,自從銀屋曆元年3月7號開始,所發生的背叛……

  抱歉,日記先生,請原諒我的用詞不當,應該說是──"在3月7號所暴露、從過去延伸到現在的陰謀",這麼說或許會比較好吧。

  那一天,我與國王見面了。

  我向國王詳細說明了姊姊的事情,因為擔心敘述不全會導致找到的方法錯誤,所以我沒有多加思索,把一切的事情都與國王講述了。

  養育我的銀色房屋、不老不死的女性、以及某日消失的她。

  ……然後,隔天,我就被以

"勾結魔族"的名義陷入牢獄中。

  誇張到難以置信的反手一劍,徹底的刺入了我毫無防備的心臟,我的武器被全部卸除、身體在惡毒的魔劑下被無力化、骨骼被沉重的枷鎖釘穿、關押在暗無天日的牢房中。

  那段時間真是難以堅持呢……

  我被關在牢房中的一千六百八十六天、四萬零四百六十四小時中,我從來沒有放棄、也沒有遺忘。

  憎恨與渺小的希望化為我唯一的支柱,讓我能在這種條件下仍舊堅持。

  我從獄卒偶爾的談天中知道了,我的情報被逐漸埋藏、名聲被掩蓋在流言蜚語中、最後一段時間甚至逆轉了當時的事情,將我稱呼為"背叛者埃爾德里奇"。

  背叛了魔王、又背叛了人王,或許的確是如此,但是……

  我等待著時機。

  在國王宣布了王儲的那個祭典──很諷刺的,同樣在祭典上──我掙脫了偽裝將近兩年的無力、背負著沉重而虛弱的身體殺出牢房,徒手刺殺了年老體衰的國王,然後拼命逃了出去。

  我以前的部下、戰友、友人,沒有人用理解的眼神看著我,他們的表情像是質疑著殺死了賢王的男人,咒罵著他的惡毒。

  是啊,或許他是賢王吧、或許他作為王者是再合格不過的了。

  但是我不會原諒他的,殺人者也需抱持著被殺害的覺悟,背叛者亦如是,但就算如此,這也不是我放棄復仇的理由。

  所以……

  抱歉,說了些無聊的事情。

  言歸正題吧,無論如何,完成了復仇之後,可悲的男人依舊只能躲躲藏藏、不得不倚靠放棄自己的某些東西苟活下去,甚至到了現在,我也只剩下你了。

  幾乎、都要忘記了自己走到如今地步的理由了……

  不過沒關係,還記得的、我還記得妳的……

  ……

  但是……妳叫什麼名字呢……?

 

  ※

 

  ………………

 

  …………

 

  ……

 

  ※

 

  ……

  「以上,是根據『開拓者‧諾蘭德‧埃爾德里奇』在史書與許多野史,以及各處尋找到散落的日記資料所還原的、類似於回憶錄的內容。」

  蒼老的聲音誦唸完這段話,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那道蒼老聲音的主人向著其他人點了點頭,所有人開始了動作,只有另外兩個人影湊到他身邊,小聲地說道:「老師……那我們這一次出來這裡,到底是要作什麼呢?」

  「不做什麼,只是報恩罷了。」

  「建立在汙名與背叛上的科技樹若是連當年的真相也無法找出……」那年老的聲音輕聲道:「我們也愧對於那位真正開啟星際世代技術的開拓者。」

 

  星曆4461年,嚴冬,7日。

  白色的防護靴重重的陷進厚重的雪層之中,天候系統雖然在很久以前就已經崩壞了,但是後來從星際再次歸來的人類仍舊念著情分,將脆弱的氣候現象維持在一定的閾值內。

  一個十人的隊伍、全身包裹在厚重防護服中的人影緩緩的沿著山壁爬下;他們的動作井然有序、嚴肅而一絲不苟,其中大多數人都單手懷抱著武器、順著峭壁的角度滑落,警戒的看著四周,只有被圍在中間的三人小心翼翼的順著繩子爬下,動作狼狽的踩進了雪地中。

  「大師,沒事吧。」

  其中一個手持武器的人下意識的就向前走了一步,卻被那三人中間最矮的人阻止了。

  他抬起手,淡藍色的全罩式頭盔轉動著、似乎是在觀察環境,同時淡淡地說道:「不用,都到了這裡,我們不會有事的……你們東西,確定還在身上吧。」

  後一句話是對著其他持武器的人說的。

  他們點了點頭,其中看上去最肥胖的兩個人蹲下身體,讓其他同伴上前按了按防護服的脖子處。

  只聽見細不可聞的排氣聲,防護服突然打開,分離出了一個狹小的空間。

  狹小的空間內,各自都放著三罐裝在強化星璃瓶中,冷銀色、彷彿仍會自旋轉動的物質。

  他們互相點了點頭,另外兩個人小心翼翼的伸手抓起了那幾瓶深銀色的能量罐,牢牢的握在手上,一齊向著那三人走去。

  「歌路大師,東西在這裡。」

  「嗯,謝謝你們一路保護。」

  被稱為歌路的矮小老者向他們點頭致意。

  兩側的防護服中似乎都是年輕人,其中一個在看著傭兵們握好星璃瓶以後,有些猶豫的開口了。

  「老師……雖然剛才您提到了開拓者,但是,這跟這裡又有什麼關係呢?」

  他的聲音有些稚嫩、但是已經透出了些許研讀知識會帶有的理性氣息,另外一個人也點了點頭,不過沒有說話。

  歌路不作聲,只是在四處張望了一會兒以後,便徑直向著某個方向走了出去。其他人雖然不大理解,但是基於尊重權威的想法,仍然不作質疑的跟進了。

  老者走的很快,那是一種充斥著興奮、懷疑與喜悅的複雜節奏,沒過多久,他們就跟著他來到了一塊高高凸起的雪地前。

  他沒有再說其他的話,只是回頭對他們搖了搖頭,就自顧自的走上前,開始徒手撥開這些積雪。

  所有人都不敢動作,只得看著這位年事已高的考古學權威穿著用來適應母星環境的防護服,艱難、一點一點的將雪下所掩埋的遺跡挖出。

  時間過得很快。

  雖然現在的日月規律也已經失常了,但是透過防護服配置的內建時鐘,所有人都能知道他們已經在這裡站了將近兩小時。

  不過比起這件事情,逐漸露出真面目的遺跡卻更吸引住了他們所有人的注意力。

  「這、這是……」

  其中一個傭兵甚至忍不住發出了難以置信的呢喃聲。

  撥開了大部分積雪的歌路稍微退了幾步,仰頭看著這遺跡的全貌,聲音複雜而驕傲的給予了他們肯定的答覆。

  「是的,你們沒有看錯,這裡正是開拓者被培養成長的家,同時也是一個──」

  他頓了頓,回身向其他人一字一句的說道。

  「宇、宙、船。」

  冰冷卻柔和的黯淡銀色在長久的時間中沒有徹底崩毀,仍能辨識出最初的型態,也是第一個被人們所發現,諾蘭德遺留的宇航飛船設計。

  「跟上吧。」他說完了以後又再次回過身,靜靜地說道:「接下來,我會向你們說明,我們這次要做的事情。」

  一眾人看著歌路大師慢慢走道艙門面前,將手伸到艙門下,試圖從緊閉的門縫中將門抬起。

  「呃,在那之前,我恐怕得先麻煩你們一下。」

  他抬起頭,淡藍色罩子底下的聲音有些尷尬。

  一名傭兵會心的點了點頭,他拿著的武器是單分子纖維高頻振動刀,很輕易的就切斷了久經時光的金屬門,隨後用真空吸附器小心翼翼的抓住了金屬門,放到了一旁。而旁邊經驗老道的傭兵早就隔絕了狂亂的風雪,避免門內的東西在打開的瞬間就被氣流撕碎。

  「處理完畢,大師,請您繼續吧。」

  「謝謝。」

  森森的冷氣、遠低於外界溫度的冰冷氣息從門內溢散而出。

  向著歌路豎起大拇指後,傭兵再次退回團隊中,而歌路也重新走到門前,稍微側開身體,向他們說道:「第一個,是找到開拓者的埋骨之地,也就是這裡。」

  亂反射的光線照亮了艙門門口的通道,一個老邁而傷痕累累的男人就靠在上面,嘴唇緊抿,似乎還能從他閉緊的雙眼兩側看見淚水的痕跡。

  乾涸的血跡從腹部滲出,一把年代久遠的劍柄牢牢的卡死在肌肉之間,男人蒼老而僵硬的手指蜷曲成石,凝固在短劍的握把之上。

  他們微微睜大了眼,似乎難以置信。

  「這……!?」

  「諾蘭德‧埃爾德里奇、星之開拓者、科技之父、背叛的元帥、鮮紅的瘋狂……」

  歌路一邊說著,一邊彎腰、小心的拾起了一份日記手稿,表情諷刺的說道:「正如我們歷史上許多的偉人一樣,開啟了銀河時代的男人最終卻只能抱著這份遺留的日記與無法達成的願望,死在這裡,甚至在前後數百年以內也仍舊背負著難聽的名聲。」

  呵呵。他笑了幾聲,聽起來卻不像是笑聲,反倒像是悲愴的哭泣聲了。

  低下頭,歌路大師又將這份日記讀了出來。

 

  ※

 

  銀屋曆‧31年,2月6日

 

  這或許是我最後的紀錄了吧。

 

  目前為止,即使拖著病懨懨的身體在大陸上四處奔走、追著任何有可能的傳聞或是消息奔跑,也往往都是虛假的希望,每年回到懸崖下,我也什麼也看不見、聽不到、找尋不得一直所冀求的盼望。

  這個男人的一生,說白了也只有這點微不足道的重量而已。

  什麼也不能改變、什麼也做不到、就連所想要找回對象的記憶,也模糊的不堪回想了。

  在這悲哀執念所能驅動到的終點,或許就是這裡了吧。

  從這裡出發的人生,結束於此。

  從這裡萌發的執念,湮滅於此。

  從這裡積累的幸福,消減於此。

  諾蘭德‧埃爾德里奇的一生在此止步,54年的空洞或許能在彼端找到答案吧,誰又能知道呢……?

  無論如何……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

 

  在話語聲的終點,所有人再次陷入了難言的沉默。

  一會兒,歌路再次打破了寂靜。他沒有再多看諾蘭德的屍體一眼,而是背過身,收起了日記,像是害怕自己會忍不住哭出聲似的沙啞說道:「走吧,我們還有另外一個目的必須完成。」

  「……老、老師……」

  其中一個弟子已經哽咽出聲,其他傭兵也大多默默的仰起頭來。歌路沒有理會他,而是安靜的繼續向前邁進,另外一個弟子扯了扯同窗,同樣乾澀的說道:「走吧……至少,我們得見證這一切。」

  ……

  他們再次啟程,沿著這稱不上大型的宇宙船走廊前進。

  歌路一邊走著,一邊再次說起了話。

  「說起來,還記得我下來前才說的,有關於史學家還原出來的日記內容吧。」

  「事實上,我們當初也在思考──那一位被稱為『姊姊』的女性,到底是誰、去了哪裡、如何尋回。」

  「可以確認無疑、在歷史上的敘述是這樣子的……她是一位不會老化、知識淵博的女性,在漫長的考證中一度被認定為是不老的魔女,因為某些因素而離開。」

  「不老的魔女嗎……某種意義上,或許是這樣也說不定吧。」

  他有些蒼涼的哼笑了一聲,提示道:「仔細的想想吧。」

  「開拓了星之時代的諾蘭德,是由這位幾乎沒有訊息的魔女所教育。」

  「我們所發現的銀色房屋,實際正是一艘宇宙船。」

  「最後……魔女曾經失去過體溫、禁止諾蘭德的接觸──」

  他們的腳步經過了一個七拐八彎的走道,正如同歌路此時的問句一樣,模糊不清、真相卻又近在咫尺。

  歌路推開了標記著「能源室」的艙門,面無表情的揭開了謎底。

  「『力場操作』、『溫感模擬』……就連『立體實像投影』都需求能量的供應。」

  「那麼,逐漸透露出能源不足資訊的日記資料,就能解釋一切了──」

  空空如也的能量櫃彰顯著歌路推測的正確性,他徑直打開櫃子的旋蓋,讓傭兵注入了匹配初代宇航船的能源物質,最後──

  旋蓋被再次拴緊,手指脫離機械的瞬間,嗡動的藍光在剎那閃過,數個加固的機關彈出,把能源櫃牢牢的保護起來。

  然後,他們所有人聽見了來自背後,從門口出現的聲音……

  「本機再次啟動,確認時間……確認不能、定位開始……定位不能、功能再檢查……自檢完畢,部分尚能使用。您好,EP-0206向您致敬,感謝您再次啟動了本機。」

  一個身體騰起著淡淡螢光、相貌年輕的女子出現在他們面前,銀白色的長髮散落在身後,面無表情的美麗容貌,卻總令人聯想到無機質的機械。

  歌路難看的笑了笑。

  「妳就是……這艘船的人工智能吧。」

  「是的,請問各位有任何需求嗎?」

  「沒有……我們已經沒有需求了……」

  他搖搖頭。

 

  ※

 

  他們離開了初代宇航船的遺骸。

  在離開門口的時候,歌路站在諾蘭德的屍體旁,突然向著EP-0206詢問:「在我離開之前,想要詢問妳一個問題……妳的資料庫中,對於『諾蘭德‧埃爾德里奇』的定義性文字是什麼。」

  「……」

  人工智能少有的遲疑了。

  「未登錄……已登錄並上傳資料、確認文字,『諾蘭德‧埃爾德里奇』對於本機的定義是──」

  她頓了頓。

  「本機的必要零件之一。」

  「……是嗎。」

  矮小的老者看著門外的風雪,喃喃自語了一句,搖著頭,緩緩走了出去。

  他們一行人逐漸遠離那個敞開著艙門的銀色房屋,但是,不知道是誰回過了頭。

  在艙門旁邊,面無表情的銀髮女子默默的注視著他們,而在她身邊,有著另外一個嬌小的孩子身影,正一蹦一跳的向他們揮著手。

 

  ……

  「吶,老師,人真的有靈魂存在嗎?」

  「或許吧,但那決不是他,因為他早就死了,死了五千年了。」

  「但是……」

  「不過,我會尊重那份自欺欺人的決心。」

  他們爬上了懸崖,歌路看著純白一片的谷底,淡漠的說道:「即使……」

  即使用再多的資料去模擬,死者也已經消逝了。

  但是,或許,可能……

  「愛」還是能作到些什麼吧。

 

前由 尤菲斯 修改
注释
苍夜凛 苍夜凛 50.00节操 好棒,想象之外的结局
喵了个喵,咪 喵了个喵,咪 66.00节操 欲言又觉短,六六表寸心!
風玄如歌 風玄如歌 30.00节操 I'm lovin it !
dingue dingue 40.00节操 人文思考是SF小说必被要素之一
铃Beru 铃Beru 200.00节操 活动糖~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没……没想到……

本来以为会是剑与魔法的展开……结果居然是“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不过,男主角还真是命途多舛呢……

虽然有想到魔女不是生物,但是居然是AI!

这是真的妙w

铃Beru出去逛街玩被妹纸表白,戴上眼镜一看是恐龙版的.-2节操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果然我最爱这种SF和奇幻要素交错的设定啦,最后的结局很不错。

 

啊,糖写错字了啦……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很喜欢这种有人文思考的SF小说,结局很回味的。

注释
尤菲斯 尤菲斯 1.00节操 謝謝觀賞~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于 2018/3/14 于 PM3点01分, dingue 说道:

果然我最爱这种SF和奇幻要素交错的设定啦,最后的结局很不错。

 

啊,糖写错字了啦……

啊,沒關係的w

很高興能喜歡這個結局,鈴提出這個主題的時候本來還沒有想法,但是之後寫著其他東西(第一個靈感)的時候突然想到了這個!

"不死的魔女其實是當時人們無法理解的結論,實際上是AI!"

突然覺得這想法實在很炫炮的我立刻就放棄了一開始的重口味稿子來寫這個了w

 

另外,最後AI小姐提出的那段定義,靈感來源自希靈帝國後期的一段劇情(沒記錯的話)

當時我覺得很深刻,所以記下來了,這個時候很適合使用呢

尤菲斯得到了穿越资格,兴奋过度从而砸坏了键盘.-1节操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啊啊啊,之前看了一半学校断网了ww

于 2018/3/14 于 AM1点34分, 尤菲斯 说道:

在這個懸崖之下

刚开始看到这里以为是神雕侠侣w:b6:

于 2018/3/14 于 AM1点34分, 尤菲斯 说道:

銀屋曆‧元年,3月2日

昨天看到这里还以为魔王是姐姐ww

今天看完才懂原来隔着玻璃说话是这意思ww

男主说真的好惨w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 分钟前, 山田凉介的小仙女之首 说道:

啊啊啊,之前看了一半学校断网了ww

刚开始看到这里以为是神雕侠侣w:b6:

昨天看到这里还以为魔王是姐姐ww

今天看完才懂原来隔着玻璃说话是这意思ww

男主说真的好惨w

掉下懸崖什麼的,不是小說很常見的套路嘛w(眼神游移

魔王啊....因為不想模糊焦點,所以並沒有刻意提及,事實上魔王是諾蘭德的初戀

或者說,兩情相悅吧,進入魔王城的諾蘭德表現出相當高的才華(和學識),再加上堅忍不拔的意志、強大的武技,我覺得被看上沒啥問題

但是呢.....國王啥都算好了,記得日記裡面有強調過"不能信任魔王"嗎,那是他被下了潛意識催眠魔法的痕跡(

所以,他是真的挺慘的,啊,我好壞......(掩面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发布于 (已修改)

故事前面的設定

对咱來說挺雜亂的

恩 真的喔 畢竟咱很笨阿:a7:

後面往下看下去

穿越時空的飛船與本土男孩的成長故事?

大致上 是這樣吧?

瘋狂的原因 不清楚.... (可能有疏忽到?

但最後結局還算不錯 恩 

自己認為的不錯 畢竟都感覺灵魂一起拉 沒意見對吧!!:a2:

前由 芙卡爾 修改

芙卡爾收和谐资源时被小萝莉围观良心发现失去-3节操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看着上面的话,我这边的话倒是挺怕这种科技和魔法混合在一起的世界观,因为里面会有很多bug强行解释的感觉。

不过你的写法倒是给我很多的启示,原来还有这样的写法,我或许可以模仿你的写法来写。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很久沒看到那麼多字 以及被召喚

心情很怪

我比較不適合給什麼意見 純粹支持下

也希望自己的小說也能召喚你成功 告辭了

注释
尤菲斯 尤菲斯 8.00节操 嘛...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YangTuo_4V:差那麼一點距離,就差那麼一點距離,我就快要流出一顆眼淚了,真的就差....那麼一點
很不錯的故事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还真是跳跃性巨大的故事……不,有趣姑且算有趣啦

只是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故事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还是脱节比较严重的,不是“剑与魔法突然变成科幻世界了!?”这种世界观上的脱节,而是主角所做的事情和后面的结果似乎没什么逻辑上的联系,前半大致只能说明他的执念程度,但到底怎么成为开拓者的,未来再回母星的人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似乎跳过了很大一大段剧情(以及你们这些人怎么都这么好骗的)

另一个问题是写法上的,尤酱你对白上没什么问题——当然该严肃的时候能更严肃一些就更棒了——这点很好,人物的性格多有表现,但又不至于太过欢脱,但在对白以外的部分,就……比较没有思路了。旁白,以及关于景物和动作的白描,一般而言,要么是铺垫细节,要么是起帮助读者梳理剧情的功用,但在尤酱你这里……反而容易让人从剧情上分散注意力。白描的详略问题扩展开来讲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你在写作时可以多想想自己平时看的作品是怎么写的,或者,隐秘之旅,在白描上是教科书级别的。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啊,看完了。

 

概括地来表达我的感受的话:这是一篇非常有创意的小说,在第一次阅读时所能体会到的那种,故事的整个视界瞬间膨胀飞升,所带来的脑洞大开的冲击感不可谓不强烈,而作为永远娘这个主题下的作品……至少对比一般能想到的这个题材下的展开,这部作品可谓是别出心裁的。虽然很挑剔地说其中有些部分的结构可以呈现地再好一些,但整体来说还是没问题的。我个人评价小说的标准是,“如果这个小说的展开出乎我的意料,且大体推敲下是合理的,那么这篇小说就写得很不错”。我得说,我肯定没法呈现出这样的一个作品,所以,我得说,尤酱这篇小说确实写得很棒w

 

接下来是一些分析性的讨论。

剧透

在之前的概括里我有提过,这篇小说有个部分可以呈现地再好一些,而这个部分就是歌路大师的部分。如果说埃尔德里奇(这个名字大概是Eldertich的梗w?)是前半部的绝对主角,那么歌路大师在后半部所扮演的角色就大抵相等。这个结论很重要,我接下来就会开始论证这一点,并说明为什么这很重要。

 

为什么说这两个人的角色地位是相等的呢?在前半部的日记里,我们是跟着埃尔德里奇的视角在感受这个故事的。当姊姊照顾着埃尔德里奇时,我们与埃尔德里奇感受着这个照顾着,教育着,陪伴着她的女性的好,并与埃尔德里奇一样生出对她的依恋(或者至少是理解埃尔德里奇的这种感情),而当姊姊消失时,我们也与埃尔德里奇一样感受着那种孩童远离母亲般地孤寂与苦楚。我们透过埃尔德里奇的视角感受着这个故事,并理解了他与姊姊之间的感情,而由此得以理解他在之后的故事中那纯粹单一的偏执与因坚持这唯一目的而生出的爱,恨,悔,痛。埃尔德里奇的故事中出现了很多能让人生出不少思绪的工具角色,比如深居密室的真·魔王,比如那个背叛了埃尔德里奇的“贤王”。这些角色基本没什么描写,我们只能从埃尔德里奇的描写和他的反应中体会到这些角色的只鳞片爪,但这是完全没问题的,因为埃尔德里奇是绝对的主角,而他们的存在,是用埃尔德里奇与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来衬托出埃尔德里奇这个角色的核心——他对姊姊无可退却的执念。

 

由这些组件组合出的埃尔德里奇的故事对读者究竟有什么样的影响,这最终是取决于读者本人,但总得来说,这些组件在这个故事的框架下是合用甚至出彩的:我们能充分理解埃尔德里奇这个主角和他这根主轴的核心枢纽,而围绕着这根主轴的组件也都出色地完成了他们衬托出埃尔德里奇的决意。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完全由埃尔德里奇的日记组成的前半部分效果出色的理由,即便不放出最后的神展开,这原有的部分仍是可以独立成型,自洽的。

 

那么,问题来了。相信尤酱自己也应该注意到了……后半部分的主视角,也就是实质上取代了埃尔德里奇主角地位的歌路大师,是不是相比之下缺了很多?

 

如果歌路大师这个角色只是单纯的叙述者,冷淡又客观地将埃尔德里奇的一生呈现在读者的面前,那么这个问题就不会那么严重,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歌路大师与埃尔德里奇的日记里所写的“贤王”与“魔王”这些角色是同功能,也因此而同地位的:作为镜面和组件,反衬埃尔德里奇这个主角本身。

 

然而,问题是,歌路大师在这个故事里是有感情的,甚至可以说感情是异常强烈的。他同情埃尔德里奇的遭遇,甚至体现出了共情的一些特征,仿佛他在埃尔德里奇身上看出了自己一般,并借由这份感情感慨道,“有些伟大的人物就是要被误会那么久,直到生命的最后也不得安息”。 这,在这小说的情景里,就有些奇怪了。我们知道埃尔德里奇遭遇了什么,也可以通过我们自己现实中的知识和经验,大体明白他身后的评价,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是什么样的。但是我认为这篇小说没有给我们足够的信息去明白,为什么歌路大师会对他的遭遇有这么强烈的同情心,并作出这样的评价。这带来的问题就是,我(读者),依靠小说中提供的信息,可以理解埃尔德里奇,但是,无法理解歌路,或者说,至少在感情层面上产生共鸣。

 

我相信尤酱写出那一段的时候是有一定点题的想法的,但是单凭借现有文本内的这些信息,我想是很难激发尤酱有预想过的更深层次的思考的。我个人刚想到的一个,不会摧毁现有结构的解决方法(毕竟,如果选穿插的话,现文本展开一瞬那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就没了),或许是搞双文本:一个是埃尔德里奇的日记,另一个是独立的歌路大师的经历和心路历程,然后把现文本的最后一段作为第三文本单独成段……这个实际操作里或许不一定完全能成功,但是我认为要把歌路大师那句点题的效果拉上去,是务必要给予他一个更完整的角色的。

恩,主要就是这些了w。

 

注释
铃Beru 铃Beru 30.00节操 长评糖!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7 小时前, 芙卡爾 说道:

故事前面的設定

对咱來說挺雜亂的

恩 真的喔 畢竟咱很笨阿:a7:

後面往下看下去

穿越時空的飛船與本土男孩的成長故事?

大致上 是這樣吧?

瘋狂的原因 不清楚.... (可能有疏忽到?

但最後結局還算不錯 恩 

自己認為的不錯 畢竟都感覺灵魂一起拉 沒意見對吧!!:a2:

啊哈哈...

嘛,主角是沒有瘋過啦,被那麼稱呼也只是因為在戰場上殺敵過於積極而已(

至少感謝回復啦w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7 小时前, linjinhai 说道:

看着上面的话,我这边的话倒是挺怕这种科技和魔法混合在一起的世界观,因为里面会有很多bug强行解释的感觉。

不过你的写法倒是给我很多的启示,原来还有这样的写法,我或许可以模仿你的写法来写。

鬍子叔有從這個小作品中得到啟示的話那就最好啦w

科技和魔法的詳細事情我仍然沒有去作設定,因為這不是本篇的重點,所以刻意的忽略掉了

但是真要說的話,從外星墜落的AI帶給諾蘭德的是"純粹科技的知識",至於這知識被諾蘭德留下以後,有沒有和魔法再次產生鏈結,這就不一定了w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5 小时前, 随便起个能注册 说道:

魔女竟然是AI

有这种思路真是思路诡谲呢

很有趣,也的确出乎预料呀:b2:

哇咿~謝謝觀賞!(雙手舉高

畢竟沒人說魔女得是真正的魔女嘛w寫初版要參賽的作品寫到一半的時候突然腦洞大開,立刻就換稿重寫了w

總之,能喜歡真是太好了~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3 小时前, 里歐羊 说道:

:YangTuo_4V:差那麼一點距離,就差那麼一點距離,我就快要流出一顆眼淚了,真的就差....那麼一點
很不錯的故事

羊羊,沒關係的,不用強迫自己哭w

我自己在寫的時候都沒有哭了,我也不會強迫讀者哭的(遠望

謝謝你的觀賞和評價~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3 小时前, 月见闪光 说道:

还真是跳跃性巨大的故事……不,有趣姑且算有趣啦

只是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故事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还是脱节比较严重的,不是“剑与魔法突然变成科幻世界了!?”这种世界观上的脱节,而是主角所做的事情和后面的结果似乎没什么逻辑上的联系,前半大致只能说明他的执念程度,但到底怎么成为开拓者的,未来再回母星的人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似乎跳过了很大一大段剧情(以及你们这些人怎么都这么好骗的)

另一个问题是写法上的,尤酱你对白上没什么问题——当然该严肃的时候能更严肃一些就更棒了——这点很好,人物的性格多有表现,但又不至于太过欢脱,但在对白以外的部分,就……比较没有思路了。旁白,以及关于景物和动作的白描,一般而言,要么是铺垫细节,要么是起帮助读者梳理剧情的功用,但在尤酱你这里……反而容易让人从剧情上分散注意力。白描的详略问题扩展开来讲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你在写作时可以多想想自己平时看的作品是怎么写的,或者,隐秘之旅,在白描上是教科书级别的。

謝謝月見的指教。

首先,十分感謝對這篇仍有"有趣"的感想。

有關於第一個問題,我當初的設定是"諾蘭德在旅途中將自己所學到的知識記載下來,並且多年後被人發現,至此開啟銀河時代的序幕",也因此,歌路在後段劇情中有提到一句"許多偉人都是在死後才得到尊重"(這也是我的個人偏見之一啦),而多年後的人則覺得諾蘭德的歷史有些詭異,因此為他翻案了。

至於第二個問題......是的,白描與旁白的確是我的一大缺點(沉痛),我在寫的時候往往不是刻意去思考細節或梳理劇情,而大多是為了"這時候該有點旁白,否則會很怪異"而寫,或許我一時半刻之間無法修改,但是在往後的文章中會努力修正的。

隱密之旅......太強了以至於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復(遠望),近日有時間去看看吧。

 

最後,超感謝月見的說,謝謝。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2 小时前, 斯普林菲尔德 说道:

啊,看完了。

 

概括地来表达我的感受的话:这是一篇非常有创意的小说,在第一次阅读时所能体会到的那种,故事的整个视界瞬间膨胀飞升,所带来的脑洞大开的冲击感不可谓不强烈,而作为永远娘这个主题下的作品……至少对比一般能想到的这个题材下的展开,这部作品可谓是别出心裁的。虽然很挑剔地说其中有些部分的结构可以呈现地再好一些,但整体来说还是没问题的。我个人评价小说的标准是,“如果这个小说的展开出乎我的意料,且大体推敲下是合理的,那么这篇小说就写得很不错”。我得说,我肯定没法呈现出这样的一个作品,所以,我得说,尤酱这篇小说确实写得很棒w

 

接下来是一些分析性的讨论。

  显示隐藏内容

在之前的概括里我有提过,这篇小说有个部分可以呈现地再好一些,而这个部分就是歌路大师的部分。如果说埃尔德里奇(这个名字大概是Eldertich的梗w?)是前半部的绝对主角,那么歌路大师在后半部所扮演的角色就大抵相等。这个结论很重要,我接下来就会开始论证这一点,并说明为什么这很重要。

 

为什么说这两个人的角色地位是相等的呢?在前半部的日记里,我们是跟着埃尔德里奇的视角在感受这个故事的。当姊姊照顾着埃尔德里奇时,我们与埃尔德里奇感受着这个照顾着,教育着,陪伴着她的女性的好,并与埃尔德里奇一样生出对她的依恋(或者至少是理解埃尔德里奇的这种感情),而当姊姊消失时,我们也与埃尔德里奇一样感受着那种孩童远离母亲般地孤寂与苦楚。我们透过埃尔德里奇的视角感受着这个故事,并理解了他与姊姊之间的感情,而由此得以理解他在之后的故事中那纯粹单一的偏执与因坚持这唯一目的而生出的爱,恨,悔,痛。埃尔德里奇的故事中出现了很多能让人生出不少思绪的工具角色,比如深居密室的真·魔王,比如那个背叛了埃尔德里奇的“贤王”。这些角色基本没什么描写,我们只能从埃尔德里奇的描写和他的反应中体会到这些角色的只鳞片爪,但这是完全没问题的,因为埃尔德里奇是绝对的主角,而他们的存在,是用埃尔德里奇与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来衬托出埃尔德里奇这个角色的核心——他对姊姊无可退却的执念。

 

由这些组件组合出的埃尔德里奇的故事对读者究竟有什么样的影响,这最终是取决于读者本人,但总得来说,这些组件在这个故事的框架下是合用甚至出彩的:我们能充分理解埃尔德里奇这个主角和他这根主轴的核心枢纽,而围绕着这根主轴的组件也都出色地完成了他们衬托出埃尔德里奇的决意。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完全由埃尔德里奇的日记组成的前半部分效果出色的理由,即便不放出最后的神展开,这原有的部分仍是可以独立成型,自洽的。

 

那么,问题来了。相信尤酱自己也应该注意到了……后半部分的主视角,也就是实质上取代了埃尔德里奇主角地位的歌路大师,是不是相比之下缺了很多?

 

如果歌路大师这个角色只是单纯的叙述者,冷淡又客观地将埃尔德里奇的一生呈现在读者的面前,那么这个问题就不会那么严重,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歌路大师与埃尔德里奇的日记里所写的“贤王”与“魔王”这些角色是同功能,也因此而同地位的:作为镜面和组件,反衬埃尔德里奇这个主角本身。

 

然而,问题是,歌路大师在这个故事里是有感情的,甚至可以说感情是异常强烈的。他同情埃尔德里奇的遭遇,甚至体现出了共情的一些特征,仿佛他在埃尔德里奇身上看出了自己一般,并借由这份感情感慨道,“有些伟大的人物就是要被误会那么久,直到生命的最后也不得安息”。 这,在这小说的情景里,就有些奇怪了。我们知道埃尔德里奇遭遇了什么,也可以通过我们自己现实中的知识和经验,大体明白他身后的评价,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是什么样的。但是我认为这篇小说没有给我们足够的信息去明白,为什么歌路大师会对他的遭遇有这么强烈的同情心,并作出这样的评价。这带来的问题就是,我(读者),依靠小说中提供的信息,可以理解埃尔德里奇,但是,无法理解歌路,或者说,至少在感情层面上产生共鸣。

 

我相信尤酱写出那一段的时候是有一定点题的想法的,但是单凭借现有文本内的这些信息,我想是很难激发尤酱有预想过的更深层次的思考的。我个人刚想到的一个,不会摧毁现有结构的解决方法(毕竟,如果选穿插的话,现文本展开一瞬那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就没了),或许是搞双文本:一个是埃尔德里奇的日记,另一个是独立的歌路大师的经历和心路历程,然后把现文本的最后一段作为第三文本单独成段……这个实际操作里或许不一定完全能成功,但是我认为要把歌路大师那句点题的效果拉上去,是务必要给予他一个更完整的角色的。

恩,主要就是这些了w。

 

哇啊,看完了稱讚的部分,心情超好的!

....好了。

心理沉澱完畢,來面對不好的部分(沉痛)

是的,誠如春田所言,歌路這個角色在寫作的時候,的確是有些描寫不足。

事實上,我這篇文章在我把日記部分寫完之前,結尾的大綱都只有一句"有星際探索隊重新找到宇宙船並換上能源,詢問AI問題",換言之,我一開始並不是將文章視為"一半一半",而是"日記三分之二、探索三分之一"(苦笑)

歌路這個角色,其實是在我寫作的過程中,為了確保結尾的連貫性而自然產生出的腳色,理所當然的,這樣的一個角色,我也沒有思考過多,順著心中的想法就寫下去了,不過實際上似乎又為他賦予了過於原先預定的角色價值......

不,我並不是認為現在這樣子的不好,相反的,我覺得如果真的完全將焦點凝聚在主角身上,我反而會不適應,現在這種殘缺下妥協的"雙主角"我覺得很有意思,如果只有單純的一面,那可能就無法呈現出我到目前為止想要說的東西了。

那麼,有關於我為什麼沒有多加描述歌路的方面是這樣的,至於歌路為什麼會有執著於幫主角翻案.......

這其實該算是我個人的疏忽吧。

我在寫探索的段落時,試圖給讀者一個概念是"現在的人類都知道、並對開拓者的歷史感到羞愧、想要補償",具體的原因沒有深思,但最初是設定成民族認同感的那類────"我們踩在由他延伸而出的飛行船上,你告訴我不要幫一個無辜的偉大前輩翻案?"這樣的。

而歌路大師在設計上本就沒有一個深刻的背景,他最大的功用被我視為一個"向讀者介紹背景理念"的媒介,所以我也特地提了他是"考古權威",試圖用這種方式讓讀者不去多作懷疑:為什麼他們要去找主角和飛行船。

只是,看起來成效不彰。

歌路起到了引子的作用、甚至發揮出了超常的效果,但卻沒能成功提升到一個足以互相印襯的高度,這是我的問題,以後的文章會多作改進的(土下座)

 

最後,春田你打了這麼多高品質的評論,我可沒辦法在荒原裡面做出同等水準的回覆啊,我該怎麼辦.....(表情茫然

總之,真的超級感謝(鞠躬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53 分钟前, 尤菲斯 说道:

哇啊,看完了稱讚的部分,心情超好的!

....好了。

心理沉澱完畢,來面對不好的部分(沉痛)

是的,誠如春田所言,歌路這個角色在寫作的時候,的確是有些描寫不足。

事實上,我這篇文章在我把日記部分寫完之前,結尾的大綱都只有一句"有星際探索隊重新找到宇宙船並換上能源,詢問AI問題",換言之,我一開始並不是將文章視為"一半一半",而是"日記三分之二、探索三分之一"(苦笑)

歌路這個角色,其實是在我寫作的過程中,為了確保結尾的連貫性而自然產生出的腳色,理所當然的,這樣的一個角色,我也沒有思考過多,順著心中的想法就寫下去了,不過實際上似乎又為他賦予了過於原先預定的角色價值......

不,我並不是認為現在這樣子的不好,相反的,我覺得如果真的完全將焦點凝聚在主角身上,我反而會不適應,現在這種殘缺下妥協的"雙主角"我覺得很有意思,如果只有單純的一面,那可能就無法呈現出我到目前為止想要說的東西了。

那麼,有關於我為什麼沒有多加描述歌路的方面是這樣的,至於歌路為什麼會有執著於幫主角翻案.......

這其實該算是我個人的疏忽吧。

我在寫探索的段落時,試圖給讀者一個概念是"現在的人類都知道、並對開拓者的歷史感到羞愧、想要補償",具體的原因沒有深思,但最初是設定成民族認同感的那類────"我們踩在由他延伸而出的飛行船上,你告訴我不要幫一個無辜的偉大前輩翻案?"這樣的。

而歌路大師在設計上本就沒有一個深刻的背景,他最大的功用被我視為一個"向讀者介紹背景理念"的媒介,所以我也特地提了他是"考古權威",試圖用這種方式讓讀者不去多作懷疑:為什麼他們要去找主角和飛行船。

只是,看起來成效不彰。

歌路起到了引子的作用、甚至發揮出了超常的效果,但卻沒能成功提升到一個足以互相印襯的高度,這是我的問題,以後的文章會多作改進的(土下座)

 

最後,春田你打了這麼多高品質的評論,我可沒辦法在荒原裡面做出同等水準的回覆啊,我該怎麼辦.....(表情茫然

總之,真的超級感謝(鞠躬

 

恩,我们这点上基本上是达成了共识,感觉就不需要再多谈了w

总之,就继续期待啦,尤酱的故事。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劇情發展有些跳脫了233

差點跟不上你開車的節奏XDDD

寫得很棒呢.....該說不愧是文區版主嗎......厲害!

又是幻想世界又是科幻設定的劇情可不多見呢><

不過有些可惜的是日記的語氣沒有隨年齡增長而有所改變

難得從幼時開始寫到心靈差點崩潰又寫到臨死前

感覺可以從童言童語一路變化不同語氣與態度

顯示著不同階段的成熟或是價值觀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1 小时前, 亞克 说道:

劇情發展有些跳脫了233

差點跟不上你開車的節奏XDDD

寫得很棒呢.....該說不愧是文區版主嗎......厲害!

又是幻想世界又是科幻設定的劇情可不多見呢><

不過有些可惜的是日記的語氣沒有隨年齡增長而有所改變

難得從幼時開始寫到心靈差點崩潰又寫到臨死前

感覺可以從童言童語一路變化不同語氣與態度

顯示著不同階段的成熟或是價值觀

啊,這個我當時也在想

可惜我只有20歲,最多也只能給到20歲的語氣變化————

話又說回來,每個年齡的語氣也沒有規定的吧w

這次就放過我吧~

 

能喜歡這個轉折就好,謝謝觀賞~

尤菲斯约寒幼藏出去郊游,结果被放了鸽子,只好抓住鸽子煲汤,小鱼路过喝了一口点了个赞并扔下9节操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22 分钟前, 尤菲斯 说道:

啊,這個我當時也在想

可惜我只有20歲,最多也只能給到20歲的語氣變化————

話又說回來,每個年齡的語氣也沒有規定的吧w

這次就放過我吧~

 

能喜歡這個轉折就好,謝謝觀賞~

所以這是個年少時講話老氣

成年之後講話始終顯得年幼

的人囉233

分享此贴


帖子链接

×

重要消息

为使您更好地使用该站点,请仔细阅读以下内容: 使用条款